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56章 把她带上来
    一个晚上的时间,足够一个商人写出一份价值千万的计划案,也足够一个力大无穷的劫匪掠夺百家。

    而在昨天晚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头的盘算计划缜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等待着天亮。

    从下午五点开始,举办发布会的通员会所门口,原本空旷的停车场上开始逐渐摆放豪车,安保人员比平时增加了五倍之多,明里暗里,多少人在较着劲。

    如果仔细的话,就能够发现,外头盯梢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

    布莱尔仔细的安排手下检查通讯设备,监控摄像,所有安保人员一一确认过,今晚上里头来的,都是道上数一数二的人家,还有白道上鼎鼎有名的富商,或是很多隐秘的军事部门派出来的采买人员以及一些私人收藏家或者是出身名流的人。

    毕竟直接从这里购买模板以后制作,要比之后从军火商手上购买,最起码能够低了百分之十的价钱。

    苏西西和于宁在房间里头准备出发,外头已经能够听到脚步声,应该是也住在这个酒店里头的参加拍卖会的人出发了。

    原本隔音效果很好的酒店,能够听得到细微的响动,可想而知,外头有多少人在挪动。

    苏西西关上阳台门走进来,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这些人可真是够忙的,我们俩都该在这儿呢。”

    他们着急什么。

    于宁拉上衣服拉链,对着镜子整理这里这张脸,厉冥熠也在,那么她就不能用本来面目和席家那张脸,得重新做个面套。

    苏西西走到茶几面前蹲下,仔细的盯着桌上的那堆东西,她仔细的戴上手表,取了枚微型定位器递过去给于宁。

    “诺。”

    于宁接过来放在口袋里头,两人仔细的检查浑身上下的东西。

    “这个是遥控器。”苏西西将那个黑色小巧的盒子放进随身带着的小包包里头。

    两人此刻均为一身黑色,方便活动的衣服,靴子上头的鞋带被拉紧,身材不错的姑娘,始终穿什么都好看。

    将黑色的耳钉上去,于宁最后站在镜子前,扣上帽子,她现在的样子,跟那些去参加拍卖会人没什么两样,道上的人,还都是穿黑色居多。

    “我怎么感觉心里头毛毛的。”苏西西对着电脑调整耳麦的频率和信号接收器的浮动。

    “没什么好担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今年,也只会有这次了,以后就给自己放个假,好好出去玩玩吧。”

    苏西西点头,“小心点吧,我先出发了,进去看的差不多了,你在混进去。”

    两人一起下了楼,苏西西会先一步去到会场,最隐秘的操控室,按照他们的约定,布莱尔会安排人看守,但是绝对不会踏入这里,一直到整个拍卖会结束,他们都不会靠近这里。

    只不过会安排人保护苏西西的安全,在通知的时候。

    他们也不知道来的是鬼凤,还是其他人。

    车子很快停在距离会场五百米的公园里头,于宁呆在车上,看着苏西西率先离开,她戴着黑色口罩和帽子,整个人遮的严严实实的,但是却不显得奇怪。

    靠在椅背上,于宁看了看时间,六点五分,她等到差不多开始的时候再进去。

    按着脑袋,于宁开始思索,厉冥熠大概什么时候会过来,他不是一个喜欢等人的人,所以一般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进去的。

    况且那男人也有资格让人屈尊降贵的等着他。

    手上的平板电脑开始震动,于宁回过神来点开苏西西发过来的视屏,“你也差不多能够进来了。”

    “在等会吧。”她捏捏眉心。

    苏西西语气严肃,“这里头的场地,怎么说呢,有点怪。”

    “哪儿怪了?”

    “我也说不出来,你自己来看看吧,总之,很不对劲。”

    于宁扔下平板,下车的时候紧了紧衣领,扣上脑袋上的脑子,选择人少的地方往会场大门附近而去。

    才不过走了几步路,于宁就已经看到了会场两边宽阔的停车场上,现在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几乎是在接到他们委托的第二天,通员会所就已经着手重新在门口附近修了两个停车场,但是此刻,却还是停的满满当当的,有的甚至已经停到了门口的公园里头。

    可想而知,在这样一个局势动荡,局部战争频发的时代,军火的作用有多大。

    只不过最靠近会场大门的两边,都分别空出来了两块区域,于宁几乎能够猜到,那就是留给千家和厉家的。

    大门口守着二十个人,统一着装,耳机上都别着一个精致的夹子,黑色的墨镜泛着冷光,面无表情,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断有人进去,有些男人身边,还带着一个身穿华服的女人,于宁习以为常,这是常有的事。

