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63章 她让你做什么
    席媛对于这件事情的关注程度要比青姨自己都在乎,但是家里头原本就没多少人,席慕不在,自然有人得去拖住老太太,最起码在这段时间之内,不能让老太太察觉。

    莫凌安排了地点之后,随便整理了一下,带着司机出门去了,席媛安排佣人切了两盘水果,带着去找老太太闲话家常。

    青姨收拾完自己之后,带着东西准备出门,途中遇上了带着人往这边过来的荷叶,老太太吩咐让她把最近新送过来的水果送点过来,毕竟安青颜也算是于宁心里头的长辈,得照顾好了。

    “你要出去啊?”荷叶看到她穿的整齐,手上还拿了包。

    老太太吩咐过,尽量少让她出门。

    “我回去取点东西,很快就回来。”青姨面不改色的说。

    荷叶也没怀疑,毕竟于宁和她这么多年住在外头,刚回来先不说一时间习不习惯了,这东西肯定也是会漏掉忘记拿的,回去也很正常。

    “那你小心点,我安排人送你过去吧。”

    “不了,我开了车的,那我先走了。”青姨点头。

    佣人将东西归置好之后走出来,四下查看,这里头也没什么异样的。

    席家的人对她没什么警觉性,青姨一路而去,都没有发现后头有跟着她的人,老太太这些年也安排了不少人在她们周围,再加上青姨的记忆一直很稳定,自然也就没有多警觉。

    去到星光广场之后,她按照莫凌的意思将车子停下,找了人最少的角落,拉开莫凌的车门坐上去。

    “去哪儿?”

    莫凌戴着墨镜坐在后车座,姿态端庄优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去了你就知道。”

    车内全封闭,只有空调在不停的转动,莫凌动动手指,看向对面冷淡的青姨。

    “别忘了你答应过的话,无论你想起来什么,无论之后有没有人知道你想起了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同我无关。”

    “你放心,既然答应了你,我就绝对不会反悔。”

    莫凌话中的意思,青姨自然知道,老太太安排人将她催眠,记忆被藏起来这么久,自然有她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莫凌为什么会知道,但是老太太这么做,说明她的记忆里,一定有什么秘密是老太太不能说出来的。

    黑色轿车低调的穿梭在人群中,之后走上国道,逐步远离市区,不断往前而去,路线越来越僻静安然,原本还车流不息的路上很快就只是看到她们一辆车子。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车子越过最后一片荒地,停在一所疗养院里头,青姨下车之后在这里站定。

    对面是一所坐落在山间的私人医院,占地面积很大,能够看到气派的大门口,零零散散的停着几辆车。

    青城康复精神病院。

    青姨站在原地不动,司机下车以后拉开车门,将莫凌扶下来。

    “来这儿做什么?”青姨盯着对面的牌子,总觉得怪怪的。

    “放心吧,我是真心想帮你,这儿是青城唯一一家没有席家股份的医院,里头的关系我已经打点好了。”

    这间医院的院长,曾经是青城首屈一指的心理医生,水平极高,不过因为一些原因同席家闹了些不愉快,躲进这里开了这家精神病院。

    这些年来的生意也挺好的,莫凌查过这个人的资料,只要钱够,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也能够完全封住他的嘴巴。

    青姨跟着莫凌走进大厅,这里很干净,大厅里头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玻璃门在他们进入之后就自动合上,大厅面积宽阔,但是人很少,只有前台的两个护士,一个趴着睡觉,一个拿着手机打游戏。

    毕竟也只是精神病院,除了精神疾病患者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科目,自然冷清很多,整个空间里头只听得到莫凌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一个看上去稍微年长的护士迎上来,对着莫凌鞠了个躬,“席夫人,院长在楼上等着你呢。”

    院长办公室在三楼,门口放着两盆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看上去很是青葱浓郁,应当是时常有人来照顾浇水。

    护士长推开门,对着两人做出请的姿势,莫凌面色倨傲,挎着包包优雅的走进去。

    办公室视野开阔,光线充足,能够看的到外头浮动的树叶,还有整个医院的大概区域,办公室里头很干净,一张办公桌,一个看上去不大的书架,墙边一把躺椅,看上去很舒服的地方,阳光从窗户射进来,正好打在那把躺椅上。

