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61章 秘密开端
    千羽将两个女人送到了她们原先住的酒店,他自己也是住在这里的,这次来W市,不光是为了鬼凤的发布会,还有沈家的订婚宴,既然已经和厉家合作,那么千羽自然就得和厉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这其中自然包括上席十二家。

    一晚上的折腾,苏西西已经累的不想说话了,去洗了澡以后,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在整理东西的于宁。

    “你是答应了席老太太,要去参加席媛的订婚宴的吧。”苏西西站在她面前,看着于宁摆弄箱子里头的东西。

    “闲着也是闲着,去那儿也不会掉块肉。”于宁拿了套休闲服出来。

    况且去了那儿,不舒服的不会是她,只会是那些人而已。

    折腾到这会儿,天也已经快亮了,原本苏西西的计划是在这儿玩一段时间的,这样看来要睡一天了。

    “我这次打算陪你一起,有没有很感动?”苏西西盯着于宁开口。

    女人脱下身上的外套,漫不经心的开口,“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楼上那个男人?”

    苏西西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为了你啊。”

    说是宴会,排场十足,但是有那对母女在,对于母亲就相当于十面埋伏一样,她第一次去参加席慕的生日会,就差点被嫁出去,要不是这女人聪明,早就被算计的渣都不剩了。

    所以这次苏西西说什么都得陪着一块儿去,正好千羽也来了,就以千羽女伴去凑个热闹。

    对,就是这样的。

    “话说,你给我解释解释,你跟千夜是怎么回事!”苏西西一把抓住准备换衣服的于宁。

    她脱衣服的动作一顿,“没怎么回事,遇到两次而已,都没有太愉快的记忆。”

    “那个变态,是不是看上你了?”

    “想象力太好,有的时候不是什么好事。”

    苏西西不服气,叉着腰站在她面前,“那种衣冠禽兽的变态男,长的帅就算了,还那么有气质,浑身上下带着恶魔的专属气息,况且他还亲你了!要是对你没什么意思的话,怎么不亲我!”

    于宁换上衣服,“你这听上去,是有点失落对吧。”

    她都不知道苏西西这话是夸人家还是骂人家了,见到帅哥就不知所谓,这习惯还真是一点都不变。

    明明在千羽身上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还是一点教训都没有受到。

    “没有,这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千夜为什么对你感兴趣?”

    于宁踩着拖鞋往床上去,“他在厉冥熠身边见过我一次,当时还闹了点不愉快。”

    千家和厉家的关系,苏西西也算是知道的,属于很紧张的那种类型,不打,但是也不和平。

    千夜和厉冥熠这两个男人,都是天之骄子,虽然类型不一样,但是也都属于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让人仰望的存在。

    于宁出现在厉冥熠身边,这自然会引起千夜的好奇,不光如此,还有为什么于宁会跟千羽在一起,千夜估计心里头满是好奇,但是却没有开口说。

    “你睡不睡?还是你要上去楼上?”于宁盖着被子,对着还站在床前的苏西西开口。

    “去,去什么上面,不要乱说。”苏西西抖着嘴角开口,走到另一张床上躺下。

    “睡觉吧,一晚上了,你不困吗?”于宁说了句,闭上眼睛。

    苏西西伸手关了灯,伸了个懒腰准备睡觉,还没等闭上眼睛,门口传来敲门声。

    于宁闭着眼睛,“开门去,肯定是楼上那男人。”

    不用猜就知道。

    苏西西裹着被子不动,“不去。”

    叮咚……

    门口的人开始按门铃,锲而不舍的样子。

    被子里的于宁动了动,没有听到苏西西的声音,翻身起床,抓着头发往客厅走去,她们住的是套间,一室一厅的那种,她拉开房门以后没好气的开口。

    “说。”

    千羽维持得体的笑容,嘴角微勾,“我找一下西西。”

    于宁没管,松开手走回去,千羽跟着进来,到客厅里头坐下等着,于宁拉开房间门,床上的苏西西没动,于宁伸手拉开她头顶的被子。

    “躲也没用,人家找你,出去。”

    苏西西起身拽回她手上的被子,“你把他打发了,我没空。”

    于宁懒得搭理她,往自己床上一躺,“你要是不出去,估计待会儿这人就冲进来了,话我是说在这儿了,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她盖上被子闭上眼睛,苏西西也不是小孩子,跟千羽的问题也能够自己解决,不用她操心。

    如果这人真的没安好心让她讨厌的话,她也不会那么帮他,所以不用担心,她睡她的觉就可以。

    苏西西坐起身来,看到于宁真的裹着被子睡了,一下子就炸毛,“你这个没良心的,都不知道帮忙的!”