    说是军火拍卖会,其实就跟这些极道头子开会一样,还带着自己的女人和老婆,有些连女儿都带来了。

    都是以后要吃这口饭的,也不怕什么,始终要提前习惯起来。

    “小姐,请……”

    门口的人九十度鞠躬,话还没说完,于宁从口袋里头里掏出一份身份证明。

    对于那些豪门大家来说,自然是不需要什么身份证明的,而对于那些私人收藏家来说,自然就得掏出身份证明来,否则这些人是不会放人进去的。

    那人看完之后,仔细对比了照片和本人,将名帖还给她,恭敬的抬手,“小姐请里面走。”

    于宁跨入大厅,很快就有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走过来,她鞠个躬之后,对着女人开口,“小姐请跟我来。”

    在蜿蜒过几个过道之后,于宁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苏西西要说这里很奇怪了,这就跟迷宫一样,拐了N个过道,都还是没有能够去到场地里头。

    她皱眉,这会场她是提前来过的,怎么这会儿跟她那时候来的不一样了。

    布莱尔在建停车场的时候,连里头一起修改了。

    在于宁快没有耐心的时候,很快去到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方,她眯眼,还没走适应这一片强光。

    等到眼睛适应之后,她看着面前的景象,有些诧异。

    她也是搜索过资料之后才同意了苏西西说的,将地点定在这里,当时她只看了苏西西给她看的会场图片。

    一片富丽堂皇,珠光粉饰的,苏西西说的振振有词。

    就得挑些高大上的地方,才配得上咱们的档次不是。

    她也没仔细看就答应了,后来来的时候,她见到的会客厅显然不是这个。

    “那人告诉我,说是做了重新装修了的。”苏西西的声音从耳钉里头传进她的耳朵。

    这个大厅,最起码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分上下楼,楼上用玻璃挡板覆盖,应该是从里头能够将下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的那种,而从楼下,却什么都看不见。

    一楼的位置也做了改动,全部是手工真皮单人沙发,分隔间隙都很合理化,现在上头已经分开坐上了不少的人。

    那位迎宾小姐微笑着将于宁带到了最后的角落,靠近墙边的位置。

    “小姐,这是您的座位。”

    于宁嘴脸抽搐,她知道很多会场在接受她们的全权委托之后,第一步自然都是按照身份地位将座位划分出来。

    楼上和楼下显然不是同一个阶级的,上头是包厢,这下头就只有一张桌子一个皮沙发了不是。

    “请问您喝点什么呢?”迎宾小姐开口问道。

    于宁往前一步落座,“给我杯威士忌。”

    “好的小姐。”

    迎宾小姐颔首,往后去茶水间给她准备东西。

    于宁看向中间的圆台位置,台上富丽堂皇,垂在两边的幕布都带是华贵的面料。

    挺大手笔的。

    她动动耳钉,也没有发现异样的情况,已经入席的很多面孔,都是她曾经见过的,也算是熟悉。

    苏西西坐在控制室里头,盯着屏幕上的各分块情况,今晚上的情况,看上去跟以往没什么不一样的,但是她就是觉的有什么不对劲的。

    布莱尔满脸喜悦的站在大厅中间,穿着笔挺的西装,对着所有进来的人堆满笑意,能够看的出来,他很高兴。

    “我去到处转转。”于宁按着耳钉开口。

    “你小心点,这就跟迷宫是一样的。”

    迎宾小姐捧着威士忌和果盘回来的时候,座位上空空如也,她四下看了看,将果盘和酒都放在前头的圆桌上。

    布莱尔站在拍卖会场门口,满脸的喜悦,看着里头坐满的各上流社会人士,今晚上来的人,随便一位都是了不起的存在。

    急匆匆的走过来一个黑衣人,那人在布莱尔面前停下,“经理,千当家来了。”

    布莱尔赶忙往门口去,大厅门口进来一堆黑衣人,为首的是飞鹰,他依旧冷着一张脸,戴着墨镜。

    其后进来的男人穿着银灰色风衣,微微上扬的眼角勾勒出妖孽的弧度,那张脸上是少有的妖媚,暗紫色的薄唇轻勾,看不出喜怒。

    “千当家,欢迎您的到来。”布莱尔走过去鞠躬迎接。

    男人狭长的眼眸带着妖娆的笑意,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倾倒众生的魅惑。

    “你是叫,布莱尔是吧。”千夜张口说道。

    布莱尔抬头连忙答应,“是,我叫布莱尔。”

