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62章 软萌的妹纸
    千羽带苏西西出去折腾了一天,其实她也猜到了,是去见商家的人,只不过同行的还有其他人,上次见过的白潇肃和风则,还有贾爵都在。

    这些人来到W市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沈家的订婚宴,能够提前这么长时间过来,说明了这些人相比起那些其他的人,还是很闲。

    也对,都是一堆公子哥不食人间烟火,有什么忙碌的。

    在沈家的地盘上,来的自然是沈家的场子,W市最大的娱乐场所,往来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高端人士,进场就听到了悠扬的音乐声。

    苏西西陪着千羽走进去,大厅里头跳着华尔兹的舞者跟随音乐翩翩起舞,台上弹着钢琴拉着小提琴的人沉醉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头,闭着眼睛摆动手指。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头,边缘坐着用餐的人,所有人举止言谈优雅无比,挥动的叉子也有特定的幅度可言,往来的侍应生行走稳重优雅,面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苏西西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所以说,为什么里头的人都穿的跟贵妇一样,裙摆都拖在地上了。

    “这儿,是吃饭的地?”她狐疑开口。

    身边的千羽倒是一身灰色西装,挺拔俊逸,面容精致,连领带夹都戴的恰到好处。

    苏西西性格不太受拘束,也因此千羽没有强迫她换上正装,况且也不是什么太正式的场合,不用在乎。

    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迎上来,对两人九十度鞠躬,“先生小姐早上好,请问几位?”

    千羽递过去一张卡,那卡是出门的时候商洛给的,服务生自然是认识的,接过来之后十分恭敬的为两人引路。

    苏西西挽着千羽的手臂,在他耳边好奇的说,“你这身份,应该不太适合同厉家上席十二家的人接触吧。”

    “我接触的,只是商洛的朋友而已。”

    苏西西无语,如果真的没什么特别的要求,那么为什么千羽要带他过来,在路上他简单明了的给她说了情况,那天在媚色见过的那几个都在,也是同她比赛的人。

    电梯升到十五楼停下,两人走出来,被服务生引到了门口,门把手上都是镂空烫金的图腾,贵气十足。

    服务生戴着白手套的手扭开门把手,“请。”

    包厢里头已经坐满了人,苏西西一下子就看到商洛和白潇肃,还有咋咋呼呼的贾爵,她对这几个人,印象深刻。

    “不好意思,来晚了。”千羽拉着她走进去,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之后他拉开椅子让苏西西坐下,自己在她身边落座。

    商洛一双乌黑的眸子落在苏西西身上,女孩子看上去很乖巧,今晚上穿的白色蕾丝裙刚好过膝,长发挽在脑后,别了个精致的发卡,同上次的俏皮装扮,很不一样。

    “商爷,这可是你的场子,不介绍介绍?”贾爵将手上的火机扔到桌上,光滑的火机滑出一段距离之后停下。

    千羽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厉冥熠早在决定给他帮助的时候就已经对各家下了文件,他们这些人虽然还没有正式接任,但是也被当做继承人培养,那些机密文件自然是能够看得到的。

    就是没想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千家二少爷,同他们还算是有一面之缘,心里头也怪罪为什么商洛在见到千羽的时候不说出来。

    既然千羽是他表弟,那么商家负责接洽的就是商洛,而他们,也是各家的一个看客,负责露个面的人。

    贾爵盯着苏西西不放,这个女人上次让他吃了多少的哑巴亏,他还记得清楚明白,这梁子是结下了。

    不过他不同女人计较,就先放过她了。

    “这是千羽,千家二少爷。”商洛灭掉指尖的烟,抬头示意。

    千羽起身,手上举了杯酒,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也算有过一面之缘,我是千羽,这杯先干为敬,也算为上次的事儿道个歉。”

