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姨带着于宁往前走,一路上静默无声,对于方才的事情,她只字未提,于宁的性子就是这样,小时候软弱过了头,长大之后就变得很强硬。

    其实女孩子还是要强势一些的好,否则的话,在席家这样的家族,处在于宁这样的一个位置的话,温婉的性子,只会让她被啃的骨头都不剩。

    看着越来越偏离主宅区的路线,于宁眉头轻皱,这算怎么回事,那片的宅子,有人住吗。

    而且那个方向是处在那片银杏树林的区域,不是席家的禁地吗,什么时候让人过来了。

    席媛追上来的时候,正好到了人工湖旁边,她气哄哄的冲过去,面容难看。

    “于宁,你给我站住!”

    沈辰想要把她拉回来,却被她甩开手,“你别拦着我!”

    她今天必须好好的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于宁回头就看到席媛已经冲过来,扬起手要打她,她往后退了一步,席媛掌心落空,更加气恼。

    “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你还敢躲,你看你把爸爸气成什么样了!”

    于宁眼皮子懒懒的看了她一眼,“无缘无故伸手打人,这算得上有教养?”

    “还不是被你逼得,我这是替爸爸教训你!”席媛叉着腰,说的掷地有声。

    这话吐出来,于宁一下子就笑了。

    沈辰拉住席媛,好声好气的劝,“奶奶还在里头呢,别闹得不可开交。”

    方才他是看的出来的,老太太对这个孙女算是宠着的,不然也不会跟席慕闹成那样,席媛这时候去动于宁,不是往老太太枪口上撞吗。

    平时犯傻也就算了,这会儿还是不要犯傻了。

    “你别拉着我,这是我家的事儿,跟你没关系!”席媛口不择言的说了句。

    沈辰面色阴沉,显然是把这话听进去了,“你别胡说八道的,没关系的话我今儿就不会在这儿了。”

    于宁看着两人对峙,觉得无聊想要提步往前走,席媛一下子扑过来,却被沈辰扯住手臂,单手扣在怀里头。

    “你放开我听见没有!”席媛扑腾着大喊大叫。

    沈辰面色平静,“我这是在帮你,否则的话,你看看奶奶会怎么罚你。”

    没完没了了还。

    于宁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拉扯的两人,这样的戏码,还真的是见得少了。

    不管这沈辰是为什么挡住的席媛,只能说这人也还算有点理智,和席媛这样的冲动无脑派配起来,挺合适的。

    “你也不用跟我闹,要是有什么不甘心的去跟老太太说,至于教训我,你没那个资格,连席慕都没资格的事儿,更加别说你了。”于宁看着还在挣扎的席媛,不冷不热的说出这句话。

    “于宁,你自己说了你不是席家的女儿,那你倒是别回来啊!你没事儿回来晃悠什么!明知道没人待见你,你还偏偏要过来,你这不是犯贱是什么!”席媛挣脱不开沈辰的手,只能恶狠狠的对着她骂道。

    那模样,还挺像发疯时候的小狗小猫的。

    “有人上赶着去请我回来,这点你不用担心,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在这儿呆着,那我还真得多住一段时间了。”于宁语气平淡,看不出来情绪激动的样子。

    她凑过去,看着满脸气愤的席媛,冷笑出声,“你放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看上的那些东西,在我眼里头,什么都不算,那么喜欢的话,留着养老,免得就你这脾气,以后孤独终老。”

    沈辰面色如常,一双利眸盯着那边的于宁,她说的,也在他的考量之中,老太太为什么平白无故让这个被扔出去这么多年的女儿回来。

    席媛以后就是沈家主母,沈家已经没落,老太太高瞻远瞩,自然是不会想要让整个席家落入席媛手里头,而最终合并入沈家。

    按照他的猜想,这于宁,指不定就是老太太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以继承人的身份培养的。

    这女人,真的不得不防。

    “你说什么!我看你是活腻了,你信不信我马上让佣人把你扔进湖里头去!”

