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媚儿不甘心地看一眼凤雅柔,转头正想要对着落儿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在自己身边的落儿不见了。

    放眼望去,在最后面看到了落儿,落儿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凤雅柔,并没有留意到媚儿的注视。

    媚儿瞧着落儿的那双眼睛,不用想就知道她现在又要开始算计别人了。她算计的人是……顺着落儿的视线。

    媚儿毫无意外地挑了挑眉,刚才凤雅柔和沈言这般的无礼,以落儿的性格能够忍住不爆发,已经算是给面子这个武林大会了。

    下一秒似乎想到了什么,媚儿的唇角微微勾了勾,向着落儿的方向走了过去,而看着媚儿的行动的大师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地闪过一丝精光,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都是被人敬重的,即使没有武林盟主的位置。

    不少人都不太敢于得罪自己,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哪个武林大会上又突然有事,哪个位置渐渐的也就成了自己的专属位置。

    这两个人的依仗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怕自己,难道是现任的武林盟主让他们如此做的?

    大师兄隐晦地看了一眼武林盟主?

    “大师兄?”忽然有一个人现在了大师兄的身后,轻声地说道。

    闻言,大师兄蹙眉,不悦地看向了哪个是师弟,低沉地嗓音响起,“何事?”

    师弟瞧着原本一直都是以温和的样子面人的大师兄,眼神含了几分不耐烦和烦躁的情绪看着自己。

    这个眼神让师弟哆嗦了一下,他万万没有想到师兄竟然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过想了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下一秒又觉得大师兄自己不过是在愤怒那两个人,这个情绪不是对自己的。

    “大师兄,长老找你。”刚才跟凤雅柔长老就想要让自己去叫他们别找事,可是自己l顾着愤怒,将长老的话都给忘记咯。

    也不知道现在长老会不会怪罪自己,想到这里,师弟的眼神里闪过着急,可是却不敢催促大师兄,大师兄基本上是他们逍遥派的第一红人。他们在外面能够得到那么多的尊敬都是因为大师兄,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

    “长老,你找弟子所谓何事?”大师兄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长老,他不相信长老会不知道自己已经来了,可是长老仍旧是一副微阖双眸,养神的样子。

    长老在大师兄一出现在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但是刚才自己叫的人,传达消息已经太晚了,他们已经跟凤雅柔两人起了争执,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长老?”

    大师兄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长老睁开双眼,心中有些烦躁,可是却又不能直接离开。

    一旁的师弟以为长老是在责怪自己,这么晚才将大师兄带来,耽搁了长老的事情,现在长老是生气了,所以才会不理会他们的。

    师弟神情很是紧张犹豫“长老,都是弟子不好,没有及时地将大师兄带来,长老?”

    长老猛然睁开双眼,直直地看着大师兄尘坡,伸出手对着那小师弟挥了挥手,师弟看他们的脸色,也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他能够去干涉的,可是心中仍旧担心大师兄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被长老责罚,便多说了一句,“长老这件事都是我的责任,你要责怪的就责怪我。”

    大师兄在长老睁开双眼了之后,整个人就愣住在原地了,他不明白长老眼神当中是什么意思。

    忽闻,师弟为自己说话的声音,才堪堪从长老那眼神中清醒过来,晃了晃神,随后对着师弟说道:“没事,你先回去吧。”

    师弟迟疑地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两人的面前。

    “长老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大师兄心中有疑惑以往的那些偶然的事件都是自己弄出来的,他也不像这样的,可是自己明白自己到底是有多么大的能耐,他们一直都在吹捧着自己,却未曾想过自己到底能不能胜任。

    这么多年了,大师兄就一直逃避,并且即使有人觉得奇怪,可是一点证据都没有,根本就无法能够点出自己到底是不是有真材实料,这次大师兄决定跟往常一样。

    若是这次出的事情是在师门,那就更加能够堵住了这天下的悠悠之口。

    “你可知晓那两个人是谁?你这么多年的小技巧,我们都是知道的,可是你不应该将我们都当成了傻子,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掌心的玩意。”长老原本还以为尘坡只是有一些小小的聪明,没有想到他竟然将所有人都当成了傻子。

    若是这次他再不出现,江湖上所有的人都会以为他们是害怕了,尽管那两个人说是不上场,可是谁知道之后会不会真的宛若他们现在所言这样。

    尘坡蹙眉,长老说得这么的明显,这里的所有人武功都是很深厚额,若是被别人听到了自己这么多年维持的形象就被毁了的。

    长老讥笑了一下,“放心,我在说话之前就已经将这里屏蔽了,别人是听不到的。”

    尘坡骇然地看着长老,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少数的人,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长老竟然藏得如此的深。

    “长老,弟子不知道长老在说什么。”大师兄原本对于这个不起眼的长老是持有一种看不起的态势,可是刚才那一招让大师兄对他有些许的改观,因此在态度上就是最为直接的展现。

    长老根本就不意外尘坡会有这么改变,整个门派他这个人是为会算计的,他一向都不是很喜欢这样的人,始终认为,只要有实力,一切在眼前都是浮云,是纸老虎。

    可是门派中很多的人都已经迷失了自己的那个心,根本就看不明白自己现在的位置是多么的危险,有的时候捧得越高,摔得就越惨,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承受住别人的考验,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就不行,根本就是绣花拳头。

    也难怪,这么多年都是用这样的方法来逃避。

    长老对于她的这个行为也曾说过几句,可是当时风头无两的他根本就无法听进去,自此之后,长老便无再见到尘坡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