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慌什么,有事直接说。”落老大不满的喝道。

    来人舌头打结,颤颤发抖的道,“仓库,仓库被人一把火给……给烧了……”

    “什么,你说什么,仓库被人给烧了?”

    落老大揪起他的衣领,愤怒的咆哮出声音。

    来人吓得全身发抖,耳朵也被震得嗡嗡作响。

    “损失如何?”

    “仓库里囤的药材……全……全部被烧了,包括刚刚染好的布料……也……也全部被一把火给烧光了。”

    落老大踉跄了一下,脸色都白了。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在那仓库里囤了多少货。

    要是真的一把火烧了,那他近乎的损失了一半的家产。

    “走。”落老大一招手,阴沉着脸离开。

    落老大一走,药铺里不少的人都在小声议论着活该。

    大牛松了口气。

    他实在不敢想像,如果真的打起来,结果会怎么样。

    和大夫整个人都摊坐在地。

    他们是生意人,正正经经做生意的,不敢去得罪落老大这些人。

    “你们先等一下,我稍后就来。”顾秋乔说着,离开外堂,进入内堂。

    一进去,楚莫与楚阳就低着头,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等着挨骂。

    “娘亲,你不要怪爹爹,是阳阳偷偷跟过去,爹爹不得已才带着我去仓库的,我们本来只是按照你的指示,想放把火,制造混乱,哪知道火势越来越大,最后……最后整个仓库全部都烧了,连渣都不剩。”

    顾秋乔上前,擦了擦她依然被烟熏黑的小脸,“娘亲不会生气,但是你年纪这么小,为什么要跑过去呢,万一出了事,爹娘怎么办?”

    “可是他们打我,不仅打我,还打爹,阳阳虽然小,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顾秋乔一噎,忽然想起那次顾秋锦欺负她,她把顾秋锦咬得全身都是牙印,伤痕累累。

    这么小就睚眦必报,不大好。

    “乔乔,那些药材都烧,那我们药材怎么办?要从哪里进货?”

    “烧了就烧了,反正又不是我们花的钱,烧了更好,至少够他心疼一阵的,等药材的事情过后,我们想进多少,就进多少,没必要心疼。”

    顾秋乔冷笑一声,继续道,“如果他再敢垄断药材,到时候继续放火,看他到底有多少银子,你没受伤吧。”

    楚莫嘿嘿笑着,“就他们那些人,拦不住我的,如果不是带阳阳,我可以把他们整个底朝天。”

    顾秋乔摸了摸楚阳的脑袋,严肃的警告,“以后不许去危险的地方,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可以跟我说,但绝对不可以私下报复别人,知道吗?”

    “哦……”楚阳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句,不明白的顾秋乔为什么那么生气。

    这一天,除了落老大他们来了一次外,倒也没出什么事。

    原以为今天会像往常一样,时间到了就关店,然而,太阳刚要下山的时候,落老大气势汹汹的带着一大帮的人再次来到大和药铺。

    他们霸道的把大和药铺的人病人全部轰走,又让人围住整个大和药铺。

    和大夫简直想哭出来,“落……落老大,您这是……这是做什么?”

    落老大狠狠揪起和大夫的领子,咬牙切齿的怒吼,“姓和的,谁敢给你狗胆,居然敢烧我落老大的药材跟布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冤枉啊,冤枉,我怎么会去烧你的布匹跟药材呢,我都不知道你那里有药材,更不知道你的仓库在哪里啊。”

    “你还敢说,我看你就是皮痒了。”落老大狠狠甩掉和大夫,一招手,命令道,“把这里全部都给我砸了,再点一把火全给烧了。”

    和大夫一听,惊得瞪大瞳孔,哭着哀求,“落老大,求求你,这是我祖传留下的百年老店,你不能烧啊。”

    “你能烧我的仓库,我为什么就不能烧你的药馆,我告诉你,这是所有东西加起来,包括你的性命,都比不上我损失的千分之一。”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一天到晚都在药铺,怎么会去烧你的仓库呢,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去问问。”

    “除了你姓和的,还有谁敢去烧我的仓库,就是你嫉恨我垄断了药材,所以你才要报复的对不对。”

    “没有没有的,我真的没有。”

    “烧,全部都给我烧了。”

    “住手。”顾秋乔冷喝一声,阻止他们继续动作。

    落老大浑身都是怒气,看到顾秋乔,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识相的话,赶紧滚出这里,否则,别怪我连你一起烧了。”

    顾秋乔一点儿也不畏惧,反而挺直背脊,直视道,“你说和大夫烧你的仓库,你可有证据?”

    “证据?我需要什么证据?整个山沟镇只有平安药铺与大和药铺,平安药铺跟我们关系一向甚好,他们那里也不缺药材,怎么可能烧我仓库,而大和药铺就不一样了,他们这里缺少药材,他肯定是恨我把药材垄断,所以才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

    别说是落老大,无论任何人,第一个性疑的都是大和药铺。

    只有他们才有作案的动机。

    “山沟镇确实只有这两家药铺,但是其它镇子呢?你的药材垄断的,似乎并不止山沟镇吧。”

    “你什么意思?”

