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 第二十八章 哪来回哪去
    “我先去睡会,你们继续吃。”说罢,走到里屋,上了床,盖好被褥,直接睡下去。

    顾秋乔在买布料的时候,多买了一块布,在屋子的中间做了一个隔帘,帘布一拉,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面,俨然就是两个房间。

    楚莫心里有些慌。

    从镇子上回来到现在,乔乔都不怎么主动跟他说话,也不怎么看他,她还在生气吗?可是她到底在生什么气呢?他自己哪儿做得不对了?

    顾秋乔累极,虽然寒风透过破败的窗子吹进来,冷得让人瑟瑟发抖,不过如今有这床暖和的被子,至少也抵抗了一些寒冷。

    她一下子就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众人很有默契的放低声,不敢吵到顾秋乔,她也该好好让她睡一觉了。

    顾秋乔一睡,这里就是顾拐子做主了。

    顾拐子看了看屋子里这么多好吃好喝的,觉得顾秋乔有给四婶送礼,不给其他人送礼说不过去,让楚莫把大米跟猪肉分成四份,他们三家,一人送一份,再送一份给顾爷爷。

    至于棉衣跟被褥,顾秋乔只多买了一套,也就不送了,只送给四弟妹就好了。

    “爹,乔乔没让咱们送米菜给二叔三叔他们,万一乔乔要是生气了怎么办?”楚莫虽然心疼把东西送人,不过他也没有意见,只是乔乔对他们似乎……

    他怕乔乔生气。

    顾拐子叹了一口气。

    他又怎么不知道乔乔不愿意,不过总归是亲戚,要是不送的话,也不大好,还是送了吧。

    顾秋莹一阵阵肉疼,那可是大米跟猪肉呢,平日里哪里吃得起肉,爹爹就这样送人了。

    这一天,无疑是顾秋乔家里最幸福的一天,不仅吃得饱,也穿得暖。

    顾秋乔睡得很沉,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等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是被吵起来的。

    “大哥,你可真够偏心的,你给老四家又是送被褥,又是送棉衣,又是送补药的,可是我们家呢,我们家只有那少得可怜的猪肉跟大米,好歹我也为你们老顾家留了种,你们就是这么区别对待的吗?”

    “可不是嘛,我们秋鸿连件棉衣也没有,他可是咱们老顾家唯一的男丁啊,你这是故意要冻死秋鸿吗?”

    “我跟你们说过很多次了,不是这样的,棉衣跟被褥只剩下一套,那是乔乔特意留下给四弟妹的,你们也知道,四弟妹日子很是艰难。”

    “呵,真是笑话,除了你们家,谁家的日子好过了,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买了棉衣,买了被褥,添了家具,每天都大鱼大肉的,村子里,谁家比得过你们?说白点儿,你们家银子哪儿来的,无非就是霸占了神医留下的药材,连夜拿到镇子去倒卖换了银子,不然你们以为,你们哪来的钱?我不过是跟你要一些被褥跟棉衣,已经算客气了。”

    顾秋乔蹙眉,这尖酸刻薄的声音,她极是厌恶,不需要刻意去听,她就知道,是二婶张红红跟二叔顾的声音。

    有给她们送猪肉跟大米就不错了,竟然还跑来找茬。

    别说那些药材是她自己采的,就算是神医留给她的,那也是她的,关她什么事?

    顾秋莹脸色难看,解释道,“我们家就早上吃得好了一些,往日里,哪天不是啃树皮草根?我们都已经分家了,自家的日子,自家安排着过,那些猪肉跟大米,还是我们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们一家人都舍不得吃呢。”

    要是今天有钱的是她们,她绝对不相信,他们会送一粒米给她们。

    红张张见顾秋莹一家大大小小都穿着棉衣,本来就眼红,此时再听到她顶嘴的话,不由怒火中烧,三两步上前,意欲揪起顾秋莹的耳朵,怒骂道,“你个赔钱货,凭你也配穿棉衣,你知不知道,只有我们家鸿儿才是顾家唯一的男丁,顾家还得靠鸿儿传宗接代,你算个什么东西?谁知道你们家以前是不是关起门来大鱼大肉的。”

    真是可恶,她们不仅有棉衣穿,有被褥盖,更可恶的是,这些料子了都是镇子里最贵的阿新布料店买的,平常人哪里买得起,他们却一次性买了这么多,如何能够让她不生气?

    她们家可是连一件都买不起的啊。

    她只要看到她穿在身上的棉衣,火气就蹭蹭蹭往上涨,她居然还敢跟她顶嘴,真是反了天了。

    “你住手,我姨姨也是你能打的吗?你算什么东西?”不等顾秋乔阻止,一道愤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肉肉的短胳膊直接拍开张红红的手。

    这稚嫩的声音,中气十足,明显是要骂人的,然而她到底年纪小,发出来的声音,也是奶声奶气的,完全没有威严。

    顾秋乔掀开一角帘子,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楚阳双手插腰,站在顾秋莹与顾拐子面前,怒瞪二叔二婶,气得二婶眼里冒火。

    “你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抽死你。”张红红盯着楚阳身上的棉衣,心里再一次炸了火,愤而转向顾拐子,指着楚阳怒道,“大哥,这棉衣是乔丫头买的吧?要是我没有记错,楚傻子身上也穿了一件阿新布料店买的棉衣,你们给不相干的人都买了棉衣,却不买给秋鸿跟我们,你们的心怎么那么狠?”

    顾拐子急得脸色涨红,无措的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们……我们……”

    顾拐子想解释,却找不到理由可以解释。

    他就知道,给老四跟楚莫楚阳买了棉衣,不买给他们,肯定要出事,他真没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啊……

    楚阳冷哼一声,稚嫩的声音在破败的屋子里清晰的响起,“我们才不是不相干的人,我是娘亲的女儿,爹爹是娘亲的夫君,我们是最亲的人。”

    顿了一下,楚阳继续道,“爹爹说了,娘亲会医术的,那些药材都是娘亲跟爹爹亲自采的,根本没有什么神医,爹爹之前也以为真的有神医,可是他跟我说了后,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什么神医,神医一说都是你们认为的,所以,这些银子是娘亲自己赚的,娘亲想给谁买棉衣就给谁买棉衣,不想给谁棉衣,就不给谁棉衣,你们哪来回哪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