    于宁眉眼扫过沈辰环在她腰上的手臂,“等到你挣脱出来,再说吧。”

    看着两人张扬而去的模样,席媛心里头这股火,烧的越发厚重。

    青姨带着于宁越过亭台楼阁,越过一个一个的小花园,最后停在那栋复合式的洋楼前。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情况,房子后边不远处,是那片被席慕划为禁地的银杏树林,而左边是一片空地,右边是人工湖。

    这依山傍水的,跟塞外江南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去到什么拍鬼片的地方了呢。

    “这是老太太安排的地方?”于宁开口问道。

    青姨点头,拉着她往里头去,慢悠悠的从拟声器里头说出一句话,“对,老太太说这清净,你也喜欢安静,定在这儿很好。”

    于宁没多说什么,也只有青姨会相信老太太把她安排在这儿的理由,只是清净,虽然她的确挺喜欢这儿的。

    她眸光一闪,脚步轻巧的跟着青姨走进去,漫不经心的开口,“青姨,这栋楼是不是已经很久没住人了?”

    她小时候过来过,看到的只是蜘蛛网满布的破败模样,也听说过这儿是跟后头的树林一样,是不许人进去的。

    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是她要住进来,老太太才让人重新弄了这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但是挺满意离前头的宅院远这点。

    “进去看看你满不满意。”青姨带着她进去。

    客厅的装修倒是跟他们住的别墅里头的差不多,风格一样,看上去很舒服。

    “也不会住的太久,满不满意也就这样了。”

    于宁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看了看,上头金丝线镶边刺绣,看上去很是华贵,就连茶几上放着的果盘,里头的水果都是少见的。

    挺大的手笔,整个装修格调看上去很舒服。

    青姨站在原地,她想起来她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脑袋里头那股子莫名的熟悉感还有她光怪陆离的梦境,每次踏进来,她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现在站在这,她也都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强烈。

    “房间在上头,你要不要去看看。”青姨指了指口上。

    于宁视线在整个客厅里头流转,厨房和大厅是相连的,不过她绝对应该会很少在这边吃饭,老太太应当会时不时的让她过去。

    “您的房间在哪儿?”于宁问道。

    青姨指了指楼上,“跟你在一块儿。”

    于宁往沙发上落座,她这段时间应该会去w市待着,不仅因为发布会的事情,还有席媛的订婚典礼,席家肯定是点名要她参加的。

    她自己倒是不太担心,就是怕席家的人,对青姨有什么欺负。

    “对了,我的药呢。”青姨问道。

    于宁指尖动了动,从口袋里头取了一个白色的药瓶出来,“这个,你看看是不是?”

    青姨接过来看了看瓶身,“对,就是这个,麻烦你了。”

    自从苏西西发现催眠师之后,她就开始回想过去一段时间内,有什么不对的,那样的强力催眠,还需要用精神药物的辅助。

    而青姨身边,就一直在服用这样的药物,只不过不是每天,而是一个星期一次,所以她才没有发现。

    再加上这种药是放在维生素的瓶子里头,青姨天生维生素不够,裙子一直吃这种药,时间点上掐的不错,自然没有人怀疑。

    昨天青姨说了药吃完了,要去她一直去的医院里头开,于宁自动揽下了这个任务,她去到医院以后才发现。

    她一直取药的地方,是席家名下的医院。

    于宁找了正儿八经的维生素换进去,只要青姨断掉一段时间的药,那么她的记忆应该会逐步苏醒,那么她就能够带她去重新唤醒记忆。

    这样来说,对她的大脑损伤会降低很多。

    老太太带着人过来的时候,于宁正好坐在客厅里头,青姨给她泡了杯茶,她找了张纸,笔尖在纸上轻点,思索着后天W市会场布置的问题。

    既然确定了会有一定的危险性,那么就需要重新更改监控探头的个数,再增加安保人员。

    莫凌跟着老太太进来,她仰头看着整个房子内的富丽堂皇,心里头很不舒服,但是无可奈何,这是老太太下命令弄出来的,她们没有反对的余地不是吗。

    “丫头,忙着呢。”

    于宁闻声抬头,看向走进来的老太太,她起身将纸笔收起来。

    “您来了。”

    荷叶扶着老太太往沙发上坐下,身后的佣人马上来一个餐盒,莫凌接过来递过去放在桌上。

    “方才你肯定是没吃饱的,这是些点心,家里头自己做的,放在这儿以防万一。”莫凌脸上堆满笑容。

    于宁看了眼,那食盒很精致,居然是纯木的,上头勾勒的图腾看上去很是华贵,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东西。

    “谢谢。”于宁礼貌的回了句。

    莫凌笑着说,“一家人,哪儿有什么谢不谢的。”

    于宁在心里头冷笑,这莫凌的表面工作做的,可是要比席媛好太多了,至少不会没头没脑的往前冲。

    就算再怎么厌恶,当着人面上可是隐藏的极好,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多么良善的女人呢。

    “方才的事情,你就别在放在心上,你爸爸是混了点,但是你始终是他的女儿不是。”老太太语重心长的开口。

    莫凌赶忙接话,“对,你也别难过,你爸爸的脾气有些倔,过两天就好了。”

    于宁抬头,有些倔?

