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殷九璃重新又睡了过去,这一次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温暖舒适如在云端,却不知将她抱在怀中的人微微凝眉,正小心为她以仙元滋养腹中的那一簇小小的粉红色光晕。

    “父君,为何这样忧愁?”温莲稚嫩的声音轻轻传来。

    “父君惭愧,虽手握天地乾坤,却未能守护好你娘亲,害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如今却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小乖与娘亲血脉相连,知道娘亲心中并无怨恨,父君不必伤神。”

    白湛一声轻叹,“哎,父君本以为既然娘亲已将前尘尽忘,那重新来过也未必不是好事,一切重新来过,好好弥补所有的过错,可不曾想她竟然从未怨恨,所以过去未能尽忘。小乖,你说,如今你这生了气,假装不认识父君的娘亲,父君到底该如何才能哄好?”

    温莲奶声奶气地咯咯笑,“父君说的,小乖不懂啊,小乖只知道,娘亲惦记着父君,而父君又心疼着娘亲,就够了啊!”

    白湛惆怅,不再说话,手中圆融的银光更浓,在那簇粉红色光晕的上方轻轻掠过,睡着的人便似是极为舒服,又在他怀中窝了窝,口中轻轻念道:“王八蛋!”

    于是他的眉眼便划了个好看的弧度,低头垂眸满是宠溺地看着怀中的人。

    第二日清早,殷九璃猛的睁开眼睛,叱罗玄荒的出现犹如一场噩梦,可她再往旁边看去,真正的噩梦正立在帐子外,笑盈盈地看着她呢。

    “姑娘,您醒了?那么素青来替您梳妆!”

    待到再次被塞进那辆纯白鎏金的马车,殷九璃以为白占还会像上次一样扑面而来,可是里面却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君上入楚,何等盛事,他又如何会变成一只鸟,跟她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子坐在同一个马车中进入楚都呢。

    她坐在车内沉默不语,直到离开镇子时,听见外面有个声音似曾相识,于是掀开帘子去看,却正巧外面那人也看过来。

    小黑。

    星子一般明亮的眼睛,白玉般的面庞,发间只戴了一只简洁的玉簪,一身水缎般的漆黑劲装,骑着一匹乌黑的宝驹,正向她笑。她身边跟着二三十个亲随,正前呼后拥地向帝都方向前进。

    “女鬼!你的马车真好看!不如我们换换?”

    “是不是我有什么你都觉得好?”

    小黑笑道:“你的鸟呢?”

    “烤了吃了!”

    “怎么不叫上我一起吃?”

    “怕你全吃了没我的份!”

    小黑策马跟上她的马车,“我要是没猜错,你也是去帝都看君上?”

    “那君上被你说的那样好,我不去看看,岂不是可惜?”

    “好,那我们帝都见!”小黑说着,随手扔给她一件事物,“这东西拉了引线,扔到天上,我就能看见,你去了帝都若是无聊,找我喝酒!”

    “好……”殷九璃的好字还没说完,尚翠已经闯进车厢,拉下帘子,大声对着外面的小黑道:“我们姑娘现在戒酒!江小姐,请回吧!”

    江小姐?

    小黑?

    殷九璃心思快如闪电,立刻便知道那黑袍黑马的女子是谁,该是那青云榜上的第三人,大烨第一才女江墨染了。

    殷九璃让车子靠边停下,等江墨染的马队过去后,下了马车,带着尚翠、素青和浮生拐入一条僻静的树林中。

    一声唿哨,幽冥巅八名金腰带转瞬即至。

    岳老大拱手道:“殷姑娘,最后三人给您带来了。”

    黄灵根、蓝灵根、紫灵根各一人,已被金腰带牢牢制住,蒙了眼睛。

    “蓝紫灵根之人本就不可多得,如今能够都擒获,岳老大,实在是辛苦了!”

    “姑娘客气,拿了您的钱便要办好您的事,此乃天经地义。”

    那几个人在金腰带手下,即便是紫灵根,由于尚未拜师,修为尚浅,丝毫动弹不得。

    殷九璃也不多想,扬手祭出饕餮阵,猩红的阵图在她脚下泛起,将那三个人天灵盖上的灵光引入阵中。

    那三人该是极为痛苦,却被人制住丝毫动弹不得,殷九璃眼中波光一闪,当日她在城楼上,大概也是如此情景,眼睁睁地被人一点点毁掉,却毫无还手之力。

    此生此世,即便不择手段,也必不会再次让自己沦落那般境地。

    待到那三人天灵盖上的黄蓝紫三色光芒渐渐变淡消失,殷九璃体内原本汇聚的四色灵光与这三束灵光汇聚,骤然形成一股空灵无暇的无色之光。

    她运动无色灵光,将体内原本积蓄的白湛的仙元带动,借着他仙元中的凛冽霸道之气,呼吸之间,如长虹贯日,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一重重修炼的关卡摧枯拉朽般烟消云散,她人只是立在原地,便直接冲入了斗转境,距离凡人九境还只还剩下星移一境!