    院长看上去四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戴着金丝眼镜,头顶发际线不像别的医生那样,那么稀疏。

    他穿着干净的白大褂,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眼角能够看到细碎的皱纹,看到两人进来,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抬手指着自己对面的椅子。

    “坐吧。”

    莫凌在他对面落座,没有摘下墨镜,伸手从包里头取了一张银行卡出来,“这是报酬,吴院长的能力我很相信,只不过别的方面,需要我再三叮嘱而已。”

    “席夫人放心,为客户保密,这是我们的职业操守,你大可放心。”说完这句话,他将桌上的银行卡扔进抽屉里头。

    “既然这样,人在这儿,多久能够结束?”

    青姨眼眸微动,右手伸进外衣口袋里头,摸了摸里头躺着的录音笔。

    “四个小时。”

    “这么久?”

    吴院长转动椅子,不屑一顾,“根据你说的,她被催眠了这么多年,用药物巩固,一时半会儿怎么可能解的开,时间自然是需要的。”

    况且十多年的时间,她服用的药物,接受的催眠术已经对她的大脑产生了影响,用这么短的时间来解,没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一定会对大脑产生损伤。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钱给的多,这样的病人他是不接的。

    莫凌皱眉,反正人已经送到这儿了,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多长时间也不用她等着。

    “那我先走了,你醒过来之后自己回去吧。”莫凌起身对着一旁的青姨开口。

    青姨颔首,恭敬的送她离开。

    那阵高跟鞋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走廊上,办公室里头只剩下青姨和院长。

    那个男人面色柔和,走到饮水机那儿接了杯水放在桌上,“坐。”

    青姨跨过去,在他对面坐下,面容微冷,“夫人,除了让你解开我的记忆之外,还要你做什么?”

    这么直接了当的开口,让吴院长有些愣,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席夫人让我好好帮你……”

    青姨从包里头掏出一张卡放过去,一样的套路,她不相信莫凌会那么好心,只是单纯的想帮助她,这人恨不得掐死她,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她会帮她,要么就是于她有利,要么就是她另有所图,既然她的记忆能够被隐藏这十多年,那么就难保莫凌再利用这样的手段,再来一次。

    “这张卡里头有五十万美金,你也是生意人,我只是想知道,她还让你做什么了?”

    这些年于宁陆陆续续给她的钱她也没用,一直放在卡里头没动,人无论什么时候,手边都是得有点钱的。

    送上门的财,不要白不要,吴医生笑了笑,接过她的卡,“你很聪明。”

    那个席夫人,他看着就知道没安好心,黄鼠狼给鸡拜年,就别怪鸡警惕着。

    他原本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念这么多年的书,也只是为了将来有一个更好的出路而已,这个女人看上去口风很紧,也不是那种随意咋呼的人。

    “她的确提了一个要求。”

    意料之中的答案,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无论如何,莫凌都会搞鬼,所以她才在身上带了录音笔,以防万一。

    “什么要求?”

    吴院长递过来一张纸,上头写了一个名字,“她要我在你的脑海里头种下一个观念,这个人,不是席慕的女儿。”

    虽然他也不明白,堂堂席夫人为什么要做这些小动作,但是大体也能够知道,豪门世家,自然是多了许多的丑闻,他们只用从中牟利就可以,别的不用管。

    青姨看着纸片上的名字,莫凌这手,真的挺毒的,不管她曾经知道什么,于宁的身世,是她做手脚的第一步。

    “减掉这一步,你只用帮我恢复记忆就可以,至于夫人那边,你告诉她已经办好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依旧能够得到这些利益。”

    吴院长点头,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况且这两个人起着相互牵制的作用,以后就算闹起来,这火也烧不到他这儿来。

    “可以开始了,你放轻松,先把这颗药吃了。”他从药瓶里头扭出来一颗白色的药丸放到她面前。

    女人拿起来,毫不犹豫的扔进嘴里。

    苏西西昨天浪到天黑才回去,还顺手给于宁带了宵夜,但是回去的时候那女人已经吃饱了准备休息。

    舍不得自己带回来的海鲜被浪费,她硬生生的吃下去所有的海鲜肉,一点也没扔掉,最后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躺在床上不动,睡了一晚上。

    早上天还没亮就蹦哒着起来,吃撑了,吃的又杂还喝了凉水,果不其然,她拉肚子了,跑了好几趟之后躺在沙发上虚脱。

    于宁叫了客房服务,让人家送早餐和药进来,倒了杯热水递过去,她看着脸色还不算太差的女人,“你这真是,就算为了不浪费,也不用这么拼命吧,你自己看看,现在划不划算?”