    几人都是风度不凡的人,自然气度也不同,上次千羽身不由己,自然是不会计较。

    “千少爷客气了。”风则手上的酒杯抬高,对着他举了举。

    几人一饮而尽,商洛视线毫不顾忌的落在苏西西身上,那女人跟上次一样,丝毫不怯场,反倒是显得落落大方。

    “这次你能够好好介绍一下,这位小姐了吧。”白潇肃盯着对着千羽开口。

    他可是还记得这女人打败他们时候嚣张的模样,别的不说,就键盘上活动的十指,就绝对的厉害。

    “西子。”苏西西开口说出名字。

    “小姑娘挺厉害的啊,电脑好用吗?”白潇肃笑道。

    苏西西杵着脑袋想了想,“没用,拿回来之后就放在仓库里头积灰了。”

    贾爵一口酒差点没呛着,他花了大价钱引进的那批电脑,从芯片到外形材质,都是顶尖的存在,被这女人拿回去堆灰了,她气的不是一星半点。

    风则笑着摇头,倒了半杯酒递过去,“你挺厉害的,上次没来得及说。”

    苏西西无语,上次没来得及说,所以这次补上,她知道自己挺厉害的,不用这么不走心的夸奖。

    贾爵上次输了,但是也看清楚了自己技不如人,这方面,苏西西的确比他强,再加上上次原本就是他词不达意,才闹出来的事儿。

    既然都算是认识的人了,千羽也是商洛的亲表弟,他的未来还说不好,以后的路会是什么样子的未可知,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

    “这是你的女朋友?”贾爵对着千羽问。

    后者点头,这场合,自然不能说不是,没点身份,在他们身边站不住脚。

    商洛眸光微动,冷硬的面容上头线条流畅,他伸手松了松领口,眉梢浮上烦躁的情绪。

    贾爵这个人精,看到商洛的模样就知道,这人心里头怕是有波动,不然也不会这样,只不过那丫头,是千羽的女朋友,恐怕有些悬。

    “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白潇肃接了句话。

    桌上的人都饶有兴致的盯着她,这问题挺让人好奇的,千羽身边的人,还这么厉害,自然是让人好奇的。

    苏西西撑着脑袋,有些无聊,这些富家子弟待人处事之前,是不是都得探清楚人家的底细的。

    “孤儿,无父无母。”苏西西满不在乎的说。

    白潇肃摸摸鼻子,“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没关系,这是事实。”

    商洛指尖轻敲桌面,“让他们上菜吧,先吃饭。”

    风则温润出声,“沈辰还没到呢,再等等吧。”

    贾爵打了个响指,身后的服务生上前,“把你们这儿的招牌菜都上来,再给那位小姐一份血燕。”

    女人吃这些东西很滋补,贾爵倒是挺会哄姑娘的。

    千羽和商洛凑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苏西西趴在桌上,手里的筷子一下一下的戳着盘子,她从来倒是都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出门在外也不太在乎这些礼仪。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只有自己喜欢的人,才能够让女孩子格外注重姿态,这些人里头都没有她喜欢的,自然是更加不注意了。

    千羽伸手捏住她的后颈将人拎起来,他回头看了眼她,“坐直了。”

    苏西西往后仰,直接靠着椅背仰头望天。

    “西子小姐,上次你绝地逃生打的不错,操作都是顶级的水平,不知道你有没有参加哪个战队?”白潇肃在她对面开口。

    他向来喜欢电竞这东西,更加喜欢组织人才,他手下的IT高手不少,平时见到水平好的苗子都会花大价钱定下来好好培养。

    苏西西看上去年纪也不大,而且能力很强,操作这么溜的人,电脑水平肯定不低,要是还没跟哪个俱乐部签合约,他愿意把她签下来,到自己俱乐部里头做教练。

    这么个人才,不能白白流失了。

    “你想签她,也得看看千少爷乐不乐意。”贾爵毫不留情的开口。

    白潇肃瞪了他一眼,脸上堆满笑容,“我想请西子小姐到我的俱乐部里头去看看,顺便指点指点。”