    能够被千家的当家记住名字,对于他们这类小角色来说,有可能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

    “挺不错,能够得到鬼凤的委托,看样子你这儿也有过人之处不是。”千夜像是夸奖一样的说了句。

    “多谢千当家的夸奖。”

    布莱尔领着千夜直接乘了电梯上楼。

    于宁站在不远处的拐角,看着上楼的一行人。

    千夜到了,那么接下来就是。

    “我擦,那是千夜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妖孽啊!”苏西西的声音透过耳钉传过来。

    于宁无语,这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改不了这个毛病,在千羽身上吃了多少亏,自己都记不清楚。

    还是一样的花痴。

    “千羽虽然也算妖精,但最多是个小精灵啊,这千夜可真的是大妖孽啊!”

    “收了你的心思,给我本分的盯着那边的情况。”

    苏西西瘪嘴,看一下都不许,还不兴人家看看养眼的。

    以厉冥熠的身份,来了肯定是直接从这里上电梯,去到二楼的包厢,于宁扣着墙纸,视线有意无意的往门口瞟。

    不断进来被迎宾服务生带进来的人不断往一楼大厅而去。

    “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问题吗?”那边的服务生看到她站在墙边不动,上前问道。

    经理交代过,对这些人,必须好好的招待,不能够有丝毫的怠慢。

    他们自然也是明白各中道理,今晚上来的这些人,是他们绝对得罪不起的存在。

    “没什么。”于宁抬头说了句。

    门口开始变得冷清,因为所有的人都已经进了会场。

    苏西西忙碌的敲打键盘,她身上的信号接收器暂时没有受到其它异样的磁场,所有的位置已经坐满了,熙熙攘攘的大厅里头,只有角落那个位置还空着。

    二楼有五个包厢,那五个包厢里头,是绝对不会安装任何设备,这是一种尊重,对于各家的尊重。

    其实说白了就是身份地位的问题,那五个包厢里头的人,都是她们不能得罪的人,所以每次参加拍卖会的时候,对于这几家的尊重,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这次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千夜和厉冥熠同时出现,也是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上,就已经说明了这两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而来。

    几乎已经算是确定了,他们会采取手段,可是还是什么都不能做。

    他们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头,在计划什么,她们全然不知,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还有五分钟,你快进去吧,快开场了。”苏西西提醒道。

    于宁眼眸微动,转身准备往里头去。

    原本冷情的大门口出来一阵脚步声,她眼中一亮,转过身去。

    果不其然,就看到莫寒和斯凌走在前头,而那个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此刻正被一堆人簇拥着走进来。

    她往后挪动两步,完全隐匿在拐角的地方,站在阴影里头,看着那个俊美如斯的男人。

    厉冥熠身上穿着烟灰色风衣,身形修长健硕,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上面无表情,落下来的碎发遮挡住他深邃的眼眸,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动。

    于宁能够看到,男人长到手腕处的袖口上短挑,若隐若现的能够看到戴在手腕上的东西。

    撑在墙壁上的五指紧扣,于宁眨眨眼,鼻头一酸,视线贪婪的在男人身上流转。

    她真是没出息,一见到他,心里头的脆弱就一股脑的全部倒出来。

    脑海里头浮现出她躺在男人怀里头酣睡的画面,他看着她的时候嘴角浮现出来的宠溺。

    苏西西眼神一瞟,看到女人纹丝不动,有些奇怪,在看到大厅走进来的人的时候,苏西西就自觉的忙活其他的事情去了。

    这狗粮吃的。

    布莱尔原本就等在门口迎接厉冥熠,看到男人的一瞬间,他几乎是飞一样的冲出去。

    厉冥熠走了两步,感觉到有股视线盯在他身上,很熟悉。

    男人抬眸往这边看,空无一人。

    “当家,怎么了?”莫寒问道。

    男人眯眼,没有说话。

    角落里头,于宁咬着唇瓣,慢慢的往后头的大厅走去。

    一行人转身上了楼梯,布莱尔站在宽阔的电梯里头,有些紧张的看着前头的莫寒和斯凌。

    他第一次见到厉冥熠,好紧张,这可是极道上的神话啊。

    厉冥熠站在最前头的位置,他站姿挺拔,黑眸里头幽深一片。

    “当家,安泽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能够动手?”莫寒问道,声音在安静的电梯里头显得突兀。