    苏西西接过杯子喝了口水,依旧生龙活虎的开口,“你个没良心的,我替你挡了灾难好不好。”

    也是平时训练的身体素质摆在那儿,这么点小问题,只要不拉一天一夜,什么都好说。

    于宁偏头看了她一眼,“人家的饭菜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你的吃法。”

    服务员很快将早餐送上来,于宁看了眼餐车上的饭菜,很清淡。

    “把药吃了吧,不然待会儿你就晕乎了。”于宁掏出盒子递给她。

    苏西西扣出两片药扔进嘴巴里,吃了药应该不会在这么艰难了。

    “我看你今天是出不了门了。”于宁翻着杂志说。

    苏西西连忙放下水杯,咽下嘴里的水,“别啊,我约了个妹纸今天逛街的。”

    于宁抬头,眼神怪异的盯着她,“你什么时候好这口了?”

    这个女人的思维,不能够用正常人的思维来衡量,会把你囧死。

    “你想哪儿去了,姐姐喜欢的是花美男,不是美少女。”苏西西铿锵有力的说,很快又补上一句,“不过如果长成你这个样子的美少女,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于宁没搭理她,苏西西胡闹的时候,别管她,很快她就能够自己恢复正常,这是她总结出来的经验理论。

    “我告诉你啊,这妹纸超萌的,怎么说呢,就跟小太阳一样,充满活力。”苏西西兴致勃勃的说。

    “小太阳?她会发光?”

    苏西西瞪了她一眼,“你才会发光呢,我说的是气质,气质。”

    “知道了,气质。”于宁无奈回了句。

    要说气质活泼温暖,像小太阳一样的人,于宁还真的认识一个。

    苏西西凑上去,神秘兮兮的对着她眨眨眼,“你知道那姑娘是哪家的人吗?”

    “哪家?”

    “厉家。”苏西西得意洋洋的开口,“没准还是你的小姑子呢我告诉你。”

    厉倾城的年纪,就算跟厉冥熠扯上关系,也应该是兄妹吧。

    “厉家的?”于宁提起性质看着她,“谁?”

    “厉倾城。”苏西西说出名字。

    于宁哑然,没错,还真是小太阳。

    “怎么样,惊讶不?我昨晚上跟千羽出去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认识的,那长相,真的绝了我告诉你,年纪还小,但是已经可以预见在过几年会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

    于宁点着额角,厉倾城在W市也不算奇怪,毕竟厉安诺在这儿,她从小跟在厉安诺身后,这次沈家有事她过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她奇怪的是,这千羽和苏西西去的场子,厉倾城怎么会去,这姑娘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怎么样,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跟我一块儿去吧,指不定以后是你亲戚。”

    于宁跟厉冥熠那点情况,反正她这辈子是折在那男人手上了,也爬不起来了。

    “去不去?”

    于宁放下手里头的杂志,“行。”

    几乎是敲定了于宁一块儿去的同时,厉倾城的电话已经发过来了,苏西西啃着面包接电话,“喂?”

    那头的厉倾城欢快出声,“西子姐姐,你现在有空了吗?”

    小丫头声音软糯,带着独特的韵味,苏西西这种喜欢萌物的人来说,绝对没有抵抗力啊。

    “有,我们在哪儿见啊?”

    于宁能够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厉倾城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语气,听着舒服,于宁想起来她第一次见到厉倾城的时候。

    就跟苏西西说的小太阳一样,带着独特的温暖,她们这样的人,对于这样无害的人,是有独特的感觉的。

    “我一会儿到风帆购物广场见吧,我到那里等着你。”厉倾城说道。

    “好嘞,我马上过去。”苏西西挂断电话以后哼着歌慢悠悠的准备换衣服。

    于宁看着她转悠,这心情不错啊。

    “你看着我干什么,还不换衣服?”苏西西脱着身上的睡袍问。

    “换,不过你得吃了早餐吧。”她扔开手上的杂志起身。

    苏西西仰头把粥喝完,迅速的将衣服换上,她的衣服一向都以休闲为主,很少有能够穿到正式场合的,裙子都没几条,倒是短裤挺多的。

    鼓捣着换了一身短衣短裤在身上,苏西西就看到于宁在镜子前头摆弄自己那张脸。

    “不用换脸吧,顶着那张脸多好看,这也不是在青城,没事儿的。”

    于宁偏头看了她一眼,“厉倾城是厉冥熠的妹妹,她在绝岛上见过我,你觉得我这么去,很合适?”

