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乔乔,咱们别理他。”楚莫一把拉过顾秋乔,越过常林,往前走去,鼻子气哼哼的。

    “你不喜欢他?”顾秋乔问。

    “我当然不喜欢他,他老是色眯眯的看着你,我非常讨厌。”

    “我也不喜欢他,不过他的眼神虽然轻挑,却没有淫欲,他不是好色之人,最多就是玩世不恭。”她讨厌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说楚莫是傻子。

    “知道你不喜欢他,我就放心了,乔乔,其实我也很不错的,你可以试着喜欢我,我会尽量不让自己那么傻。”一句话出来,楚莫脸上顿时红了,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偷偷瞄向顾秋乔,见她没有生气,这才稍稍放下一颗心。

    “喂,你们跑那么快做什么,你们在说什么,你们讨厌谁呀?是不是讨厌那个狐狸精,其实我也很不喜欢她的,那个女人勾引我爹,害死我娘,我看到她就一肚子的火,她最好赶紧一尸两命,省得污人眼睛。”

    常林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却游戏风尘的态度带着一抹纨绔,一抹不羁,一抹轻狂,手上的扇子摇得啪啪作响,远远看去,三人各是人中龙凤,美貌无双,站在一起,倒像一幅人间美画。

    楚莫瞪了过去,“你还跟着我们做什么?”

    “谁跟着你了,这里是我家好不好。”常林摊手,总不能说,看到顾秋乔,就忍不住想跟她多靠近靠近,虽然这个女人连一句话都不回应他,也没有真正正眼看过他,不过这样才有趣不是。

    “吵什么吵,大夫找到了没有。”远处,一道洪亮的声音陡然传来,声音中,有常年上位者的霸气,也有隐忍的焦急。

    家丁一听到声音,全部扑通跪了下去,哆嗦道,“回老爷的话,找……找到了,就在那呢……”家丁指向顾秋乔。

    顾秋乔眼尖的发现,自从中年男子出现以后,常林脸上的嘻笑便隐去了,只是冷冷淡淡的站在那里,昂着头摇着扇子望着湛蓝的天空,连看都不看中年男子。

    再看中年男子一身贵气,眉目间不怒自威,与常林还有几分相似,再听他们喊他老爷,大概也猜到来人的身份了。

    常林跟他爹感情不和吗?

    常员外以为家丁请来的是和大夫,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年轻女子。

    这个女子一身布衣,打着无数补丁,脚上的鞋子破得都露出了脚趾头,横看竖看,他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如果她懂医术的话,他多少应该还是认识的吧……

    再看她身边的男人,虽然长相俊美,但……愣头愣脑的,见他望去,还一直傻笑,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常员外顿时拧紧了眉头,对着家丁厉喝道,“不是让你们去请和大夫吗?怎么请来了他们?”

    “老……老爷……和大夫说无能为力,这……这位姑娘说她能接生,小的……小的就想……要不把她们请来吧,或许……或许还能……”家丁越说,越没底气,他也知道,这个年轻的女人,不可能懂得接生的。

    “贵夫人已经撑了五天,再拖下去,只会对她越加不利。”顾秋乔突然道,她不想在这里跟他们扯不清,赶紧把人接生完,她也要去置办一些生活用品赶回杏花村了,出来这么久,不知道阳阳跟莹莹他们怎么样了。

    “你们懂得接生?”常员外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略懂一二。”

    “你可知道,要是我内人出了什么事,这个责任恐怕不是你能负得起的。”

    “哦……既然你那么想浪费时间,又怕我接生不了,那我离开便是。”说罢,顾秋乔拉着楚莫,头也不回,直接往外走去。

    常大夫有些尴尬。

    他怎么不知道,他把远近村子里的大夫接生婆都请了过来,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只不过,这个女人,他确实没有见过,她也太年轻,难以让他相信,他也不过才说了一句,这女人,脾气怎么这么暴燥,直接就走了。

    常员外想喊住她,又碍于面子,不敢喊。

    眼见自己的儿子屁颠屁颠的追着她,一口一个美人,常员外终于还是狠狠的跺了跺脚,喊住,“姑娘等一下,刚刚是我太着急了,姑娘还请帮忙看一下内子,要是能够顺利接生,一定重金答谢。”

    常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印像中,自己的父亲从不会低声求人,如今为了那个女人,竟然开口求人了……呵……他对她,可真够情深义重的啊……

    “乔乔,走吧,我们去看看吧,毕竟是两条人命呢。”楚莫扯了扯顾秋乔的袖子,虽然他不喜欢常林,但总不能见死不救的吧。

    “好。”她本来也想救的,只不过这家人,一个个都在浪费时间,他们可以浪费时间,她可不想,她还想赶紧回到家里,而且被他们再拖下去,那三夫人不死也得死了。

    常员外赶紧让人带路往三夫人房里奔去。

    常林见他们都离开了,犹豫着要不要跟去,他自己是很不想去三夫人房里的,但他又想知道,这个女人会有什么办法接生。

    最后还是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直接跟了过去。

    “奇怪,怎么没有声音了?刚刚出来的时候,她还在喊疼的。”常员外脸上变色了,心里扑通扑通直跳着,就怕三夫人有个万一。

    当下,常员外也顾不得这里还有一个陌生男子以及自己的儿子,直接将门推开,奔到床前,看着脸色惨白,昏死过去的三夫人,一颗心没了主意。

    屋子里的产婆急急道,“老爷,三夫人……三夫人怕是不行了,这……女人生产最怕没有力气,三夫人疼了那么多天,早已没了力气,无法将孩子生下来了,而且孩子在肚子里那么久,只怕……只怕……”只怕已经闷死了……

    “不……不会的,快……快救救三娘,只要你们能救得了三娘,我给你们二两银子,不,五两,不,我给十两。”

    十两……

    屋子里的产婆们眼睛都亮了起来,待一想到这种情况,瞬间又黯淡了,以她们的经验,三夫人无论如何也生不下来的。

    “我来看看吧。”顾秋乔越过众人,摸了摸三夫人的肚子,替她把了脉,又一番检查后,直接道,“三夫人乃是脚朝下,且身子是半横着的,生不下来。”

    产婆们以为常员外请来多厉害的人,原来不过是个年轻的女子罢了,她这么年轻,懂个什么。

    谁不知道孩子脚朝下,只怕整个镇子都传遍了吧。

    正想讽刺,却听顾秋乔继续道,“三夫人肚子里怀的是双胞胎,不出意外,还是龙凤胎,孩子在肚子里憋太久了,再不生下来,肯定会窒息而亡的,三夫人如今没了力气,又昏死了过去,无法生产了,我建议剖腹产。”

    楚莫与常林不好意思进去,毕竟这是三夫人的房间,如今又是她生产的时候,只能站在门外听着。

    即便他们看进去,也只能看到横挡着的屏风,看不到里面的一切。

    不过他们两人皆是有些听不懂。

    剖腹产?那是什么?

    “龙凤胎?真的是龙凤胎吗?你确定没有把错?”常员外又喜又惊,既是开心又是难受。

    “什么叫剖腹产?”产婆问出众人心里的疑惑。

    却听顾秋乔淡淡道,“所谓剖腹产,就是把肚子划开,取出孩子,再把肚皮缝上。”

    咝……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肚子都划开了,那人不就死了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