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们哪里吃得下去啊。”

    和大夫叹了口气,实在不明白,顾秋乔一家人怎么像个没事人一样,那把火可是他们家烧的啊。

    “和大夫,顾小姐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先吃饭吧,一会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小喜子劝道。

    顾秋乔一边吃,一边安慰,“放心吧,他们没那么快来的。”

    “咚咚咚。”

    话一说完,外面又响起敲门声。

    和大夫等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不是说不会那么快来的吗?

    怎么这么快又敲门了?

    完了完了,他们完了。

    “顾小姐,是我,阿新。”新老板的声放得很低,生怕有人知道他来这里,却又压仰着欣喜。

    和大夫松了一口气。

    不是落老大。

    只要不是落老大,他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虽然他很不喜欢新老板。

    楚莫开了门。

    新老板与小路子一起进来。

    新老板宝贝似的捧着一块用上等布料包着的布匹,一进来眼睛闪闪发光,笑得合不拢嘴。

    和大夫没好气的冷哼,“幸灾乐祸,我告诉你姓新的,你一天到晚往我这里跑,到时候我出了事,你也别想有好日子可以过。”

    新老板难得没有跟和大夫顶嘴,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布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顾小姐,您昨天教我的,我染出来了,这块布料,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绝对可以震惊全国。”

    “这么快?”顾秋乔挑眉。

    小路子脸上也挂着笑容,使劲的点头,“老板从昨天回去后,就日夜不休的研究了,直到刚刚,终于染色成功了。”

    新老板炫耀似的想打开布匹,一看到这里这么多人,又把布匹紧紧搂在怀里。

    这可是宝贝,可以让他发家致富的宝贝,他可不能给外人看了去。

    万一他们动歪脑子呢。

    顾秋乔放下筷子,笑道,“你放心吧,这里的人都是信任得过的,不会去打你的主意。”

    “这……那好吧。”

    新老板小心翼翼的打开外面的裹布,露出五颜六色的布料出来。

    咝……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块布料会有这么多种颜色?

    他是怎么染的?

    一块布料不是只有一种颜色吗?

    新老板满意的看着他们震惊的眼神。

    天知道他刚刚染出来的时候,那震惊之色比他们少不了多少。

    新老板将布料打开,

    众人一看到布料,倒抽口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和大夫第一个惊呼出声,“天啊,这……这真的是染出来的布料吗?有红,黄,蓝,白,粉好多种颜色啊,而且这颜色有深有浅,晕染得恰到好处,这……这真的不是几块布拼接的吗?”

    大牛凑近,眨也不眨的看着,同样惊呼出声,“和大夫,这不是拼接的,是实实在在的一块布啊,一块布居然有这么多种颜色,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要是穿在身上,肯定很好看。”三瓜砸舌。

    小喜子看得直接呆住了,“好多种颜色啊,这是什么图纹,有些凌乱,看不懂到底是什么,不过组合起来好漂亮。”

    楚阳不接客的摸了过去,嗷嗷大叫,“娘亲,这布料好软啊,跟我的新衣服不一样耶,我的新衣服也有好几种颜色,但是远远比不上这块光滑。”

    新老板一脸肉疼。

    这孩子有没有洗手啊,小手这么脏,怎么能摸他的布料呢,万一摸坏了怎么办?

    如果是别家的孩子,新老板肯定不客气的训过去,可这孩子是顾秋乔的,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

    新老板只能抽回布料,笑着哄道,“我已经掌握制作的办法,以后叔叔给你做更漂亮的新衣服穿哦。”

    “我要跟这件一样漂亮的衣服。”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你要多少件都可以。”前提是,能不能不要再摸了,这块布料可是无价之宝啊。

    新老板简直想哭出来。

    好在,楚阳终于松手了。

    因为顾秋乔喝水的时候,一不小心呛到了,正在咳个不停,楚阳体贴的帮她拍了拍后背。

    新老板更加得意了,等着顾秋乔夸他。

    然而,顾秋乔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反而问道,“我给你的图案呢?怎么没有染出来?”

    新老板一怔,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笑着解释,“我就是按照你给的图案去染的,我也不知为什么染出来的会变成这种颜色,不过能染出这么多种颜色出来,已经很不错了,顾小姐你知道吗,所有的染坊都在研究,怎么在一块布里染出多种颜色,但是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顾秋乔哭笑不得。

    她能怎么说?

    这里药术落后不说,连染布技术也这么差。

    哪怕是她们中国以前的古代,至少也能发明出好多种染术。

    他们这里呢……

    布料全是单一的颜色,想要多种的,甚至有花纹的,只能靠拼接以及刺绣来完成。

    她给的明明是镂空花纹,可染出来的,她连一个镂空图纹也没有看到,更没看到花纹。

    这根本就是乌七八糟的颜色混在一起的。

    顾秋乔不知该怎么说。

    新老板以为顾秋乔也震惊了,兴奋的说不出话,赶紧又炫耀道,“顾小姐,凭着这个染色技术,肯定能帮我们赚很多钱的,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染出很多很多布匹去卖吗?”

