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65章 替他报仇
    中东地区,常年战火覆盖之地,这里有着丰富的石汽资源,也是因为丰富的资源导致这里成为许多人眼中的肥肉,恐怖主义,宗教主义交缠争斗,混战不堪。

    除却地方政府军和恐怖主义的争端之外,还有其他国家对于这片资源丰富土地的觊觎,这些年来,这片土地上没有真正的和平可言。

    Y国,浩瀚的沙漠之地,虽然不像江南水乡那样富饶柔婉,但是这里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石油,也正是因为这个,这里的人都格外富有,城市之中随处可见顶级豪车。

    边境地带,三国交界处,两架直升飞机卷起地上的灰尘,形成漫天狂沙之势后稳稳当当的落在一出空地上。

    这里四处可见持枪巡逻的人,他们肤色各异,发色各异,穿着差不多的黄色迷彩军服,长筒军靴,肩膀的位置带着ER组织的标志。

    于宁被带着下了飞机,炙热的气流扑面而来,很是沉闷,她看着不远处简约的如同废弃楼房一样的的建筑物,但是上头画着图腾,这片地区,应当位处Y国。

    正前方是一片类似简单建筑民房的地区,正门口的地方居然还放上了一辆坦克,从外表上看,那坦克表面上的油漆已经有些磨损,看上去年代应当是有些久远了。

    一路上负责看守她的人名叫卡沙,年纪不算大,二十几岁左右,对她的态度算是和善。

    “眼睛不要乱看,这片区很不安全,我奉劝你不要起了逃跑的念头,出去了,不一定就是活路,很可能是死路。”卡沙一口流利的英文说出来,但是能够听出来当中带了Y国口音。

    于宁点头,视线不断在周围流连,这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要走出去,很困难。

    从他们的口中能够听出来,是有人委托了ER组织,将厉倾城从W市带走送到Y国境内最大的酒店里。

    对方给的委托金很是丰厚,厉家在道上的声誉鼎盛,几乎是无人撼动的,就连内部的人都不能够理解为什么指挥官了接下这个委托。

    惹恼了厉家,可不是好玩的事儿,曾经就有道上不知死活前去挑衅厉家的,不出一夜,全部被灭,当时的场景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飞机降落的时候,前头的人跑过来对着机舱里头走出来的人打招呼。

    “这趟怎么样?”纯正的Y国语言,听上去满是异样。

    于宁曾经跟着苏西西学过一段时间的语言,虽然不是精通,但是大体能够听得懂一部分常用语言。

    苏西西那个女人,脑袋能够记住的东西很多,语言天赋很强,所以自己从世界上每个片区挑选出来一个国家的语言学习。

    用她的话来说,这就是为了以后的环球旅行做准备,有一段时间于宁每天早上都能够听到她站在窗台上练口语的声音。

    “完成的很好,损失了五个人,不过也算是值得,厉家好像也不像传闻中那么厉害。”卡沙开口回道。

    这样出其不意的精准打击,也算是他们谋划了半个月的成果。

    “这就是厉家小姐?厉冥熠的妹妹?”那个男人眼神放肆的在于宁身上流连。

    “长相是真的不错,是Z国女人都这么小只的吗。”

    卡沙笑了笑,伸手拍在他肩上,“我先带她进去,指挥官还等着见人呢。”

    卡沙拉着绑在于宁手上绳子的一头,带着她往最大的独栋楼房而去,这里看的出来都是荒凉戈壁,只有这一片是被水泥浇灌起来的建筑区。

    放眼望去还能看到不远处飞扬的黄沙,这天气就热的可怕,太阳仿佛落在头顶那样。

    大门口守着的两名士兵好奇的打量着于宁,毕竟厉家的人,在这也算是横行霸道的存在,厉家的正主出现,当然是能够引起轰动的。

    一栋两层的别墅,外表没有做任何的装饰,就连单纯的粉刷都没有,能够看得到堆砌起来的红色砖块饱经风霜之后的模样。

    里面墙壁刷的雪白,最前方的墙上挂着一面蓝色的旗子,上头组合起来的是ER组织的标志,旗子下头放着一把看上去很是厚重的椅子。

    大厅里头依旧没有装修,这样的组织,常年流转在世界各地,自然是没有什么固定的基地的。

    卡沙将她带进去之后就将她手上的绳子解开了,女人原本白皙的手腕上带上了两道深刻的红痕。

    她扭动手腕,抬头看着四周,简约但是干净,除了门口放着的一个半人高的狮子铜像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卡沙刚往一旁站定,安装着铁质扶手的楼梯上走下来几个男人,为首的人高高瘦瘦,穿着迷彩军服,年纪应当三十几左右,长相并不出彩,但是一双眼睛格外有神,眉毛浓郁飞扬。

