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我不饿。”楚莫眼眶通红,不敢抬头,嘴里说着不饿,肚子却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

    顾秋乔叹了口气,亲自将饭菜端到屋子,剩给楚莫。

    楚莫傲娇的不肯接,只是闻着饭香味,肚子里打的雷更响了。

    顾秋乔将他拉到饭桌上,“你不吃,难道要我喂你吗?”

    楚莫摇摇头。

    顾秋乔再次将饭碗放在他的手心,温声道,“吃吧,饿坏了,对身体不好。”

    楚莫眼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直接啪嗒掉在碗里,他拿起筷子,缓缓吃了起来。

    “马上就要过年了,爹也很想阳阳,自从你们离开后,爹一直都在外面寻找阳阳,秋莹也是。”

    “嗯。”

    “阳阳不是一直想吃甜糕吗?等回去,我就亲自做给她吃。”

    “嗯。”

    “你别光吃饭,吃点菜吧。”

    楚莫终于抬头,红着眼睛,硬咽道,“你对常林也这么好吗?”

    “你在想什么,常林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那你不嫁给他?”

    “不嫁。”

    “他文武双全,家里又有权有势。”

    “我不嫁钱,也不嫁权。”

    “那你不心动吗?”

    顾秋乔勾唇浅笑,笑看着楚莫。

    楚莫再次低下头,“我那么笨,你不是说,我俩只是朋友吗?”

    “现在暂时是朋友,以后就不好说了。”

    楚莫蓦然抬头,一双清澈的眼神眨也不眨的看着顾秋乔,似乎在分析着她刚刚说的话。

    现在暂时是朋友,以后就不好说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想说,以后她有可能会嫁给他?

    楚莫心情忽然大好,吃饭动作也快了起来,吞吐不清的道,“乔乔,那你不嫌弃我了?”

    “我说过了,从来都不嫌弃你,对不起。”她不该说那么重的话。

    楚莫摇摇着,咽下眼泪,倔强的看着她,“没有,是我对不起你,不过我跟你保证,给我一点时间,我能养得起你,也能给你过上好日子的,常林那些天价的聘礼,我总有一天,也能给你,我不仅能给你,我还会比他多十倍百倍千倍。”

    顾秋乔心里一暖,眼眶也跟着一红,他信誓旦旦的坚决,烙印在她的灵魂深处。

    虽然她知道,楚莫这辈子都不可能赚到那么多的钱,可她依然开心。

    “吃饭吧。”

    “嗯,乔乔你也多吃一些。”楚莫夹了一块肉给她。

    顾秋乔笑了笑,两个人之间的不开心冲淡了许多。

    “阳阳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

    提到这个,楚莫周身的气息顿时冷了下来。

    “离开杏花村后,我就跟着阳阳来了镇上,我们初来乍到,身上又没有什么钱,所以我就找了一份活干,那人明明答应,虽然没有工钱,但是三餐管够,还会提供住的地方。”

    “我想着,只要有得吃,有得住,我就先干活吧,无论怎样都不能饿到阳阳。”

    “然后呢,他们没有给你们吃的?”

    “嗯,他们说是三餐,结果是两餐,而且那稀饭里,根本看不到一颗米粒,全是米汤,甚至只有一碗米汤,阳阳饿,我就去找他们理论,可他们不仅不给吃的,还打我。”

    顾秋乔越听脸色越是难看,“你没还手?”

    “我不敢还手,我怕他们辞退我,外面很难找活干。”

    “所以,你把唯一的一碗米汤给了阳阳,自己挨饿是不是?”顾秋乔拳头握得咯吱咯吱的响。

    “嗯,不能饿到阳阳的。那天阳阳着凉,烧得很厉害,我去求他们给一些银子让阳阳看病,他们答应我,只要我把要赶货的活干完,就给我银子,让阳阳去看病,可是我没日没夜的干完了以后,他们耍赖,根本不肯给我银子。”

    顾秋乔的脸色比锅底还黑,隐隐在爆发边沿。

    “阳阳烧得那么厉害,我肯定要拿到银子的,所以我就跟他们打起来了。他们打不过我,就说让我去仓库,说钱在那里,要去那里拿钱,我就去了。”

    楚莫说到这里,眼里开始燃烧着熊熊怒火,“我去了以后,他们竟然那么不要脸的,想把阳阳卖去窑子里,阳阳不服,跟他们打起来了,那些伤,都是他们打伤的,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只怕阳阳都已经……不过,阳阳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旧疾发作。”

    顾秋乔冷笑,一双冰冷的眼神杀气一闪而过,“卖去窑子?她才几岁,他们就敢卖去窑子?”

    她顾秋乔的女儿那么好欺负吗?