    “你放心,只要你肯去的话,报酬这东西,想要多少随便开价。”白潇肃豪爽出声。

    苏西西放下手里头乱动的筷子,白潇肃的战队水平是世界前列的,俱乐部也是业内顶级的存在,从头到尾苏西西就看出来一句话,财大气粗。

    白家财力雄厚,自然就给他网罗人才提供了一定的物质条件基础。

    “什么时间?”苏西西问。

    看到她有兴趣,白潇肃连忙出声,“任何时候,时间由你定。”

    她反正呆着也挺无聊的,白潇肃的俱乐部在很多城市都有分部,W市里头也有一个,占地面积好像还不小,反正也要待到沈家订婚宴完,她不如找点乐子。

    “后天下午两点钟我有空,我们定那时候吧。”

    “好嘞。”白潇肃从上衣口袋里头掏了张名片出来放到她面前,“这是我的号码,到了直接给我电话就成。”

    苏西西将名片收起来,“知道了。”

    这两天的乐子找到了,不用担心在这片无聊了。

    商洛听着千羽说话的功夫,黑眸里头带着薄雾,眼神瞟过苏西西,很快收回去。

    包厢门打开,苏西西以为上菜了,抬头间就看到服务生往前做了请的姿势,一男一女走进包厢。

    男人穿着纯白的西装,如同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他身边的女孩子身材娇小,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蕾丝边裙,软软的卷发散在脑后,年纪不大,但是面容美丽动人。

    “来的真够晚的。”贾爵对着沈辰散漫的说了句,在看到他身边的小姑娘时,语气里头带上敬重,“小姐。”

    “你好。”厉倾城软软的嗓音,对着贾爵打招呼。

    沈辰看了看一桌子的老爷们儿,也没什么办法,伸手拉开了苏西西左边的位置,让她坐下。

    毕竟只有苏西西一个姑娘,挨着也不错。

    “你老婆呢?”白潇肃挑眉问道。

    “在青城,后天回来。”沈辰将外套脱下来递给服务生。

    苏西西认识这个男人,沈辰,沈家家主,席媛的未婚夫。

    身边的小姑娘她不认识,但是长的是真好看,长长的睫毛微动,跟洋娃娃一样的精致好看,美丽可人。

    “这位小姐是?”沈辰看着苏西西问。

    上次的事情他不在,自然是没见过苏西西的,今晚上这顿饭是商洛做主,带他们见见千羽这人。

    “我女朋友。”千羽转头,俊逸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沈家主,我们也算是有一面之缘,曾经见过。”

    沈辰曾经在商洛身边见过千羽,自然是认识,同贾爵白潇肃几人不一样的是,他唯独没见过苏西西而已。

    “千少爷,你好。”沈辰手伸过去,两人象征性的交握。

    苏西西盯着她头顶的两只手,有些无奈,她就是讨厌客套的场合,才不喜欢出门的。

    “这是我的女朋友,西子。”

    “你好。”沈辰对着她点点头。

    苏西西笑了笑,继续趴在桌上戳盘子,持续无聊中。

    人来齐了,自然就是开始上菜的时间了,服务生一样一样的往桌上上菜,这饭局她最满意的,就是面前的龙虾了,个头肥硕,味道肯定不差。

    厉倾城抿唇,看了看那边的商洛,男人方才在她进来的时候,看了她一眼,以后就继续同千羽说话,再没抬头看过她。

    小丫头心里头有点失落,两只白皙的小手在膝盖上搅阿搅的。

    “你这些天挺忙的,昨天不是才从青城回来的。”风则抬起酒杯同她碰了碰。

    沈辰解开袖口,将袖子别到手肘的部位,眉眼间带着疲惫,“差不多。”

    贾爵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沈辰会选择把厉倾城带回来,聊什么都不好的说出来,毕竟得顾及点。