    “指挥官!”卡沙颔首,对着男人开口。

    于宁视线毫不顾忌的在男人身上流连,这是ER组织的指挥官,怎么好像,跟她以前的资料里头看到的不一样。

    “做的不错。”男人走过来,拍拍卡沙的肩膀,径直往前头的座椅上落座。

    “厉小姐你好,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是菲利斯。克林顿,你可以叫我菲利斯。”男人彬彬有礼的开口。

    于宁盯着他不动,这男人,身上的感觉很不对,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那双眼睛里头,总有算计的模样。

    “你们抓我,是为了什么?”

    菲利斯盯着下面的女人,面容精致美丽,上扬的眼角看上去妩媚动人,眼底清灵,这样的场景下居然没有任何害怕,周身的气场强硬。

    “不错,的确是大家族出来的,厉家的小姐,当然不一样,你很厉害。”菲利斯夸赞道,紧跟着开口,“有人出了一亿美金,想要倾城小姐,我们ER正好接了这个委托。”

    一句话解释了来意。

    “同厉家作对,不知道菲利斯先生做好准备了没有?”于宁淡然出声。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很快你就不会在这儿,厉家要复仇也找不到我们了。”

    这人的话里头很明显的能够听出来,将她交出去之后,拿到钱之后,他们大可躲起来,这应该是菲利斯的目的。

    卡沙听到这话,握住枪柄的手紧了紧。

    “那我能知道,是谁要我的吗?目的又是什么?”

    菲利斯轻笑出声,“有钱人的游戏,你们应该最懂的。”

    于宁眸中一沉,这年头的有钱人,什么都有了,自然就花钱买刺激了,厉倾城这样的姑娘,出身显赫,难免不会被人盯上。

    “不过在将你交给那些人之前,我还有点事情要你做。”菲利斯眼神放肆的在于宁身上流连,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那样,阴凉无比。

    人在逆境之中,直觉就格外的准确,这个菲利斯,给她的感觉,真的特别差。

    “将她带进我的房间,给她洗干净了。”菲利斯对着后头吩咐。

    很快走出来两个穿着Y国服侍的女人走进来,她们面上蒙着厚厚的黑纱,看不见面容。

    菲利斯眼里头透出来的欲望,于宁一清二楚,她自认为对男人了解的不多,但是那么猥琐的视线令人不寒而栗。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给她的感觉,没有一丁点是好的。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架住于宁,带着她往楼上去,路过一旁的卡沙面前,于宁看到,原本冷硬的卡沙,此刻看着菲利斯的眼中,隐隐带着仇恨,握住胸前机枪的手指捏的死紧。

    她皱眉,这个组织,好像有点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指挥官,现在当务之急是阻击追来的人,北边和南边的基地已经被攻击了,回报的人说过,那是厉家的追兵。”卡沙前方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开口。

    “对,指挥官,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将那女人送到纳帕。”

    菲利斯露出笑容,一口黄牙泛着恶心,“有什么,等到我完事儿以后再说。”

    那个女人,可是厉冥熠的妹妹,厉家大小姐,姿色要比他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绝佳,这么个美人放在面前不享受,他又不是傻子。

    “指挥官的决定,容不得别人质疑!”另一个男人开口否决道。

    一旁的卡沙脸上带着明显的愤怒,手背上淡出青筋,他抬头,一字一句的说,“指挥官,现在厉家下属沈家和商家已经开始动手,我们的情况紧急,容不得半点迟疑。”

    菲利斯起身,走到卡沙面前,伸手整理整理他的衣服,拍拍他的脸,“你还年轻,以后你就明白了。”

    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将厉倾城交过去,没有人会管是怎么交过去的,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这沙漠里头游荡久了,见到的女人无不穿的严严实实的,他很久没有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了。

    自然是不能放过的。

    “我先上楼了,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上楼!”费力气说完这句话,迈着步子上楼。

    楼下的五人面色各异,方才开口劝菲利斯的男人走过去,叹了口气,拍拍卡沙的肩膀,“我们先出去吧,现在是一级戒备状态都出去看看。”

    卡沙抬头,深深地看了眼楼上,不甘心的随同男人离开。

    “哼,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敢对指挥官提出异议!”