    “我抱着阳阳去大和药铺,里面空无一人,我又抱着阳阳去平安药铺,可是人家根本不给医,还说大夫都不在,我打听下,知道原来大夫都在擂台比医,所以就我冲到擂台上了,没想到在那里看到了你,接下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在夜晚的时候,总是偷偷溜到杏花村去看她。

    好多次他都想跟她认,可是最后都忍下来了。

    “你打工的那个地方叫什么?是做什么的?”

    “做布料生意的,阿新布料店的布匹据说都是在他那里订的,他们有专门的染缸,还有镇上,甚至别的镇,很多都是他那里订的布匹,生意做得很大。”

    阿新布料店吗?

    呵,很好。

    “乔乔,你是想找他们报仇吗?他们那里养了很多人,而且势力很大的,在镇子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楚莫忽然想到什么,接着道,“对了,乔乔,他们还经营药材,你知道吗,我们镇子里,有很多被垄断的药材,全部都在他们仓库,那天他让我去仓库拿钱的时候,我偷偷看到的。”

    顾秋乔点点头,“也就是说,药材被垄断的事情,他们也有份?”

    “应该吧。”

    “那就更好办了,他最好是家财万贯,否则,玩起来,也就没意思了。”

    楚莫微微挪了挪位置,远离顾秋乔。

    为什么他感觉,乔乔的眼里都是算计?

    “娘亲,娘亲……阳阳好想你……爹……阳阳要娘亲……”

    楚阳依旧在梦呓,顾秋乔走到床前,握住她的小手,柔声道,“阳阳别怕,娘亲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不知道楚阳有没有听到她的话,嘴角竟然勾了起来,整个人也放松了,彻底进入睡梦中。

    屋外,和大夫急急大喊,“顾小姐,顾小姐,求求你了,你赶紧出来一下吧。”

    顾秋乔推开门,让和大夫小声一些,免得吵到楚阳。

    “外面好多病人都在等着看病呢,顾小姐,您能不能出去看看,大和药铺从来都没有这么多人。”

    和大夫既喜又悲。

    喜的是,大和药铺生意爆红,医馆也在他手里名声大燥了。

    悲的是,病人太多人,他根本看不过来。最主要的是,这些人,指定要顾秋乔看病。

    顾秋乔抬头看天,如今天色已经大黑,看什么病,何况她的女儿还没醒过来呢。”

    “你让他们明天再来吧,晚上不看。”

    “顾小姐啊,我说了好多次了,可是那些人就是不听,一直都门口等着。”和大夫也是一脸无奈,总不能把人赶走吧。

    “如果是急诊,你帮他们看就好了。如果不急的,就让他们回去,如果他们依然要在这里等,那就让他们在这里等就好了。”

    “啊……”和大夫风中凌乱了。

    顾秋乔回过身来,忽然又补了一句,“对了,和大夫有一件事,我们似乎没有说清楚。”

    “什么事?”

    “以后我看依,太阳落山后,无论病情多着急的,一概不看。”

    “那排队的人,都要轰走吗?”

    “第二,早上九点前,不看。”

    “九点?九点是什么时辰?”

    “就是巳时后看诊,巳时前一概不看。”

    和大夫简直要哭出来了。

    这些病人,估计都会晚上等到天亮的。

    “对了,药材只是一部分被垄断,另外一部份,应该没有被垄断吧。”

    和大夫讷讷的道,“是……是啊……”

    “去进货,进得越多越好,被垄断的药材,就不必进了。”

    和大夫一喜,“顾小姐,那你是打算以后都在我这里看诊了吗?”

    “过年前我会在这里看诊,至于年后,再说吧。”

    和大夫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过年前看诊?过年后不看?

    这离过年都没多长时间了啊……

    这留下的时间也太短了吧。

    和大夫还想再劝,顾秋乔已经进了屋子,外面小喜子又在焦急的大喊。

    和大夫只能跺跺脚,先出去解决事情了。

    这一晚,顾秋乔一整个晚上都陪在楚阳身边。

    楚莫不在是不是太累,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顾秋乔将他带到床上,跟楚阳睡在一起。

    坐在床边,顾秋乔看看楚莫那张绝色的俊脸,又看看楚阳那张肉嘟嘟的小脸。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楚阳像极了楚莫。

    特别是那薄唇以及脸型。

    如果楚莫没说楚阳是他的亲生女儿,她肯定会认定他们是亲父女的。

    楚阳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为什么会先天带胎毒呢?

    她的亲生父母知不知道她的情况?

    胎毒……胎毒……

    她要用什么方法解开她的胎毒呢?

    顾秋乔想了许久,也没能真正想明白她所中的到底是什么毒。

    这毒似乎非常霸道。

    可为什么不会直接要了阳阳的命呢?

    ------题外话------

    大家十二点的时候看看哦,应该还有第四更,嗷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