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 > 第57章 夺仙夺魄(二更,求收)
    夺仙发作了,药力之下,被夺了心神的人便不顾生死的想要追随自己的主宰,可若是得不到那人的眷顾,生生熬过这一夜,神志便会被梦魇摧残一分,久而久之,彻底沦为废人。

    她躺在供桌上,双眼迷离望着头顶上的神像,那神像也是一身白袍,与那人有几分相像,原本清醒时不记得的事情,如今却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既已食髓知味,便更加疯狂地渴望,不惜身死地想得到他,却怀中空空如也。

    “湛郎,你在哪儿……”

    殷九璃的额头渗出大颗的冷汗,开始慢慢沉入噩梦。

    突然白帝宫中爆破般的银光一现,恍惚中,有人将她拎了起来,拈着她的下巴,在她耳边如诱惑般低语:“你可知这九天白帝极为灵验,你既有所求,又献了自己,他必会如你所愿。”

    那人一身甘苦凛冽的气息,正是她日夜所求。

    于是殷九璃恍惚之中被从噩梦中拉了回来,重新绽了花般的笑颜,“湛郎,你终于来了!”

    之后整个人不由分说,七手八脚地扑了上去。

    那一身纯白的人,全身上下不染纤尘,一丝不苟,被她这样一扑一抓,结果就全乱了。

    白湛真的很想将这个闹腾的小龙一口吞掉,从此就省心了,可到了嘴边,又总觉得的要细细品味一下才好。

    他生性冷厉,被人这样一扑,依然笔直地立在原地,任由她踮起脚尖衔住他的唇,小心地试探,大胆地求索。

    他眉头微皱,之后又是轻轻一扬,于是一双手轻轻落在了她的腰上。

    可殷九璃似乎根本就不满足只是这样一吻,夺仙正催动着神魂最深处的渴望,找到她的主宰之人,被征服和被占有。

    她一双手便急着去解他的羽衣,当初桃花树下第一次扒衣服时候的干脆利落全然不知哪里去了,两只手焦急成一团,最后生生变成了七手八脚地到处乱摸乱扯。

    白湛被她这样一通乱撩,有了些怒意,于是口中狠狠地咬了回去,将人咚在神像上,一双白玉般的手捉住她两只乱抓的爪子,死死摁住。

    可是下一刻,他又引着她的手,带着她去为自己宽衣解带。

    “你既如此喜欢为本君宽衣,以后便要日日如此,逃是逃不掉了。”他寻到她的耳垂轻声道。

    “嗯嗯!”殷九璃就笑嘻嘻、喜滋滋地应了。

    她神志恍惚间,全然不知给自己揽了个多大的差事。

    白湛将她打横扔在供桌上,随手抽了红衣上的腰带将那两只爪子捆了,之后便是温凉的唇到了哪里,手就到了哪里,一身的红衣缓缓落尽。

    那人如何嬉笑着挣扎,他已无暇理会,新仇旧恨,今夜一并就地解决!

    如此灯火明灭,覆雨翻云,只嫌一夜时光太浅,人还意犹未尽,东方便已泛白。

    清晨寒凉,那小人儿就有些瑟缩,白湛就为她重新穿了衣,又以自己的羽衣为衾,为她盖好,将她拢在怀中,指背从熟睡的人面颊上细细划过,有说不出的甜腻触感。

    下次必定不会再这样轻易饶了她!

    “小龙,从今日起,你重与本君形影相随,莫要再分开。”

    他难得开口说这样的话,已经算是在与她商量。

    “不行,忙着嫁人呢……”殷九璃心中依然惦记着大事,合着眼,似醒未醒,在他怀中蹭了蹭,接着睡,她快要被拆了,累死了,药力渐弱,便十二分的嗜睡。

    那面上细细滑动的手指便戛然而止,她整个人立刻被砰地扔垃圾一般扔了出去,痛得哼了一声,依然接着睡。

    “魔障!”

    白帝宫内银光暴涨,那周身纯白之人就消失了。

    而殷九璃果然是一夜好梦啊!

    日上三竿时,她才悠悠醒转过来,虽然醒来后全然不记得昨晚梦到了什么,可是却像是甜到了心里去,令她整个人都神清气爽,全然没了之前的昏聩和六神无主。

    可是为什么全身被打了、拆了一样的疼,天啊,昨晚掀了供桌,该不会是真的被那个九天白帝给揍了吧!

    她起身匆忙四顾,这庙里的祭司原来比她还能睡,于是仓皇跳下供桌踮着脚尖逃走了。

    人刚刚离开,白帝宫四周一重厚厚的结界便渐渐消散,宫中祭司终于从沉睡中醒来,而被挡在外面的香客这才终于找到了庙门。

    殷九璃满面春风地回了府,第一时间对上了花烬和窝窝怀疑的目光。

    “你昨晚去哪了?”花烬捂着鼻子问。

    她家小姐一进屋,那一身男人的味道就扑面而来,甘苦的气息混合着桃花香,凛冽的草木味道,反正就是男人的味道,从里到外都是!

    她最受不了男人的味道!

    “在白帝宫睡着了,哎?你怎么还管起我来了?”

    花烬鄙视地看了一眼她脖子上隐隐若现的诸多可疑的痕迹,哼了一声。

    “青冥,你信她?”

    窝窝鼻子灵得很,虽嗅不到男人的味道,却嗅得出殷九璃身上的气息与平时不同,于是在花烬的怀中哼唧了一下。

    殷九璃奇怪了,这俩人什么时候好得像一个人一样了?而且她居然叫他青冥!

    她眯着眼看着花烬和窝窝,心里盘算着窝窝这么小,可别吃亏了。

    可是转念一想,人家都活了三百年,什么风浪没见过,自己还是少操心为妙,于是挑了挑眉,扔给两人一个莫名其妙的笑,转身上床去了。

    花烬顺着窝窝的毛,见殷九璃那样笑,当下以为自己已然明了:也难怪了,主人今晚就要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不管是为了什么,总要来一场最后的放纵。

    于是回了她一个心领神会的微笑。

    殷九璃周身酸软,疼痛得很,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哼唧道:“哎呀,痛死了,估计是被白帝给揍了。”

    “白帝?”窝窝怀疑地看着殷九璃,“簇上,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殷九璃无所谓道,“没干什么啊,跟你说了,就是迷迷糊糊去了白帝宫,又掀了供桌,在上睡了一夜。”

    “神马?”花烬叫起来,“那九天白帝灵验得很,别人求都求不完,你居然掀他的供桌?而且是又?”

    “没事没事,我只是掀了他饭桌子后,又把自己当供品献了,求他保佑我们今日大功告成!”

    “神马——?把自己献了?”这一次,花烬和窝窝几乎一同咆哮!

    殷九璃立刻捂了耳朵,“哎呀,吵死了,你们两个简直就是一千只鸭子!”

    花烬叹道:“看来我服侍不了你多久了,事成之后,你就等着九天白帝来收供吧。”

    殷九璃懒得理这两只,拉了被子继续睡,“时辰到了叫我,莫要耽误了上轿。”

    于是就沉沉睡了过去。

    ------题外话------

    供桌!那是供桌!你们两个,太过混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