    “行了,我们出去吧,明天再过来。”

    “啧啧,你还真别说,那个女人长的正是好看,Z国的女人都这么漂亮的吗,指挥官可真是艳福不浅啊。”

    外头等着一堆身穿迷彩军服的人,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看到卡沙走出来,赶忙迎上去,“指挥官怎么说?”

    这块基地位于沙漠之中,是他们最为隐秘的地方,他们才回到这儿不过十几分钟,就已经听到那边传过来其他的基地被攻击的消息,伤亡惨重。

    原本的ER经过上次的内战之后,就已经实力锐减,在这么折腾下去,这儿的几百人都得死。

    平白无故的,菲利斯去招惹厉家做什么。

    “没有任何方案,他带着那个Z国女人进了房间。”

    一句话,已经说明了情况。

    “他妈的,这个人是想害死大家吗!”其中一个黑人用英文骂了句。

    这情况下,还在胡乱。

    ER组织的上一个指挥官是菲利斯的好兄弟,一年前在一次同Y国政府军的对抗中死去,之后菲利斯成为了指挥官。

    他一上台之后,就下令锐减了所有人的分红,他们这些人原本就是被ER组织收留下来的,命都给了这儿,也不在乎那点钱,但是菲利斯却越来越过份。

    酷好女色不说,三天两头的会摆出决斗场,让兄弟们拼搏厮杀,一场下来,不死人不罢休,兄弟们奋力搏斗的时候,他搂着女人桃笑嫣然,不知白天黑夜。

    可是现在却越来越过份,许多受不了的人逃离,却被他派人抓回来,生生的放在火上烧死。

    他们这群人,对ER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才忍到现在不说话,在他们眼中,这么多年的生活下来,原本无家可归的人们已经把ER当做了一个家,一个归处。

    可是现在菲利斯的做法,已经是在毁掉ER了。

    “我们怎么办?厉家在中东的势力很强大,这个基地,躲不了多久的。”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菲利斯这么乱来,简直就是将他们往火坑里头推。

    卡沙冷着脸不说话,菲利斯乱来,他们也不能够做什么,现在的ER不适合再内斗了。

    “卡沙,我们离开这儿吧。”络腮胡子的男人开口,对着他说道。

    “对!”

    “对!”

    “虽然我们答应过桑拉要忠于他,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能够简单判断了。”

    一个蓝色眼睛的男人紧跟着开口,“厉家的手段令人闻风丧胆,我们就算离开,也会被找到击毙,真的很困难。”

    “行了,都散了吧。”卡沙闭上眼睛开口。

    于宁被那两个女人拉进了卧室里头,这里的住所并没有那么豪华,就连浴室里头都只是简单的按了洗漱台和一个白色的浴缸,上头莲蓬头泛着白色的光芒。

    女人操着蹩脚的英语开口,“你自己洗澡,还是我们帮你。”

    于宁伸手将她们推出去,“我自己来。”

    两只手按在洗漱台上,于宁盯着镜子里头自己那张脸,洗漱台上放着一把牙刷还有漱口杯,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于宁翻开柜子,果不其然找到了刮胡刀,除了电动的,还有手动的,这种地方物质缺乏,要送生活用品过来需要很长一段路,所以她能够猜的到,这些男人的刮胡刀,应该有传统刀片的。

    将锋利的刀片放到口袋里头,于宁打开莲蓬头,透明的液体喷涌而出,很快看到薄薄的水雾出来。

    她动动手,对准手表上的时间。

    苏西西就算能够来到这儿,这里大部分都是沙漠,没有隐匿的地方,也只能够等到天黑了才有机会靠近这里。

    现在这情况,她是等不到黑夜了,那个男人,她看着很恶心。

    约莫过了十分钟之后,于宁推开门走出去,菲利斯已经坐在床边,外套脱掉,两只手往后,撑住了身后的床铺。

    “我比较希望你是裸着出来的。”他轻浮出声,于宁身上还穿着来时候的那套衣服,没有变化。

    于宁忍住胸口翻出来的恶心,先不能动手,她还有几个问题要问。

    “你现在放了我,还有机会能够生存下去。”

    菲利斯两腿交叠仰头不屑出声,“为什么?”