    当时如果席慕手上有把枪的话,恐怕他已经毫不犹豫的打过来了,就这儿,还只是有些倔。

    当她是三岁小孩呢,那么好骗。

    “对了宁宁,我听说你是个设计师是吗?”老太太问道。

    设计师这职业,是苏西西给她按上的,在外头行走不得需要点履历不是,总不能直接写着她是特工,或者造军火的。

    所以对外,她的职业就是工程设计师,也算跟她会的差不离吧。

    “嗯。”

    莫凌在心里头盘算,这么多年来老太太也算暗地里头护着于宁的,只不过听说这于宁骨子里头硬气的很,一分钱没要过老太太的。

    十六岁考进了全国最有名望的大学,当时她受到资料的时候,心里头还很不舒服。

    “我跟你爸爸商量过了,你总在外头这么晃悠着也不是个事儿,想让你到升星去上班,你看看怎么样?愿不愿意?”老太太说的挺委婉的。

    莫凌大惊失色,这老太太想干什么。

    “升星?”

    于宁知道这公司,席家白道上的企业,是整个青城最大的建筑公司,实力雄厚,在整个国家都排的上前十名。

    老太太这是卖的什么药。

    “你也知道你父亲膝下只有你跟媛媛两个女儿,商场上的事儿瞬息万变谁能说的准,让自己家里头的人去盯着,也放心些。”

    莫凌暗自咬牙,老太太这是要把于宁放进席家的生意里头,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渗透吗。

    她这是要把于宁当继承人培养啊。

    “老太太,我看还是算了吧。”于宁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老太太不解。

    “我这人吧,不太喜欢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所以才只是在家里头接接活儿,那些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不太适合,也不想去做,再说了,你可以让席媛去,不是吗?”

    莫凌吃惊的看着于宁,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她居然就给拒绝了。

    她知不知道这背后代表的是多大的生意,多么惊人的财富。

    “媛媛已经嫁出去了,是沈家的人了,家里头的事情,她应该少管些。”老太太有板有眼的开口说。

    她的思想原本就是很传统的思想,女人的三从四德那种,在家从父,出家从夫,毫无疑问,在还有于宁这样的备选人的时候,席媛就被光荣的踢出了席家人这个圈子。

    “您可别,我跟你们可不是一家人。”于宁回了句。

    莫凌牙都快咬碎了,这老太太简直欺人太甚,就因为她的女儿嫁出去了,这席家的东西她就想着全部给了这个野种,感情他们媛媛什么都得不到。

    她休想,只要有她在一跳,她就不可能让她如意。

    “都这时候了,还说这样的话。”老太太像是纵容一样的说道,“不过也罢,你也不太了解这些东西,这个是席家现在所有公司总裁或者经理人的空缺,你看看你想选那个,挑了满意的告诉我。”

    荷叶将一份文件摊开放到于宁面前,纸张一页一页的,上头密密麻麻得都是文字。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您要是真的觉得缺人的话,我帮你做一份招聘简历。”于宁丝毫不为所动。

    她最不想的,就是替这些人家卖命。

    “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开窍呢。”老太太一下子急了。

    莫凌柔着嗓音开口,“妈,宁宁刚刚才回来,现在谈这些还有点太早了,您先让她休息一段时间再考虑工作的事情吧。”

    老太太想了会,最终妥协,“那好吧,不过等到媛媛的订婚典礼之后,你必须给我答案。”

    于宁也没说什么,到时候再看吧。

    “对了,你看看这儿你喜不喜欢,如果缺什么告诉他们,让他们给你置办齐全了。”老太太话锋一转,盯上了房子。

    “还不错,让你们费心了。”

