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 第158章 谁敢欺负楚莫
    仅仅只是一眼,顾秋乔的心紧紧抿在一起。

    楚阳,是楚阳。

    她的脸色怎么那么苍白?

    “你是什么人,赶紧走赶紧走,别在这里碍事。”

    “我要找大夫,让开。”楚莫挥袖,几个伙计当即便倒下去。

    众人一惊,这男人是谁,怎么力气那么大。

    “住手,谁都不许拦他。”顾秋乔大喝道。

    众人都被她给吓了一跳。

    刚刚平安药铺的人无论怎么羞辱刁难,她都荣辱不惊,如今不过是拦了一个强闯的人罢了,顾秋乔竟然发这么大的火气。

    楚莫听到顾秋乔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很快又拔腿,奔到擂台上。

    “阳阳发作了,你快帮她看看。”

    楚莫对顾秋乔有着说不明理不清的复杂情感,最后只能让她先救楚阳。

    不需要楚莫说什么,顾秋乔已经搭上楚阳的脉搏。

    可是刚一搭上,顾秋乔就吓到了。

    这是什么脉搏?

    她行医那么多人,从来没有见过。

    “怎么样?阳阳怎么样?”楚莫急道,阳阳这次发作,比任何一次都来得严重。

    “她的脉搏很奇怪,时而如奔腾的千军万马,时而像奄奄一息的垂死老人,时而又像大海里波涛汹涌的巨浪。”

    她……竟然看不出来楚阳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顾秋乔脸色难得的难看。

    更让她心痛的是,楚阳白皙红润的脸不仅惨白一片,眼角的眼珠子更是滴哒滴哒的往下流淌着,嘴里痛苦的喃喃自语,“娘亲……娘亲,阳阳好疼,呜呜,娘亲,阳阳要娘亲。”

    娘亲……

    即便这么难受,她也还在想着娘亲吗?

    视线下移,看到楚阳原本白白嫩嫩的小手,到处都纵横青紫的淤伤,顾秋乔身上温度骤然降了下来。

    “她身上怎么这么多的伤?”顾秋乔怒视楚莫。

    楚莫焦急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懊恼,“此事说来话长,你先看一下,有没有办法先给阳阳止疼。”

    和大夫虽然很少去杏花村,但顾秋乔的事情多少也知道一些。

    楚阳是顾秋乔认的义女,楚阳在她心里比任何人都重要。

    和大夫急道,“以前楚阳发作的时候,都是在我那里抓药的,不过有好几味药材被垄断,所以我那里也没有药材了。”

    楚莫上前,直接揪住平大夫的衣领,狰狞着一张脸,狠狠道,“药材呢,你要不把药材交出来,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你想干嘛,你不许胡来。”平大夫有些瑟缩,之前因为药材的事情,他也被楚莫揍过。

    楚莫毫不客气的直接一拳狠狠揍了过去,“药呢。”

    “你……你真敢打我……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我上。”

    伙计们个个抄着家伙,朝着楚莫狠狠的打过去。

    棍子还没打到他身上,就被楚莫震了出去。

    无数的伙计一个个抱头哀嚎不停。

    常林瞳孔一缩。

    好深的内力……

    楚莫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内力。

    “楚莫,先不要管她了,我们走,我们走,马上回大和药铺。”顾秋乔一边施针,帮楚阳止疼,一边大喊。

    楚莫恶狠狠的瞪了平大夫一眼,转身朝着顾秋乔而去,“今天算你好运,马上把药给我准备好,我一会就去取。”

    “乔乔,阳阳怎么样了?”

    “她的脉像很奇怪,我暂时还把不出来,不过我用银针先帮她暂时止疼了,走,我们回大和药铺。”

    “好。”

    顾秋乔直接抱起楚阳,跟着楚莫一起往大和药铺奔去,留下一众懵逼的众人。

    顾神医就这样走了?

    第四局不比了吗?

    比她的医术,第四局肯定会赢的,难道她不想赢吗?

    刚刚那个男人跟小女孩又是谁?

    自楚莫来了后,常林嘴唇勾起的笑容便沉了下去。

    顾秋乔对楚莫以及楚阳的好,让他很是受伤。

    到底自己哪里比不上那个傻子?

    值得她为了他,拒绝他的天价聘礼,以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深情的诺言。

    沉吟了一会,常林追了上去。

    死皮赖脸的嘛,谁不会,看他能赖,还是楚莫能赖。

    和大夫见他们都走了,狠狠跺了跺脚,也跟着回去。

    真是可惜,只差一局,他们大和药铺就赢了,如今……哎……

    “顾神医走了,我们也去找顾神医治病。”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台下的百姓们蜂拥而退,大喊着顾神医,随后大批百姓追到大和药铺去。

    平大夫的脸色比锅盖还黑,气得将桌椅全部踢飞。

    医术比试大会虽然没有出结果,但是谁不知道顾秋乔已经是神医了。

    这次的医术大会,成就了顾秋乔,让她一瞬间成为炙手可热的大神医。

    他这算不算是作茧自缚。

    大和药铺里一间安静的屋子里,顾秋乔依旧在施针,只不过她的眉头拧得极是厉害。

    楚莫在外面焦急的来回循走着,时不时的探头看向屋子里。

    “怎么那么办?阳阳会不会出什么事?”