    “人家又不是来找我的。”于宁打了个呵欠,“要是这人是来索命的,我肯定顶上去,但是情债,管不了。”

    “你才情债呢。”苏西西嘟囔一句,下床穿上拖鞋离开房间。

    千羽坐在客厅里头,撑着脑袋看向外头已经升起的朝阳,隔着厚重的阳台玻璃,能够看到温暖的红光射进来。

    苏西西气哄哄的在他对面坐下,“有话快说,说完了赶紧走人!”

    他不累,她累,这人是什么做的,精力这么旺盛的。

    “一起吃早餐。”千羽杵着下巴开口。

    苏西西眨眨眼睛,“哈?”

    “吃完早餐之后,有点事情拜托你。”

    她忍着体内的火气,不能打死他,别生气。

    “你这么早过来,就是让我陪你吃早餐?”她歪着头,露出微笑。

    “差不多。”

    “差不多你个铲铲,你不知道我一晚上没睡啊,你不知道姑奶奶要补美容觉啊,你大早上扰人清梦,就是吃顿早餐,不吃能饿死你!”

    千羽指尖点点额头,“去换身衣服,我在这儿等你。”

    苏西西站起来,“不换,你自己吃去吧,再见!”

    她提起脚步往房间去,路过男人身边的时候,被猛地抓住手腕,一股大力狠狠地拽向他身边,苏西西控制不住,直接扑在他身上。

    两具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彼此的热源不断往对方身上去,千羽环住女人穿着睡袍的纤瘦腰际,脸埋在她白皙的颈间,呼吸着她身上沐浴露的香味。

    千羽鼻翼间呼出来的热度打在她脖子上,莫名其妙的,苏西西能够感觉到不一样。

    她动动身子想要爬起来,却被千羽按住身子,动弹不得。

    “放开。”苏西西说了句。

    千羽原本按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的往下,勾着她腰间睡袍的带子打转,“是跟我出门,还是……”

    苏西西赶忙抓住他乱动的手,下意识的看向房间方向,于宁这会儿已经睡了,但是保不齐会不会起来喝杯水什么的,看到这景象,她下半辈子就抬不起头了。

    “你自己选择,我有的是时间陪你耗。”千羽在她脖颈间吐出一句话,细碎的吻一下一下的落在她脖子上。

    “你除了威胁,就没有别的本事了是吧。”她咬牙切齿的开口。

    “招不在新,有用就行。”

    苏西西跟这家伙相处的时间不短不长,但是已经足够让她了解到千羽的性格,这个男人,有的时候死皮赖脸,什么道德准则,在他面前跟屁是一样一样的。

    跟他对峙,你还真的得脸皮厚一点,否则的话,输的一塌糊涂。

    苏西西虽然脸皮厚,但是绝对还没有厚到这份上去。

    感觉到他已经有乱来的趋势,苏西西赶忙阻止,“停下来!我去换衣服!”

    千羽松开她,在她下巴上咬了一口之后放人,“去吧。”

    苏西西满身哀怨的走进房间里头,果不其然,于宁已经睡着了,睡得还很香。

    她掏出行李箱里头的衣服,骂骂咧咧的开始换,有种很羡慕于宁的感觉,至少她在那个厉冥熠面前,还是占有主导地位的。

    在绝岛上的时候,那男人对她的好,苏西西看在眼中,于宁至少遇上的男人,还没有这么讨厌的。

    千羽心满意足的带着苏西西出了门,只不过向来喜欢宅在家里头的女人平时除了上上网以外,就是吃跟睡,其中睡眠是她最重要的。

    一旦缺失,会有一段时间昏昏沉沉的,现在千羽看到的就是这场景,对面的苏西西闭着眼睛喝了牛奶,嘴巴里头无力的嚼着面包三明治。

    他无奈,伸手替她擦掉了嘴边的番茄酱,“睁开眼睛吃,你就不怕出什么问题。”

    苏西西闭着眼睛,“要毒死我的话,对你没什么好处,眼不见心不烦。”

    最后就着牛奶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她放下杯子,“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儿。”

    千羽抽了张湿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拭手掌,“带你去见个人,还有顺便帮我查点资料。”

    “商家?”

    “挺聪明嘛。”

    苏西西嫌弃的起身,她是懒得去想一些事情,但是不代表她蠢,这么点事情,她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样的人家没什么亲情可言,就算商家答应了帮助他,他还是需要多点警惕不是,所以对于商家的一些事情,千羽很有必要去查。

    也罢,帮了他这些忙,就当作昨晚上的回礼吧。

    苏西西拿起带出来的背包,从里头拿了电脑出来,“对于这方面,商家的资料,我这里也不少,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

    她这个黑客也不是白当的,这些年也帮着于宁收集了不少厉家上席十二家的资料,可以说很多绝密资料她都有。

    “我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另外的。”

    苏西西抬头,“另外的?”

