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乔乔,他们是什么人,怎么感觉跟普通的村民不大一样。”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去新大夫那里走一趟吧。”

    “哦,好的,乔乔,那五两银子,我觉得咱们应该收下来才对,我看他们也不缺银子。”

    顾秋乔有些好笑,楚莫现在怎么跟阳阳越来越像了,也开始贪财了。

    “或许他们不缺钱吧,但是出门在外,不比家里,没有银子寸步难行,我们也不差那些银子。”

    楚莫点点头,收拾好东西,跟着顾秋乔一起离开。

    和大夫吓到了,“你们不是才刚来吗?怎么那么快又要走了。”

    “有些事情待办,阳阳先托你照顾一下。”

    “娘亲,阳阳不想呆在这里,阳阳也想跟娘亲一起离开。”

    楚阳放下药草,抱住顾秋乔的大腿,打死也不放手,可怜巴巴的看着顾秋乔。

    顾秋乔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娘亲办完事,马上回来接你。”

    “阳阳不会吵到娘亲的,娘亲可以办娘亲的大事儿,娘亲,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乔乔,要不,把阳阳一起带上吧,她懂得分寸的,放在这里,我也不是特别放心。”楚莫求情。

    顾秋乔一阵踌躇。

    出门在外,带着一个孩子,难免有诸多不便,而且一会,也许还得要上公堂。

    “娘亲……我不要在这里嘛,和大夫又要坐诊,他也没有时间陪我的。”

    “行吧,出去以后,不能乱跑。”

    “阳阳绝不乱跑。”

    和大夫有些不舍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离开药铺。

    这才刚来,又走了……

    那年后,师傅到底要不要来他药铺坐诊啊……

    今天来,只是为了让他帮忙照顾阳阳的吗?

    和大夫摇了摇头,继续看诊。

    等待看病的病人皆是惋惜,以为有机会让顾神医帮忙把脉,可惜了……

    大年初一,街上的人依然很多,只不过摆摊的比以前少了许多,想来大部份都在过春节。

    顾秋乔带着他们两人直接来到新老板的家门口。

    那些看门的家丁见是他们,立马去禀告,上次发生的事情,他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谁也不敢小看他们。

    楚莫有些疑惑,“乔乔,咱们这次来镇子,不是救顾秋鸿吗?怎么来新老板家里了。”

    “咱们跟县太爷不熟,人家不会卖面子给咱们的。”

    “阳阳知道,娘亲这叫找关系,对吧。”楚阳贼贼一笑,新老板确实比和大夫合适。

    和大夫虽然德高望重,但他太老实了,应该也不认识什么权贵。

    顾秋乔捏了捏她的小脸。

    真是人小鬼大,小小年纪,就鬼精鬼精的,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的基因。

    “娘亲,你不能一直捏我的脸,要是捏坏了,以后会嫁不出去的。”

    楚阳的话刚说完,一阵洪亮的朗笑声传了过来,“我家阳阳长得这么可爱,又这么聪明伶俐,哪个不动心,只要阳阳想嫁,我的儿子,一共有九个,随你挑选。”

    顾秋乔抬头看去,却见新老板带着一个中年女人亲自相迎。

    那女人保养得宜,风韵犹存,如果是光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已经年近四十了。

    “新老板。”楚阳甜甜的喊着。

    新老板一身上等锦衣,腰配白玉,手戴翡翠玉板指,挺着一个发福的大肚子,圆润的脸上满是笑意,一上来,就将楚阳抱了起来,举在头顶。

    “几天不见,阳阳好像又长高了呀,快告诉伯伯,有没有想伯伯呀。”

    “你再给我一包压岁钱,阳阳就想你。”楚阳咯咯的笑着。

    新老板心情大好,马上让人又包了一个红包给楚阳,笑道,“我的小祖宗都来到我家了,伯伯怎么可能不给红包呢,哈哈,不仅伯伯给,你婶婶也会给的。”

    新夫人满脸都是温柔的笑意,从怀里拿出一个红包寄给楚阳,笑道,“我这红包啊,早就准备好了,本来想拿到杏花村送给你的,如今你们来了,那更好,我们都省得再跑一趟了,婶婶让人做了很多好吃的,走,我带你进去。”

    “好呀,不过,你们给了我压岁钱,还没有给我爹呢,我爹跟我娘毕竟没有成亲,也是需要压岁钱的。”楚阳伸手,不客气的又要了一份。

    顾秋乔脸色拉了起来,“阳阳,新老板都托小路子给你送了一包压岁钱,现在又给了你一包,怎么可以再要呢。”

    楚阳撇撇嘴,没有说话。

    新老板却是无所谓的哈哈大笑,“不过是一些压岁钱罢了,也是保平安的嘛,是我没有安排妥当,你们赶紧再准备两包红包给楚公子。”

    楚莫本想拒绝的,可楚阳使劲的朝着他使眼色,最后只能尴尬的收下,“谢谢新老板。”

    新夫人满是肉疼。

    上次都包了一两银子了。

    这次他们夫妻两人,一人包了二两银了,也就是四两了,加起来都整整五两银子了,楚莫都多大的人,居然还要压岁钱……

    也不知道老爷这次又让人包了多少银子……

    这也太多了吧,一般的人家,一年能攒个一二两银子,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他们光是压岁钱,都收了那么多。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以后不许再这样了,知道吗?”