    “十五分钟之后,准时动手。”

    莫寒低头,“是。”

    布莱尔没有说话,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份还不足够能够和当家讨论这些事情。

    电梯门打开,男人被带进最中间的包厢里头,他方才落座,就透过玻璃看到了下头,宽阔明亮的场地里头,座无虚席。

    主持人已经上台了,这种场合选择的,自然是能力和外表俱佳的人才,夜场有夜场的规定,有夜场独特的风格。

    这些人每场下来的报酬都比普通的白领阶级一年的收入都要高,纵使有生命危险,也有的是人趋之若鹜。

    于宁眯起眼打量坐在位置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她认识的面孔,不同的是那些人身边的女人,基本都不是同一个。

    这个拍卖会能够进来的人,基本都是有限的,每次都会有人数上的限制,苏西西这个女人会记录下每场拍卖会的数据画面,之后自己一个人慢慢的看,如果有全程没有举过拍子的人,或者是举牌子的次数很少的,都会被她毫不留情的取消入场资格,之后重新在网站上留帖的人家里头选出来替补进去。

    于宁向来不管这些事情,都是苏西西一个人管,她也放了权力,只要她开心就可以。

    而苏西西也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支配别人的感觉,从来都是欢天喜地的做这个工作。

    不过基本面熟的人都是那几个,没什么大的变动。

    “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这里参加鬼凤先生发布会。”主持人站在台上率先开口。

    于宁坐在角落里头,手上捧着威士忌,慢条斯理的看着台上的情况。

    “接下来,让我们先来看了看,这次发布会上,鬼凤先生放出来竞拍的军火,都有哪些?”

    大荧幕上放出来两组图片,所有人兴致勃勃的看着屏幕。

    “M756型手枪,F235手枪……”

    台上的主持人将所有型号念出来,于宁身边坐的都是私人收藏家,此刻他们都眼睛冒光的看着上头不断滑过去的图片。

    有人这样形容过鬼凤的作品,艺术与机械的完美结合,当之无愧的瑰宝。

    “这点,鬼凤先生也有过说明,两只手枪个两个微型炸弹,是之前的M564等作品的升级版本!”

    “哇……”

    下头的人一片哗然,鬼凤从来不会卖出她做的枪支升级版,这也是第一次,在拍卖场上出现升级版的枪支。

    这种惊讶程度,可想而知。

    于宁动了动酒杯,没有喝下去,台上的主持人神情激动,兴致盎然的开口介绍。

    也难怪,这个会所的佣金,是按照今晚收入的百分之五来算的。

    他们自然得努力卖命了,今晚的收入越高,他们的抽成也就越大,为了钱,谁不想努力。

    “接下来,是第一个竞拍品,M756型手枪。”主持人声调高昂。

    台下所有人将视线转向台上,两个穿着红色修身无袖旗袍的女人推着一个活动的桌子上台,桌子上放着一个四方的玻璃盒子,盒子里头放着一把银灰色的手枪。

    线条流畅,灯光打在枪身上,泛着冷光一样的凌厉之感。

    于宁抬头,那两个女人,旗袍的叉开的挺大的,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暴露在空气中。

    “底价一百万美金,老规矩,一次加价五十万,大家开始吧!”

    “12号,150万!”

    “23号,200万!”

    “36号,250万……”

    于宁杵着下巴看着不断喊价的人,手上转动的号码牌时不时的举起来过个场子。

    “500万第一次!500万第二次!”

    二楼的五个玻璃包厢下头,都会有一个电子板来显示楼上人的报价,于宁抬头就看到,最中间的包厢下头,赫然出现一个数字。

    “三号包厢1000万!”主持人激动出声。

    “还有没有哪位老板加价的?”

    于宁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画面,一般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是不会举着牌子叫喊的,都是直接在最后关头秒杀。

    果不其然,方才还不断有人举牌的一楼大厅里头再没有了动静。

    “一千万第一次!一千万第二次……”

    主持人手上的锤子重重的拍在桌上,“一千万第三次!恭喜三号包厢,获得M756型手枪!”

    “啪啪啪……”震耳欲聋的掌声响起来。

    下头的人不甘心的鼓着掌,但是也无可奈何,没有人家财大气粗,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人家把好东西一件一件的拿走。

    于宁捂着嘴,慢慢说了句,“帮我查一下,三号包厢是谁?”