    难不成是商家当家人的绯闻什么之类的,她脑海里头不断放出一些流传于世面上的东西。

    苏西西打了个冷战,“那些不入流的东西,我可没兴趣。”

    千羽手上拿了把银色的汤匙,敲在她脑门上,“你在乱想什么。”

    这女人脑袋里不知道装了多少不入流的东西,一天一天的,就是在努力乱想。

    “那是什么?”

    千羽起身,扔下手里的汤匙,“去到了,你就知道了。”

    人总是要为了自己活下去,而做点努力,尤其是他们这样活在染缸里头的人,为了生存,就需要更加多的努力,关键时刻的关键手段,是常有的事情。

    ……

    青城,席家。

    古色古香的老宅沐浴在阳光下,阳光透过走廊上镂空的窗户洒下来,在地上落下细碎的光影,树梢上不断传出来鸟叫声。

    人工湖面上的水平静缓慢,波光粼粼,不断有明黄色的锦鲤越出水面,活泼的甩动尾巴。

    佣人忙碌的来往,晨起总要打扫灰尘,这是席家的规矩。

    老太太上完香之后就往别院走去,手上的佛珠跟随她走动的幅度,下头的穗子不断晃动,青姨跟在老太太身后,一步一步的挪动。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她总觉得脑袋里头有些混乱的东西,一些细碎的画面不断冒出来以后又消失不见,她连踪迹都追寻不到。

    再想努力回想,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真的是年纪大了吗。

    “青颜,那丫头给没给你打电话?”老太太跨下一阶台阶的时候,对着一旁的人开口。

    “没有。”青姨老实的说。

    于宁一般忙起来,是不会轻易给她电话的,但是忙完之后总会联系她,这也是这么多年的习惯。

    她没给自己打电话,说明还在忙着。

    “也不知道那丫头在宁州怎么样了。”老太太叹息道,“待会儿会有人送衣服过来,你帮着挑挑,她不在,也只有你最了解她的喜好,挑好之后,过两天我带到W市去。”

    青姨点头,她其实很想说,于宁也许不一定会过去,那孩子,不太喜欢去热闹的场合。

    快到别院的时候,席媛迎面而来,笑着打招呼,“奶奶早上好。”

    老太太点头,“沈辰呢?”

    “他先回W市去了,那边有事情要他处理,我过两天跟你们一起过去。”

    她扶着老太太往别院里头去,细长的眼眸看了眼这边的青姨。

    老太太面色安静,“沈家有事,你应该陪在他身边,这才是当家主母的风度,不要还没嫁过去就被人家说三道四的。”

    荷叶打开门,席媛扶着老太太进去,自言自语,“就算我去了,也只会被嫌弃。”

    老太太在餐桌前落座,听了她的话,手上转动的佛珠下意识的停下,“我听说沈辰的母亲回来了,你同她相处的怎么样?”

    沈辰的嫡母是厉家的大小姐,现在当家的姑姑,也是将他带大的人,在厉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再加上那样家族里头出来的女人,性格自然不会软弱到哪儿去。

    席媛这性子刁蛮任性的,在她手上,估计讨不了好,再加上其他的原因,可想而知。

    席媛在老太太对面落座,神色不满,“沈辰那个母亲,跟和神经病一样!”

    她不要跟那个老女人待在一起,绝对不要。

    “在背后议论长辈,你这规矩可是越学越好了!”

    “可是,她真的是有问题啊!”席媛回了句,“奶奶,我们家是不是跟沈家有什么过节?因为我听到过她埋怨席家。”

    厉安诺的话,席媛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她总觉得沈家和席家是有什么过往的,但是去问她母亲,又感觉莫凌不会太清楚。

    老太太手上一顿,紧跟着放下佛珠,“没有,两家虽然往来不多,但是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没有冲突。”

    佣人将准备好的早餐端上来,两碗清粥放在两人面前。

    “厉安诺是厉家大小姐,整个厉家都应该尊重的人,这么多年也掌管沈家不少的时间,脾气自然强势,你在她面前少一些任性,多一些尊重,就会轻松很多。”

    席媛搅动碗里头的粥不说话,她清楚的很,但是厉安诺有的时候,真的很让她火大。

    “况且,沈辰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她也掌管沈家,对沈家家主的感情自然是不同的,你好好尊重她,不要跟她有任何冲突,久而久之,自然也就不会再有问题。”

