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个晃神,手中的横空就被滔天一绞,剑锋就随着他的牵引,脚下跟着他的节奏舞动了起来,每逢需要腾挪转身,背上就会被他的左手轻触助力,整个人便轻易借势而起。

    月华之下,夜色沉静,极致的纯白与妖艳的猩红,一场绝色的剑舞,花团锦簇地盛放开来。

    红白剑光舞动之间,纯白的仙元如一眼活泉,在两人之间流转不息,她学得极快,尽得精髓,又始终背对着他,在他荫庇之下,便错过了身后那双眼中无尽的宠溺和惊艳的光彩。

    一场剑舞,华丽绚烂,虽是剑法,尤胜舞姿,柔韧轻灵,刁诡难测,妖艳柔媚却又有着吞吐风雷之势,天地低昂之姿,简直就是专门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殷九璃不敢去看身后的人,小心翼翼地体会着他的气息,随着他的剑舞动,动作逐渐跟上他的速度,招招式式如影随形,虽是两人共舞,却如神仙倒影,浑然天成。

    当两柄剑重新再绞在一处时,身后的人唇角微勾,将手又落在她腰间,她身子一僵,便将手向外错了一分,腕上的血红的龙镯便轻轻碰了那只纯白的凤镯,发出一声空灵清脆的声响。

    之后腰间被人轻轻一推,整个人就翩然飞出,可还未飞走,又被凌空给抓了回来,重又在空中飞旋一周,被人双手接住,就轻飘飘地落在了他身前。

    殷九璃的目光终于撞上白湛一双深蓝色宝石一般的眼睛,便像是被磁石吸住了一般,再也挪不开了。

    “你可记住了?”

    “这套剑法好美,叫什么名字?”

    “淘气一剑。”

    “哈?”

    白湛似醉似醒,双眼迷离,“又忘了?真是笨啊!你曾问本君,本君手中最厉害的剑法是什么,本君告诉你是‘滔天一剑’,于是你便说你这套剑法叫做‘淘气一剑’。”

    他说着伸手抓住殷九璃戴着指环的那只手,紧紧握在手心,“小龙,从现在开始,不可再离开本君半步。”接下来两眼一闭,竟然直挺挺地倒了过去,睡着了。

    “喂,白湛!我忘了什么?什么时候问过你的?”

    “喂!夫君!”

    “夫君爷爷!……”

    殷九璃使劲拍他的脸,可白湛已经睡得死了一般。

    “不离开半步,你要把我关在十二宫那么大的地方我都嫌闷,现在你睡着了,我不离开半步岂不是会闷死!”

    殷九璃用力的抽那只被他握住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出来,“喂,我又不是去改嫁,你抓我抓得这么紧干嘛!”

    她花了好大力气,终于将那只手抽了出来,已经被攥得通红,“真是狠啊!我出去吹吹风,吃点宵夜,明天早上回来找你!”

    殷九璃笑眯眯地在白湛嘴角又啄了一下,回身踩着水面,点出一圈圈涟漪,轻飘飘地飞上了岸。

    未央王都最好吃的宵夜就是烧牛舌,切了薄薄的片,沾了精心调制的酱料,再配一点烈酒,殷九璃打包了一份牛舌,拎了一小坛酒,跳上城楼顶,坐在夜风中,边吃边看无边的夜色,王都虽然不算很大,却也灯火辉煌,身后一轮圆月,她整个人便如精灵一般,晃悠着双腿,无限惬意。

    淘气一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呢?

    可是关于九幽天无量山那片桃花林,她倒是记得清楚。

    那时,她初登魔渊大宝,始终觉得闭关之用的洞天里面光秃秃的全是石头,很不好看,又听说九幽天的桃花海是白帝御用的桃林,里面的桃花万年不衰,便想偷几株回来栽在洞天内。

    她一路摸上无量山,正赶上九重天千年大朝会,整座山不要说神仙,连个仙童都没有,全都去看白帝临朝的千年盛况了。

    她挖了几株好看的桃树后见天色还早,无所事事,既然来了,岂能不给白帝那个小气鬼留个纪念?于是化出真身,在无边无际的桃花海中翻滚腾挪,将那无尽的桃花悉数震落下来,化作纷纷扬扬的漫天粉色飞雪。

    她一会儿变成龙,一会儿又变成人,浑身滚满了桃花,仗着没人管,撒了欢儿地玩。

    说来也奇怪,那满山的桃花被她震落之后又迅速绽放出新的花朵,仿佛越开越多一般。

    她见花又开了,就又化作苍龙,在桃林中飞舞,于是新开的桃花就又变成了桃花雪。

    如此反复,不知多少次,直到玩累了,才终于化作人形,一身纷纷扬扬地红裳,从空中跌落进深深的落花里,溅起无数飞花在眼前的天空中飞旋。

    她看得累了,看得眼花了,却恍惚见看见头顶的树枝上坐着一个人,一身白衣飘逸出尘,戴着一只银色的面具,唇角微勾,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啊,那面具!

