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银针一拔,张老伯尝试着站起来走路,虽然脚步麻了些,倒也能走路了。

    张老伯老泪纵横,“顾神医,我这条命就是你救的,小张,以后你要听顾神医的话,顾神医让你干嘛,你就干嘛。”

    “是,小张明白。”小张笑容绽放,自己老爹的病终于治好了,他也放心了。

    “顾神医,能不能请问一下,我的腿怎么会这样?”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压迫到神经线,随后顺着神经线一路往上疼罢了。”

    “原来是这样,谢谢顾神医。”张老伯听不大懂,不过还是千恩万谢后,才离开擂台。

    “第二局,是我们赢了吧。”顾秋乔问道。

    何大夫很不想宣布他们赢,可这么多人看着,他也只能宣布,“第二场,大和药铺胜。”

    小喜子欣喜的扯着和大夫的袖子,“和大夫,如果刚刚那局也宣布我们赢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平局了,顾小姐只要再赢一局,我们大和药铺就胜了。”

    和大夫反应过来,赶紧发言,“刚刚那局,是我们大和药铺赢了吧。”

    何大夫扫了他一眼,开口道,“刚刚那场不算,我们谁也不知她真瞎还是假瞎。”

    “这不公平,明明就是我们赢了,就算顾小姐就算再赢一局,那也是平局啊。”

    “那可以再加一局。”

    和大夫气得胸腔上下起伏。

    常林嘿嘿一笑,“这个主意不错,再加一局。我家秋秋医术,那可是举世无双的,无论加多少局,她都必赢。”

    “行,如果下场还是平局,那就再加一局吧。”

    两家药铺一致同意,平大夫冷笑一声,继续在人群中开始寻找病者。

    还第四局呢。

    第三局,他就要他输定了。

    一双精锐的眼睛不断扫着人群,最终定格在一个老人身上。

    平大夫猥琐一笑,“如果你能让那个老人的腿走路,那第三局就算你赢了。”

    顾秋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这个老人怎么那么眼熟?

    不就是刚刚去大和药铺看病的老人吗?

    和大夫以及众人脸色再次一变,个个气愤的看着平大夫。

    “你这根本就是为难人,那何老伯的腿脚都几十年了,怎么可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医好。”和大夫怒道。

    台下的众人也是不赞成。

    “对啊,何老的腿脚都几十年了,要是能医好,就早医好了,哪至于大半辈子都拄着拐杖。”

    “这场根本不可能赢了,分明就是平大夫刁难人嘛。”

    “可不是,刚刚平大夫选了张老伯都是刁难人了,好在她医术高明,治好了张老伯,可是何老的腿,怎样都不可能医好的,这是陈年旧疾的。”

    “哎,这场肯定输了,平大夫就是故意不让他们赢的。”

    “那也不能这么说,张老伯的腿疼得那么厉害,都能医好,何老的腿,或许还真的有可能好呢。”

    “做梦吧,几十年的腿疾了,能好得了,我的脑袋都可以砍下来给你当球踢。”

    “……”

    众人还在议论纷纷,何老一脸蒙。

    他是想抓药治病啊。

    可他是想抓止疼药,他的腿疼得很厉害啊。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这双腿还能够站起来。

    何老有知之明,这双腿就算大罗神仙下凡,都救不了的。

    平大夫笑道,“规则上,只说选三个人,所以我选谁可以,再说了,这次是比医大会,治的,本来就是疑难杂症,如果你治不了,那只能说,你学医不精,这也没有什么,对吧。”

    顾秋乔冷笑。

    他说的话,句句都洽到好处,根本找不到一处可以反驳的。

    “平大夫所言甚是,就请那位老伯上来吧。”顾秋乔坐在看诊位。

    伙计已经去请了何老,何老使劲摇头。

    “我就不上去了,我只想抓一些止疼药,我的腿不可能站得起来的。”

    “老人家,您只管上去,又不要您的钱,而且,大和药铺兴许还有止疼药。”

    “这……那好吧。”

    何老拄着拐杖,一拐一拐的往擂台上走。

    他不敢奢想能够站起来,他只求他们能开一些止疼药给他止止疼。

    众人皆是紧张的看着顾秋乔,不知道顾秋乔是否能够再破奇迹。

    小路子伸长了脑袋,“老板,您说,顾小姐这次能医得好吗?”

