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永远都找不到答案了,也许在他死去的那一天他都不会知道,不会有人告诉他,他也不会记得起来,那只戴着面具陪伴在他身边整整二十五年的雪狐彻底离开了他,连仅有的一丝回忆都没有留给他。

    若干年后,一块墓碑立在了无忧城的后山之上,上面会写着:君晟雪鸢合墓!

    当然,这是在西摩王成立西灵国之后的事情了!

    这段令人惋惜而又痛心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一个被人迫害抱憾死去,另一个在没有记忆的日子里夜夜笙歌,不过在西摩王看来,这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了,至少被留下来的那个人并不知道他心里念的那个人早已经死了。

    对她来说,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是令人最为痛苦的事情了,即便在那个人死后她也不会忘记那个人,那个人也不会忘记她,她希望这段感情始终有人记得,这也是她为什么叫做西摩王的原因!

    雪言和离陌他们,十多天不眠不休,马不停蹄的终于赶到了潋滟城。一路赶来,浔国和灵国的战事已经迫在眉睫,浔皇迟迟不肯出兵,而无痕由于不愿交出墨渊阁而被除去了一切职务,现在的浔国是傅辰的天下,浔皇只是一个傀儡皇帝,不得不说,这次杨书瑶虽然名节不保,但她确实赢了一个漂亮仗。

    现在的浔皇已经没有能力去保无痕了,浔京城门紧闭,皇城里的情况没人知晓,十万白羽军被阻挡在了外面,即便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白羽军,在没有将军的领导下如今也只能坐在城楼下安营扎寨,苦等消息。

    潋滟城就是一张牢牢的大网,无痕和墨渊阁的那些小鱼们已经被这张大网抓住了,若是反抗,最终也只会落得一个鱼死网破的下场。若是不反抗,那个心黑的渔夫也不会放过他们,横竖都是一死。

    这是一场终究要爆发的战役,后世的人们会铭记这一天,在浔国大将军柳无痕陷入绝境,浔皇被逼退位的时候,一个名叫于洛凡的女子扛起了白羽军的大旗,带着十万大军和北漠君主联手拯救了这个国家的子民,在云畔之地组建了一个新国家——西灵国。

    而这个开启了历史华丽新篇章的女子,扭转了这个时代的局势,并且成为了让后世敬仰的西摩王!

    北朔一战,就此拉开序幕!

    寂静的城门外突然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城门外安营扎寨的白羽军们顿时大惊,由于灵国大军已经在百里外驻扎,每当有什么动静他们都不得不紧张起来,生怕是灵国大军来攻城。

    所有的士兵们站起身来,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正向城门奔来的那些人马,星星点点的火把光越来越亮,十分着急的往这边跑来。

    “来者何人?”带头的白羽军头领一身白色戎装软甲,剑眉竖起,扬声喝问。

    雪言眉梢微挑,勒住战马。身后的护卫谨慎的带马上前,将雪言围在中间。

    雪言微微皱起眉来,由于灵国大军的人马到来,浔京近来城禁严格,即便是军机大营,夜晚也不得私下外出,这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庞大的一支军队?

    由于夜晚光线暗淡,看不清对方什么路数,雪言顿时心下一紧,在这里出现的若不是灵军,那就是容军了,无论是哪一方人马,都是要缉拿她的,若是被他们认出来,这么多的人马都可以把他们踏成肉泥了。

    在没有认出对方身份的时候,双方人马都不敢靠近,此时的离陌也不敢表明身份,只能远远的观望。

    “大人,好像是白羽军!”

    身旁的护卫眯着眼睛看前方的人马,突然说道。

    雪言仔细看过去,只见黑暗中隐隐看到一些白色戎装,顿时大喜,是白羽军没错,七大帝国中,只有白羽军穿的是白色戎甲。

    “我是于洛凡,对方可是白羽军!”雪言对着前方人马大声喊道。

    “是楚大人!”

    白羽军的队伍里不停的喊出雪言的名字,就像看到了希望一般,带头的首领显然认出对方是熟人,登时喜上眉梢,走上前去。

    围在雪言前面的护卫门看着男人衣衫染血,手按左键,显然受了重伤,连忙让出路来。

    雪言面色沉静,打马上前,沉声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拜见楚大人,离陌大人!”尽管身受重伤,但是男人仍旧半跪在地上,大声回道:“近日来,潋滟城城门紧闭,属下带着一众人从北漠回来以后就被拒之城外,而后听说灵国要与浔国开战,柳将军被禁足将军府,尔等心急如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在此处安营扎寨,静候消息,没想到昨夜二更时分,城里的士兵在城楼上放冷箭,袭击我们,死伤五十人,我们只好后退至此。”

    不好意思,昨晚忘记发了,这本小说我两个月前就已经写完了,每天只待更新了。

    “傅辰竟然可以如此明目张胆了,”雪言皱起眉毛,随即沉声说道:“这潋滟城恐怕已是他的天下了。”

    “那将军,将军出事了吗?”离陌心下一惊,连忙说道。

    “不,不会的,”雪言抬起头,很有信心的看着前面那座帝城,用坚定的语气说道:“他不会死的!”

    “楚大人,我们已经在这里驻扎多日了,城里的情况尚未知晓,将军生死未卜,还望你赶紧出谋划策啊!”男人仍旧屈膝在地,十分诚恳的说道。

    雪言看着这座已经被隐晦的气息所笼罩的皇城,眼神更加坚定了,现如今又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为今之计,只有攻城,可是这样一来,白羽军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叛军,而无痕也就落实了乱臣贼子的实名。

    在雪言看来,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只要还能够救无痕,背上千古骂名又如何,哪怕是粉身碎骨,她也要把他给救出来。

    女子的眼神越来越凌厉,夜风吹起她脸边的头发,一双稍有灵气的眉毛更显英气,让人仿佛看到了那个在站在云畔之巅的西摩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