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安泽将两人安排在酒店的中间楼层位置,门口守着人,隔壁和对面的房间都守着人,围的好像鸟笼一样,铜墙铁壁的,别说人了,连苍蝇都飞不出去。

    苏西西关上阳台门走进来,叹了口气,“楼下都守着那么多的人,还真的是跑不出去了。”

    她一屁股往沙发上坐下,盯着桌上人送过来的衣服,还都是国际大牌,这安泽也还算不错。

    “我们现在怎么办?”她看着对面气定神闲的于宁开口。

    厉冥熠跟于宁出了什么问题她不清楚,但是苏西西知道的是,如果真的不是什么大问题的话,于宁也不会瞒着厉冥熠离开绝岛,这两人就这么见面会不会不太好啊。

    于宁脱下外套的动作一滞,“事已至此,也只去见他了。”

    又不是什么苦大深仇的敌人,不怕,只不过得花点时间给那个男人解释,想到他的样子,于宁头就有点疼,厉冥熠在外人眼里头或许是那个神话,但是在她面前较真的可怕,如果现在去见他,他知道了自己是鬼凤。

    心里头肯定是不舒服的,那么一定会让她将自己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于宁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面对他的时候,还能够像以前一样,能够维持谎言,不告诉他。

    苏西西知道于宁心里头的纠结,她那点身世,都够写书了,要跟厉冥熠说清楚,还真的挺困难的。

    “要不这样,待会用药水,把你这张脸换到我身上,我去见厉冥熠,反正他们要见的是鬼凤,没什么好怕的。”苏西西开口建议道。

    于宁摇头,“我先进去洗澡了。”

    苏西西蹙眉,她也是很努力的在想的好不好。

    浴室里头传来哗哗的水声,苏西西往后仰,靠在沙发上不动,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只要有于宁在,厉冥熠那边基本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是于宁那点心思她知道,她不想让厉冥熠知道她是席家女儿的事情,不光是因为那些或多或少已经传入她耳朵里头的流言蜚语,那个女人不想在自己爱的男人眼中保持美好的形象。

    也不过离开了绝岛上四五天而已,于宁心里头很多变扭的事情都还没有想的清楚,现在的状况不适合见面,苏西西这个缺根筋的女人都能够看的出来,于宁心里头的纠结。

    于宁关上花洒,带着水雾的手臂不断往下滴水,她将浴巾围在自己身上,抹开镜子上那层水汽,看着镜子里头那张脸。

    如果真的要去见厉冥熠的话,她不想再骗他,半响之后,女人放水,拿起带进来的小瓶子往面盆里头挤了一点,手掌捧起水,往脸上拍打。

    大概过了两分钟的样子,于宁闭着眼睛拿起架子上的毛巾擦干净脸上的水渍,那张动人心魄的脸出现在镜子里头。

    苏西西咬着手发呆,在听到浴室门打开的时候,她抬头就看到于宁已经走出来了。

    “你也去洗吧。”

    “我不去,又不是去见我男人,我洗什么澡。”苏西西回了句,依旧不动。

    厉家的人也真是沉得住气,也不见敲门来催的,也是,都已经到手的东西了,也不用慌什么。

    “别胡说了,既然不洗的话,就想想办法,安泽提防你,手机电脑都没收了,如果不想办法的话,我们是走不出去的。”于宁动着毛巾擦头发。

    苏西西坐直身体,“你还想走?”

    她都把脸露出来了,难道不应该是去跟厉冥熠高高兴兴的相认团聚的吗,怎么还让她想办法的。

    “我们是得去见他,但是你想过没有,一旦见了他,我们还走的了吗?”

    厉家花那么多的时间寻找鬼凤,好不容易找到人了,哪儿那么容易让她们走的,如果说只有鬼凤的话,还可能会有自由,但是现在鬼凤就是于宁,恐怕厉冥熠是不可能轻易放人的。

    苏西西小心翼翼的开口,“你说,他们会怎么对我们?”

    于宁想了想,“应该是先上绝岛去,因为厉家核心的军火研究基地在那里,然后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下岛的。”

    “短时间?是多久?”