    以厉倾城的性格,看到她的第一时间肯定就是给厉冥熠打电话,再加上苏西西昨晚上给她说了,千羽带她去的场子,沈辰那几个人都在,无论是她本来的这张脸还是席家那张脸,都不合适。

    沈辰和贾爵那堆人见过她,厉倾城在W市出入,身边肯定是跟着保镖的,再加上苏西西昨晚上露过脸了,所以她无论是顶着那张脸出现在她们两人中间,都会引起一拨调查。

    那么麻烦的事情还是避免的好。

    “你认识厉倾城你不早说!”苏西西扔下手里头的帽子走过来,坐在她对面。

    于宁扭着脸皮,没搭理她,“我认不认识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说她是小太阳吗?所以就赶紧走吧。”

    “你……”苏西西无言以对,她认不认识,还真的不重要。

    “但是。”

    “别但是了,换好了就出去叫车。”于宁勾弄着眉眼。

    苏西西盯着她截然不同的面容,有些无奈,“你这辈子不会都这么过了吧,那么好看的脸不露出来,跟没有一样。”

    于宁将头发挽在脑后,戴上耳坠,“也不会太久,席家的事情解决了,我也就没必要这么麻烦了。”

    她现在已经回了席家,藏着这张脸也没什么必要了,老太太在那儿杵着,莫凌也不敢动她,连歪心思都不敢有一个。

    而现在挡着这张脸,是为了杜绝麻烦,厉冥熠的人,还有千夜的人,看到她这张脸都不会无动于衷。

    能够省去不少麻烦。

    “你要怎么对付席家?”

    “我为什么要对付席家?”于宁回头看着她。

    苏西西动动腿,“你不对付席家你折腾这么多事儿出来,那莫凌小时候不是折磨过你吗?就这理由,她就够死一百次的。”

    于宁杵着下巴,“现在最主要的是查清楚我的身世,席家的未来同我没有关系,厉家下手挺快的,席家也没多长时间的日子了。”

    苏西西无语,“你有时候吧,就是没有那种血海深仇的劲头。”

    于宁的身世够凄惨的了吧,不知道自己母亲是谁,从小被莫凌欺负,六岁直接为了替席家挡灾,下着大雨就被赶出席家,如果不是青姨心善,这姑娘估计已经投胎好几次了,这不就是电视剧里头那些女主角复仇的套路吗。

    “老太太虽然对我不好,但是也不差,青姨虽然失去记忆,但一开始也是老太太安排她照顾我的,再加上老太太这些年帮我挡掉的那些杀手,我还应该感谢她。”

    “席家现在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迟早就覆灭,我看着就可以,不用伸手,多好。”

    苏西西摇头晃脑的起身,“我说不过你,哪次吵架你都是第一名,我下去等你,你快着点啊。”

    于宁无奈,其实苏西西比任何人都要懂她,不然她们也不会合作这么多年。

    对于席家,于宁不是善良,而是觉得没什么必要,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查清楚她的身世,这也是她回席家的原因。

    至于其他的,等到一切清晰之后,再做定夺。

    厉倾城早就已经等在购物中心的咖啡厅里头,大老远的最显眼的是她身后站着的黑衣人,面无表情的不动,周围的人自动退避三舍。

    这样的富家小姐,W市里头多了去了。

    厉倾城点了两杯咖啡,叫了两份蛋糕,百无聊赖的戳着盘子里头的草莓。

    苏西西进来的时候,小姑娘吃了两口蛋糕以后将盘子往前推过去。

    “倾城,等很久了吧。”苏西西拽着于宁走过去。

    她上半身穿了一件黑色无袖短T,下半身一条热裤,整个人看上去阳光活力,本来年纪也不大,这会儿更加年轻了。

    厉倾城看到她身后拉着的于宁,也不认识这人,礼貌的起身,“姐姐,这位是?”

