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夜锦从王座上下来,走到殷九璃身边,伸出手道:“殷九,本后有些私房话,想与你单独聊聊,不知你可愿意陪本后去后花园走走?”

    殷九璃恭敬起身,牵了楚夜锦的手,“好,九璃从命!”

    于是两人携手,也不顾身后玉笙寒和霍氏的目光,径自出了宫殿,入了花园。

    楚夜锦拈了一朵红花,送到面前细细嗅了嗅,道:“殷九,本后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说这可怎么办?”

    “承蒙殿下不弃。”

    “汤氏狼子野心,你助我铲除了个干净,那一次真是合作得默契啊!”

    “九璃只是想跟王后借把刀,没想到王后又从王上那里借了把快刀赠予九璃。”

    “那日后来听说,你被天风十二宫的人给请了去,不知所谓何事?”

    殷九璃当下了然,楚夜锦果然在探她虚实。

    “回王后,君上爷爷听说九璃擅长调制桃花香,所以专门抓了九璃去为他老人家调香。”

    “爷爷?本后幼年时,君上曾一度入楚,仪仗浩荡,世所仅见,当时曾有幸觐见过一面,记得君上是青年男子相貌,绝世风华,天下无双,却并非老人家啊。”

    殷九璃故做惊讶,“咦?难道九璃此番去见的是个假的君上?又或者他老人家不愿以真面目见九璃也说不定。”

    “呵呵,既然是老人家,那定是没有坊间传闻那些有的没的之事咯?”楚夜锦双目紧紧盯着殷九璃,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表情的细节。

    “王后都说那些是坊间传言的有的没的之事,九璃都不放在心上,您怎么还当真了?”殷九璃说着,掩面轻笑。

    “可听说君上送了你一屋子的珍惜玩意儿,这份宠爱可是实实在在的啊!”

    “他老爷爷心情好,随便丢点东西将九璃打发了罢了,王后也知道,那可是天风十二宫的君上,就算那些东西随便送上十屋子,也只是眼睛不眨的事,哪里算得上是什么宠爱呢。”

    楚夜锦见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既然她没受到那位君上眷顾,昨日亲临殷府也没查探到她受了天风十二宫任何特殊的庇护,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于是转而道:“殷九璃,这一次,本后又助你一举毁了殷晴雪,你该怎么谢本后?”

    “殿下,就算您不出手,她既然存了坑害我之心,九璃就有千百种方法让她后悔在世为人。”

    “这么说就是不领情咯?”楚夜锦的声音渐沉。

    “只是如此小事,无需劳动殿下大驾!”

    “算了,就当是本后仗义相助好了,因为,本后非常喜欢做残忍之事!夜深人静,回味起来,其乐无穷!”楚夜锦越说越慢,越说声音越低,双眼泛着凶光,逼近了殷九璃。

    “多谢王后。”

    殷九璃不动声色向后退了一步。

    “殷九,你手中的横空,始终是本后的一块心病,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

    “回殿下,横空已认主,想转赠殿下只怕是不可能了。”

    “除非,你死了?”楚夜锦喜怒无常,突然间神色天真,仿佛在与她说着一句女儿家的俏皮话。

    殷九璃谦恭一笑,“殿下,九璃向来不会束手待毙!”

    “好,那不如我们就玩个游戏,可好?”

    “恭敬不如从命。”

    “本后向来喜欢狩猎,尤其是狩猎活人,猎物亡命奔,而本后则手持弓箭,掌控全局,实在是有趣的很。”楚夜锦将手中那朵花,抬手簪入殷九璃的发间,“不如你我就来个逃杀之约,三日为期,三日之后,你若保得住项上人头,活着来见本后,本后从此饶了殷家,饶了你殷九璃!”

    楚夜锦只说了饶,却没说怎么饶。

    殷九璃伸手轻轻扶了一下头上的花,笑道:“不如这样,三日之后,若九璃还活着,王后当答应九璃,保我那没用的爹爹能活到为奶奶尽孝送终之时,您以为如何?”

    “哼,还挺会讨价还价!殷誉扬从未将你视为己出,你却依然以命相搏为他求个平安?”

    “我并非为他,而是为了奶奶,她老人家从头到尾,都待我不薄,况且杀人夺命,瞬息之间,从不急于一时,您说,对吧,殿下。”

    楚夜锦两眼一眯,她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殷九璃,若不是玉笙寒到现在还惦记着她,若不是她手中有那个让整个帝国如坐针毡的横空,她倒真想将她收到麾下,每日共同细细切磋那暗夜黑光之下,手起刀落之后的舒爽!