    “有可能一年两年,也有可能十天半个月?”于宁状似思考一样的出声。

    苏西西一下子就炸毛了,她是挺喜欢宅的,但是不代表她喜欢被关起来好不好,那个绝岛,她真的不适合。

    “你怎么知道,厉冥熠不会那么狠吧?”苏西西抱有侥幸的开口。

    于宁转过身,放下毛巾,“厉冥熠的世界里头,没有你愿不愿意,只有他想不想,从今晚上的事情就能够看的出来不是,玩的那么狠,还是在厉家需要我们的基础上,他都丝毫没有招揽贤士的样子,你认为我们去见厉冥熠,是真的去商量要不要跟厉家合作的?”

    苏西西一下子被堵得话都说不出来,还真的是,去见厉冥熠,就只有一件事,去认主的。

    “你看看你找的什么男人,真是强盗。”苏西西倒在沙发上吐槽。

    于宁嘴角轻勾,如果不是厉冥熠的那份霸道,她也不会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他有的时候,真的执拗的可怕,但也是真心疼她。

    “要是你求情的话呢?”

    “被关起来的概率更加大。”于宁毫不犹豫的打破她的幻想。

    “但是我不是鬼凤啊,我就是一打杂的。”

    于宁看着她,凉凉的说了句,“你去跟他们说啊。”

    就算苏西西不是鬼凤,她的能力也是安泽看到了的,安泽是整个厉家IT方面绝对的顶尖人才,现在出现了苏西西这样比他更甚一筹的女人,傻子才会放过,所以从本质上来说,苏西西也是跑不掉的。

    苏西西调转方向看着于宁,煞有其事的开口,“你要见到他了,是不是很高兴?”

    “好的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看样子就是很高兴,眉毛都快飞到天上去了。

    于宁嘴角忍不住的泛起笑意,她真的挺高兴的,最少,能够真的触碰到他,真的跟他在一起,怎么可能不高兴。

    “可是你已经耗不起了,我已经找到了专家,能够解了青姨的催眠术,那人说了,会从英国飞过来,时间就过几天,席媛订婚宴之后。”苏西西严肃的开口。

    “真的?”于宁兴奋出声。

    “对,所以说,我们没时间跟他再去一次绝岛,除非你能够劝说厉冥熠。”

    那可能性基本为零好不好,以她在绝岛上看到的厉冥熠的粘人程度,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就把人给放了,她都不相信好不好。

    于宁陷入沉思,现在青姨的事情最为重要,毕竟她已经等了这么久了。

    房间里头陷入沉默,两人神色严肃。

    “喵呜……”一声猫叫声打破了房间里头的沉默。

    两人不约而同的将头往声音的来源看去,“默默!”

    一只通体发黑的猫咪蹲在阳台上,墨绿色的大眼睛隔着玻璃门盯着两人。

    “你带它来的?!”两人同时指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紧跟着又一同否决,“不是我!”

    以往的发布会,于宁都是很少带默默来的,因为太显眼了,尤其这次厉冥熠也来了,就更加不可能带着它过来了,但是这小家伙,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喵……”阳台上的猫又叫了声。

    苏西西跑过去打开玻璃门,默默动作迅速的跑进去扑进于宁怀中,苏西西站在阳台上往下看,除了巡逻的人以外,好像没什么别的人啊。

    但是很快,她在不远处的小花园里头,看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通过皎洁的月光,男人俊逸的脸颊暴露在月光下。

    那是,千羽。

    于宁看到,默默身上绑了一个很小的袋子,隐在肚皮下的位置,她解开之后发现,袋子里头有一张纸条。

    楼下东花园,会有人接应你们。

    很刚劲的字体,但是于宁不认识这字迹。

    千羽深深的看了苏西西一眼,很快转身离开,她转身回到屋子里头,“是千羽带它来的。”

    于宁蹙眉,“昨天早上他去别墅找你,但是没找到,就是那时候默默跟着他走的?”