    “哦,这是我朋友,不好意思啊,没有跟你说就把她带来了。”苏西西赶忙开口。

    “你好,我是厉倾城。”小丫头礼貌的打招呼,紧跟着伸出手去。

    于宁没说话,点点头之后同她交握。

    “我们去逛街吧,快走。”苏西西拉着厉倾城往门口去。

    于宁跟在两人身边,一言不发,厉倾城这丫头活泼开朗,同上次见面没什么区别,还是那么朝气蓬勃。

    因为是要给商洛送礼物,所以直接去了七楼男装卖场,苏西西拽着她钻进一家顶级品牌的男装店里头。

    她还记得商洛那张黑脸,面无表情,靠近的地方十里结冰,怎么这丫头这么喜欢他的。

    “送领带吧。”

    苏西西拉着她走到领带区,各种颜色各种花纹的领带分开陈列在柜子里头,摆放的昂贵得体。

    “可是,女孩子不是不能轻易送领带给男人的吗?”小丫头扬起人畜无害的脸问。

    “是这样的吗?”

    她怎么不知道。

    于宁盯着面前一条灰色领带,花纹格式很不错,看上去挺适合那男人的,面前放着一面男人试领带时候照的镜子,于宁抬眸,正好看到镜子里头,她身后的位置,有几个路人甲在外头晃悠。

    神色可疑不说,还时不时的往里头看,视线明显的盯向那边在同苏西西说话的厉倾城。

    于宁动动镜子,面色平静的指了指这边的领带,“麻烦帮我拿这条出来我看看好吗?”

    “好的。”导购戴着手套的手将领带取出来放到于宁面前。

    苏西西和厉倾城挑着挑着就往领带夹那边看去了,两人都是一样的性子,很容易就熟络起来,这会儿就跟认识了多少年的好朋友一样。

    “看看这条领带怎样?”于宁走过去,摊开手掌将领带往苏西西脖子上一挂,同时低头凑到她耳边,“外头有三个人往里头探头,应该是冲厉倾城来的,注意点。”

    说完之后她将柜台上的镜子往苏西西面前一放,动了动角度位置,“好看吗?”

    苏西西很快就看到镜子里头反射出来的那几个与普通顾客不一样的人,她扬高语调,“我又不是男的,你给我戴领带干什么!”

    厉家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难保就有人会耍不入流的手段,这段时间W市本来就有些乱,盯着厉冥熠不放的人从他身上打不开出口,自然会选择其它方向。

    厉倾城这样的厉家人,是最好的选择,而厉倾城出入都带着保镖,所以当然得闹出点大的动静,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这商场里头应该已经被安插了不少的人。

    苏西西拉着厉倾城往女装区去,小丫头性子单纯,虽然警惕性不低,但是身边总是有人保护,再加上这光天化日之下,也没多想什么,心情愉悦的挑起衣服来。

    “西子姐姐,你的朋友是不是不喜欢说话啊?”厉倾城看着那边跟她们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的于宁开口。

    苏西西忙着想事情,随口答了声,“嗯。”

    随手从货架上取了两件衣服,苏西西拉着厉倾城,面色如常的笑着,“去试试好不好看,你穿这件我穿这件。”

    “好漂亮啊!”

    于宁站在出口的位置,不时的看着对面的人,这家店里头大概进来了五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顾客样子。

    这一天一天的,遇到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刚消停没多久,就又要出事儿了,她这是什么命啊。

    暗地里观察了很长时间的人装作挑选衣服的样子,这里头的人基本上都是女的,于宁能够明显的看到她们虎口处的茧。

    几乎是在苏西西和厉倾城换好衣服出来的同时,整栋大厦的警报器开始响起来,四周原本悠闲的人们全部不约而同的往出口跑去。

    场面开始一度混乱起来,苏西西赶忙厉倾城护在身后,一脚踢向扑上来的人,门外听见枪响声,门口等着的那堆保镖,应该是暂时进不来了。

    于宁手脚利落,拿起挂在架子上做装饰的链子套住前头一人的脖子,那人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她一掌拍晕。

    “倾城你躲在我身后不要出来。”苏西西将厉倾城往更衣室里头一推,利落的将门锁上。

    厉倾城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但还是有些愣神,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外头就已经传来打斗的声音。

    为首的人盯着苏西西,没有动手,“识相的就给我让开,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苏西西活动手腕,盯着对面围过来的五个人,“废话少说,动手直接来。”

    “你是不让了?”女人眯眼动动手上的枪。

    “别逼逼,直接来。”

    “啪!”