    席媛就知道,就算她告诉老太太了,她也不会帮着她,总是认为问题出在自己的身上。

    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

    “荷叶,把东西取出来吧。”老太太开口。

    荷叶点头,转身走进内室,很快就看到她手上抱着一个很大的红色绒布盒子走出来,身后的佣人也抱着一个。

    青姨好奇的将视线落在上头,一直到荷叶将盒子放下。

    “这是你订婚的礼物,都是些老物件,席家祖上传下来的。”

    席媛高兴的起身,打开盖子,两个翠绿的玉如意并排放在盒子里头,年代看上去有些久远,但是能够看的出来,价值连城。

    玉如意下头坠的明黄色穗子,都是那么精巧。

    “奶奶,这真的是给我的礼物吗?!”席媛惊讶出声,能够听得到声音里头的欢喜。

    她小时候见过这对玉如意,那时候老太太告诉她,这是席家祖上传下来的,已经上百年岁了,价值不菲,不说玉的质地是少有的贵重,雕刻的工匠曾经是皇家御用,可想而知这东西的稀罕之处。

    就连莫凌都没能够见过,那时候老太太摸着她的脑袋,说等到她出嫁的时候,这东西就是她的,席媛那时候年纪小,不清楚这东西的意思,长大之后才清楚了。

    “这算是嫁妆的一部分,其他的等到婚礼的时候会补上。”老太太看着她满脸欢喜的模样,心情愉悦。

    “奶奶,这玉如意只有一对吧?”

    席媛要问清楚,是不是还有一对,要给于宁,否则的话,她心里头不舒服。

    “祖上传下来的,只有一对。”老太太实话实说。

    席家嫁女儿,自然是需要风光无限的,席媛至此之后离开席家,给这份礼物,算不上贵重。

    也不能让沈家小看了不是。

    “谢谢奶奶。”席媛连忙开口。

    青姨看到席媛将盒子关上,面无表情的开口,脖子上的拟声器发出声音,“老太太,我先回去一趟,晚点再过来吧。”

    “嗯。”

    席媛叫住准备离开的青姨,“等等,你跟我一起,帮我把东西拿回去。”

    老太太抬头,“让荷叶送你回去。”

    “奶奶待会不是还要念经吗?荷叶不在你也不方便,就是顺路而已,这么多的佣人我也可以用别人,就是帮我拿个东西,您不用这么担心。”

    青姨点头,“是。”

    老太太眼睛里头看的清楚,席媛这丫头,越长越像她妈妈,平白无故折磨人的本事是信手拈来,再加上她对于宁的怨恨,才有了上次的事。

    当着她的面都能这么放肆,别说她看不见了,在于宁不在的时候,青颜如果出了事情的话,恐怕那丫头出来不好收场。

    “让门口的人陪你去。”老太太看了看外头还在扫院子的人。

    席媛看到老太太不退步的样子,也不再说话,做的多了,才会引起怀疑。

    门外的人收起打扫的工具,走进来抱起盒子,跟在席媛身后离开。

    “那我先走了老太太。”青姨颔首退出。

    荷叶看到两人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老太太,方才小姐说了沈家主母也回来了,那么订婚宴上大小姐还有必要去吗?”

    如果于宁出现,很多当年知青的人肯定会想要知道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大小姐,是什么来头。

    老太太喝干净碗里头的粥,擦着嘴巴,荷叶扶着她起身。

    “总是要跨出这一步,再将她藏起来也没有意思,以后她是要继承席家的人,很多事情,藏起来也没用。”

    始终会有人去寻找于宁的身世,藏着还不如放出来。

    “可是您也说过,大小姐的身份,现在还不适合暴露。”

    于珂的女儿,时隔多年之后现身,会引起多大的暴动她不清楚,只知道就算再怎么封锁消息,一些厉家身份地位尊贵的人还是知道。

    于宁又是什么都不清楚的人,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就算受到抨击,也是不知所言。

    “迟早需要跨出这一步,一切听天由命吧。”老太太对着佛像闭上眼睛。

    荷叶摇头,安排佣人收拾碗筷。

    青姨几乎是一出院子就被等在外头的席媛截住,她低头,“小姐。”

    这张冷淡的脸让席媛想起来于宁嚣张的样子,刚想发难,想到了莫凌跟她说的话,还是憋住了。

    “你也不用担心,让你陪我回去,就这么害怕?”