    默默不会那么轻易跟着别人走的,因为跟着苏西西它也认识千羽,而昨天早上默默因为知道他们不打算带她来W市,所以自己跑出去了,这是常有的事情。

    也许就是那时候,千羽跟默默说带它来,所以这小家伙才上了千羽的车子。

    “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千羽在下头。”苏西西认真的开口。

    “但是他为什么要帮我们?为了感谢你的帮助?”于宁疑惑出声。

    苏西西接过于宁手上的字条,仔细看着简短的字体,“不知道,但是好歹有救了不是,既然这么不方便见厉冥熠的话,这就是好机会。”

    千羽的到来,真的是希望之星。

    于宁揉着默默的耳朵想了一会,“千羽始终是千家的人,就算跟厉冥熠合作了,也只不过是短暂的,估计他心里头也不希望鬼凤落到厉冥熠手上。”

    但是没什么别的意义,千羽知道她和苏西西的身份,也知道她跟厉冥熠的关系,基本上是阻止不了她帮助厉家的,就算她现在不能做什么,但是也绝对不会加入同厉家敌对的家族。

    “他手上捏着我们的把柄,我感觉,跟着他走,不是什么好主意。”

    苏西西想了想,宽慰一样出声,“没事,别忘了他还欠我人情,我好歹也救过他的命,这次,估计就是来还人情的。”

    于宁看着苏西西,这人自己心里头都不确定,还想着安慰她,真是一点也没长进,千羽这人她接触的少,但是也知道,并不是什么善茬,否则的话,也不会闹出那么多的事情来。

    “你好好跟我说说,你有没有答应过他什么事?或者是被威胁了?这次他帮了我们,会不会跟你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于宁指着她说。

    对面的女人摇头,于宁看着她很认真的开口,“如果真的有过分的要求,那么我宁愿不走。”

    苏西西愣了一下,紧跟这摆摆手,语气轻快,“没有的事儿,你见我在哪个男人身上吃过亏的,这正是上天给咱们扔来的一个机会,你就放心用吧。”

    于宁沉思,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得想办法离开这,有了千羽的帮助,胜算会很大,她跟苏西西的身手加上外援,不会太难。

    现在需要想的,是怎么调开门口的守卫,直接从楼上下去的话,楼下那堆人可是完全一点不客气的。

    顶楼的房间里头,W和莫寒斯凌都等着安泽将人带上来,十分钟过去了还不见动静,那头在守着的安泽说,人还在房间里头梳洗打扮。

    他们等的心里头痒痒的,但是厉冥熠却是一点都没有关心,依旧全神贯注的盯着手上的书本。

    当家不说话,他们也只能等着不是,房间里头只有W悠闲的喝着咖啡,不断翻着手上的图鉴杂志,莫寒男人身后,认真的看盯着自己当家看书。

    眼神不经意间往后一撇,就看到阳台上关着的玻璃门外头,两道纱幔合起来的缝隙间,好像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

    他揉揉眼睛,那团黑色的东西动了动,很快两只墨绿色的眼睛映射在玻璃门上头,莫寒瞪大眼睛,那猫,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虽然说世界上的黑猫都长的差不多,但是这只,好像是他见过的猫里头,更加眼熟的,重要的是,它脖子上挂着的那个银色的很像铃铛的东西。

    当初小姐说过,那是厉倾城给默默的。

    “当家……”莫寒看着猫,不自觉的叫了声。

    男人没有抬头,等着他说话,斯凌感觉到莫寒的僵硬,也将视线转过去,很快看到了那只猫。

    “当家,您看。”斯凌抬手指着玻璃门外头的默默。

    男人闻声抬头,幽暗狭长的眼眸对上那两只墨绿色的瞳孔的时候,瞳孔微睁,指尖的书页不经意松开落下。

    “我靠,那不是默默吗!”W叫了声,就算他跟于宁相处的时间最短,他也知道那猫脖颈上那个银色的小玩意啊。

    厉倾城给的,国际大牌子的限量版,普通人家的猫,哪儿有这待遇。

    厉冥熠起身,长腿一跨,直接往阳台而去,伸手打开了门,默默蹲在玻璃桌上,盯着过来的男人,嘴上叼着的纸张落下,仰头看着男人叫了声。

    他迅速的拿过来那张纸,既然这猫在这,就说明了,那小东西也在这儿。

    纸张里头,夹杂着一支白色的满天星,一看就知道,是新摘的,除此之外,空空如也。

    厉冥熠一把抓住想要离开的默默,满脸的狂喜,“你知道她在哪儿对不对,你知道对不对?”

