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时殷家的门口已被王庭的精锐围了个水泄不通,领头的看不出到底是玉笙寒的人还是楚夜锦的人。

    她不敢擅动,就转到了附近的茶楼中观察时机,冷不防看到对面赫然坐了四名黄泉卫,也在观察殷府动静。

    还真是阴魂不散不死心啊!这些人是不是真是从黄泉路上来的!

    可她又看了一会儿,却乐了,原来殷家门口的那些王庭精锐亲兵也一早注意到这四名黄泉卫,一面在胆战心惊地提防他们突然发难,另一方面又在守株待兔候着殷九璃。

    而那几个黄泉卫似乎是故意亮出了黄雀的身份,陪着螳螂一起等着殷九璃这只蝉回家。

    殷九璃背对着几个黄泉卫,小心倾听四下的声音,便将她离开后这一夜所发生的事知道了个八九不离十。

    昨日那两场屠杀之后,整个未央王度的格局进行了一次彻底洗牌,汤家覆灭后家产抄没,从此化为乌有。

    霍氏,三爷霍明德成了新的家主,声称为弥补兄长的罪孽,自愿拿出七成家产献与国库,永诀朝堂。

    殷家虽然手握巨富,从此一家独大,可殷誉扬本就胆小怕事的,事发后第一时间携殷家宝库钥匙入王庭,宣誓效忠,与殷九璃撇清关系,加上玉笙寒与楚夜锦对殷九璃一个劫一个杀的过程始终是一场暗战,也不便拿到台面上来说,所以倒是一时之间保住殷家上下在浩劫中独善其身。

    殷九璃见自己老窝无事,也松了一口气,她那个不长进的便宜爹,关键时刻将这份不长进到发挥到极致,也正合了她的意,实在是不枉费她费尽心思地借刀杀人,折腾一场。

    殷九璃额角贴着膏药,优哉游哉地喝茶,盘算着下一步怎样混进殷府,看看花烬和青冥的情况,忽然一声巨响,整个茶楼被人从房顶上贯穿一个大洞,洞中轰然落下来一人,伸出大手便向她扑来!

    妈呀!这黄泉尊者怎么又来了!而且变得这么凶猛!一定是出动了万八千人都被她给溜了,回家被那杀神给揍一顿,于是终于恼羞成怒!

    殷九璃虽然吃了易容丹,可那一身的气息尚在,如何瞒得住黄泉这等修为之人,他奉命来抓人,一到殷家附近就感知到她的位置,加上君上受了重伤,他也心中烦躁,既然说了抓要活的,那就再没空废话,直接动手!

    他这一突然出手,激活了殷九璃随时布在身上的几个防阵,登时之间各色法阵的光芒乍现,对上黄泉的灵力威压,在茶楼中如放起了礼花一般,五颜六色,乌烟瘴气。

    殷九璃趁乱飞身从茶楼中跃上对面的屋顶,回头去看,黄泉跟那四个黄泉卫已然被困在阵中,便哈哈大笑,“黄泉帅哥,我这个王八蛋阵喂你家穿白衣服的主子吃了好几次,现在也给你尝尝,味道如何啊!”

    说完一身猥琐男的打扮却亮出女子的娇笑,几个飞身便不见了踪影。

    黄泉越是急,越是动弹不得,被王八蛋阵死死制住,气得两只眼睛瞪得如铜铃!

    殷九璃觉得这个黄泉虽然出手霸道,但是那一身威压始终是比杀神欠了不是一点半点,那王八蛋阵遇强则强,困得住杀神几个时辰,却不知能困他多久,所以这城中暂时不能待了,便直接逃出了王都,盘算着先找个地方安身再从长计议。

    她出了城,入了一片树林,因为既手刃了仇人,又两次从黄泉卫手底下逃出来,心情好极了,运了那一点微薄的灵力,在树梢上掠过,整个人起起落落,一边玩一边飞,前进的速度倒也不慢,正飞得爽,忽然脚下被一股大力一拽,整个人就从半空中一头扎到了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喂!谁啊!暗戳戳躲着害人,算什么好汉!”

    林子中回响起一个听起来苍老,却带着几分顽皮的声音,“小丫头,谁暗戳戳了,你看不见我老人家,是自己本事不行,却怪我害人?我老人家什么时候害过人了,我只是出手急了点!”

    说话间,一个人影闪过,殷九璃面前便出现了一个须发皆白,略有驼背的人。

    殷九璃现在见到白头发的就怕,仔细看了看,这一个满脸皱纹,还长了那么长的胡子,倒是个真的老爷爷,于是语气也恭敬了几分,“原来是个老爷爷,我又没招你惹你,正飞着玩,你干嘛把我从天上拽下来?”