    厉倾城低头抿了口杯子里的茶,小脸上冷淡一片,出门的时候姑姑让她同沈辰一块儿来,说既然人家帮了她,她就得去同商洛好好道谢。

    但是那人自从她进门之后,就没再看过她,要道谢也不是这么个道法。

    她从来都没有被忽视的这么彻底。

    苏西西也无聊,自然而然的就将视线转向了身边的厉倾城身上,这小姑娘看上去软萌软萌的,挺可爱的。

    怎么说呢,整个人看上去就跟小仙女似的,在苏西西眼中,小仙女就该是这样的,就是这仙女看上去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既然这包厢里头来了两个女人,那么血燕自然是得上两份的,苏西西从来不喜欢这种东西,味道浓郁不说,吃着还有股怪味道,她才不要。

    相比起手边的血燕,她还是更加喜欢旁边那碗酒酿小圆子。

    男人们都各有各的话题,风则和商洛千羽一直在讨论事情,贾爵和白潇肃还有沈辰说着自己最近的并购案,新拿下来的地皮之类的。

    这么看来,最轻松无事的就是她跟旁边这小小仙女了。

    苏西西吞下口中的小圆子,心满意足的冒着泡泡,要不怎么说顶级料理店贵呢,这贵的有理由啊,一碗甜点都能做成这样,真挺不错的。

    厉倾城吃饭的动作优雅,跟中规中矩,在厉家吃饭,她从小就被母亲教导,都是有顺序的,先吃什么再吃什么,从来不乱规矩。

    这血燕也送过来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吞下去,沈辰回头看看身边的姑娘安静的吃饭,继续同贾爵说话。

    她也不太喜欢这味道,无关厨师的手艺,而是从自身的口味来说的,当她咽下去第二口的时候,视线里头闯进来一碗小圆子。

    厉倾城抬头,就看到苏西西推着碗,对她说,“这个好吃,那东西不喜欢的话,就别吃了。”

    这小仙女吃东西,眉头都恨不得皱起来了,一看就知道她不喜欢,不喜欢就别委屈自己啊。

    看到厉倾城有些迷茫的看着她,苏西西努努嘴,“这个真好吃,不骗你。”

    厉倾城性子虽然活泼,但是在外头还是得保持良好端庄的形象,只有很亲近的人她才会主动攀谈,再加上她同外人接触的不多,心里头自然觉得有些怪异。

    “谢谢。”她放下手上的碗,端起苏西西递过来的小圆子尝了口,带着笑意,“真的很好吃呢。”

    苏西西眨眨眼,小仙女笑了,真的笑了,哎哟喂,这真是太好了。

    “我叫西子,你叫什么名字?”苏西西凑上去开口。

    一桌子的男人谈事,也没空搭理她们,两人自然就自动形成了一个群体。

    厉倾城笑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厉倾城。”

    厉倾城,苏西西在嘴里头嚼着这三个字,沈辰身边的厉家人,可想而知身份的尊贵,她知道沈辰的嫡母是厉家的人,那么这姑娘也是厉家的人了。

    好好发展发展,这没准就是于宁的哪个小姑子,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我很喜欢你的名字,跟你很合适。”苏西西由衷的夸奖道。

    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两张女人的脸,就是于宁同厉倾城的,前者成熟妖娆,后者稚嫩美丽,这厉家的基因太好了吧,看厉冥熠就知道。

    厉倾城大方应下,“谢谢。”

    女人的友谊来的很快,一个包包一双鞋子,或者是,一碗酒酿小圆子就能够促成一段深刻的友谊。

    至少苏西西跟厉倾城就是这么开始的。

    这边千羽也谈的差不多了,商洛拿着烟盒和火机起身,对着两人示意之后出门。

    苏西西还在嘚啵嘚啵的跟厉倾城聊着,就听到小丫头开口,“我去个洗手间。”

    “哦。”

