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52章 鸡飞狗跳的家宴
    席家主楼,厨房里头的佣人忙碌的转悠,飘扬的饭菜香味不断往房间内来。

    老太太早上吩咐过了,今天晚上席家难得的一家人在一块儿吃饭,必须做的完美无缺,于是从早上佣人接到各位主任人喜欢吃的菜单开始,就紧赶慢赶的开始的忙碌起来。

    厨房里头的两个正在处理新鲜鱼肉的佣人系着纯白的围裙,动作娴熟,鱼肉丝毫没有溅到围裙上。

    一旁的垃圾桶里头被扔进两根完整的鱼骨头,身后的忙着熬汤的佣人手上的汤勺不断在锅里头搅动,来往的佣人手上端着各类食材,清洗挑选。

    左边那个年轻的佣人一看就知道是新来的,手艺倒是不错,手上熟练的剔除鱼骨头,她看了看身边年长的佣人,手上动作未停的开口。

    “林阿姨,这个突然跑出来的大小姐是怎么回事啊?”

    她才刚来席家一年多,只是见过那个刁蛮跋扈的席媛小姐,平时生活的奢侈无比,每天随手买的东西都是她这辈子都攒不起来的钱。

    被席慕宠的无法无天的存在,老太太虽然平时严厉,但是也对她疼爱有加。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小姐,是怎么回事。

    炉子上炖着的汤咕噜咕噜的冒着气,盖子被顶起来,边缘不断溢出水汽。

    林阿姨割着鱼肉的刀尖一顿,又继续动作,“反正不要招惹她就是了,老太太说那是大小姐,那就是大小姐。”

    她们这些佣人,对于主人的事情,不能多问,这是职业道德,也是在这样的黑道豪门世家生存的技巧。

    听到她的问答,身后在摘着菜的女佣凑过来,她也是新来不久的。

    “诶,我听人说,那个大小姐是家主上一个夫人生下来的,只不过不受宠爱,六岁的时候因为把小姐推进水里头,被老爷扔出了席家,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呢。”

    这是上次家主在生日宴会上宣布席宁的身份的时候,她在后院听到那些佣人讨论,其中在席家待的时间很长的老佣人说的。

    “真的?”她放下刀,转身看着那个说话的女佣,“所以她是把小姐推进水里头而被家主赶出去的!”

    她们只知道莫凌是家主的第二任夫人,但是从来不知道第一个夫人居然也生了个女儿,果然对于他们这些新来的,隐藏的还真深。

    “是呀,就是后头那个最深的湖,你说也真是的,本来家主就不待见她,还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是上赶着让人赶出去吗?”

    “不过才六岁就那么恶毒,真的是不简单啊。”

    林阿姨手上刀哐当一下拍在砧板上,还在八卦的两人吓了一跳,齐齐抬头看着她。

    “在嚼舌根,让老太太听见了,你们会是什么下场,不用我说了吧。”林阿姨冷着脸开口。

    两人悻悻的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青姨站在门口,将她们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原本想要进去的脚步顿住,老太太怕厨房里头的人做出来的饭不合于宁的胃口,让她有空的话过来看看。

    但是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听到了这样的话。

    还真是胡说八道,当初于宁为什么被关进地牢,为什么会被赶出席家,她一清二楚,这些颠倒黑白的话,估计是莫凌身边的人散布出来的。

    于宁替席家挡了灾祸,这点毋庸置疑,结果却变成这样。

    林阿姨也算是席家的老人了平时就一直在厨房里头忙活,身边这些人也都是她带着的,席家同其他的豪门世家是不一样的,所以自然规矩也是很多。

    这些人在背后说主人的坏话,要是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头,恐怕都得被关进地牢里头,老太太在整治家风这方面,很是严苛,虽然是吃斋念佛的人,但是却对犯错的人一点不手软。

    这些孩子,还是不要往枪口上撞的好。

    “做菜的时候注意了,大小姐喜欢的那几道菜安排在那边的锅里头烧,小姐对河虾过敏,仔细着别沾惹到了。”林阿姨对着准备炒菜的厨师开口。

    几人连忙应下,席媛从来不吃带壳的东西,对虾子过敏,而青姨给厨师的菜单上头就写着茄汁大虾这道菜。

    起先几人都是犯了难的,因为自从知道席媛过敏之后,席家的饭桌上就从来没有允许大虾上过桌子,这大小姐跟他们小姐还真是不对付的,吃的都是她们小姐不喜欢的。

    要是席媛不回来吃饭也就算了,但是偏偏老太太特地通知了他们,说是一家人一块吃饭,不仅席慕要准点回来,就连席媛和沈辰也要从W市过来。

    还真是热闹的场面。“

    “看准了时间,四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开始上菜,掐准时间。”