    那头的苏西西幽幽的吐出三个字,“你男人……”

    “那千夜呢?”

    “4号,在隔壁。”

    于宁眼神微动,没有再说话。

    很快就有另外两个女人推着另一把手枪进来,这次穿的是湖蓝色的旗袍,叉开的依旧很大,基本算是到腰上了。

    于宁揉着太阳穴,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卖什么呢。

    “接下来是第二件,F235手枪!”

    下头的人举着牌子跃跃欲试,都在等着他喊出底价。

    “起拍价!150万!”

    “200万!”

    “100万!”

    前头的牌子不断往前更替,于宁几乎是没什么空隙能够插进去,也就算了。

    她抬眼,看着三号包厢的位置,完全投不进去视线的玻璃封的死死的。

    苏西西无语,这女人,完全就是个养望夫石啊。

    她静静有味的看着屏幕上的人举牌子,一次五十万,她美的心里头都在冒泡泡,这可是钱啊。

    手边的电脑打破了她的愉悦,原本安静躺在她手边的白色微型电脑,屏幕上不断的开始浮动,两个红色的英文字母在上头颤抖。

    苏西西手忙脚乱拉过来,戴上耳机,开始敲打键盘,嘴边对着那头的于宁开口,“你盯着点,我这边出事了。”

    “明白。”

    以往每次举办拍卖会,都会有黑客企图入侵会场的通讯设备,这次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没有两把刷子的人也不能跟苏西西比,于宁也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但是这次却有些不同,苏西西皱着眉头,十指以绝对的速度在键盘上敲打,被按下的键盘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受到两次敲打。

    “什么小毛贼,敢进姑奶奶的系统,你看我不把你桌面壁纸换成猪!”

    包厢内,沙发上气势逼人的男人看着楼下的场景,修长的手指撑在下巴的位置,黑眸深邃逼人。

    莫寒推门进来,走到厉冥熠面前颔首,“当家,安泽已经开始动手了。”

    “如何?”男人淡然吐出两个字。

    “有点问题,对方很厉害,安泽在完成百分之九十八的时候,被防火墙挡了回来。”

    斯凌勾唇而笑,“看样子对方不是个绣花枕头,能够跟安泽打成平手,很厉害。”

    安泽是整个厉家信息网络部门的第一高手,顶级的黑客,曾经是wpd全球黑客大赛上连续三年的第一名,可以说是没有他进不了的系统。

    只不过,看样子高手在民间啊。

    “按照计划来,五分钟之后,我要看见成果。”

    莫寒点头,推开包厢门走出去。

    “七百万第一次!七百万第二次……”

    “四号包厢,1500万!”

    于宁挑眉,这千夜怕是已经疯了吧,就算抬价,也不至于这么抬的。

    不过能够坑到他,也算是她报了在意大利那男人派人偷袭她的事情,就这样,抱着坏心思,于宁慢慢举起了手上的牌子。

    “33号,一千五百五十万!”

    一楼大厅里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向角落里的女人,她戴着黑色的鸭舌帽,面容姣好,不算绝美,也算是清纯可人。

    不过这么一个小美女,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跟楼上的人杠上。

    四号包厢里头,听到下头的声音,原本还在慢悠悠品着香槟的千夜动作一滞,性感的眉眼动了动。

    安装在里头的液晶显示屏准确的对准了下头的于宁。

    “有意思。”男人暗紫色的薄唇勾出笑容。

    飞鹰接到男人的指令,按下数字。

    “四号包厢一千七百万!”

    下头一片哗然,还真的是财大气粗的可怕啊。

    于宁再次举起牌子,没有说话,气定神闲。

    “33号,一千七百五十万!”

    “这位神秘的小姐,也不知道是哪个私人收藏家啊!”主持人补了一句话。

    三号包厢内,莫寒端了杯咖啡进来,他们当家很少喝酒,尤其在外头,就更少了,平时都是喝咖啡要多一些。

    听到下头的动静,他将咖啡放到男人面前,“下头那位也不知道是谁,跟千家杠上了吧。”

    斯凌手指一动,按下显示屏,摄像头对准了的女人出现在屏幕上,黑色的衣装,捏着牌子的手指纤细白皙。

    紧跟着看到她再次抬起手腕。

    主持人的声音响起,“33号,一千九百五十万!”