    “喵呜~!”默默叫了声。

    W走过来,看到他捏在手心里头的满天星,“那丫头没准真的在这儿,这是满天星,花语是思念,这话刚摘不久,我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酒店西边的花园里头,种着一片。”

    他话音刚落,男人就一股风的往后走,默默获得自由之后毫不犹豫的跳下了阳台。

    厉冥熠胸腔里头翻腾着喜悦,他甚至连外套都没有拿,胸口的衬衫扣子扣了三颗,领带早就被男人解开扔掉,他健步如飞的往外走,基本就跟小跑没什么两样了。

    莫寒和斯凌赶忙跟上,门外的一堆人见到这情况,自然也是跟上的,一大堆人在过道上奔走,厉冥熠上了电梯之后,身后那堆人都往楼梯跑去。

    W看着这情况,不由摇头,这不知道那丫头给他吃了什么迷魂药,一点一点的,魂都勾没了。

    不过还真的没想到,那丫头居然会回来看他,还来了W市。

    这么大的动静,安泽自然也是听到的了,好奇心驱使之下,他走出去看了看,很快对讲机里头传出来斯凌的声音,“安泽,把楼下的人都调往西区,速度快。”

    “怎么了?”他不解道。

    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就跟火烧眉毛一样的这么急躁。

    “小姐来了,估计就在西区花园里头,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斯凌剪短的解释了两句。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必须得调人过去找,这时候就得找距离西区最近的,楼下的人已经全部按照当家的要求去了西区。

    一听到小姐那两个字,安泽算是明白了,小姐离开之后,当家恢复了之前的本性,每天冷着脸不说,基本上算是在压榨他们,疯狂的让他们加班,完全没了前段时间的春风满面,他们下头这些人都苦不堪言。

    这个点上,小姐真的回来了,那可是好事儿啊。

    苏西西看着楼下的人飞速奔跑的样子,脸上满是喜悦,“你还真的挺厉害的人,那些人真的走了!”

    于宁轻笑,扣好衣服之后走过去,她当然知道自己又多么大的影响力,只要她出现在这里,厉冥熠就算掘地三尺都会找到她,绝对不会让她离开。

    只不过这么以来的话,几乎她是鬼凤的事情就瞒不住了,因为安泽手上还有录像,厉冥熠很熟悉她的行为举止,尤其还是那么长的时间,想不暴露都难。

    “走吧。”于宁说了句。

    “真的舍得?”苏西西转身问了句。

    于宁沉默,半响之后绽放出笑意,“舍不得,青姨的事情解决掉之后,我就会去找他。”

    会亲自给他解释这些事情,所请再等一段时间,就只要一段时间就好。

    两人翻身下去,从围栏开始一步一步往下攀岩,就算没有护身具,两人也还是能够轻松的下去,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就从七楼的距离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喵呜……”默默在对面叫了声。

    “走。”

    两人迅速的跑过去,跟着默默往前冲,这期间厉家也并不是完全撤了这附近的巡逻队,在默默的帮助下,很快就去到了侧门。

    千羽并没有带人过来,自己一个人坐在车上等着他们,几乎是在两人跑过来的同时,车门的打开,苏西西跳上去,麻利的系上安全带。

    “开车!”

    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呼啸而去。

    于宁看着后头消退的景象,身旁的默默凑上来在她膝盖上蹭了蹭,之后躺着睡下。

    “你为什么会跟着我们过来?”苏西西率先发问。

    千羽转动方向盘,好在后头没有人追过来,“昨天我去找你,就是想问要不要一起来W市,结果见不到人,也就作罢了。”

    “所以你就私自带走了我家的猫,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犯法的。”苏西西不满道。

    “我可没带,是它自己跟我来的,不过也多亏了这猫,以前我只是猜测,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他自顾自的开口。

    苏西西也知道他说什么,这人去过别墅,虽然地下室和顶楼都有密码,但是也不能保证他是不是偶然有遇到的情况出现。

    “你倒是说说,你知道了什么?”