    莫凌这才想起来,这栋楼,是于宁的母亲曾经住过的,那个女人生命的终结,就在这儿。

    也难为了老太太还特地让于宁搬回来住在这儿。

    想到于珂,莫凌心生一计。

    如果她没有办法将于宁赶出去,那么就只能让她自己滚出去,而那些隐藏的真相,就是攻击她,最好的方法。

    只要能够不露声色的将那些事情透露给她,到时候,崩溃的人,就会是她了。

    ……

    沈辰被挣脱开的席媛扇了一巴掌,他心里头憋着火气没处发,任由席媛回了自己房间,而他则选了个凉亭站在里头抽烟。

    猩红的烟火点燃在指尖,他心里头烦躁的很,靠着柱子站在原地,由于他整个人本来就很纤瘦,那红色漆木柱子很是粗壮,正好将他整个人挡的严严实实的。

    湖面上吹过来的风有些凉,他往后捋了一下头发,露出俊逸的脸庞。

    身后窸窸窣窣的传来响动声,他们这样的人,小时候就被扔去训练,耳力自然要比普通人好很多,他看着柱子没动,也没在意,掸了掸指间的烟灰。

    那边沿着昏暗的天色走过来两三个佣人,看上去是待了很久的,面容都不是很年轻。

    她们手上拿着东西,慢慢的走在路上。

    “听说今晚上那个大小姐在餐桌上闹腾起来了,动静还不小!”一个身材矮小的女佣凑过去对其它两人说。

    “对,听说她用盘子砸了家主,胆子可真的是不小呢。”中间的人心有余悸的开口。

    “也不知道这大小姐是怎么回事儿,咱们从来没听说过就算了,刚回来就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出来,得亏家主是忍着他了。”

    “我听说她是家主前妻的女儿,家主再婚之后,她把小姐推进水里头去了,就被家主赶出门了……”

    “是吗?”其中一人惊讶出声。

    “嘘!”最中间那个女佣比了个嘘声的动作,神色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两人凑上去,“怎么了?”

    “我告诉你们哦,听说那大小姐被赶出门去是另有原因的,而且还是关乎当家。”

    当家?厉冥熠,听到这句话,这边的沈辰动动手指。

    “你怎么知道的?瞎说的吧。”

    “是真的,我是听老佣人说的,而且你们知道吗,大小姐的母亲,是自杀的。”

    “啊?”

    那女佣看到两人好奇惊讶的模样,有些得意洋洋,“大小姐出生不过两个月,她的母亲就自杀了,之后老太太做主,换掉了所有的佣人,我还是听到那时候来的时候,和走的那批佣人接触过的阿姨偷偷说的,好像是为了掩盖什么丑闻。”

    两人惊奇的看着她,她们从来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哎!你们三个在干什么!还不抓紧时间过来打扫,站在那干什么!”那边走过来一个人,身形暗黑,看不清楚面容,不过能够知道应该是管事什么的。

    三人均是一惊,连忙往前跑去。

    沈辰往前一步,手上的烟头扔在地上,看样子这席家,有很多的秘密。

    而那些秘密围绕起来的,是于宁这个人,老太太对她的态度就说明了她的与众不同。

    看样子,要想正儿八经的拿到席家的软肋,就得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

    席媛气哄哄的在自己房间里头走来走去,脚边落了一地的东西,一生气就砸东西,这是她的习惯,外头的佣人也都习以为常。

    小姐砸的时候不要去劝,等到她砸完了,再进去收拾就是了。

    莫凌吩咐厨房重新做了饭菜,她端进来的时候,席媛正在里头生闷气。

    “还生气呢?”莫凌端着饭菜走进去,“晚饭也没好好吃,你不饿吗?过来吃点东西。”

    席媛偏头没动,依旧坐在床上。

    “你跟沈辰闹脾气了?我看到他在外头抽烟,你还真的别总是对人家发脾气,也该收敛收敛你这性子了,不然以后你成了沈家主母,一点大气都没有,还不让人笑话了。”莫凌说道。

    席媛心里头哼了声,要不是被奶奶罚抄这段时间的佛经,她还不是一样的嚣张跋扈。

    “我刚才要去教训于宁,如果不是他拦着我的话,那女人早就被我狠狠地抽了耳光了!”席媛气哄哄的开口。

    “你还真应该谢谢沈辰,要不是他拦着,你就被你奶奶罚跪了。”

    老太太几乎是前后脚追着去找了于宁的,要是真的碰上席媛找于宁的麻烦,估计她吃不了兜着走。

    “先吃点东西,妈妈知道你心里头不舒服,但这事儿,必须从长计议,不能着急。”莫凌语调阴沉。

    席媛听出她的话外音,赶忙凑过去,“怎么了妈妈?”