    “落老大,仓库被烧,虽然不知道你在仓库里囤了多少货,但是痛心,肯定是难免的,只是你可否调查过,仓库是什么时候被烧的,和大夫在那个时间段,是否离开过大和药铺?其他被垄断药材的药铺主人,是否会嫉恨你?”

    即管非常愤怒,落老大还是仔细打量了顾秋乔。

    这个女人,纤腰款款,身材婀娜,长相精致漂亮,一双眼睛似乎能包罗万象,面对他们这么多人,不急不燥,淡定从容,比药材里所有人都有胆识,而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罢了。

    碰到这么多人来找茬,别说一个弱女子,哪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害怕,可她的眼里却没有半点儿惧意,甚至有条有理的分析。

    她说的这些,其实他也有去查过。

    仓库被烧是在早上,和大夫天微亮就开始看诊,中途从未离开外堂,连吃饭都是在诊桌上吃的,根本不可能是他。

    而且,他那么多手下看管仓库,凭他,根本进不去,更别说放了火还从容的出来。

    他只不过是怒气太大,所以把气都撒在和大夫身上罢了。

    落老大看向顾秋乔,“那你说,到底会是谁烧了我的仓库?”

    “这就得看落老大平时的时候,得罪过什么人了。”

    “我得罪的人多的去了,我怎么知道是谁。”

    “那最近呢,就最近一件事就好。”

    落老大有些迷茫。

    最近……

    最近好像就平安药铺的人来找他,让他拦下大和药铺进购的药材,承诺只要他拦下药材,不让大和药铺进任何药材,他们平安药铺未来五年,所赚的银子,都分三成。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所以他就同意了。

    但是不知哪里冒出一个人,把药材都给截走了。

    平安药铺的人去找他质问。

    他随后来到大和药铺,没多久,仓库就被烧了。

    难道……

    难道是平安药铺的人烧的?

    这……这怎么可能呢……

    平安药铺的人怎么敢烧他的仓库呢。

    顾秋乔知道落老大开始怀疑平安药铺,又添了一把火。

    “之前,我们药铺进了一批药材,不知道为什么,延迟了送货时间,平大夫曾经来过我们药铺,羞辱我们没有药材,甚至断定,我们进的药材,根本不可能到货。可是平大夫来了没多久,马上就有几车药材送来了,当时平大夫恼羞成怒的离开,我去倒茶水的时候,凑巧看到平大夫跟送药材来的车夫耳语了几句,还拿了不少银子给车夫,到现在,我都纳闷,平大夫不是希望我们大和药铺没药材吗,又怎么会给车夫钱呢。”

    落老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旁边的一个手下凑近他耳朵,低声道,“老大,确实有这件事,平老大从大和药铺走了以后,就去我们那里质问了。”

    落老大拳头握得咯吱咯吱直响着。

    平大夫……

    难道真是他……

    那他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

    难道是想整垮落英染坊,成为山沟镇第一帮派吗?

    整个山沟镇都没人知道,平大夫除了药铺外,还经营着赌场生意,只不过赌场都挂着别人的名字罢了。

    平大夫故意让他收购垄断药材,再高价卖出去,怂恿诱惑他到时候可以狠狠的赚一笔。

    结果呢,背地里却偷偷给大和药铺药材,好让他继续花高价购买药材。

    最后,他再一把火全烧了,让他损失惨重,无法跟他抗衡。

    好你个姓平的,居然敢对他使出这些阴招。

    落老大相信顾秋乔的话,可嘴里依然咬牙道,“你这个女人确实有几分胆色,可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不需要相信我,我也不知你到底得罪过谁,但,若是你执意要烧了大和药铺,只怕全城的百姓不会喜欢你,届时,对你的生意,多少也是有影响的吧。”

    落老大的脸色再次沉了下去。

    顾秋乔毫不在意,继续道,“如果和大夫是真凶的话,那倒也还好,可如果他不是,只要百姓们反了起来,只怕县令也保不住你的吧。”

    ------题外话------

    推好友蓝牛新文——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

    顾楚寒睁开眼就看到亲娘吊死在头顶。

    屠夫爹为治病救妻欠下高利贷,不愿卖儿做娈童,砍了人,偿了命。

    长兄卷走保命家底,逃之夭夭。

    弟妹面黄肌瘦;大姐自卖自身;奶奶要饭养家。

    更有叔伯舅家虎视眈眈,想要拿走卖命钱!

    蜂窝煤,夜光画,缝纫机,弹花车!

    教弟妹,救大姐,养奶奶,富全家!

    假儿子顾九郎,翻手为金,覆手为银!

    极品亲戚却伸手拿金,缩手害人!

    顾九郎一怒,雷劈千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