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众人呼啦啦离席去跪,殷誉扬见殷九璃坐在椅子上没动,又喝道:“你还不快出来跪下!该是来抓你的!那可是天……”

    “天什么天!跪个屁!”殷九璃嫌恶地看着这个老男人,刚才还嫌她去天风十二宫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要清理门户,现在听说人家到了门口,又忙不迭地去拜。

    她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掌声,碧落拍着手从外面进来,依旧是呼啦啦不知多少碧落使跟着,身后还跟着一大排宫娥,人人手中捧着大大小小锦盒无数。

    他笑嘻嘻道:“君夫人好大的脾气!您的膝盖,小人可受不起啊!”

    君夫人!

    所有人的目光唰地投向殷九璃。

    殷九璃没好气道:“他这么快就派你来抓我了?要抓让他亲自来!”

    碧落恭敬道:“回君夫人的话,君上准您自由出入天风十二宫,又怎会派碧落来抓人呢。他只是吩咐在下提醒您,出去玩可以,但需记得回家。”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殷九璃笑。

    殷九璃正气不顺,又被他看得有些后背发毛,“我刚把他给休了,不是你口中的君夫人。”

    四下里发出一片轻微的倒抽凉气之声。

    她居然有云渊最高处的君夫人不做,还敢把君上给休了!

    碧落陪着笑,“殷姑娘教训的是,是碧落心急口不择言了。对了,您方才走得匆忙,忘记带的东西,君上吩咐碧落这都替你送回来了。”

    说罢挥手,身后的宫娥便鱼贯而入,将那些大大小小的锦盒悉数摆在了厅堂上,也不知到底来了多少人,直到殷家的厅堂中央几乎站不下人了,才停下来。

    碧落朗声道:“君上说,撕了姑娘的衣裳,百倍的还回来,这里是浮光锦、流云锦、鲛绡、暗影绫、雀尾纱等九十二色布料各十匹,成衣君霞彩翠、霓虹羽衣、广袖留仙等共二百三十二套,环佩珠翠三百一十五套。”

    说完浅浅一笑,正迎上殷九璃几乎要杀人的目光。

    “君上还说,姑娘这几日相伴,昼夜辛劳,身子难免有所损伤,特赐各色天材地宝共计五百零八样,给姑娘补身体之用,希望下次再见,姑娘能更加容光焕发,体态婀娜!”

    殷家众人,包括浮生和花烬,此时目光唰地从那个礼物山上再次全部投向殷九璃。

    碧落也不看殷九璃阴得滴水的脸,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又从身后拿出一只白色的锦匣,“我家君上还说了,这象征君夫人身份的十二宫云钗,您还是先收着,在外面玩的时候,可随意差遣十二宫宫主,必定随叫随到,有求必应。您只需静待君上忙过这段时日,布了天地上下万里红妆,以三十二头云渊战象的仪仗,抬了世间第一的轿撵,将您和云钗一并接回去。”

    殷晴雪吞了口口水,瞟了一眼殷誉扬,同一个爹生的,为什么她就这么走运,能攀上整个云渊最高高在上的那个人!

    殷九璃刚刚吃了太多东西,如今却觉得喉咙里堵得慌,白湛,你恶心人的这一套,果然与众不同!

    “这些都是你家君上说的?”

    碧落笑吟吟答道:“回姑娘,一字一句,不差分毫!”

    对花烬挥了挥手,“去,那十二根叉子就先替我收着吧。送客。”

    碧落还想继续忽悠,眼前被花烬一挡,“我家小姐累了,忙着补身子,你快回去复命吧。”

    说着也不管面前这人到底有多高的修为,伸手就去推他,居然真的就七手八脚地把人给推出了门外。

    碧落被推了出去,整了整一身的青色长袍,又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这才卷了身后不知多少随从,泛了青雾回去了。

    天风十二宫的人一走,屋里屋外寂静无声,原本跪着的人悄然站了起来,都等着看殷九璃的脸色。

    殷九璃手里摆弄着筷子出神,他明知道她骗了他的令牌逃了出来,却也不生气,还专门派人过来给她撑场面,这份心思倒是受用。

    可是她本是吞吐风云的一条龙,就算再喜欢他这颗乌鸡白凤丸,也不会乖乖地做他黄金盅里的一条虫!

    良久,她的筷子在桌子上一敲,所有人一个激灵,“我吃饱了,回房歇了。”

    殷誉扬刚要开口,被浮生猛地挥手封了嘴巴,只能呜呜地哼。

    浮生摇了摇头,“不知死活啊!”说罢急匆匆带着花烬、青冥跟在殷九璃走了。

    殷九璃回了自己的闺房,坐在妆台前,摆弄那只装了十二云钗的匣子。

    浮生陪笑道:“主上,这几日好生逍遥啊,如今这容颜,滋润得如同造化重生一般,更加与从前的真身相似了几分。”

    花烬好奇道:“小姐的真身?”