    楼上的包厢内,千夜喝干净杯子里头的酒,狭长的桃花眼盯着女人,“挺辣的,飞鹰,继续。”

    “是。”

    紧跟着楼下一片安静,因为四号包厢下头,出现了一串数字,2500万。

    这个女人,是一楼大厅里头,唯一一个敢跟楼上叫板的人。

    于宁勾唇,她丝毫不担心千夜不跟,从前几次打交道她就知道了,千夜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心高气傲只不过是他从小的生活的生活环境带来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心里头那股傲劲儿,骨子里头的高人一等决定了的。

    只要她举牌,楼上肯定会跟,这点,于宁清清楚楚。

    “两千五百万第一次!两千五百万第二次……”

    楼下主持人的声音回荡在包厢里头。

    厉冥熠幽暗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屏幕上那个纤细的女人,似乎快要看进屏幕里头去,他指尖微动。

    楼下那道纤瘦的身影,跟他脑海里头那个巧笑倩兮的小女人完美的重合在一起,没有间隙。

    他动了动眼眸,合上眼皮之后睁开,那道身形还在。

    莫寒和斯凌感觉到男人的不对劲,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向屏幕。

    没什么奇怪的啊,当家在看什么。

    “把她带过来。”厉冥熠嗓子里头溢出一句话,嗓音都在颤抖。

    两人面面相觑,带什么?那个女人?

    当家是不是太想小姐了,看错了吧。

    “把她带过来。”男人再次开口。

    莫寒赶忙答应,“是,属下这就去!”

    当家一句话从来不说两次的,这是当家的性子,下头那个女人是谁。

    于宁满意的看着被她提高了一千万的枪支被送下去,虽然这点钱对于千家来说,连九牛一毛都不算。

    不过能够宰到千夜,她这心情还是很爽的,毕竟白来的钱,不要白不要。

    爽完之后,于宁才想起来,那头的苏西西,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传过来。

    她动动耳钉,“喂?”

    没有回应。

    苏西西面前的三台电脑全部链接起来,此刻监控页面已经全部退下去,不知名的代码在她电脑上一串一串的滑动,令人眼花缭乱。

    她手指不断敲打,一目十行的看着上头的代码。

    这个孙子,真的是卑鄙至极,居然悄无声息的就进来了,如果不是触发了她的设备的话,她差点就被带上道了。

    这电脑里头多多少少还是带上了资料的,她倒不是怕被人看见,只不过对方居然这么厉害,一旦进入她的电脑里头的话,那么跟她电脑连接过的,其他的数据库就有可能被他找到。

    无论是谁,她跟于宁的秘密暴露的话,会很危险。

    安泽守在电脑前,护目镜上不断反射出一串一串的代码,修长白皙的手指跳跃在键盘上,额角滴下汗水。

    这个鬼凤,没有人说过他是IT高手的,居然能够跟他僵持这么长时间不动。

    男人心里头那点热血斗志被挑起来,他们这些人,哪个不是一方霸主,自然有其它男人更甚的胜负欲。

    不知不觉的就跟她杠上了。

    正当他热血沸腾的时候,一旁的无线电联络设备响起来,自行接通之后,斯凌的声音传出来。

    “安泽,事情怎么样了?”

    他一下子才想起来,他的目的,只不过是切断鬼凤对于整个场馆内的监控设备而已,怎么就跟她展开了拉锯战了呢。

    “马上!”他吼了句。

    苏西西眉头紧皱,看着那堆代码,越来越不同,这孙子,是冲她的监控设备来的。

    “宁宁,出事了!”苏西西一心二用的打开耳机。

    于宁听到她的声音,赶忙起身从另外一个出口出去,身后主持人的声音还在响动。

    “怎么了?”

    “有人打算切断我的监控设备,两分钟之后就会断掉,你赶紧撤,我估计那些人已经在这附近了!”

    于宁眼中带出戾光,干脆利落的出声,“我过去接应你。”

    这里头的拍卖会应当是不可能会被中断,里头那些人,大大小小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还是不能轻易开罪。

    攻击苏西西系统的人,肯定是在这附近的,他的目的,就是让她们对这附近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最糟糕的打算,就是她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所以现在,她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她迅速的查看四周的情况,而后迅速离开。

    几乎是在于宁离开大厅的同一时间,莫寒带着人去到了那个角落里头的位置,位置上只剩下没有被动过的酒杯和果盘。

    那个女人,已经不知所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