    “我才来这里不过几十分钟的时间,你的两个基地已经被毁掉,恐怕你已经见到了厉家的实力,你如果再执着下去的话,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ER组织,将会全灭!”

    于宁听到他的人说基地被攻击的时候,就已经大体明白了,苏西西并没有将厉倾城带去沈家。

    也幸好那个平时犯二的女人,关键时候没有掉链子,沈家的打击也很是迅速。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事情?我告诉你,在这里,我就是王,在这片沙漠,只要我不出去,就没有人能够进来!”菲利斯大言不惭的开口。

    夜郎自大这个词,于宁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你也不用再多说,我倒是希望你这张小嘴,能够在床上出声。”菲利斯淫笑着凑过来就想伸手摸她。

    于宁往后退了一步,像是下最后通碟一样,“你真的不放了我?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她从来不想杀人,每次接任务她杀的那些人,都没有无辜的,她自认为手上染血,但是也绝对不是十恶不赦。

    “这样的话,没有任何意义,来吧宝贝,我想听着你为我呐喊。”菲利斯扑上来。

    于宁眸中戾光乍现,身形虚晃,避开了扑上来的男人,一脚踢过去,菲利斯也不是什么酒囊饭袋,避开她的攻击,单手往前一拳头狠狠地打过去,带着呼啸的风声。

    她往后一退,单手劈过去,打在他的手肘上,菲利斯感到手臂一麻,松开了握住的拳头,手臂往下滑。

    没想到这厉家的小姐,身手还不错,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厉倾城,是不会功夫的。

    于宁抓住空档,一脚踢在男人身下,菲利斯感觉到钻心一样的疼痛,捂着下身痛呼,女人见此,夹在左手指间的刀片抽出,狠狠地插进他后颈里头划过。

    菲利斯一双眼睛瞪的很大,带着诧异和惊讶,当即倒在地上踌躇不止。

    “你很厉害,只不过你遇上的,是我。”于宁蹲下身,拿出另外一枚刀片,比在他心脏的位置。

    “死在你手上的人应该不少,你也不算冤枉。”

    菲利斯张着嘴巴想说什么,但是吐不出一个字来,于宁没有犹豫,手上的刀片推进他的心口,一直到没入不见。

    菲利斯吐出两口血,瞪大眼睛,没了动作。

    于宁拿起他床上的外套扔在他头上,盖住了男人死不瞑目的表情,沙漠里头的夜晚很慢才会降临,昼长夜短,她现在不能大白天的就这么离开,这片的区域她并不熟悉,一下去恐怕就会被下头的人围住。

    现在应该不会有人过来打扰,她得等到天黑了再出去,才能够有离开的时间。

    这些人,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她在路上想好的招数全部被打乱,居然这么快就解决了对方的首领。

    ER也不算什么名不见经传的组织,首领怎么就渣成这样。

    她坐在床边,看着地上的尸体无奈,这男人,就是一个好色之徒,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这么快就摊上事儿。

    原本想着只要能够从这悄无声息的逃出去,将脸上的药水洗掉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于宁这刻庆幸的是,来到这儿的是她,而不是厉倾城那个小丫头,否则的话,不知道她会经历什么。

    她起身,将菲利斯放在抽屉里头的手枪待在身上,其中还找到一把镶满了宝石的匕首,看上去很是华丽,看的出来匕首铸造的材料用的是顶级的,锋利无比。

    这样地方的房间里头,最不缺的,就是武器。

    她转悠了一会儿,刚到窗户边上,就听到细碎的声音,这声音,应该是什么东西在往上爬,她靠在窗边,斜眼往下看。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身影在往上爬,看的出来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子,应该十五六岁的模样,皮肤黝黑,动作利落,但是看的出来不是那么厉害。

    他动作迅速,踩着墙壁的脚用力往上蹬着。

    于宁眯眼,这人穿着ER的军服,但是为什么要爬上来。

    少年很快打开窗户,跳了进来,在站定之后看到地上的尸体时,他明显愣住,紧跟着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

    于宁站在他身侧,伸手拉上黑色的窗帘,屋内突然变得昏暗。

    “你是谁?”