    千羽转回来,就看到苏西西盘子里头放了两只蟹,她还没剥开,原本是打算要吃来着,但是她忙着跟厉倾城聊天,也就没吃进去。

    喝了杯水润润嗓子,她伸手拉过来盘子,准备吃海鲜,这儿的帝王蟹是最好的,都是空运过来的,顶级食材,自然不能浪费了。

    最好等一会儿回去的时候给于宁打包两只回去,那女人估计还睡得昏天黑地的。

    千羽拿过工具带上一次性手套,将苏西西那起来的蟹接过来。

    女人一下子就不满了,“这是我的,要吃自己拿。”

    这蠢劲很多时候都让于宁无语。

    好死不死的在她伸出手的时候,将桌上的杯子弄翻了,透明的液体不小心溅了一点到她裙子上,很快就晕开了一片。

    “啊。”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子。

    那边几人抬头看了眼之后,很快继续聊天,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溅了点水而已,不碍事儿。

    苏西西瞪了眼,“都怪你。”

    千羽拿了餐巾帮她擦,可是水渍也不是那么快就能够干的。

    “我去趟洗手间。”苏西西扔下餐巾起身。

    千羽无奈,继续动手开始拆蟹壳,那丫头有时候真的挺迷糊的。

    商洛出去之后走到楼上落地窗前点了支烟,灰白的烟雾不断从他指尖萦绕而上,浮动的如同丝线那样,男人精致的面容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惹眼。

    路过的女人都被其出色的外表吸引,不断驻足回首。

    厉倾城跟出来之后很快找到了商洛,她往前两步,很快走到背对她抽烟的商洛面前。

    “商先生。”

    听到身后细微的女声,商洛动动指间转身,将烟头在灭掉,“有事吗?”

    厉倾城有些踌躇,很快抬头,“谢谢你上次帮了我,如果你有空的话,明天我想请你吃个饭。”

    “职责所在,小姐不用放在心上,况且在商家的场子里头出事,我难辞其咎,没什么好谢的。”商洛语气冷淡,不带丝毫情感波动。

    “不是的,不是商先生的错,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厉倾城咬牙,“所以我想请你吃顿饭,表示谢意,请您务必赏脸。”

    “吃饭就不用了,小姐的谢意,商洛记着了。”

    “可是,姑姑说过,欠人东西总是要还的,我不能欠你这么大的人情却还什么都不做。”

    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厉家的人,生来尊贵,从不欠人东西,人情债这种东西,就更加需要还了,否则的话寝食难安。

    “如果商先生觉得为难的话,这是我的号码,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告诉我一声,我马上过来。”厉倾城说着掏出一张纸片递过去。

    商洛低头睨了眼,没有伸手接过来,“我说了不用就是不用,我先进去了。”

    说完这句话,他越过女孩,直接往走廊而去,厉倾城小小的脸上一红,觉得有些委屈。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对她过,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心里头的委屈可想而知。

    苏西西站在走廊尽头,看到女孩子难过的样子,她只不过进去吹个衣服而已,出来就看到这景象。

    商洛是讨厌厉倾城吗?这男人怕是眼瞎了,这么好看的姑娘,还能这么欺负人家。

    女孩子的自尊心很重,她自然不能够选这时候过去安慰,只能默默的往包厢里头退进去,等着厉倾城自己回来。

    进门之后看到座位上的商洛还是那副样子,面无表情,面前的筷子几乎没有动过。

    对那么个软妹子都能下手,要是没结婚的话,祸害你单身,要是有对象了也好不长。

    她坐下之后,就看到她面前放着一盘剥好的蟹肉,苏西西眨眨眼,这是怎么回事,她做错位置了?

    而后就看到千羽脚下的垃圾桶里头满是蟹壳,他手边还放着剥蟹的工具,毫无疑问,这是他给自己剥的。

    于是接下来,苏西西开始盯着那盘子蟹肉,愣是没有下口。

    千羽抽了空回过头来看到她死死地盯着盘子,手指敲上她的脑门,“看什么?这上头有花?”