    莫凌冷笑,“你奶奶想让于宁到公司上班,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她想培养于宁成为继承人。”

    席媛面色一边,瞬间扭曲,“那个老太婆,她到底想干什么,我才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孙女,她为什么处处偏着那个野种!”

    “你奶奶的心思,我很清楚,她就是一门心思的想把席家交到于宁手上去!”

    “她做梦!爸爸也不会同意的!”

    席媛心里头一下子慌了,要是这是真的,席家真的落到于宁的手上,到时候她的处境不会太好。

    自己之所以在沈家能够呼风唤雨,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是席家的唯一女儿,是以后的继承人,可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差点断了她的路。

    “事已至此,就别怪我们无情了,你奶奶眼睛里头完全没有我们母女,那么咱们也不用在留情面。”

    “妈,我听说,后头那栋楼以前住的,就是于宁的母亲是吗?”席媛突然开口问道。

    莫凌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如同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鬼,“席家的秘密,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但是于宁母亲的事情,她一旦知道了,就会崩溃,甚至会仇恨整个席家,到那时候,以她的性子,老太太就是把整个席家送到她面前,她都不会要的。”

    在莫凌的心里头,于宁不足为惧,就算她仇恨席家,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断了老太太的念想。

    让于宁彻底做不成这个继承人。

    只有仇恨才能够吞噬一个人,也只有仇恨才能够将原本貌合神离的局面,彻底变得支离破碎,再也黏不起来。

    老东西心狠,就别怪她不仁义了,她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她的媛媛想。

    “妈,您不是说,奶奶下了死命令,不允许任何人提起来吗?就连爸爸都是闭口不谈的……”

    席媛其实心里头也很好奇,于宁的身世到底是怎样的,但是莫凌也没有敢跟她透露多少,只不过象征性的提了一点儿而已。

    莫凌轻笑,“要是我说的,她可以来找我的麻烦,但是那要是不是我说的呢?”

    席媛恍然大悟,“你说的是,借刀杀人!”

    莫凌点头,如果是由于宁身边最亲近的人说出来,可信度会更加的高,到那时候,再怎么怪,都怪不到她头上不是。

    “可是,这刀在哪儿?”

    莫凌慢悠悠的开口,“她身边,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

    老太太回到住处的时候,外头原本微凉的夜色突然变得狂风四起,荷叶走过去关上窗户,给老太太将檀香点上。

    “老太太,您真的那么相信那个风水师说的话,大小姐是席家的救星?”她灭了火柴,将冒着白烟的香放到桌上。

    这儿还保持着原本生活的样子,就连火机都没有,她平时给老太太点香用的,都是火柴,就连外头的床户也都是镂空古色古香的模样,只不过上头多了玻璃而已。

    老太太跪在案板前,香烟袅袅的案板上放着一座通体雪白,晶莹剔透的纯白玉雕刻而成的玉观音。

    她手上拿着一串佛珠,指尖翻开前头那本经书。

    “大师既然已经说了,那么就不会有错,当家继位之后,对各家的打压已经是明目张胆,眼看着这天儿就要变了,大师既然说了,于宁有能力带着席家走上顶峰,那么就错不了。”

    荷叶也算是跟在老太太身边久了,对这些事儿也见怪不怪了,她走到一旁的桌边,伸手开始沏茶。

    “况且那孩子的眼睛里头透出来的坚毅,和当年的于珂一模一样,既然于珂能够保住席家,那么她的女儿也是一样可以。”

    荷叶是没有见过于珂的,不过也多少听过老太太提起过,说她面容妖孽,是少有的美女,国色天香。

    对于生意场上的事儿,她不懂,但是也多少知道这次席家是凶多吉少,面临被厉家收回的风险。

    老太太这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就连于宁住的房子,都是那风水师选定的。

    “可是老太太,大师也说了,这大小姐八字硬,有煞星和福星同为一体,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用的好的话就是福星,用的不好,就是穷凶极恶的煞星不是吗?”