    “我看悬,几十年了,想治好,又怎么可能一朝一夕能好的。”

    小路子也是这么感觉的。

    不仅小路子,所有人都不相信。

    包括常林都不敢相信顾秋乔能够治得好。

    顾秋乔搭了脉搏后,又让何老掀开裤腿。

    他的腿伤,也是在左腿。

    不过那左腿到处一片青紫,伤口处甚至还发炎流脓,恶臭味一阵阵的。

    “我的腿,最近疼得厉害,外用的药都没有了,内服的药也没有了,很疼,晚上疼得睡不着,要怎么样才能止疼呢。”何老问道。

    “你的腿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

    “哦,是以前年轻的时候,被毒蜂蛰到,当时没钱医治,就没去管它,后来开始发疼,慢慢的腿脚不能走路,伤口还慢慢的腐烂。”

    顾秋乔拧眉。

    这个腿伤跟自己爹爹腿上的伤差不多。

    治好倒是可以,但是一柱香的时间,肯定是治不好的,毕竟都那么多年了。

    何老心里一慌,“怎么,连止疼药也没有吗?”

    平大夫等人得意昂首,“顾大夫,要是不会医治的话,你大可认输,我们都不会笑话你们的。”

    “就是,胜败乃兵家常事,又没有什么关系,最多就是大和药铺从此关门罢了。”

    “我早就说了吧,那个瞎眼的女人,根本没瞎,是他们的手段罢了,至于张老伯的病,也是她误打误撞而已,否则,何老的腿伤,她又怎么可能治不好呢。”何大夫取笑道。

    和大夫怼了回去,“你们厉害,那你们来治,一柱香的时间,如果你们能治得了何老的腿伤,我大和药铺马上就关门。”

    “和大夫,你这又是何必呢,治不好就直说嘛。”

    “就是,认输吧。”

    和大夫脸色难看,气得说不出话。

    常林倒是不着急,好奇顾秋乔会怎么去医治他,他对顾秋乔越来越感兴趣了。

    就在这时,顾秋乔站了起来,直视平大夫,“你刚刚说,只要我能让他站起来,这场就算我们胜对吧。”

    “对。”平大夫怔了下,应道,他绝不相信。

    顾秋乔在医箱里面找了找,拿出一把尖细的小刀,以及银针。

    何老看到刀子,吓到了,“你……你要干什么,我只想要一些止疼药啊。”

    该不会是刚刚他在大和药铺里耻笑了她,所以她寻仇吧。

    何老挣扎着想离开,可拐杖被伙计拿到一边去了,他腿脚不好,根本站不起来。

    顾秋乔淡淡道,“老人家,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的腿会疼,证明你的腿还有知觉,只要有知觉,就有希望可以站得起来。”

    何老讷讷道,“什……什么意思……”

    “那蜜蜂有毒,你没有及时处理,所以毒汁已经扩散了,你的腿上已经发炎流脓,若不及时处理,腐烂会越扩越大。”

    何老依旧不懂。

    他的伤口是腐烂流脓了啊,可若是毒汁已经扩散,那他不是中毒了吗?

    都这么多年了,她怎么去毒?

    “我尽力帮你把毒液逼到伤口处。”

    何老还没有反应过来,顾秋乔在他身上已经扎了不少针,他只能忍下来。

    平安药铺的人鄙夷的冷笑,“痴人说梦,散到全身的毒,怎么可能逼到腿上呢。”

    “就算逼到腿上,又能怎么样呢,难不成把毒血逼出来就好了?”

    “可不就是,要是这么容易治,早就治好了。”

    “看着她一会怎么出丑吧。”

    平安药铺的人都在看笑话。

    台下的人,有的看笑话,有的希望再出一个奇迹,有的根本不相信。

    常林眨也不眨的看着顾秋乔,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和大夫更是一脸蒙。

    一盏茶的时间过了。

    顾秋乔拿起小刀子,将张老伯腿上的伤口划开,顺间毒血涌了出来。

    这些毒血又臭又腥,不少人都往后站去。

    和大夫与平大夫都惊了。

    她就靠针灸之术,怎么可以把毒血逼出来?

    这……这也太神了吧……

    何老吃痛。

    不过看到自己腿上流了这么多毒血,他忍住了。

    也许,她真的可以治他的腿伤。

    至少以前看大夫的时候,从来都没人能够帮他逼出毒血。

    ------题外话------

    第三更,亲爱哒们,以后每天的更新,定时在早上7点整更新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