    苏西西话音刚落,就看到一把白色的椅子直接落在女人头顶,原本还威风凌凌的女人脑袋开花,猩红的血顺着她的脑袋流下来,如同油漆桶倾倒一样,那女人笔直的就这么倒下去了。

    那边的于宁收回扔椅子的动作,往前两步一步踢开扑过来的人。

    “帅啊!”苏西西眨眼,对着于宁抛了个媚眼。

    于宁扣住前头人掏枪的手腕,一脚踢掉另一人的枪,“帅屁,过来帮忙!”

    厉倾城听着外头的动静有些不对劲,赶忙掏出手机,不断往下滑动号码,随手按了一个键拨出去。

    那头的人接起来,她飞快的出声,“我出事儿了,在百货大厦!”

    紧跟着外头就传进来噼里啪啦的枪声,跟着透过手机传向那头。

    于宁手脚很快,迅速解决掉这边的人之后,捡起枪揣在怀里头,看着地上躺着的人。

    “不经打,就这么倒下了。”苏西西瘪瘪嘴道。

    于宁扔给她一把枪,外头枪声还没停,就意味着外头还没解决掉,对方既然来势汹汹,就说明肯定是做了周密的准备计划的。

    带着厉倾城,很难跑出去。

    “现在怎么办?”

    苏西西往门口看去,这里头暂时还安全点,但是很快如果看不到这些人带着厉倾城出去的话,那么事情就大发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身上带着药水,这样,我化成厉倾城的模样出去,你带着她躲在这儿,等到安全之后再离开。”于宁从口袋里头掏出来药水。

    “不行!”苏西西果断拒绝,这太危险了,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于宁一个人去,会很危险。

    “我去,你带倾城离开。”苏西西说着就要抢她的药水。

    于宁一下子将她推开,面色严肃,不容拒绝,“这会儿不是闹腾的时候,就是因为危险我才要去,我的身手比你要好,自保没什么问题,很重要的是,只有你能够找到我在哪儿。”

    苏西西的水平顶级存在,换做是她,是断然找不到的,那样就彻底断了希望了。

    厉倾城推开门走出来,开口拒绝,“不行,我不能让你们去替我冒险,你们本来就被我拖累了,说什么都不行。”

    厉家的人有自己的尊严和骄傲,让不相干的人替自己去受罪这件事,她做不出来。

    “倾城,我们很厉害的,你不用担心,先进去躲着。”苏西西拉着厉倾城往更衣间里头塞。

    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小丫头,否则的话也不会义无反顾的选择保护她,她的前半生,除了于宁之外,从来不曾为多余的人付出感情。

    在她眼里,厉倾城这样的女孩子,如同天使一样的女孩,就应当被保护起来。

    “不行!”厉倾城断然拒绝。

    于宁没再多说一句话,直接将厉倾城往更衣室里头推进去,“外头的人撑不了多久,我们没时间了,你看着她!”

    说完这句话,她跑进洗手间里头,动作迅速,门外枪声渐灭,苏西西听到一阵脚步声往这边过来,动作迅速的将还在努力拍门的厉倾城拽进了洗手间。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批黑衣人冲进来,手上的机枪一通扫射,摆放得体的模特倒了一地,被子弹打开的残骸满地乱飞。

    于宁动作很迅速,几乎是同一时间捏出了厉倾城的脸,在做最后的细致处理。

    厉倾城目瞪口呆的盯着镜子前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人,怎么会这样的。

    苏西西掏出自己的手机,将里头的手机卡取出来递给于宁,“这里头有追踪芯片,你带在身上别丢了,我很快去找你。”

    厉倾城一把抢过来,“不行,我不能让你去。”

    小姑娘脸上满是倔强,眼中满是认真。

    于宁无奈,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带着柔和,“倾城,你年纪还小,不适合经历这些。”

    这双手的温度同记忆中某个人的温柔重叠起来,厉倾城瞪大眼睛,还没张口说话,就被于宁拍晕。

    将芯片捏在手里,于宁对着苏西西点头,看着她将厉倾城拖进隔间,伸手拉开门走出去。

    门外已经是一片狼藉,那批黑衣人找遍了更衣室和那边的洗手间,逐步逼近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女人已经已经走了出来。

    “是她吗?”