    常林慵懒的靠着屋门,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懒懒嗤笑,“急什么,秋秋的医术,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又在这里做什么,乔乔的名字,也是你能喊的吗?”

    楚莫这才注意到常林也在他身边。

    秋秋?

    叫得那么亲热,他谁啊,乔乔跟他又不熟。

    常林受伤的捂着自己的心口,“枉我刚刚帮你把需要的药材都找来了,你连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楚莫鼓着腮帮子,“看在你给阳阳找药的份上,我不跟你记较,你赶紧滚吧。”

    “这里可是大和药铺,又不是你家,你让我滚,我就滚啊,你怎么不滚?”开什么玩笑,他常林想去的地方,哪有人轰得了的。

    “哐啷。”一声,屋门终于打开。

    顾秋乔疲惫的走了出来。

    楚莫赶紧迎上去,“阳阳怎么样了。”

    “暂时稳住了,阳阳已经睡着了。”

    楚莫终于松下一颗紧绷的心,进屋,怜爱的看着自己从小抚养到大的女儿。

    “是我对不起她,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楚莫自责的捧着她的小脑袋。

    楚阳嘤咛一声,撇嘴道,“爹爹,阳阳要娘亲,阳阳想念娘亲了。”

    闻言,楚莫更加愧疚,顾秋乔也心疼了。

    这孩子,会不会在楚莫带她离开后,就一直哭着找娘亲吧。

    她又不是她的亲娘亲,她这么依赖她做什么,真是让人心疼。

    “这孩子看着挺可爱的,我刚好缺一个女儿,要不,让她认我当干爹吧,如果一来,我跟秋秋你,也是夫妻了。”

    常林伸长脖子瞄了瞄,眼里不怀好意。

    楚莫直接瞪了过去,吼道,“滚。”

    “她又不只是你的女儿,秋秋,你看,我适不适合当阳阳的干爹。”

    “不适合。”

    “秋秋,你这么说,我会很伤心的,我的心都快碎成两瓣了。”

    “你再不闭嘴,我现在就让你碎成两瓣。”

    “你狠心吗?”常林委屈巴巴的眨着狐狸眼,嘴角却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常少爷,我这里还有病人要看,你是不是得先离开。”

    “没事,我远远看着就好,不会打扰你的。”

    远远看着,是要死乞白赖吧。

    “少爷少爷,大事不好了,老爷病危,让您赶紧回家一趟。”屋外,小乐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常林狐疑的看着他,似在猜测是真是假。

    小乐子跺跺脚,急道,“这种事还能有假吗,好多大夫都被请去家里了。”

    常林收起扇子,嘻笑道,“秋秋,我先回去看一下老头,回来再找你。”

    话未完,那抹白色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顾秋乔乐得他赶紧消失。

    “阳阳的脉象很奇怪,我得多花一些时间去研究一下,你也别太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嗯。”楚莫闷闷的应了一句,如果不是阳阳身体不舒服,只怕他现在依然不会主动出现在她面前。

    “她的身上,应该是中了毒,而且是胎毒,已经蔓延到她全身,与她的身体共同成长了,不过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胎毒?就是从母体带过来的胎毒?”难道是因为以前身上有毒,所以亲生爹娘才不要她的?

    “应该是吧,她每次发作都这么疼吗?”

    楚莫痛苦的点点头,“怪我自己没有本事,不能医好她,每次发作只能吃药,以前一年发作一次,后来十个月,八个月,如今这才半年,又发作了。”

    顾秋乔拧眉,看来她是得好好研究一下了。

    顾秋乔踌躇的问道,“你们……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过得可好?

    楚莫低下头,良久,都没说一句。

    顾秋乔看向楚莫的衣服,那衣服既乱又脏,身上的皮肤也比以前黑了许多,一看就是长期在干苦力的。

    再联想到楚阳身上白皙的皮肤,不少地方都是淤伤,青紫了一大片。

    顾秋乔的眼神陡然迸发出一股森寒的冷意。

    最别让她知道,到底是谁欺负了他们,否则,上天入地,她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让人做了一些吃的,你去吃一些,阳阳我来照顾就好。”顾秋乔柔声道,也不再问他消失这些日子的事了。

    不用想,她也知道,楚莫定然受了很多的苦,现在活本来就不好找。

    ------题外话------

    祝大家六一儿童儿快乐哦。

    感谢所有打赏,送花,送钻,送月票的亲亲。

    第三更,大概在十点的时候更新哈,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