    “是。”

    青姨准备走回去,迎面遇上了走过来的莫凌,莫凌原本就阴沉的脸在见到她的时候,变得更加冰寒。

    直接从她面前撞过去,老太太还在外头坐着,她是什么都不能做的。

    青姨揉着被她撞过的肩膀,有些无奈。

    席家的地方在青城城郊,也算是很久以前就建起来的了,这一整片地界都是独属席家的地带。

    如果说绝岛是个小型的王国的话,那么席家这片,就是王侯府,一点都不夸张。

    一辆黑色的宾利开在路上,道路两旁种的常青树摇曳身姿,葱郁的绿色覆盖住一定的区域。

    宾利车后跟着两辆黑色的房车,如同保镖那样跟在车载两侧的位置,保持一定的距离平稳的行驶在路上。

    车上后座的位置,席媛从接到老太太电话那刻开始就没有柔和过的脸,随着越来越靠近席家而变得更加生硬。

    对面正在看文件的沈辰抬头看了眼女人,手指翻过文件书页,“你从出发前就是这张脸,怎么到现在还是这张脸,回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沈家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席媛抬头,画着深邃眼妆的眼睛瞪着他,不阴不阳的开口,“难道不是?”

    自从厉安诺回到沈家之后,她一个安生觉都没有好好的睡过,她就不明白了那个老女人是哪儿不正常吗,怎么就盯着她不放。

    餐桌礼仪到各种,没有一处不挑她毛病的,时不时的阴阳怪调的说些有的没的。

    但是从哪些话里头,席媛听出了些端倪。

    原本想着回去能够暂时舒服一段时间,结果于宁回去了,这可真是谁都不给她好过。

    沈辰也知道她这段时间受了些苦,但这正是他想要的,席媛这性子太要强不说,有时候刁蛮跋扈,的确需要人好好的治治。

    否则的话以后成了当家主母,这性子,闹出的事情可多了去了。

    厉安诺是个不错的人选,无论是从身份还是各方面来说,都是最适合的。

    “这一天天的,烦的死人。”席媛将手上的抱枕扔过去,烦躁的开口。

    沈辰放下文件,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哄,“别气了,等订婚宴完了,我带你出去走走,你想去哪儿?”

    席媛冷着小脸不开口,沈辰也习惯了,低头在她耳边红了两句。

    呼啸的引擎声从两人身后的传过来,有种响彻云霄的感觉,这是经过特殊改造的引擎才会发出的动静,常去赛车的沈辰很清楚。

    两人皱眉,这条路直通席家,从来不会有人敢在这儿造次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车窗按下,外头凌冽的风吹进来打在两人脸上,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一辆白色敞篷跑车飞一样的驶过去。

    速度快的几乎看不清楚车牌号,车尾带出的尾气扫了两人一脸,从飞扬的发尾看,这人应该是个女人。

    “这谁啊!我看她是不要命了!”席媛一下子吼出来不来,伸手拍着前头的坐垫,“你给我开快点,追上去!”

    她就不信了,敢在她的地盘上这么嚣张。

    要是追上去,看她不把她的头发全拔了。

    于宁灵活的转动方向盘,指尖随着音乐声打着轻微的节拍,墨镜上映衬出前头的情况。

    通过后视镜里头看到追上来的三辆车子,她眼尖,一下子就看到车牌上的沈字。

    那应当是沈辰和席媛,看样子她这红娘当的还真是不错,这两人起码成就了一段姻缘不是。

    那车子速度越来越快,一看就知道是冲着她来的,于宁足尖轻抵,油门往下,速度比方才更加快。

    要是被这样的车子给追上了,她才是白瞎了自己,要被苏西西嘲笑到死。

    四辆车子呼啸着在山间奔驰,白色跟黑色明显的划分,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直到前头一道石牌坊,牌坊上头写着席家两个字,于宁越过牌坊,直接往前头去。

    越靠的近席媛越能够看见,那是于宁,从那个背影上看,那大概就是于宁。

    走了这样的认知,她银牙暗咬,催促着前头的司机加快速度。

    要说这车子性能已经够好了,可是就是追不上前头白色的跑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在大门前停下来。