    千羽踩着油门,从后视镜里头看了眼后座上的于宁,那张脸美艳得不可方物。

    “道上排行第一的杀手特工夜媚,居然会是一个双人组合,而这两人之中,又有人是鼎鼎有名的鬼凤,你们两,挺厉害的,起先我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是。”

    苏西西蹙眉,“猜测?”

    这人之前就有怀疑了?

    “你之前用的武器都是顶级的,这并不能算是什么新闻,但是奇怪的是,每把枪都无一例外的是鬼凤的东西,除此之外,上次在海上,你给我用的手枪,我查过,是鬼凤在去年做出的新款绝版,在发布会上露过面,但是当时鬼凤并没有将它卖掉,也就是说,世面上不可能流通。”

    苏西西的性子原本就大大咧咧的,自然有的时候自己也不会注意到拿了那样的手枪,但是千羽这人心细如羽,当然不会忽略掉。

    “我一路跟着你们来到W市,之后我在通员会场门口,就看到你们被厉家的人带出来,自然就印证了我的想象。”

    苏西西捂着脸,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的千羽,居然还能够见到,重点是,还被他抓住了小辫子,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但是她一点也不想欠这个人人情的好不好。

    于宁摸着默默的手一顿,“千羽,你有电话吗?”

    男人点头,拉开抽屉从里头挑了支白色手机递给她,“这个安装了反追踪器,可以放心用。”

    苏西西自然知道于宁要干什么,“那个,到前头的便利店停一下,我饿了,下去买点吃的。”

    “啊?”

    酒店西区的花园里头,原本安静的地方,晚上却显得热闹,不断穿梭在花园中的黑衣人按照命令仔细寻找,却始终一无所获。

    厉冥熠站在花园中间,指尖捏着一枝满天星,微风浮动,带起男人清爽的碎发,精致的锁骨间白润如玉。

    莫寒上前看着当家有些孤寂的背影,心里头不是滋味,小姐这算怎么回事儿,人不在这的话,为什么默默会过来。

    “当家,已经搜遍了,还是找不到小姐。”

    他们也尽力了,可是这里头除了他们的人,真的就没有任何别人的身影了,况且都搜成这样了,小姐也没什么躲的地方了。

    男人低头,背影孤寂,黑眸里头有些难以掩埋的失落。

    斯凌快步上前,“当家,安泽说鬼凤逃走了。”

    “逃走了!”莫寒惊讶出声。

    那人不是安泽看着的吗,怎么就逃走了。

    “应该是趁着我们寻找小姐的空隙离开的。”

    毕竟这场骚乱,很厉害不是吗。

    斯凌无语,意味着他们忙了一晚上,几乎是空手而归,真让人不爽。

    “你不觉得,小姐出现的时机,有点不太对吗?”莫寒对着斯凌说。

    怎么会这么刚好的在他们抓到鬼凤的时候出现,在引起骚乱之后,很快离开了,并且鬼灯也不见了。

    鬼凤这个时机,抓的未免也太准了吧。

    当家没出声,他们也不能让寻找的人停下来。

    出门时候莫寒带出来的厉冥熠的手机在口袋里头震动,他掏出来一看,是一串陌生号码。

    当家的私人手机上头,向来不会有莫名其妙就打电话过来的人。

    “当家。”莫寒叫了声,伸手将手机递过去。

    男人低头看了眼,指腹滑过接听键之后放到耳边,他没有说话,站在原地不动。

    这头的于宁听到手机接通,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顿住几秒之后,听到那头的男人开口。

    “是你吗?”

    于宁抿唇,开口以后才发现嗓音居然有些颤抖,“冥熠……”

    厉冥熠原本灰暗的眸子一亮,握着手机的指关节泛白,“你在哪儿?”

