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王后到底哪里厉害,你可知道?”

    小二收了银子,便狗腿了许多,看了看四下无人,悄声道:“爷,那王后娘娘,不但御夫极有手段,而且生性异于常人,听说……”他说到关键的地方,就停住了。

    当!又是一锭银子。

    小二立刻麻利地收了,“听说,喜欢以猎杀活人为乐。”

    殷九璃嘴角一丝冷笑,又是一锭银子扔了出去,挥手打发了小二,便望向窗外的夜色,两只脚朝桌上一搭,身子靠向椅背,随意干了一碗烈酒。

    小丫头,看来本尊要替你杀的人还真不少啊!而且,不乏有趣之人。

    你放心,无论是公主还是王后,既然挡了本尊回魔渊的路,就定要将她全身的毛都拔下来!让她立在枝头也只能是只烤鸡!

    随后唇角又是微微一勾,手中的酒便又是一碗。

    这个游戏开始有些令人期待了。

    直到子夜,殷九璃才晃晃悠悠地往客栈走,途中经过一处庙宇,规模颇大,里面通宵灯火辉煌,却因为深夜,已没有什么人。

    从门口望去,里面的神像穿着纯白的广袖宽袍,周身气息浩荡,倒是与那白衣杀神有几分相似。

    抬头一看庙门,匾额上写着“白帝宫”几个字,于是就东倒西歪地进了庙,眯着眼仔细看了看香案上的牌位,上书“九天白帝之神位”七个大字。

    “原来是九天白帝,我还以为是白衣杀神呢,不是杀神便好。”

    她困极了,于是将供桌上的东西一并推掉,直接爬了上去,枕着白帝神像的双脚一头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殷九璃发现天已大亮,她已然躺在客栈的房间里,怀中一团事物软绵绵、肉呼呼的,拎出来一看,居然是窝窝。

    “哎?窝窝,你怎么来了?”

    再一看,“我包子呢?”

    不但包子没了,连那些玩具都不见了。

    偷孩子的不会连玩具一块儿偷,不是包子自己走了,就是他爹把他带回去了。

    走了好,走了就没人跟我抢肉吃了!

    窝窝睁开朦胧的眼睛,看到殷九璃,哇哇地就哭开了,“簇上,您不要窝窝了哇!那日把窝窝丢在山洞里就自己走了!您不疼窝窝了!”

    “哪有哪有,哪有不疼你,我那日急着有正经事要办,带着小朋友不方便,而且你这不是也来了嘛。”

    说到这里,殷九璃忽然想起来了,“哎?你怎么来的?你爹把你送来的?”

    “嗯哪,爹爹说簇上当初说要用我暖被窝,虽然那日把我丢下了,但是也没说不再用我,所以我还是得恪尽职守,继续给簇上暖被窝,于是就连夜寻到城中,嗅着主上留下的气息,把我送到这里等您。”

    还真是忠心耿耿的父子啊!

    可是她昨晚明明睡在白帝庙中,怎么就回来了呢?

    “那你见了我是怎么回来的没?”

    窝窝摇了摇大脑袋,“不鸡道。”

    殷九璃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难道是她惦记着包子自己梦游回来的?

    “那天我走了之后,山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我男人有没有为难你们?”

    窝窝眨了眨眼,道:“没什么事呀。”

    “嗯?”殷九璃眯了眯眼,“你说谎!老实说,不然以后取消你暖被窝的资格!”

    窝窝似乎被威胁到了,忙道:“簇上开恩,窝窝老实说!”

    原来那日,殷九璃走后,黑耀带着一群妖兽围着白湛,却见那人也不动,也不恼,就立在原地垂着眼帘,没过多久,四周本是隐形的阵便裂开了缝隙,待到一阵银光轰然荡开,那人便悬停于半空之上,犹如真神临凡一般,当下妖兽们血脉之中涌起一股无以复加的惊骇,就全都只顾着抱头逃命去了。

    “那后来呢?他可有伤了兽兽们?”

    “不曾。”

    “然后就走了?”

    “嗯。”

    “这么简单?那你刚才为什么藏着掖着?”

    “内个,爹爹不准我说。”

    “嗯——?”殷九璃虎着脸,沉声哼了一声,“你听你爹爹的,就不听簇上的了?”

    窝窝被她吓得缩了一下,“爹爹说,如果……,如果被簇上知道我们这样没用,以后就不理我们了。”

    “所以你爹又卖乖地把你送来讨好我?”

    “额……”

    “既然来了,就暂且陪着我吧,正好我需要一个试阵的。”

    窝窝嘴角的胡须一抽,一听就不是好事!

    ……

    如此七日过得飞快,殷九璃白日间顶着一张丑脸四处游荡,街头巷尾茶寮酒肆里听些闲话,再随口打听两句,就把该知道的,想知道的那些事知道了个八九不离十。

    到了晚上,便点了油灯,伏在案头写写画画。

    窝窝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猫,走路走得好好的,却一头撞在透明的墙上,吃东西会不知不觉吃到快撑死也停不下来,明明往被窝里钻却偏偏掉进地洞里,好不容易找个地方睡一会儿,却满脑子全是噩梦。

    被折磨也就罢了,可每次被从它簇上那些莫名其妙的阵法中拎出来后,还要仔细描述心得体会,于是它觉得自己整个喵生都堪忧了。

    殷九璃如今灵根微弱,修为趋近于无,若要在这个世间生存,就必须另辟蹊径,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云渊之人修仙,练的是灵力法术,讲求招式的运用,却对阵法知之泛泛。

    而她却偏偏擅长这些所谓的旁门左道,专攻阵法结界,为龙主魔皇之时,曾亲自主持编纂的《大藏阵典》,正是魔域龙族对于阵法和封印的创造和领悟之巅峰荟萃,当初若不是有那等实力,她也无法封印整个魔渊,令龙族可万年之间避祸于九天白帝。

    魔之阵法,主杀伐,破防御,乱心神,杀人于无形,善用天时地利人和,普通的阵法布阵并不需要特殊的物件材料,只需阵图得当即可,正是她眼下最好的武器。

    如今虽然记忆凌乱,多数阵法随着修为的消散已经记忆不清,但领悟力仍在,故而触类旁通,自行重新推演出来也不是难事。

    然而阵法需要提前布局,可杀可逃,却并不适合临阵对敌,于是就还需要一套无需灵力便能制敌防身的法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