    于宁按下开关,车子顶棚自动合拢,等在门口的佣人迎上来,看着身穿黑色劲装,满身帅气的女人,有些惊讶。

    女人那张脸虽然普通,但是气场十足,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氛围,让人不由蛰伏。

    “大小姐,老太太已经在里头等着您了。”被安排出来迎接于宁的佣人上前开口道,口气疏离。

    于宁点头,指尖挑着钥匙准备进门,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那三辆在她身后穷追不舍的车子整齐划一的停下来,司机下车打开车门,席媛率先走过来。

    她裙摆摇曳,一看就知道心情不佳。

    “小姐回来了。”佣人恭敬的颔首,比起对于宁,语气里头多了温度。

    “于宁,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条路上飙车!”席媛率先发难道。

    沈辰跟在她身后走过去,眼中微微讶异,他这是第二次见到于宁,比起第一次,她整个人多了帅气,身上气质不似前次般慵懒,精气神十足。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的气场,很吸引人,不由自主的就会被转移视线。

    “你不是也飙了?”于宁懒懒的说了句,没在搭理她,转身走进去。

    每次席媛见到她就会发疯,但以前发疯,只不过全是无理取闹,而这次,于宁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传递过来的恶意。

    她眼眸深处,是像将她拆分入骨的浓烈的恨意。

    佣人在前头引路带她去客厅,老太太已经等了一段时间,特地交代了大小姐回来要第一个通知她。

    于宁走在古色古香的长廊上,跟随佣人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圆形拱门之后,去到了最大的楼房面前。

    说起来,她还没有见过席家给她安排的住处。

    客厅里头坐着老太太和莫凌,青姨站在老太太身后,看到她进来的时候,脸上露出笑意。

    “回来了。”老太太先开口。

    于宁将脸上的墨镜往领口一挂,自己走过去在几人对面落座,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莫凌脸色不悦,这人的规矩,真的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在长辈面前,要等长辈开口让坐下,才能够坐下,这是席家的规矩。

    但是看老太太的脸色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她也就忍着不说了。

    “阿慕什么时候到?”老太太看向对面的佣人道。

    佣人低头回话,“家主已经在路上了,小姐和姑爷也到门口了。”

    老太太点头,“行了,差不多就可以开饭了。”

    席媛带着沈辰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一脸无畏的于宁坐在老太太面前,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她心里头一下子就不舒服了,但还是上前乖巧的开口。

    “奶奶,妈妈。”

    沈辰在她身后依样画葫芦的叫了两声。

    莫凌面带笑意,“媛媛回来了,快过来坐吧,沈辰也坐。”

    两人并排往于宁对面落座,席媛还是面露凶光的看着她,一点不退让。

    看到几人大眼瞪小眼的样子,老太太开口,“你们还没正式认识过呢吧。”

    虽然上次席慕的生日宴上对于宁有了介绍,但是私底下那些孩子指定不是认识的,于宁那脾气,老太太算是清楚的。

    “不算不熟,毕竟我跟他,也差点就成了不是。”于宁倒是一点儿没客气的开口。

    对这些人,她是从来不愿意留面子的,毕竟他们也没给她脸不是。

    在很多人眼睛里头,席媛抢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私底下也听了不少的风声,虽然现在这八卦被压下去了,但是名声却实在是不好听。

    只不过暗地里头被整的快脱水的,是席媛,她心里头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于宁这话,就是故意勾起她火的。

    “你……”

    “媛媛!”

    还没等席媛开口怼回去,她就被莫凌挡住。

    老太太在这儿,再闹出什么不愉快来,可是她自己不好受,再加上沈辰还在这儿呢。

    “你也别胡说八道了,再让沈辰误会了。”老太太给了个台阶,让她顺着杆子往下爬。

    于宁轻笑,没再说话。

    “我们在爸爸的生日宴会上见过,我也应当叫一声姐姐吧。”沈辰温和出声。

    老太太指了指于宁,想起来她说过的话,只能憋着口气说,“这是于宁,都是一家人,还没一块儿吃过饭,今儿就一家人聚聚。”

    对于于宁的来路,这样的场合下他是断然不能发问的,只能跟着老人走不是,但是沈辰好奇的是,为什么厉安诺要于宁的资料。

    这个凭空冒出头的大小姐,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可言。

    “这是沈辰,沈家家主,以后也是你的妹夫,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前那些误会,就别提了。”

    沈辰起身,对着于宁伸出手,“还希望姐姐以后多担待些。”