    想起来了,原来白湛就是那日那个看守桃林的人。

    她将桃花都震落了,他就再让桃花全部重新盛开,如此反复,不知默默地陪着她玩了多久,看了她多久。

    可惜她当时发现居然自己一直在被人盯着,做贼心虚,吓得一头逃回了深渊,都没来得及跟他说上一句话。

    而现在,这人居然在她身死万年之后又遇见了,他还记得她当年的模样,桃花千载,相邀白头,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只是是个不识数的,分不清千载与万年。

    想着想着,殷九璃觉得心里甜丝丝的,面上浮起了灿烂的笑意。

    突然间,身后又泛起一阵凛冽的寒意,她嘴里还咬着一片牛舌,回身竟然看到白湛,周身黑袍,长发如墨,正立在圆月之下,定定地看着她。

    “白湛?”完了!被抓包了!真是躲到哪里都会被他抓到!

    殷九璃瞬间换了个笑脸,飞身扑了过去,双手双脚齐上,坐在了那人腰间,两手将脸一捧,“我逃跑把你气成这样?从头到脚都变成黑的了?”

    这个白湛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地看着她。

    “别这么凶啊,我不过偷偷跑出来吃宵夜,我吃的那些东西你都嫌恶心,所以我就只有自己偷偷吃咯!”

    白湛还是不语,殷九璃就有点尴尬了,“喂,别这么看我啊,大不了牛舌分你尝尝!无敌劲爆辣的!”

    那人终于冷冷开口道:“好。”

    殷九璃立刻跳了下来,转身去拿牛舌,却冷不防被那人从身后抱住。

    “别动,一下就好。”那声音如万年冰川般寒冷,听得殷九璃一身透彻骨髓的恶寒。

    “你刚咬完,还咬?……”

    她还没说完,那人一只手已经将她的咽喉死死锁住,另一只手覆在了丹田上。

    “白湛,”殷九璃警惕地抓住那只手,“你要做什么!”

    身后的人不再说话,手掌中开始泛出一道极寒的法力,穿透了她的丹田,直向她那株水晶般的灵根而去。

    “白湛,你要干什么,不要!停手!”她拼命地挣扎,却被死死地固定住,根本动弹不得!

    耳边一个森寒的声音道:“从今日起,云渊之中,天大地大,任你逍遥快活,你想要的,全部许你,长生不死,青春永驻,永世无忧。只是从今往后,成仙入魔、上天入地、修行飞升之事,永远不得再动上半分念想!”

    他一字一句,冷厉的脸没有一丝波澜,那一缕极寒的力量缓缓渗透,没有直接碎掉灵根那么痛苦,却可以将灵根彻底铲除,绝无再生的可能。

    “白……白湛,不要!求你!不要……不要毁了我!我求你!”

    可身后的人再也不说一个字,只是死死地将她禁锢住。

    殷九璃周身泛起了厚厚的冰霜,“为……为什么……,不要……”

    这灵根是她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根本,没有真身,又没了灵根,她就是个真正的废物,即便他给她全世界又怎样,她始终都是一个废物!

    她终于再也挣扎不动了,渐渐在那人怀抱中的极寒里凝结成冰。

    那一株灵根也如她一样,成了一株冰雕,黑衣黑发的镜尊,掌心稍微运力,刚刚尺许长的水晶般的灵苗便瞬间化作亮晶晶的粉末,如冰雪一般消散,最后化为乌有,之后已经冻僵的人就被从城楼上直接扔了下去。

    高高的城楼上,镜尊纯黑的身影,透着彻骨的寒意,双臂广袖飞扬,将方圆千里内布下了昏天罗网,所有的一切,除了殷九璃,尽数陷入了黑甜睡梦之中。

    “现在开始,没人可以救你,也没人听得见你的呼唤,本座要你活生生看着自己的灵根消失殆尽,要你恨他,要你怨他,要你痛得肝肠摧断,这样你才能彻底忘了这一切!”

    ——

    跌下城楼的殷九璃,不知过了多久,从尘泥中醒来,这一夜仿佛无比漫长,四下依旧是黑茫茫一片。

    她丹田深处空空荡荡,传来隐隐的痛,稍加凝神去找,就只剩下雪花一般的碎屑。

    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救自己!

    “师父!师父!……”

    殷九璃跌跌撞撞向城外树林走去,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无极,但是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师父是她唯一的希望,他既然教她无色灵根的修炼之法,若是见了她此刻的模样,必然会想办法救她!

    他虽然斗不过白湛,可终究敢于与他动手,如今他愿不愿救她,终归要试一试,决不能就这样认命!

    ------题外话------

    重要提示:本文不虐,无误会,女主智商在线,咱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开开心心谈恋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