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哈哈!”苍蓝果然对这个主意甚是喜欢,“好!好一个丝竹乱与管弦清,一听就是天生一对!那就快快进去,让哀家也好好见识一下你二人如何的凤舞九天!”

    管弦清的步子从苍蓝身前迈过,抬手捉了殷九璃,笑吟吟道:“小乱乱,走吧,时辰到了!”

    殷九璃那半张面具下,咧着嘴,俨然已经笑不出来了,脖子僵硬地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道:“好的!小清清,你最大!什么都听你的!”

    苍蓝太后回了大殿,所有宾客起身恭迎。

    此时楚云深已经立在高台之上,见这大楚帝国的开国老祖宗亲自驾临,也慌忙走下来迎接。

    她本就生得明艳万分,加上一身灿金宫装,从高处下来,宛如一轮骄阳,耀得整座宫殿都熠熠生辉。

    “云深见过老祖宗,您可来了,让云深好等!”

    “起来吧,你这丫头,哀家去了趟茅房,就把你等得不耐烦了?”苍蓝说着便刮了楚云深的鼻子。

    楚云深撒娇道:“哎呀,老祖宗您又调侃云儿。”

    苍蓝由着楚云深搀扶着就坐,道:“那么,就开席吧。”

    楚云深向身后那白纱帐看了眼,道:“老祖宗,君上有谕,说今日要亲临,可是左等右等……”

    “不用等了,君上要来的时候自然回会来,你按时开席便是!”

    “是。”

    楚云深将苍蓝安置妥当,又专门蹲下身子,亲手将她的裙角打理整齐,这才重新站直,高声宣布开席。

    她这一不经意的举动,却被下面无数双眼睛看了去,果然是做女君的材料,虽然已被册封大帝姬,却深知自己头顶上这一只储君之冠是如何得来,在苍蓝太后面前心甘情愿的做小孙女应尽的本分,也难怪苍蓝将这帝位许给了她。

    江墨染坐在下方,看着今日光华万丈的楚云深,却并未有任何顾影自怜、妄自菲薄之态,她来自大烨,是那帝国中的人中翘楚,如今六宗大试,六宗宗主已传出口讯,君上此行必是要在云渊才俊之中亲选一位名列青云榜首的好徒儿。

    而慕容长浪和东陵羡都无心与她相争,排名第四的南诏皇帝南风沁也是一心向着寂天教,更是不会去抢着做君上的徒弟,所以唯一有实力与她抗衡的便是这位高高在上的大帝姬楚云深。

    因此自从楚云深驾临,江墨染面上便抹去了花痴淘气的小女儿之态,傲然端坐,周身气韵若有似无,一身黑袍透着雌雄莫辨之姿,倒全然没了彻夜纵酒狂欢的泼皮相。

    慕容长浪坐在她对面的上首,见她此刻模样,微微轻笑,这丫头终于有了个正经,只是等会儿见了君上,不要原形毕露才好。

    他下首的东陵羡却忙着与南风沁套近乎,“小弟弟,你们南诏人为什么就不认黄金只认黑金呢?”

    南风沁也笑眯眯地看着他,口中却一本正经,“唯货币不通,帝国命脉才可以避免被你们这样唯天风正道马首是瞻的财阀渗透蚕食。”

    “听说你向来偏护寂天教,对正道修仙没兴趣,也从不向天风十二宫朝贡,我还以为你这次六宗大试不会来了呢。”

    “哪个不长眼的说朕不来?上次那场大热闹,朕才四岁,来不得,这次十四岁,自是说什么都要来,不然到了下次二十四岁,出了青云,入了天风,就只有摸着胡子看热闹的份了!”

    “你觉得你的名字上得了天风石碑?”

    “朕觉得你就是那个不长眼的!”

    “……”

    南风沁与东陵羡嘴上打架,两人却眼睛都却看向殷九璃那个空着的座位,这人去哪儿了呢?

    这时,殿上钟鼓齐鸣,恢弘浩荡,正是按例开场的大巫祝祭天祝祷之舞。

    一众巫祝打扮的舞者头戴狰狞面具,身穿巫祝大袍,手持各色祝祷道具,鱼贯而入,阵列起舞。

    坐在高处的楚云深咦了一声,“怎么今日的凤舞九天与以往不同?大巫祝呢?”

    一旁的苍蓝拍了拍她的手,“你乖,看着便是。”

    楚云深知道那大巫祝是苍蓝多年的好友,既然老祖宗心中有数,她便不再过多过问。

    果然钟鼓过后,洞箫声起,编钟回荡,殿门外两人飞身而来,如两只翎羽华丽锦绣的巨鸟翩然落入舞阵之中。

    乍一亮相,便是满堂哗彩!

    今年居然是两个大巫祝!

    一男一女,高下娉婷,俯仰生姿,广袖飞扬,比起以往所见的凤舞九天,更加多了几分荡气回肠的气势和撼动人心的惊艳!