    话音还未落,屁股上啪的一响,被揍了一下,殷九璃哎哟一声,吃痛捂着屁股,却见那老头儿身形压根就没动。

    “喂,我看你年纪大,叫你一声老爷爷,你干嘛打我!”

    “小丫头,打你是轻的!见了我老头子不叫师父,却叫老爷爷,这是欺师的大罪!”

    “喂,我从来没有师父,你不要乱认!”

    啪!又是一下,“再喂来喂去,还打!”

    殷九璃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不能动了——王八蛋阵!

    “你?”她简直是惊呆了!虽然她修为低微,这阵根本困不住她多久,可那阵法分明就是她日夜布在身上,防着白衣杀神的王八蛋阵。

    “老爷爷,原来你也会王八蛋阵?”

    啪,又是一下,“你偷学了老头儿我的王八蛋阵,想必这阵也是屡次救你性命,到现在还是连声师父都不肯叫?”

    殷九璃又惊又喜,那王八蛋阵名字虽糙得很,却是绝无仅有的精妙阵法,能将那杀神都困得服服帖帖,她将自己亲手写的《大藏阵典》给活生生忘了,如果眼前这个老头儿真的是王八蛋阵的创阵之人,又肯收她为徒,那么能够学到仙家一派奇门妙阵的精髓,现在让她跪在地上叫上一千声师父也心甘情愿啊!

    于是她双膝一跪,喜滋滋的歪着头,对着老头儿就是大大一拜,“师父师父师父师父……”

    老头儿没想到她变得这么快,连忙挖着耳朵,“够了够了,喊一两声过过瘾就可以了。”

    他抬手之间收了阵,殷九璃便蹭的一下跳起来,十分乖巧地绕到老头身后,又是捶背又是捋胡子,不停地顺毛,“师父大人,您看咱们这不是第一次见面嘛,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多担待一下,从今日开始,我就是您的孝顺好徒儿,您一定要好好疼我!”

    一番话说的老头儿浑身一个激灵,躲开了三步远,警惕地看着她,“喂,你这丫头怎么变得这么快?”

    殷九璃一看自己太主动,把老头儿吓着了,可面前这个却是座大宝山,绝对不可以放过,于是收敛了一些淘气,重新跪下,端端正正地向老头儿一拜,“师父在上,请受徒儿殷九璃一拜!”

    老头儿受了一拜,手一抬,便将人隔空扶了起来。

    转身寻了个石头坐下,“嗯,这样还差不多,来来来,过来,小璃儿,刚才背捶得不错,继续,不过,胡子不准再乱摸了。”

    殷九璃见他不生气了,三跳两跳到了近前,开始认真捶背。

    “师父大人啊,我还不知您怎么称呼呢。”

    老头儿想了想,“嗯,也对,以后别人问起你家师父是谁,你就告诉他,你的师父名唤无极。”

    “奥,无极师父啊,好嘞。”殷九璃使劲儿地想了想,记忆中也没有无极这号人物。既然他创的阵与她的龙镯一同封印,那么该是她上一世死后的一段时间内才冒出来的人,算一算,这人好像还该是她的晚辈。

    于是手中捶得又重了几分,捶得无极直咳嗽。

    “哎呀,好了好了,捶累了,小璃儿赶快歇歇。你跟为师说说,为什么会被那鸟人的黄泉卫满世界的抓啊?”

    鸟人?

    还敢管那杀神叫鸟人,看来好像是找到靠山了。

    可是她可不能什么都说,若是这个师父知道她那么坏,被吓跑了怎么办?

    “啊,师父啊,其实也没什么,我无非就是不小心偷了他点东西,然后无意中学到了您的王八蛋阵,逃命的时候顺路困住了他两次……”

    “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

    “你居然能从他身上偷东西,也算是难得,你都偷了什么了?”

    殷九璃眼珠子在无极的身后可劲的转,绝对不能说偷了衣服,说了会吓跑师父,而且师父肯定认识杀神,随便说个东西也不一定糊弄的过去,于是把左手伸到无极面前,“您看,就是这个破指环。”

    无极低头去看,蹭的一下从石头上跳了起来,“什么!这个你都敢偷!”

    殷九璃心想,完了,还是吓着了。

    于是连忙满脸的委屈,“我也不知道怎么地就跑到我手上来了,现在拿也拿不下来,还也还不回去,只能满世界地被人追杀咯。”

    那无极突然哈哈大笑,笑得捧着肚子,眼泪都快出来了。

    殷九璃不知他到底在笑什么,勉强陪了个笑,苦着脸等着。

    无极终于笑够了,忽然换了一脸的严肃,正色道:“小璃儿,今日你这个徒弟我老人家收定了,不但要教你从那鸟人手底下逃命的法门,还要教你一身本事,让你有朝一日,定然不会再被那个鸟人欺负!”

    殷九璃听他此言,登时感动地无以复加,又扑通一声跪下,“师父!您简直比我爹对我还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