    “好,那就依你。”

    殷九璃微微昂首,依然谦恭含笑,“空口无凭,尚需立字为据,加盖王印与后印。”

    楚夜锦一把抓住她的衣袖,猛地将她拉近身前,低声道:“好!都依你!但是,你说,王上始终对你念念不忘,这件事,又怎么办?”

    殷九璃心中一阵嫌弃,“殿下,王上是您的夫君,而九璃已在您眼皮子底下成亲嫁人,男已娶,女已嫁,您还是不放心,九璃也不知有什么办法才好了。”

    “听说你那夫君来无影去无踪,那日之后,从未有人见过?”

    “殿下说笑了,我那夫君若是不来,凭着九璃身上的夺仙之力,如何能活到现在?”

    楚夜锦了然一笑,“说的也是。那你夫君待你可好啊?”

    “夫君待我甚好,此生此世,不做第二人想。”

    “好,既然待你甚好,本后也就放心了。姐妹一场,本后再赠你绿烛一支,既然逃不出夺仙的掌控,不如就玩得开心,下次夺仙发作之时,好好记住你那夫君是如何疼爱你的!”说完,楚夜锦的嘴角上残忍的冷笑更深。

    殷九璃深深恭敬行礼,一字一句沉声道:“谢,王后!”

    两人随后,依然姐妹情深般携手回了殿中,王后依约,命人起草了两份逃杀之约,并加盖了王印和后印。

    玉笙寒自始至终冷眼旁观,直到那一式两份的契约交到殷九璃手中,他才坐在高处,淡淡开口:“殷九,本王的王后,虽然不甚温柔,却是个杀人的高手,你要当心了。”说罢牵着王后的手深情一笑。

    殷九璃心知这也是这个男人唯一能做敢做之事,躬身谢过。

    楚夜锦道:“殷九,三日之后,你若还活着,殷誉扬和殷晴雪任你带回,若是你死了,往后的事也无需你再操心了。”

    殷九璃道:“九璃明白。”

    “至于霍千娇……”

    “殿下,霍姨娘是无双姐姐的生身之母,无双姐姐如今身在帝都宗门,身份贵重,其母自当受到礼遇,九璃申请将姨娘今日带回。”说罢,她淡定的看着楚夜锦。

    楚夜锦笑道:“这个自然,说起来,我与无双,也与你一样,是一对好姐妹呢。”

    霍千娇一听自己可以走了,慌忙连滚带爬从位置上滚下来,走到殷九璃身边,可又不敢靠的太近。

    殷九璃也不理她,辞别了王上王后,也不理会坐上从始至终目光呆滞的殷誉扬和殷晴雪,转身离去。

    霍千娇上了马车,殷九璃不愿与她同车,改为骑马。

    刚行至宫门口,忽听身后宫墙上楚夜锦大喝一声:“殷九璃,逃杀开始了!”

    说罢,手中弓弦一松,一支羽箭呼啸而至。

    殷九璃侧身险险避过,反手策马就向正在轰然关闭的城门奔去。

    宫墙后豁然飞起不知多少道黑色的身影,法器祭出时星光闪烁,在夜色中纷纷直取她项上人头!

    殷九璃拔下发簪,狠狠扎入马臀,那马吃痛,长嘶一声,向着宫门狂奔。

    眼看宫门已经仅容一人通过,而她那一人一马还有数丈之遥。

    殷九璃脚下一踏,弃马飞身而起,运了太虚步,在空中飞旋而起,直接侧身从两扇大门的缝隙中飞了出去。

    身后数道法器的攻击夹杂着羽箭,纷纷钉在了宫门上。

    她今日盛装入宫,刚一出了宫门,便将一身的大红锦袍悉数扯去,运了太虚步,将外袍和长裙分别挂在两个方向的树梢上,在夜色中远远看去,倒像是个人影。

    而她只穿了艳红的中衣闪入树林,走了第三条路,直接入了王都闹市,先钻进一家澡堂子,再出来时,已经吞了易容丹,换了一身粗布衣裳,沾了两撇胡子,驮着背,溜溜达达地在街上转悠。

    既然是三日为期,那只需要拖延时间活下去便是。

    而去哪里才安全呢?

    她抬起头,满脸的坏笑,前面不远处那座高楼,正是个好去处——天风十二月。

    既然那人已经回了虚浮在天地之间的天风十二宫,那这一处就正好闲着,既不会撞到他,楚夜锦又那样忌惮他,那些杀手自然不敢擅闯。

    殷九璃从天风十二月的后门溜了进去,再现身时已是一身白衣的少年模样,眉清目秀,唇齿含丹,低着头跟着一众跟她一样打扮的少年上了楼。

    只听见一旁的管事喝道:“快点,动作快一点,不要磨磨蹭蹭的!”

    她也不知这一队人要去哪里,便低着头跟着,也不知这一层又一层的楼里都是干什么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