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娘亲,你好厉害。”楚阳崇拜的看着自家娘亲,小手紧抱着她的大腿,仿佛在她心里,顾秋乔就像天神一般的存在。

    顾秋乔冷冷扫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张红红以及捶胸顿足的顾招子,让顾秋莹把猪肉跟大米收起来。

    顾秋莹还未收起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声得意的熟悉声,“爷爷,他们都在里面,就是顾秋乔那个死丫头把我们家的猪肉跟大米都抢走了。”

    众人纷纷抬头往外看去,却是顾秋鸿扶着顾爷爷自外而入。

    顾秋鸿满脸得意,一进来就狠狠瞪着顾秋乔一家人。

    顾爷爷拄着拐杖,脸色铁青,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久居高位的威严,一双犀利的眼,扫过在场形形色色的众人,在扫过猪肉的时候,多停留了几眼,最终定格在顾秋乔身上。

    顾爷爷年纪大了,加上以前当过村子里的副村长,故而,村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惧怕他的。

    张红红与顾招子一见顾爷爷,当即大喜,破泣为笑,谄媚道,“爹,您怎么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顾爷爷拐杖重重一拄,顾拐子打了一个颤。

    他还是很敬畏自己的爹爹的。

    有顾爷爷在,顾秋莹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把希望投向毫无畏惧的顾秋乔身上。

    “还能怎么回事?爷爷,您可不知道,顾秋乔霸占了神医留下的药材,拿到镇子上去卖,换来的银子,买了很多棉衣被褥,以及猪肉大米,她给老四家送棉衣跟被褥,我爹娘不过过来跟她要一件棉衣给爷爷您穿,想不到她不仅不给,反而把猪肉大米都给抢了去,她的心里,根本没有您这个爷爷。”

    不等众人开口,顾秋鸿就倒打一耙。

    顾老听到,脸色更加不善,怒瞪了顾拐子,“是这样的吗?”

    顾拐子急急解释,“不是这样的,乔丫头本来没想要回猪肉跟大米的,是二弟他骗了楚老三两银子,乔丫头本想把猪肉跟大米要回来,此事就作罢的。”

    顾爷爷一双冰冷的眸子陡然射向顾招子。

    顾招子打了一个颤,否认道,“我……我没有……我没有骗那三两银子的,不是我干的。”

    张红红赶紧打圆场,“对啊,爹,招子说,那天他喝醉了,根本不记得楚老有没有给他三两银子,也不知道楚老是不是用不光彩的手段,让招子立了字据,按了手印。”

    张红红轻飘飘的一句话,把所有的责任都给撇除了,甚至把罪责都怪在楚老身上,听得楚阳与顾秋莹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特别是楚阳。

    楚阳当即怒道,“你胡说,楚爷爷才不是这种人,分明就是你骗了楚爷爷,字据都在这里,难道还有假吗?”

    “你个小丫头,你懂什么,招子醉了,楚老可没醉,要是楚老不想给招子三两银子,招子难道还能用抢的不成?”张红红冷笑。

    “你……你……”楚阳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她实在想不到,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阴险的人,明明就是他们骗了楚爷爷三两银子,现在……现在他们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字据是招子自愿立的?只要你们有人证,我们就服。”

    张红红这句话出来,不仅顾秋莹等人气到了,就连围观的村民们暗骂无耻。

    楚叔都死了,死无对证,他现在是想怎么耍赖都成了。

    楚阳被噎得无话可说,只能委屈的看向顾秋乔。

    顾秋乔上前一步,淡淡道,“你说得没错,没有人证,确实什么都证明不了,既然如此,你说二叔醉了,那天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可有人证?”

    张红红正要吐出的话卡在喉咙里,她想胡乱掰一个人出来,又怕顾秋乔万一真的去县衙告状,到时候就真的要坐牢了。

    “既然你们也没有人证,那咱们还依物证来吧,您说呢,二婶。”顾秋乔冷笑,再一次将手中的证据摊在众人面前。

    顾爷爷扫向一脸气急败坏的二儿子与二儿媳,长期相处下,他又怎会不懂。

    如果他们有理的话,这两人哪怕争个头破血流,也会力争到底,如今欲言又止的,肯定就是老二骗了人家三两银子。

    虽然知道老二骗了人家三两银子,顾爷爷依旧站在老二一家,只因顾秋鸿是他们顾家唯一的传承者。

    没有什么比秋鸿娶媳妇传宗接代来得重要。

    “既然都死无对证了,那还争个什么?猪肉跟大米都送出了,再收回来不嫌丢人吗?马上把猪肉送回去,此事就此作罢。”

    闻言,顾秋乔冷笑了。

    这老头分明就是帮他们,想让她交出猪肉与大米,门都没有。

    “爷爷,楚叔虽然去世了,可楚莫与楚阳可还在呢,虽然孙女儿明白,您想私下解决此事,让二叔一家给楚莫一个公平的交代,可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您偏心呢。”

    顾爷爷眯起危险的眸子。

    他一向不看在眼里的孙女,自从上次死而复生以后,性情当真是不一样了。

    她明里话说得好听,暗里无非是让他公平处理,否则,这么多村民们看着,以后名声也不好。

    “爷爷,顾秋乔她欺人太甚,那些可都是神医留下治疗咱们杏花村乡亲们的药材,却都被她给卖了,如今三叔家的女儿到现在还重病着呢,她明知道您身体不好,却不给您被褥棉衣,我看她就是故意要冻死您,故意要让我们顾家绝后。”

    许是知道自己一家在这方面理亏,顾秋鸿赶紧转换一个话题。

    这个话题无疑挑起所有村民们的不满。

    神医留给全村的药材,凭什么都被她给据为己有?

    顾秋乔必须把这份银子吐出来不可。

    一时间,村民们纷纷讨钱。

    楚阳怒道,“神医才没有留药材给娘亲,那些药材都是娘亲跟爹爹亲自采的,银子也是娘亲自己赚来的,娘亲会医术,咱们村的二娃就是娘亲救活的,爹爹刚刚也跟我说了,娘亲在镇子上还救了一个老婆婆,还帮人接生了呢,那十两银子就是常家员外,感谢娘亲替他三夫人接生才给娘亲的。”

    所有人噗嗤一声,都笑了出来。

    顾秋乔会医术?

    开什么玩笑?

    她要是会医术,那他们全村人都会医术了。

    他们从小看着顾秋乔长大,她有几斤几两,他们还不知道吗?

    不想给这笔钱就直说,还寻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解。

    见所有人都不肯相信,楚阳跺了跺脚,急道,“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镇子上打听打听。”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支持哦,第一轮PK,顺利通过了,希望后面几轮PK,也能顺利通过!

    感谢所有送花,送钻,送票票,以及收藏跟文的作者,爱你们!

    有任何意见可以在评论区提出来哦,我会一一回复的。

    这章比较平淡,下章撕架走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