    “阳阳知道了,阳阳会做个好孩子的。”

    “还不快谢谢新老板。”

    “谢谢新老板。”

    “哈哈,客气什么,这是我的夫人,这就叫我常跟你说的顾小姐,还不快见过顾小姐。”

    新夫人笑着鞠躬一礼,“久闻顾小姐风姿绰约,倾国倾城,医术过人,如今一看,百闻不如一见。”

    “新夫人客气了,您是长辈,如今岂不是折煞我了。”顾秋乔将她扶起,有些惶恐的道。

    新老板赶紧领路,“来来来,外面冷,快里面请,刚刚下人传报,说你们过来了,我还以为他们传错了呢,没想到真是你们,顾小姐,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在这里住几天得了。”

    顾秋乔由着新老板领路,一起往府里走去。

    楚阳与楚莫走在后面,偷偷打开红包,却见里面有二两银子,笑得差点合不拢嘴。

    再打开另一包,又是二两银子,楚阳笑得更欢,偷偷低声道,“爹,我一包有二两银子呢,你有多少?”

    “我也是二两,加起来,足足有四两银子呢。”楚莫嘿嘿一笑,小心的将红包贴身藏好。

    “哇,你也那么多啊,爹,我看新老板身上的油水不少,应该还可以捞很多,咱们一会再捞一些好不好?”

    “可是他们加起来,都给了我们九两银子了,再要的话,会不会不好,而且我怕乔乔生气?”

    “你傻呀,我们不要在娘亲面前主动就好了嘛,而且,他们家,肯定还有很多银子的,再多给我们一些压岁钱,肯定也穷不了。”

    “可是……”

    “爹,你不想娶娘亲了吗?”

    “当然想啊,做梦都想。”

    “那我们就得赶紧攒钱,你看看常林聘礼都那么多,我们也不能比他差太多啊。”

    楚莫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对。

    他不能比常林差,他还要比常林的聘礼还多。

    “行,那我们一会再跟他们抠一些银子。”

    “这就对了嘛,这边抠一些,那边抠一些,总有一天,会把聘礼钱给攒到的,爹爹,我看好你哦。”

    顾秋乔走到正厅,发现他们还远远的落后,两父女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脸贼笑,顾秋乔不禁喊道,“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呢。”

    楚阳一愣,抬起无辜的小脸,“啊……没有啊,我们说,新老板家好大啊,要是咱们家也这么大,那该多好。”

    “对对对,新老板家好大。”楚莫低下头,他不擅长说谎。

    新老板越看楚阳,越是喜欢,“你们要是喜欢这里,可以在这里多住一些时间。”

    “好呀好呀,娘亲,阳阳喜欢住在这里。”住在这里,还可以从他们身上多抠好多银子给爹娶亲呢。

    新老板恨不得他们在这里长住。

    只要她们住在这里,还愁顾秋乔不经常来这里,还愁顾秋乔不带着他一起赚钱吗?

    新老板赶紧吩咐,“你们几个,赶紧去把东厢房收拾一下,准备最好的被褥给几位贵客住。”

    “是,老爷。”

    顾秋乔蹙眉。

    楚阳在闹什么?

    刚刚在大和药铺不是一直吵着要跟她在一起吗?

    怎么现在来到新老板的府里,反而想留在这里长住了?

    是新老板这里比较豪华吗?

    顾秋乔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出这个。

    “新老板,我听说你有好多姨娘,是不是真的呀?”

    楚阳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好奇的问着。

    新老板一怔。

    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这……还行吧。”

    “今天是大年初一,阳阳想看看她们,可不可以呀。”

    “你为什么想看她们呢?新伯伯陪你玩还不行吗?”

    “当然不行啦,娘亲跟你有话要说,我是小孩嘛,不能打扰你们,更不能让你陪我玩的。”

    “你这孩子,真是好懂事,要是我儿女们,能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来人,快去把姨娘们都请出来,让她们一个个务必得陪小阳阳好好玩玩,无论她有什么要求,都得满足,要是敢对她不敬,或者惹她生气,我马上把她们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