    侍立在侧的尚翠、素青都惊得睁大眼睛,完全无法理解眼前这人是用何种方法达到如此境地。

    只有浮生对饕餮阵心知肚明,他眼中赞许之色背后,又藏了几许忧虑。

    然而唯有如此决绝和义无反顾,也才是他所熟悉的龙主魔皇!

    与此同时,坐在桃花树下的白湛心有所感,扔了手中的白金折子,闪身来到天风十二宫门口。

    果然青云石碑剧烈震动,上面泛起一重青光,之后上面浮现的金字排序发生了变动,而殷九璃三个字赫然已经高居青云榜第一名!

    此时的她,若是对敌之时将他每夜为了安养温莲而向她体内输送的仙元运用起来,就算对上刚刚飞升天仙境的高手,应付起来也游刃有余。

    只是这种做法终究是邪门歪道、投机取巧,能够维持数日灵光不散便是侥幸,若是行差踏错,恐怕还会遭到那七股灵光的反噬,血脉尽断。

    这时身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白湛立刻挥袖将那三个字从青云榜的顶端抹去。

    再回头去看,却是六宗宗主均感受到青云石的变动,纷纷前来查看。

    众人见到白湛亲临,慌忙跪拜行礼。

    空山宗宗主江秋树上前道:“君上,六宗大试在即,青云榜忽然发生如此震动,我等特意前来查看究竟,不知是哪位俊杰横空出世。”

    白湛淡淡道:“并无什么人横空出世,只是本君突发奇想,这青云榜上还该有一位人上人,故将所有人的排名向下挪了一位。”

    星辰宗宗主郎晨星道:“君上之意……”

    白湛回身俯视立在脚下台阶上的六宗宗主,“世人皆在猜想本君此番入楚观礼六宗大试究竟为何,如今本君就先行知会各位,”他说着,月华般的目光从每个人面上掠过,停顿了良久,才悠悠开口。

    “这青云榜上的第一人之位,本君要留给自己的徒儿。”

    下方诸人这才猛醒,“原来君上此行,是为了要在满天下的少年才俊中,选一个亲传弟子?”

    “正是,一个将世间万法之极致倾囊相授的好徒儿!”

    白湛此时的眉眼,仿佛看见了那个前世今生从来就没真正跪过自己的小魔障,正乖乖地跪在他面前,俏生生喊他一声师父,只是这样想一想,心头都犹如有一只羽毛拂过般地痒!于是他转身挑了挑眉毛,释出已经抑制不住的笑意,翩然消失在原地。

    留下六宗宗主立时各怀心事,纷纷急匆匆返回宗门,将原本祭出的美人牌立刻换掉!

    只有江秋树是最后一个离开青云碑的,他完全不用急着换人,他的女儿,无论是相貌还是资质,都是旷古绝今之人,又比那大楚的帝姬年轻灵动,做君上的徒儿,江墨染再合适不过了。

    殷九璃瞬息之间的惊变震撼了八名幽冥巅金腰带。

    岳老大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说出口。

    这饕餮阵若是用在神君级修为的人身上,那布阵之人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实在想都不敢想。

    特别是他们这种飞升天仙后又自甘堕落之人,毕生行走于黑暗之中,无颜再见天日,修为也仅限于神君境之下,若是有了这个敲骨吸髓的阵法,便等于又多了一次飞升的机会!

    殷九璃脚下的阵图轰然坍缩到虚无,眼中红芒一现,整个人已经与半柱香的时间之前全然不同。

    “岳老大,怎么样,有兴趣吗?”

    岳老大蒙在黑色面罩后的脸上什么表情,别人看不到,但是那双眼中,渴望和贪婪的光却是再也掩藏不住。

    “阵图可以给你,但是你要知道,此阵有致命的缺憾,便是极为容易遭受反噬,若没有更强大的灵力在体内镇守,布阵之人等于以身伺虎。这世上从来没有白吃的宴席,你明白吗?”

    岳老大接下殷九璃随手丢过来的阵图,他本是修为已达元昊天之人,此刻在这个小姑娘面前,居然有种连话都说不上的压迫感。

    “三个月合作愉快!你们可以走了,以后再需要幽冥巅帮忙,我自会派人先将酬金送去,替我告诉你们幽冥鬼帝,下一次送过去的,不会再是黄金,而是寂天黑金。”

    “可是殷姑娘,距离合约到期还有十日,您这个时候结束,那黄金……”

    “眼下我也没什么事需要劳动各位了,那十日的黄金,算是送给鬼帝,让他打赏你们喝酒。”

    能够提前完成任务,各位幽冥巅的杀手自然是求之不得,于是整齐划一谢过殷九璃,带着那三个昏死过去的人,悄然消失在原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