    于宁将手搭上去,随意握了一下,女人手掌软若无骨,让沈辰有片刻的失神。

    她现在的样子,和那个在晚宴上祝他得偿所愿的模样,很相像。

    席媛火气冒得很大,莫凌对着她使了个颜色,轻轻的摇摇头,她只能憋回去。

    席慕进来的时候,正好五点钟,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像是刚从哪个谈判桌上回来一样,莫凌率先迎上去,接过他手上的西装外套。

    “回来了,累不累?”莫凌柔声问道。

    席慕没搭理她,径直走到老太太面前,“妈。”

    沈辰率先起身开口,“爸爸。”

    “来了,坐下吧。”席慕说道。

    “爸爸。”席媛看着自己父亲,微微出声。

    看到席媛回来,席慕原本紧绷的脸变得柔和,身后的佣人递过来一个花样漂亮的袋子,他那些递过去,伸手摸摸席媛的脑袋,“这是在日本看到的,觉得你会喜欢就买下来了,看看喜不喜欢。”

    “谢谢爸爸!”席媛翘起脚尖在席慕脸上吻了一下。

    转身时看着于宁的眼中满是挑衅,得意洋洋的往沈辰旁边落座,开始拆礼物。

    父亲对女儿的那种宠溺之感毫无保留的溢出来,莫凌在一旁柔和的笑着。

    一副其乐融融的美好家庭画卷,于宁冷眼旁观,连动都没动一下。

    沈辰看了看这边坐着的于宁,这人跟这个家,格格不入的感觉,丝毫没有一家人的样子,好像两个世界生存的生物一样,融不进去。

    青姨下意识的看了看于宁,她怕小姐看到这样的画面,会难过,但是好像她想多了。

    因为此刻于宁脸上毫无情感波动,甚至有些嘲讽。

    老太太看这情况,脸上有些挂不住,于宁没开口叫父亲,她也不好提起来,再加上席慕一进来就搞这么一出,她要是提起来了,谁都不好受。

    “吃饭吧。”

    听到老太太的话,几人抬头起身,席慕伸过手想要搀扶她,去却被老太太避开,将手往于宁那边伸过去。

    于宁眼眸淡淡的扫过老太太伸过来的手,也没说什么,上前一步搀扶她,而这边的荷叶也被老太太赶过去,另一只手伸向了席媛。

    莫凌看着老太太的动作,她多少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基本没什么用处。

    于宁和席媛分别搀扶着老太太往餐厅过去,身后一排的人跟着往前头过去,老太太坐在主位上,下头依次是莫凌和席慕,再是于宁和席媛,而席媛身边坐着沈辰。

    佣人按照几人坐下的位置开始上菜,将各自喜欢的饭菜摆放在他们面前,佣人摆放的很细致,从头到尾连碗碟碰撞的声音都没有。

    于宁盯着自己面前的几道菜,都是她平常爱吃的,不用说就知道,肯定是青姨告诉他们的。

    席媛冷着小脸看了看于宁面前和自己菜碟沾在一起的菜,她不吃虾子,所以席家的饭桌上是不允许出现虾子的。

    但是于宁面前的盘子里头摆放着的那大盘,简直就是在对她挑衅。

    “吃饭吧啊,沈辰你也别客气,喜欢什么就吃什么,不喜欢的话让他们重新做。”老太太笑脸盈盈的开口。

    “奶奶客气了,这菜都是我喜欢吃的,让你们费心了。”

    “那就好。”

    席慕冷眸扫过斜对面的于宁,那姑娘的眉眼,倒是有些像于珂,冷着脸不说话的时候,上扬的眼角更像。

    “还有于宁,这厨师也算是按照你的口味来做的,青颜亲自去厨房监督的,味道应当不差。”

    莫凌紧跟着开口,面带笑意,“对啊,尝尝看这味道怎么样,你喜不喜欢。”

    于宁眯眼,纤细的五指拿起筷子夹了块鱼肉放到嘴里头,席家的厨师很厉害,但是比起绝岛上的,还是差了些。

    不由得想到她曾经和w的那场比赛,以后她带回去的鱼很多,那个男人便安排了整个城堡的佣人都吃鱼。

    她嘴角轻勾,面容柔和。

    “还不错。”她回了句。

    席慕坐在席媛的左手边,而沈辰坐在席媛的右手边,现在出现了一个景象,就是两个人都不断的往她盘子里头夹菜。

    “多吃点,看你瘦的。”席慕皱眉说了句,筷子将这边的排骨放进她的碗中。

    席媛笑眯眯的开口,撒娇一样的语气,“我才不瘦呢,您看我脸都大一圈了。”

    “怎么不瘦,爸爸说得对,你真的应该多吃点。”沈辰说着又给她碗里头放了两块肉。

    此刻的席媛,如同被簇拥的小公主那样,脸上带着幸福的光芒。

    老太太心里头一气,伸手盛了碗汤,让佣人递过去,“宁宁啊,尝尝这汤怎么样?好不好喝?”