    浮生骄傲道:“主上真身乃是万载神龙,浴血而生,那时候,有通天彻地、改天换日之能,真容现世之时,名动九天十地,就连弥天宫上,也不知多少神君追着我家主上满世界的跑,只求讨一顿打以解相思,只可惜那真身……”说着说着,便声音轻了许多,仿佛有了几分伤神。

    殷九璃有所察觉,回过神来,沉声道:“浮生,可是真身有了闪失?”

    浮生立时惊了,“主上,原来您还不知?”

    “到底怎么了!快说!”殷九璃嚯地从妆凳上立了起来,揪了浮生的衣领,“真身怎么了?”

    “主上,您寂灭之后,那真身就随着您一起灰飞湮灭了啊……”

    “不可能!神龙真身,寂灭而化山脉,如何会灰飞烟灭!”

    真身若是没了,她即便来日重堕魔道,也只是凡人肉身成魔,永世都不可能再是一条龙!那又该如何统御龙族,重登魔皇之位!

    殷九璃骤然之间双眼通红,气得浑身发抖!

    浮生伏在地上,几乎有了哭腔道:“主上息怒!您寂灭三日,我与重华就带着魔师龙军守在洞天之外,与弥天宫神兵对峙了三日,三日后,那洞天之中,骤然起了南明离火,神兵也立时撤了个干干净净,属下与重华待到南明离火熄了再入内去寻您的真身,就发现洞天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下!”

    殷九璃一下子坐在妆凳上,不可置信道:“全没了……”

    花烬却不以为然,“没了就没了呗,小姐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非池中之物,大不了去那天风十二宫做君夫人,没见那君上还巴巴地要用三十二头云渊战象、天地上下万里红妆接她入宫嘛!”

    “满口胡言乱语!”浮生喝道,“主上是什么人,如何能困在旁人的黄金屋中!”

    青冥见状,抢着道:“簇上,你若回不了魔渊,那便去我们那兽山,父亲和青冥必奉你为王!”

    浮生又是一阵嫌弃,“去去去!你当主上是占山为王的土匪不成!”

    “算了,他们不懂,你凶什么。”殷九璃强行平息下来,“都先出去吧,让我静静。”

    三人见一时半会儿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好恭敬行礼,悄然退了出去。

    次日一早,殷九璃起身后,就先招了浮生,他果然如约,换了一身黑袍,只是那黑袍以黑色丝线绣满了牡丹暗纹,穿在他身上,比起之前的红袍,更加妖艳。

    “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这扮相,才故意将红色让给我?”

    浮生浅笑,“主上说什么都是对的。”

    殷九璃将手中那本封面没字的书扔了过去,“你见识广博,根基深厚,且帮我看看这本书如何。”

    浮生伸手接住,随意翻看几页,旋即神色变得凝重,接着便是逐页翻看,极为仔细认真。

    殷九璃也不急,就坐在妆台前等他。

    “主上,此书您从何而来?”

    “路边一个老头儿给的。”殷九璃漫不经心回答。“如何?”

    浮生将书恭敬放在妆台上,“惊世骇俗,浮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殷九璃倒是没有意外,她那师父能随随便便就创出王八蛋阵和太虚步,再做出什么惊世骇俗之事也不足为奇。

    “既然如此,以我这肉身的资质,按照这本书修炼,可有什么问题?”

    “恕浮生无能,以浮生的见识,实在看不出会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修炼的法门如此与您的无色灵根十分相合,只怕修为增进千里,只是朝夕之间的事。”

    殷九璃甚为满意,“既然如此,那便即刻开始吧。”

    浮生一双狐媚的眼睛霎时雪亮,“主上这是想到了变通的法门?”

    “你说呢?”

    “主上,您天生的无色灵根,已是人间的极致,再辅以神龙之魂,若非堕入魔道,而是反其道行至,位列神君只怕也不是太久的事。”

    “说说看,之后呢?”殷九璃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天地大道,万法归宗,天之道远胜于其他。主上向天而生,以龙魂修仙道,成就必将远大于前生,他日恩泽福被于深渊!到时封印一开,浮生必与重华携魔渊众生伏于主上脚下,从此再不必受那不见天日之苦,随主上于那九天白帝手中分一半江山!”

    殷九璃敲了浮生的额头,“想多了!亲!世界和平万岁!我从始至终无非是为龙族和禁于深渊的魔族求一线生机,将来若是能有所成,再顺便为你这样的娇花,抢个白衣白袍的神君哥哥回家洗澡搓背,也是好的!”说着便是妖娆一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