    少年两手垂在身下没动,他来口,说着英文,“我是来救你的,别紧张。”

    于宁没动,刀尖依旧抵在他脖子上,“你救我,我觉得我可能会相信吗?”

    一个穿着ER组织衣服的人,翻进自己首领的房间里头,说来救她一个外人,这话,她不会相信。

    少年继续说话,“我真的是来救你的,你要相信我。”

    “给我一个理由。”

    他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年轻稚嫩的脸上露出倔强,“我不想你跟她们一样,毁在菲利斯手上。”

    于宁敏感的捕捉到他话里头的两个字,“她们?是谁?”

    少年没有再说话,他垂着头不动,有些伤感的样子。

    “你看到我杀了你们指挥官,就不觉得生气或者是愤怒吗?”

    她不信,毕竟这是他们的老大,怎么可能会看到他的尸体而无动于衷。

    “他不配!他不是我的指挥官,我的指挥官,只有桑拉一人!”

    于宁抿唇,这话里头,听出了愤怒和不甘,这人可以相信。

    她收回匕首,往前一步坐在椅子上,盯着对面的少年,他连忙转过来,男孩子眼中熠熠生辉,看着于宁的脸上带着惊喜和崇拜。

    “菲利斯在ER里头身手排行第三,你居然杀了他!”

    “你这是反问句吗?”于宁淡然出声。

    少年摇头,“不是,是惊讶!”

    于宁转动手上的匕首,“你叫什么名字,既然想救我,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跟我解释一下原因。”

    少年口中的桑拉,是ER组织的前一任指挥官,也是曾经将ER带领到一个高度的男人,这是于宁曾经了解到的。

    少年低头想了想,抬头露出笑容,八颗标准的牙齿雪白,“我叫艾鹏,是这里年纪最小的人。”

    “你很不服菲利斯?”

    像是提到了艾鹏的什么痛处一样,他咬牙出声,带着仇恨,“他这样的男人,根本不配,如果不是他,依喜雅和大家,就不会死,他害的整个组织变得四分五裂,大家手染自己兄弟的鲜血。”

    他想到那个干净活泼的少女,时常给大家唱歌表演,为这个死气沉沉冷硬的地方带来欢乐的女孩子,被菲利斯糟蹋之后选择了自杀。

    她死的那天,房间里流了满地的鲜血,那股铁锈一样的血腥味,他现在还记得。

    于宁盯着他,是不满管理者引发的仇恨,这很常见,不过这菲利斯能够被恨成这样,也是个人才。

    “你刚才不是说要救我吗?现在我杀了你的指挥官,你要怎么处置我?”于宁状似无意的开口。

    艾鹏看着她,突然低头九十度鞠躬,“我谢谢你,谢谢你杀了他!”

    他是个懦弱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菲利斯一次又一次的作孽却什么都不敢做,菲利斯的尸体躺在那,他心里头,是高兴的。

    在看到于宁跨出飞机的时候,女孩子面容的那股清灵,同那时候的依喜雅一模一样,所以他下了决定,他想救她。

    所以才会避开了那些人,爬上了这堵墙。

    “我会帮你离开这里,安全的互送你离开。”艾鹏说的诚恳。

    于宁不免有些动容,这男孩子,看上去挺不错的。

    “你是在感谢我?”

    为了那个叫依喜雅的姑娘吗?

    艾鹏点头,“我谢谢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情,所以我一定会保护你离开这里。”

    半响之后,于宁点头,她相信这孩子,他眼中的坚毅和明亮,如同浩瀚星空中的光辉那样。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依然生理期,顶着大姨妈的痛码字,所以到现在,不好意思啊,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