    佣人递过来的汤碗里头漂浮着两片类似中药的东西,她闻了闻,带着药香味。

    还没等她开口喝下去,就听到那边的席慕传来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儿?桌上为什么会有虾?”

    佣人听到他的声音就知道,家主是生气了吧,毕竟小姐过敏不是。

    “是我让厨房做的,你有意见吗?”老太太抬眼,扫过席慕,不怒自威。

    “妈,媛媛过敏您不是不知道啊。”席慕无奈开口。

    于宁捏着筷子,充耳不闻的夹了两个虾子开始剥壳,这厨师做的还是不错,很合她的口味。

    “我又没让她吃!”老太太霸气侧漏的回了句,“总不能她吃不了,让人就都不吃!”

    席媛低头,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奶奶这是当着于宁的面打她的脸啊。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席慕连忙开口。

    “你倒是敢,连吃两个虾子我都做不得主了?席慕,我看你是反了天了吧!”

    “妈,不是这样的……”

    席媛伸手拉了拉席慕的衣服,抬头对着老太太笑出来,“奶奶,爸爸也是担心我,您别生气。”

    席慕伸手,将粘着于宁那边碗碟的菜挪了挪。

    莫凌侧目,看着于宁戴着一次性手套的手下不断往下扔虾壳,虾肉被她一个一个往盘子里头放,剥了五六个之后,她摘下手套。

    这女人,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悠闲的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沈辰盯着这莫名其妙起来的闹剧没说话,但是看着对面的女人优雅的一口一口将碗里头的饭菜吃干净。

    她用餐巾擦着嘴巴,气质浑然天成,慢悠悠的起身。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她的出声结束了对面的闹剧。

    青姨跟着她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席慕严肃的声音,“你给我站住!”

    于宁唇角勾起冷笑,才刚进来第一天,他就想给她下马威。

    这父亲,还真是天赐的。

    “长辈还在这儿坐着,岂有你先走的道理,你还有没有点规矩!”席慕冷着脸,声音不大不小。

    餐桌上的氛围突然变得紧张,席媛面带嘲讽的看着于宁。

    把爸爸惹生气了,看她怎么收场。

    于宁转身看着他,“要我在这儿看你们蹩脚的演技?抱歉,太恶心,吃不下去。”

    席慕脸色一变,也没管什么,抓起手边一个精致的瓷碟就往于宁那边扔过去。

    老太太脸色一变,大声喊道,“席慕!!”

    预料之中的撞击声没有传来,只见原本态度慵懒站在对面的女人抬手,稳稳的接住了飞过来的盘子。

    “这是闹得哪儿出?”于宁掂着手上的盘子开口。

    老太太一下子急了,“席慕,你还真当我老太太不存在是吧,你今儿动她一个试试!!我看你是反了天了!!”

    席慕不为所动,“妈,我是在教训她,你看看她那个样子!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于宁冷笑出声,“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席慕冷着脸,说的字正腔圆,“我是你的父亲!这点,就足够我教训你!”

    于宁这辈子大体听过的最不要脸的一句话,应该就是这句。

    一个从来不曾关心过她的人,揣着父亲的姿态理直气壮的教训她,这脸皮厚,还真的不是个别情况的。

    于宁动动手上的盘子,原本带着柔和的眼角微动,眸中闪过狠戾之气,手上的盘子啪的碎在席慕身后的墙壁上,裂开的碎片弹到席媛身上。

    她跳起来动了动,拍开碎片,“你干什么!”

    莫凌也是着急站起来查看自己女儿的情况,看到她没有受伤,心里头松了口气。

    “有爹生没爹教的人,要什么规矩?别披着羊皮干着狼干的事儿,父亲这两个字在我的人生当中,从来不存在,我说过,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别上赶着把脸贴过来恶心我。”

    “砰!!”

    席慕一把拍翻面前的饭菜,泼出来的热汤再次溅了席媛一身,女人叫着转过身去,沈辰赶忙抽过餐巾帮她擦拭。

    不过这次,席慕却没有再看她一眼。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这是你应该跟父亲说话的态度吗?给我滚出席家!”他感觉气血翻涌,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过话。

    于宁没动,“也不是我想来的。”

    “席慕!”