    “你一个人染吗?”顾秋乔反问。

    “当然不是,我多请几个工人就可以了,我那里也很多工人。”

    新老板说完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顾秋乔的话,惊道,“如果请他们,岂不是很容易就被学去了?”

    顾秋乔微微一笑。

    总算他不是太笨。

    “就目前来看,暂时肯定不能随便请人的。”

    新老板有些为难了,如果不请人的话,他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大规模的生产。

    “大牛跟三瓜是我非常信任的人,让他们两个去你那里打下手吧,至于工人,你该知道怎么开给他们。”

    大牛与三瓜都惊呆了。

    原来顾小姐说有另外的活安排他们做,就是指的这个啊……

    可这应该是配方了吧……

    顾小姐就不怕他们拿到配方,自己也去开染坊,又或者高价卖给别人吗?

    大牛与三瓜再一次感动。

    顾小姐肯信任他们,他们肯定也不会让顾小姐失望的。

    新老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们两人,点了点头,“既然是顾小姐推荐的,那肯定是值得信任的,以后染坊就有劳二位了。”

    大牛与三瓜惊呆,赶紧回礼。

    他们只是穷人罢了,只要有一份活干,可以养活自己,养活家人,他们也就满足了,哪里敢让新老板行大礼。

    顾秋乔取过布料,摸了摸,拧眉道,“这布料不够软,太硬了,颜色也不够鲜艳,晚些时候,我再给你一个配方,包管你染出来的布料,又软又滑而且颜色鲜明有层次。”

    新老板眼神一亮,使劲点头,“好啊好啊好啊。”

    这布料,是他是最满意的布料了,本身就又软又滑,可顾小姐还嫌不够好,难道她还能做得更好不成?

    那得值多少啊……

    发了发了发了……

    他要发财了。

    “山沟镇有什么出名的青楼吗?”

    众人疑惑的看着顾秋乔。

    “青楼?顾小姐您要去青楼吗?”

    “你只管说就是。”

    “山沟镇倒是有青楼,但这里毕竟是个小地方,所以并不大,不过出了山沟镇,就是清水镇,那个镇子比我们这里大了许多,我们山沟镇好多货都是从那里进的,那里青楼比较多,其中有一家在远近镇子非常出名,叫醉月楼。”

    “醉月楼?”

    “对,醉月楼的头牌,貌若天仙,舞姿曼妙,不少权贵都为她一掷千金,在当地特别有名,我们山沟镇的富商,也经常去那里。”

    新老板说着说着,眼神飘飘欲仙。

    众人一看到他的眼神,大抵就知道他估计也少去醉月楼了。

    顾秋乔笑着点点头,“这块布料,就先做出一件成品出来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把这件衣服摆在店里,肯定会吸引不少人来店里购买的。”

    顾秋乔直接把他的话当成空气,似是自言自语又像在跟他们说话,“开一家加盟店,必须有LOGO,我设一个LOGO出来,你把它绣在成品衣服上,为了防止有人盗用LOGO,我到时候会告诉你配方,你把绣线也浸染一下,保证没有人仿得出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根本听不明白顾秋乔在说些什么。

    楚阳脆声道,“娘亲,什么叫烙狗?”

    众人也齐齐看着顾秋乔,等着她的回答。

    顾秋乔摸了摸楚阳的小脑袋,“LOGO就是一种商标,也就是你们这里说的印记,只要印上LOGO,无论在哪里,都知道这衣服是出自咱们阿新布料店的,阿新布料店也会闻名于全国各地,这样,咱们也就不用到全国各地宣传我们的布料了。”

    新老板半知半解,“就是名家印章一样,只要一印下去,就知道这作品是他的吗?”“差不多吧。”

    新老板再一次敬佩的看着顾秋乔,“你怎么想到这点子的?我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想过呢,如此一来,这衣服不就是我们阿新布料店独一无二的了。”

    顾秋乔笑着点点头,“想要扩大,就必须这么做,新老板,这件衣服你让手下的师傅按醉月楼头牌的身材设计一下,做完后,给她送过去。”

    说完后,顾秋乔又交代一句,“记住,这块布料虽然有多种颜色晕染在一起,不过颜色并不鲜艳,算是一个失败品,设计的时候尽量往清新淡雅的方面去设计,虽然青楼都喜欢大红大紫,但是偶尔清雅些,有时候更能吸引客人。”

    ------题外话------

    嗷……一天写一万多字,忽然感觉自己很久没有这么拼过了。

    手指都快敲断了,快鼓励我一下,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