    荷叶走过去,跪着在老太太面前倒了杯茶递过去。

    那风水师说的神乎其神的,她听得倒是津津有味,听说他替席家解了很多次煞,实力强劲,很得老太太的尊重。

    老太太捧起茶杯,“既然这样,就要求需要格外小心,那丫头性子倔,还是有些困难。”

    荷叶在席家这么多年,知道家主席慕和主母莫凌是什么样的人,就连席媛都不是省油的灯,老太太这理论在他们眼中,就跟天方夜谭是一样的。

    于宁才不过回来第一天就闹得不可开交,这以后,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

    “可是家主那边,不是那么好办的,还有主母和小姐,那两位对大小姐的敌意,就连荷叶都能够看出来,更别说您了。”

    她是挺好奇老太太会怎么解决这样的局面的。

    “日子还长着,路得一步一步走不是。”

    荷叶收了茶具站在老太太身边伺候着,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老太太都得念半个小时的经。

    外头传来轰鸣声,破空的雷声层层叠叠的传过来,雨点拍打在门上窗上的声音越来越大,闪电一下接着一下的亮着。

    地上的老人充耳不闻,背脊挺的笔直,手上的佛珠不断转动,嘴里头念着书上的经文,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

    三万英尺的高空中,乘着夜色,几辆黑色的私人飞机并排飞行,最中间的黑色私人飞机机身上,亮闪闪的写着一个大字,厉。

    莫寒和斯凌坐在公共区域,手上不断对比着文件,处理的认真无比。

    空乘人员给两人送了咖啡过来,莫寒接过来之后,看了看对面的斯凌。

    “你说,当家这会儿在里头干什么呢?”他疑惑着开口。

    这都多长时间了,当家上了飞机之后,就没有出过声,期间让他们送了两杯咖啡进去,以后就没有动静了。

    “处理文件呗,不然还能做什么?”斯凌拍拍自己的后背开口。

    “当家真的放弃找小姐了?”

    这话怎么这么怪。

    斯凌端起咖啡,“听了W那些话,当家估计还没缓过神来。”

    不然的话,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仪器一摆,只要小姐身上还带着那个标志,只要她还在地图上,分分钟能够揪出来。

    厉家的情报网,也不是吃素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当家自从小姐离开之后,整个人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过了,原本积累下来的文件被处理的干干净净不说,还给远在世界各地的安泽银狐等人下达了新命令。

    那几人原本就工作量强大,这会儿更加是累的苦不堪言,他们突然怀念起小姐在当家身边的时候,那日子,过的多悠闲。

    不用随时担心当家发火,因为只要在小姐身边,当家就永远都是心情愉悦的。

    桌上的无线电响起来,斯凌动作飞快的拿起来,咽下口中的咖啡,“当家!”

    无线电中传来男人如同千年寒冰一样的声音,“文件。”

    “是,马上送进去。”

    斯凌苦哈哈的抱起自己方才赶点挑出来的文件走过去,推开房门。

    厉冥熠一身黑色劲装坐在书桌前,门口挂着男人早上银灰色的风衣外套,此刻那个男人正认真的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灯光打在他完美的侧脸上,形成倨傲妖孽的侧影。

    斯凌将文件放在男人右手边的位置,果不其然,他左手边已经放满了厚厚的文件,他伸手将那堆已经处理好的文件搬过去。

    偏头间,他看到男人左手上,袖子挽到手肘的位置,露出线条流畅结实的手臂,手腕处,一枚黑晶手环套在上头,在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泽。

    那枚手环,是小姐离开的时候戴在当家手上的。

    “当家,还有十五分钟会在W市降落。”斯凌开口提醒道。

    他其实想说的是,当家您应该休息了,W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一上飞机就进房间睡得昏天黑地的,而当家却是没怎么好好的睡过觉。

    “知道了。”男人淡淡的回了句。

    斯凌推开门走出去,空间里头开始变得静谧。

    厉冥熠手上的笔尖在纸张上停下,他抬头,单手揉了揉眉心,抬起的手腕上,黑色的手环落在男人眼睑处。

    他起身,走了两步之后,在沙发上落座,视线对过去的地方,挂着一个飞镖盘,上头定着的几张扑克牌依旧好好的挂在上头。

    我要是离开了的话,你要为我守身如玉,不许看别的女人……

    那小东西离开前说的话,突然在厉冥熠脑海中响起来,她神采飞扬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男人唇间突然溢出轻笑,有些无可奈何,他抬手,薄唇在腕上的手环上落下一吻。

    小东西,再过一段时间,你若不回来看我,那我去找你……

    ------题外话------

    厉当家惊鸿一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