    老太太彻底怒了,她好不容易带回来的孩子,屁股都还没坐热乎,他就要把人赶出去,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要是今天于宁真的就这么走了,以后再想让她回来可就比登天还要难了。

    她杵着拐杖起身,重重的拍在地上,气的满脸通红,“于宁是我带回来的!谁要是敢让她出去,我就让他滚!”

    莫凌心里头暗喜,只要席慕讨厌于宁,那么就什么都好说。

    “妈,您别气了,席慕不是故意的。”莫凌过去扶着她,伸手给老太太顺着胸口,又转身对于宁说,“宁宁,快给你爸爸道歉。”

    沈辰搂着席媛,所有人的视线转向那边的于宁,就连老太太都喘着粗气看着她。

    这是等着她拉下脸来跟席慕道歉呢吧,才刚来第一天,这些人就想在她脸上狠狠地踩一脚,门儿都没有。

    “我只说一次,你给我听清楚了,我这人没什么兴致叫父亲,也没什么叫人爸爸的意思,我答应了老太太到席家来住一段时间,那我就会呆在这儿,你最好还是跟我和睦共处,否则你每天看着我晃悠,难过的是你自己。”

    青姨在后头拉拉她的衣服,示意她停下来服个软。

    于宁没理会,指了指碎在他身后的盘子,“那盘子,是我扔歪了的,再有下次,你可以试试,心狠手辣这词,你们理解的比我透彻。”

    说完这句话,于宁带着青姨离开餐厅。

    她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这句话,是苏西西对她的评价,如果是十八年前的于宁,会下跪跟席慕道歉,跟所有人道歉。

    委曲求全的活下去,但是她现在已经不适合那样的活法了。

    她回席家,是来追查母亲的事情,不是跟他们斗智斗勇闹得鸡飞狗跳。

    至于席慕,一个在心里头不存在的父亲,一个几次三番想要掐死她的父亲,没什么好心软的,弑父这样的事情,她是不想做,而不是不敢做。

    对付这样的人,你只能够比他们更加厉害,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席慕铁青着脸,老太太挡着,他自然是不可能追出去的。

    看着于宁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他心里头的怒火更加严重,老太太手上的拐棍重重的扬起,丝毫没有心慈手软,直接打在席慕背上,发出啪的响声。

    “奶奶!!”

    “妈!”

    这两声是席媛和莫凌叫出来的,他们没想到老太太居然会下手打席慕,这真的是出人意料。

    沈辰上前一步,现在席慕身边看着他的情况。

    “你这个逆子!畜牲!”老太太抖着嘴皮骂道。

    看到这场景,莫凌只能有些难堪的开口,“媛媛,你先带沈辰出去转转,这儿太闷了。”

    知道他们的意思,沈辰倒是没什么反驳的,拉着席媛往外走,路过席慕身边的时候,他看着席慕的样子有些动容。

    今天还真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那个席家大小姐跟席慕的关系,居然这么剑拔弓张,恐怕说出去都是没人相信的。

    不过席慕今儿这事,做的真的有点不厚道。

    两个女儿的待遇,真的是天差地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点都没有交集相同的时候。

    可是席媛却不这么想,他拉着沈辰怒气冲冲的就往外走。

    都是于宁那个贱女人搞出来的事情,看她不去好好的收拾她。

    老太太连着用拐棍打了席慕好几下还不解气,脸气的通红,莫凌也不敢拉,就那么看着她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席慕身上。

    “妈,你也看到她对我的敌意有多大,你这样做,是养虎为患!”席慕受着老太太的击打,没有动。

    “你给我闭嘴,你不招惹她,她能有敌意吗!就算是老虎,也不可能随便就伤人,今儿这事,那盘子就算砸在你的脑袋上,你也是自找的!怨不得让人!”

    莫凌扶着老太太,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她一把推开,“你也一样,你们俩都是一路子人!”

    “妈,我没有,您误会了。”莫凌委屈出声。

    “你以为我瞎了,看不出来,我今儿把话撩在这儿,谁要是敢动于宁,或者让她离开这儿,我跟你们没完!”说完这句话,老太太在荷叶的搀扶下气哄哄了的往外走。

    好好的一顿饭吃成这个样子,真是少见的奇葩。

    席慕站在原地,他一直都不明白母亲心里头到底是在想什么,做的事情,也是理解不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