    青姨摇头,“没有。”

    “那你帮我捧着盒子,我路上有事情要问你。”

    佣人将东西递过去,青姨接过来之后稳当的抱在怀中跟在席媛身后,席家人的命令,她一直没有反驳的余地。

    “你们两个到那边走一会儿,奶奶问起来就说已经送我回去了。”

    “是。”

    席媛走在前头,青姨抱着盒子跟着她走在后头。

    几乎是去到了莫凌的住处之后停下,席媛带着青姨走进去,莫凌一看到两人进来,主动迎上去。

    “回来了。”

    席媛点头,“这是奶奶给我的嫁妆,妈你看。”

    莫凌自然是见过这对玉如意的,看到的时候也满是震惊,老太太舍得把这个给席媛,但是细想之后,就很快清楚了,老太太这意思,是为什么。

    她是想用这个就把席媛打发了,算得一手好卦。

    “妈妈,你在想什么?”席媛看着莫凌发呆的样子问道。

    “没事。”

    青姨恭敬低头,“那小姐,主母,我先离开了。”

    莫凌这次带她过来,本来就是有事,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放过她,“你等等。”

    “还有事吗?”

    “我要出去一趟,身边那些人陪着不方便,你跟我一起去。”

    青姨就算在傻也明白了,莫凌肯定是找她有事情,反正对她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老太太安排了送东西过去,我还要去看看,应该……”

    莫凌轻笑,“我这是想帮你,但是你不愿意,也就算了。”

    “帮我?”

    “你有没有对你的记忆产生过怀疑?安青颜,我是想帮你。”莫凌上前一步,说的意有所指。

    青姨往后退了一步,震惊的看着莫凌,“你怎么会知道?”

    她这段时间的怀疑,就连于宁她都没有说过,莫凌是怎么知道的。

    “我昨天看到你在找医院的脑科,我可以好心的告诉你,你如果自己去医院的话,很快就会阻碍,毕竟整个青城都在席家的想控制下,也不会有医院的脑科敢替你治疗。”

    青姨满头雾水,莫凌在说什么,为什么她一句也听不懂。

    还有,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在找脑科。

    “你忘记了很多事情,我可以帮你想起来,但是有一点,你想起来以后,不能告诉任何人是我帮你的,现在能帮你的,也只有我,你自己掂量一下,要不要我的帮助?”莫凌循循善诱的说。

    席媛笑得阴狠,只要这个女人能够想起来,根据莫凌说的,那么她肯定会把事情告诉于宁,到时候,她就能够坐看她痛苦。

    毕竟只有自己最亲近的人说出来的话,才会被相信。

    莫凌这招,也算是破釜沉舟,毕竟当年的事情,她也参与了不少,但是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安青颜曾经跟于珂的关系,是最好的,也只有她的话,才能够被于宁相信。

    “现在能够帮助你的,只有我,如果你想的话,明天早上过来找我,毕竟我的时间不多。”莫凌最后说了句。

    两人上楼,只剩下青姨站在原地。

    她曾经看到给她做访问的顾问进出老太太的住所,再加上她脑袋里头细碎的记忆,有很多的事情,好像快要浮出水面一样,在她脑袋里头搅动。

    让她更加想要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噩梦,还有其他,到底是为什么。

    虽然知道莫凌没安好心,但是这好像是唯一的方法,如果这事儿跟老太太有关系,就只能够依靠莫凌。

    席媛在莫凌身边落座,看着她从盒子里头掏出来玉如意,心里头憋不住的好奇。

    “妈,到底是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能够告诉我呢?”

    莫凌盯着手上的东西,“你不能够知道,否则你奶奶会怀疑到我头上,这是个秘密,我们都不能乱说,但是她自己想起来,就另当别论了。”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不会被奶奶知道呢?不是说她是奶奶的人吗?”

    毕竟这事儿的重要性,莫凌不止一次在她面前提过,老太太知道了的话,她妈妈真的会被赶出去。

    不是玩笑。

    “所以就需要特殊手段,你放心,安青颜想起来之后,对我只会有感谢,不会告诉老太太。”

    如果不是偶然发现安青颜在寻找脑科的话,莫凌也不会决定现在动手,她做这些事情,就说明了她的记忆已经出现了松动,是最好的机会能够翻盘,一举攻破。

    到时候还能够撇的干干净净的。

    席媛彻底无语,母亲到底在想什么,她一点也不清楚。

    但是只要能够将于宁送去地狱,她做什么都可以。

    莫凌将玉如意放回盒子里,嘴角勾起阴毒的笑容,于珂,你就算死了,还是斗不过我,只要小小的一点手段,就能够将你的女儿玩弄于股掌之中。

    ------题外话------

    明天是月票双倍的最后一天了,大家有票票的赶紧投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