    莫寒和斯凌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小姐来电话了,自动往后退了几步,在距离男人有些远的位置上停下。

    于宁故作轻松的开口,“你有没有听我的话,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看别的女人,有没有守身如玉……”

    “我很想你。”男人说道。

    于宁心中一动,如同心里头最柔软的部分被人打了打了一拳,居然有点疼。

    “我也想你,对不起,我……”

    她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她怕他生气,怕他会难过。

    手机那头男人稳重的呼吸传入她的耳中,如同每晚纠缠在她耳边那样,缠绵悱恻。

    “我明白,小东西,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让自己受伤,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回来看我。”厉冥熠语调平稳,语气柔和。

    于宁按着眼睛,语气轻快,“鬼凤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厉冥熠蹙眉,“你是鬼凤?”

    “你知道?”

    “怀疑而已。”男人嗓音低沉无奈,如同宠溺孩童胡闹那般,“小东西,你瞒了我很多事情呢?”

    莫寒和斯凌脸色一变,惊讶的看着对方,刚才,他们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小姐是鬼凤,鬼凤啊!

    这么这就能够说清楚了,为什么小姐会出现的这么巧,鬼凤逃脱的也会这么巧。

    想来也是,能够击败W的人,小姐怎么可能是普通的机械迷。

    于宁咳了声,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就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而已。”

    她软糯的声音在男人耳边响起,一如她躺在自己怀中撒娇的模样。

    “以后每天晚上都给我打电话,这是我唯一的要求。”男人语中似乎带着恳求一样。

    于宁一惊,好像,厉冥熠有些变得不一样了,更加的柔和,没有那么的强势了。

    这是她的错觉吗?

    “你就不想把我抓回去?”她试探性的开口。

    厉冥熠溢出轻笑,“只要我想,我随时都能够找到你在哪儿,但是你需要自己的空间不是吗?如果你觉得开心的话,我愿意等你回来。”

    于宁吸吸鼻子,她明白男人这句话的意思,他愿意不顾一切的宠着她,只为了她想做的事情。

    愿意收敛起自己的脾气,愿意为了她改变。

    “不许哭。”厉冥熠蹙眉开口。

    于宁揉揉眼睛,“我才没哭。”

    男人抬起手,看着手腕上坠着的手环,“这个手环的意义是什么?”

    于宁笑了笑,“那是我最重要的东西,鬼凤名下所有的财产密码,还有,军火库的钥匙,就是这个。”

    她把这东西交给他,是想如果他们有机会去到别墅地下室的时候,厉冥熠能够打开仓库,里头的东西,对厉家的生意很有帮助。

    “是这样啊,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于宁拒绝,“不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不是这个。”

    “哦?”

    “我最重要的东西,是你。”于宁轻笑出声。

    男人一顿,而后消防出比身后的满天星更加璀璨的笑容。

    莫寒和斯凌远远的看着厉冥熠,怎么说呢,当家现在周身的气势都柔和的不像话,整个人就差冒着粉红色的泡泡了。

    小姐还真的是救命良药啊。

    “还有一个周,我去看你,你要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照顾自己,睡觉之前不许喝咖啡,早上要喝牛奶,不许熬夜工作,如果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变瘦了,我就咬死你。”于宁恶狠狠的开口。

    厉冥熠点头,薄唇带着笑意,“好,听你的。”

    “那我挂了,你等着我去找你哦。”

    厉冥熠十指紧了紧,“再聊一会儿。”

    他舍不得。

    于宁轻笑,“我明天再给你打,好不好?你就不想回去看看,我被安泽折腾成什么样了?”

    厉冥熠这才想起来安泽那些陷阱,沉声道,“你有没有受伤?哪儿有没有不舒服的?”

    “没有,你没听见安泽说我多厉害吗。”

    “那我挂了。”于宁开口。

    “嗯。”

    “我爱你,很爱很爱。”

    厉冥熠一双黑眸中如同被点亮的夜幕那样,亮起光辉,“我也是,玩够了,记得回家。”

    于宁挂断电话,看着对面护城河边的树下的两人,夜凉如水,夜色朦胧如诗。

    ------题外话------

    这章还不能见的,因为需要千羽的出现带来一个转折点,么么哒,等待脸面吧,我们厉当家是暖男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