    为首的人带着面罩,只露出眼睛和嘴巴,浑身的黑色军用服侍,都是及膝军用皮靴。

    一旁的人凑上去,看了看于宁那张脸,尔后肯定的点头,“没错,就是她!”

    “带走!”

    两个人走上来,掏出绳子将她的手绑住,直接被人扛在肩膀上。

    “撤!”

    这波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带着于宁往门口去。

    苏西西从门缝里头露出一双眼睛,看着那些人离开,他们的目标是厉倾城,人抓到手了,自然就不会在意其他的。

    于宁脑袋往下,这个姿势脑充血很严重,她感觉晕叨叨的,但是不能动,从下往上看,就看到走在她隔壁的人肩膀上,贴着一个标志。

    ER。

    这好像是一个雇佣兵组织,但是没什么名气,为什么敢对厉倾城下手。

    原本繁华的商场内在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里头,变的凄惨,随处可见被机枪扫射过的弹孔,很多店铺的门口已经被打坏,碎玻璃撒了一地。

    原本微笑迎宾的导购和安保,有些缩在角落里头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有些倒在地上,身下不断往下渗血,在血泊里头抽搐。

    这些人一路畅通无阻,放肆嚣张的去到了地下车库,如入无人之境,那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扔在后车座里头,一张七座的车子,没有牌照,没有标志。

    关上车门的同时,车子开出去,她前头坐着笔直的三人,露出眼睛嘴巴的面罩将他们的脸紧紧挡住。

    “还真是厉家的小姐,这样的场合,居然一声不吭,面色淡定,大世面见得多就是不一样啊。”坐在副驾驶上的人透过后视镜盯着后面的女人说。

    中间的人不屑一顾轻笑,“也许是被吓傻了。”

    车子开出去,也不知道往哪条路去,于宁对这片不熟,也不知道是要往哪儿去。

    “你们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儿?”她冷静出声。

    这些人也算是不错的,至少没把她的嘴巴用胶布粘起来,还有起码的人权可言。

    “厉小姐,我们跟了你半个月了,厉家的人居然丝毫没有发现,看样子厉家也不是那么神话。”

    于宁无语,跟在厉倾城身边保护她的人,并不是厉家的人,而是沈家的人。

    “你们对我下手,不怕厉家报复吗?”

    厉冥熠的名讳,黑白两道无人敢惹,这些人不亚于老虎嘴上拔毛。

    “把你交出去之后我们可就一夜成名了,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还怕一个厉家?”

    “对啊!”一拨人哄堂大笑。

    “你们确定,要招惹厉家吗?”

    “厉小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厉家的确很厉害,否则我们也不会接这笔单子不是。”

    人活一世,自然是要为自己拼一次,他们这些人老早就拿命拼搏了,不如拼的更加彻底一点,大不了就是这条命。

    如果赢了,可是一辈子的声誉名望,利益面前,他们选择利益。

    于宁听着这句话,很像是为了出名而挑衅大佬的人,但是不同的是,ER组织虽然名气不大,但是在国际上也算是信誉良好,一年的单子应该也不少。

    于宁曾经因为任务和他们打过交道,她当时发现,这个组织的经济水平不算太高,所有的武器都是前几年的老款,有些还是很久之前的款式,但是这次,用的武器,不说机枪,就连手枪都是顶级的标配,一看就知道是刚换的。

    这么大的变化,组织首领突然发大财了?

    一连串的车队很快去到了一片空地上,几十人架着于宁一个人往前,两架直升飞机落下来,他们带着于宁往上而去,螺旋桨旋转起来,带着于宁升上W市的上空,逐渐远离。

    ------题外话------

    霍霍,猜猜剧情发展吧,么么哒,求票票,求钻钻,求花花,订阅太差了,依然好难过,呜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