    苏西西看着他,满脸的严肃,“你老实交代吧,你是不是下毒了?”

    紧跟着原本还勾着唇角的千羽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再胡说收拾你。”

    苏西西捂着头,本来就是嘛,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这人能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沈辰坐在隔她一个位置的地方,听到这话,他转头看了眼身旁的姑娘。

    “两位感情不错啊。”贾爵对着这边开口。

    千羽笑笑,“她性子淘,总喜欢瞎胡闹。”

    这些人也见识过,不用他多说不是。

    “西子小姐性子活泼,挺招人喜欢的。”风则对于苏西西笑笑。

    商洛将手上的红酒杯倒满了,仰头喝干净,红酒顺着男人脖子往下而去,性感的喉结动了动。

    苏西西没搭理他们人家给剥了,就赶紧吃,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厉倾城回来的时候,包厢里头的人显然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她在苏西西身边坐下,身上那股气压明显要比刚才更加低,一看就是一蹶不振。

    苏西西动作快,拿了个干净的盘子过来,筷子不断往上头夹菜,摆弄的差不多之后,她将盘子递到苏西西面前。

    小丫头兴致缺缺的看了眼,盘子里头用蔬菜和肉类摆出了一个鬼脸,活灵活现的,很生动。

    她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再看向苏西西的时候,眼睛里头带着轻松活泼,“谢谢。”

    苏西西点头,这丫头挺招人喜欢的,最起码她就很喜欢啊,那小脸长的,多好看啊。

    “西子姐姐,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去逛街啊?”厉倾城满眼恳求。

    如果约不到商洛吃饭的话,她总得给人家一份礼物吧,礼尚往来,人情是肯定要还的,她在W市也没什么朋友,姑姑这段时间忙着处理沈家的事儿又没什么空闲时间,西子是她在这儿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所以不由自主的想要同她一块儿去了。

    苏西西点头,“好啊,没问题。”

    她正愁找不到事情打发时间呢,这不是正好吗,还可以带上于宁不是。

    一顿饭吃到了晚上,期间这些谈事就谈了两个钟头,没劲透了,原本以为这么就可以走的苏西西却被贾爵叫停,说是要去唱歌。

    这些人的夜生活她一点儿也不想参与,千羽显然也不想为难她,反正她该做的记录也做了,再呆在那儿也没什么意思,就安排人送她回了酒店,自己和那些人玩儿去了。

    ……

    青姨回了房间,一夜无眠,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期间于宁给她打了个电话报平安,也没多说几句就挂了。

    外头晨光升起来,带来了火红的朝阳,青姨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的位置,不动。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她脑袋里头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于宁时候的样子,像倒带一样,脑海里头快速的闪过两人这些年的画面。

    好像演电影一样,不断往后回放,最终定格在昨天。

    莫凌的话敲打在她心上,如同打开潘多拉盒子的一角一样,从看到了老太太别院里头出现的人之后,她就开始怀疑,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但是莫凌知道她的记忆出现了问题,这点她是始料未及的,如果莫凌也知道的话,那么就说明老太太对她做了什么,让她的记忆衰退了。

    但是为什么老太太要这么做,并且还让莫凌知道了,有了怀疑,所以她才不敢贸然答应莫凌的话,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办。

    那些她一点也不清楚的突发情况,始料未及的情况,她的记忆里头,到底隐藏了什么,这些问题纠缠了她一晚上。

    整理好床铺之后,青姨洗漱完毕换了衣服下楼,于宁不在这儿,她安排了佣人晚上打扫就可以,这个点,应当人都还有没起来。

    自己一个人,随便做点什么吃就可以,青姨打开面包机扔了两块面包进去,等着面包跳出来的时候,她榨了杯果汁,没喝一口就听到一阵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青姨原本就是特工出身,听觉敏锐,很快就找到了声音传来是在地下,一楼楼梯间尽头的位置有一道小门,那里平时堆放杂物,青姨来的时候就看过了。