    那两个大巫祝发冠上的丈许雀翎随着舞姿撩动,时不时地纠缠又依依不舍的各自分飞,在绚丽的舞衣映衬下,美不胜收。

    于是喝彩声便一浪高过一浪。

    可是人们看不见,面具下殷九璃是如何苦着一张脸。

    她完全不懂什么凤舞九天,就被白湛捏在手中,腰间被轻轻一推,便飞身而出,他人逼近面前,她就只能向后下腰,脚被被人踢了一下,那条腿就只好向后踢扬而起。

    从头到尾就像他手中的道具一般,他要她怎样舞,她就只能怎样舞,稍有反抗,那后面的动作就更甚。

    直到两人相拥飞旋而起,宽大的舞衣在飞速的旋转中将两人包裹其中,四下被衣袍遮了个严严实实,白湛便向她唇边轻轻靠近。

    她下意识地向后一闪,紧接着就人一怒之下直接扔了出去。

    于是后面的舞姿就更加夸张,他简直就有把她拆了的念头。

    而四下里却掌声轰然雷动,在看客眼中,如此舞姿,张扬绚烂,溢彩流光,乃平生仅见,令人叹为观止,犹如亲见凤舞于九天之上!

    终于,鼓乐在声势最宏大处转向平缓,在殷九璃觉得自己就要被玩坏了的最后一刻,被人扔向空中,又拦腰接住,飞旋而下,一只脚尖点地,另一只脚被人凌空抬起,四目相对,拥在大殿中央,完成最后的谢幕。

    呼!终于完活了!

    可白湛却没有放了她的意思,只是抱着她的腰身,低头凝视她面具后的双眼。

    四下里千百双眼睛看着,等着惊艳一舞的下文,两个人却在大殿中央一动不动。

    殷九璃终于双唇开合,摆了个口型吐了没有声音的三个字——王八蛋!

    白湛唇角便立刻绽放了醉人的笑意,她果然还记得他!

    于是不由分说直接吻了下去,捉了那两片刚刚骂他的水嫩的唇,轻轻用力咬了一下,抬手将人给扔了出去,手中袖风带过,殷九璃脸上的面具就被他给摘了。

    殷九璃整个人被他抛了出去,在空中借力,飞旋落回了自己的位置。

    她人一落下,正对上齐刷刷满堂的眼睛,还好脸皮够厚,只能假装若无其事地坐下。

    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惊艳而出,那张倾城倾国倾天下的脸便迎来了满殿的轻叹。

    这时坐在下方一个女子冷笑一声,看座位应该是青云榜排名第十的梦青丝,“云渊之中,但凡盛事,开场之前都有各国大巫祝献舞于天,以作祝祷。敢问大帝姬,什么时候大楚的大巫祝换成了这个艳名满天下的妖女了?不但擅自篡改凤舞九天,竟然还敢公然在大殿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与男子做出不齿之事!”

    楚云深也正在纳闷,正琢磨着如何回应,手却被一旁的苍蓝太后暗地摁住。

    这时大殿下方响起一个清朗如晴空万里的声音,“本君刚刚换的,还有谁有意见,一同出来当面陈情!”

    他随手摘下面具扔了,巫祝大袍脱下向身后一扬,发丝上的乌黑尽蜕,整个人提步走向大殿高处之间,便周身化作纯白。

    苍蓝见时机已到,连忙起身,第一个跪了下去,“苍蓝叩见君上,君上好兴致!”

    这时满堂上千人才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呼呼啦啦抢着跪了下去。

    君上突然间以这种方式出现在秋辞殿上,慌乱间跟着众人跪下的江墨染传音殷九璃:“你被君上抓去伴舞,哪儿来的这样好运?”

    殷九璃嘴皮子不动,嗡声嗡气回她:“好运个屁!去茅房拉屎撞见的。”

    江墨染:“……”

    白湛走上高台,经过一等席前,稍微驻足,看了一眼殷九璃,果然这家伙是蹲在桌子后面,低着头扮弱鸡。

    她一身的傲骨,从不随便跪人,如今正跟他生着气,自然不会跪他。

    没关系,走着瞧!

    他心情甚好,也不再逗她,直接走上了玉阶。

    “都起来吧。”

    苍蓝太后谢过白湛,这才颤巍巍起身。

    楚云深跟在苍蓝身后,悄悄抬眼偷看了一眼这与她只有几步之遥的云渊真神,虽然只是个背影,却已心头被轰然重击一般。

    与常伴此人身侧相比,大楚女帝之位,简直不值一提!

    白湛立在高处,回身看了看苍蓝太后,满脸的嫌弃,“一生贪恋红尘不肯飞升,真不知你到底求的什么!还要劳动本君每隔几十年就要来救你一次!”

    说话间广袖扬起,银光荡过,苍蓝周身被那银光涤荡,整个人便顷刻间蜕变,化作了青丝红颜之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