    本着好奇心,她放下杯子往楼梯间去,那道小门上头只是随意的上了锁,放杂物的地方,也不用讲究那么多。

    打开门,里头摆放的东西都很整齐,一些归纳用的箱子整齐的摆放在里头,青姨看着里头空空如也,地上也没掉东西,就想转身离开。

    “砰……”

    又是一阵细微的响声。

    青姨转身,顺着前头走去,很快在角落里头,看到了原本紧紧放在墙边的归纳箱子被推开放到一边,紧跟着就看到最角落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门,一道和墙壁一模一样的门。

    如果不是开了一道缝,她也不会发现。

    青姨越过地上的箱子走过去,不对啊,她来这儿这么多天了,一直没有发现有这道门。

    因为是属于楼梯间的地方,但是这里也算是很大的,这道门不仅做了伪装,还用箱子挡住了,所以她没有发现,再加上平时都是佣人来里头取东西,青姨就更加没有进来的机会了。

    但是这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道门。

    青姨走近就听到里头传出来有人在讲话的声音。

    “小点声,别把那个哑巴叫醒了。”

    “动作再不快点,她就醒了,这是什么地方,要是让她看到了我们在这儿,这不是要出大事儿吗?”

    “你找到什么了没有?”

    “没有,这里头值钱的东西可真是没多少,上次卖那个琉璃灯罩也不过八十万,不知道为什么留着这些东西。”其中一人嫌弃的说。

    “那两个箱子里头应该是值钱的东西,但是被锁上了。”

    “这绝对不能动!”

    “那位没什么能拿的东西了!”

    “整理整理出去吧,真是晦气。”

    青姨认识这两个声音,是负责打扫这里的两个佣人,也没有打扰他们,直接退了出去,到厨房里头做早餐,面包老早就弹了出来。

    她打开冰箱门,从里头取了一盒虾仁出来,放在砧板上拍打。

    那两个人整理干净之后走出来,若无其事的走到厨房里头。

    “青姨,我来吧。”两人上前就要帮忙。

    这两个女佣年纪不大,二十多岁的样子,手脚也勤快,干什么活都很利索,以前是在老太太院子里头的,这里打扫出来之后,被分过来照顾于宁了。

    平时只有青姨一个人,也不用她们伺候,所以她一般都会给她们放假,让两人自己休息去。

    “不用了,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这两天你们就休息吧,也不用来这儿。”青姨切着青菜说。

    两人对视一眼,喜笑颜开的说,“那我们就走了,青姨再见。”

    青姨点头,将砧板上的虾仁和青菜放进锅子里头加上水和米,点开火之后回头,那两人基本她说了不用,就会很快离开,基本是明天才会回来了。

    调了小火之后,青姨往杂物间去,将门关上之后去到了那道隐秘的门前头,动手将箱子搬下来。

    那道门上头套了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破开了,青姨转来链子以后推开门进去。

    这个空间明显是和外头连接起来的,里头乌漆嘛黑的,也看不清楚,青姨打开门边的灯,明亮的灯光洒下来,照亮里头的景象。

    不算狭小闭塞的空间里头,墙边堆放着不少的书本杂物,台灯和几个被油布裹起来的,类似画一样的东西。

    七八个很大的归纳箱堆放在里头,墙角最边缘的地方,两个漆黑的直径大约一米,高七八十厘米的木箱子放在一起,上头挂着黑色的铁锁。

    这应该就是她们说的,被锁起来的两个箱子。

    青姨蹲在地上,打开两个归纳箱,里头的东西已经被翻的凌乱了,都是些茶具套装之类的东西。

    这地方,为什么会放着这些东西呢。

    那两人应该是在这里头找值钱的东西,她偶然间听到佣人讨论,说那两人欠了赌债,看样子是真的。

    青姨在里头环视良久,很快将视线转到了墙边被油布裹起来的相框上,油布已经被撕开一角,她蹲下来揭开,很快就看到了一幅油画。

    她瞳孔睁大,指尖颤抖的松开油布,白色的宫廷式画框边缘,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画上只有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的旗袍,面容极致妖娆艳丽,栩栩如生。

    画这副画的人,应该是一流的世界名师。

    重要的是,画上的女人,是青姨曾经在梦里头见过的女人,她脑海里头快速闪过一个画面,于宁现在住的房间里头,床铺对面,挂着这副画。

    青姨往后退一步,满脸煞白,而后紧跟着动手撕开另外几幅画,她往后退了一步。

    一幅画上,还是这个女人,她身边站着一个男人,应该是年轻时候的席慕,两人穿着骑马装,英姿飒爽的样子。

    最后一副,是一个初生婴儿,但是这副画明显的能够看出来,和前两幅不是同一个画师。

    而这副画上的婴儿,青姨能够分辨的出来,是于宁。

    她从小看着于宁长大,自然不会认错,所以,这张脸,确定是于宁无疑。

    脑袋里头不断开始回放很多画面,像是破碎的镜子一样一片一片的,难以拼凑起来,于宁的脸,这个女人的脸,莫凌,老太太,席慕。

    一个一个不断在她脑海里头打转浮动,刺的她脑袋疼。

    青姨靠着墙壁,这个存在于她记忆里头的女人,应该是于宁的母亲,那个被席家当做禁忌的于珂。

    “真的是我错了……”

    青姨喘着气,顺着墙壁滑倒在地上,看着面前的三幅画,这么多年,不光是于宁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意味着什么,就连她也是一样的。

    很多事情,能不能够改变,就看她如何选择了。

    莫凌起了一个大早,今天定制的礼服会送过来,席慕公司有事儿,昨晚上就没回来,席媛陪着母亲坐在卧室里头挑选礼服。

    一套一套昂贵的礼服被设计师抬着在两人面前转悠,莫凌挑了两件米白色的长裙放下。

    “把珠宝拿过来我看看。”莫凌指着那边的佣人说。

    席媛仔细的看着母亲手上的红宝石项链,“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看那套珍珠项链不就挺配的。”

    “那东西才多少钱,带出去还不被人笑话了?”莫凌不屑。

    她嫁女儿,肯定是要风风光光的,那种东西怎么戴的出去。

    “这套红宝石的不错,看看怎么样?”她对着镜子,看了看。

    身后的席媛点头,“好看。”

    莫凌得意的看着脖子上的宝石,这套首饰是欧洲王廷的王妃戴过的,价值连城,绝对衬的出来身份尊贵。

    “妈,这首饰是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没见过呢?”席媛拿出一旁盒子里头的蓝色宝石首饰,海洋一样的湛蓝透彻。

    莫凌连忙将东西抢过来,放进抽屉里头,“以后不许碰这东西。”

    席媛看看空空如也的手掌,这是怎么回事,“知道了。”

    莫凌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眼身后还在整理东西的一堆人,“你们都出去吧。”

    “是。”

    一行人退出去,席媛凑上前看着手机里一串陌生数字。

    “喂?”莫凌勾唇,将手机放到耳边。

    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紧跟着不知道那边的人说了什么,莫凌唇角的笑意更加浓郁。

    “十二点,你到星光广场等我,自己解决掉尾巴,别让人知道。”

    莫凌按下手机扔到一旁。

    “妈,是那个哑巴?”

    莫凌点头,慢条斯理的摘下脖子上的项链。

    这人肯定会上钩的,没有人会容许自己的记忆有缺失的,就算有不被伤害的理智,最后也会败在好奇心之下。

    ------题外话------

    一万字,依然快脱水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