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终于,巨大的轿撵在云渊战象沉重的脚步声中起驾,整个昊天庭上山呼“恭送君上。”

    殷九璃立在纱帐后,看着外面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仪仗缓缓开动。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立在高处俯视众生了?如今却是借了别人的风光,站在别人的屋檐下。即便那人是她还没记名的夫君,也依然隔了一张嘴,一只手,纵然他愿意将世间所有都与了她,她却不愿凭着一场姻缘就分了他的天下。

    终究要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中的,才是属于自己的!

    身后那清朗的声音响起:“本来想用这世间无双的轿撵,三百里的仪仗,将你浩浩荡荡地接回去,亲自授你天地大道,却没想到你一门心思要去空山宗那个破地方学什么心经。所以本君已叮嘱江秋树对你严加管教,若是吃了苦、受了罪、挨不住,不要哭着鼻子来找本君告状。”

    殷九璃便满不在乎的撇嘴,“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向来不用你操心。”

    白湛在那轿撵中央巨大的白玉榻上坐下,“如此甚好,省了许多麻烦。”

    她也不回头,双眼依旧看着外面,“先别说我,倒是你这又老又丑的爹是怎么回事,先说来听听。”

    白湛听了,面上便绽出倾尽世间所有也无法描述的笑颜,“本君又老又丑,实在是委屈夫人了。”

    殷九璃莞尔一笑,也不回应他。

    “你那样疼龙舞,本君很是欣慰。”

    “那是包子自己惹人疼,跟你没关系。”

    “龙舞的娘亲……,”白湛双眼闪烁,迟疑了一下,终于道:“龙舞的娘亲很久以前便不在了。”

    殷九璃摸着那些薄纱的手就下意识的攥了一下,他心中终究还是有个旁人在那里,而且是个死了的人,人若是死了,那地位便再也撼动不得。

    “龙舞的娘亲与你一样,也是龙族,本君与她相识于九重天上,一见之下,再也……再也无法忘怀。之后寥寥数面,交浅缘深,本是天作之合,可本君一个不留神吓到了她,她便从此躲了起来,再也不肯相见。直到本君以娶他人为妻相逼,她才终于现身。”

    无法忘怀、交浅缘深、天作之合!

    殷九璃心头一酸,喉头便似有什么东西哽住了,“那后来呢?”

    “当本君满心欢喜地找到她,却发现她已时日无多,余生三日,无限苦短,还好她寂灭后,腹中留下这个孩子,可以寄托思念,本君便以自身法力维系那尸身不死,逆天而行,强行将这个孩子迎到世间。”

    “余生三日……,你见到她最后的龙舞了,对吗?”

    “是。”

    “美吗?”

    “平生仅见。”白湛看着她,双眼之中波澜滔天。

    殷九璃的脸就阴了,“那你在桃花树下画的那条龙,到底是谁?”

    白湛干涩地笑了笑,“依然是你。”

    殷九璃轻轻长叹,“你还真是多情啊!”

    白湛看着她火红的身影,白玉般的脸上便有些无奈,“你这个醋倒是吃得本君无言以对。”

    “……”殷九璃便不做声了,龙舞的娘都已经死了,她若是再计较这些,岂不是显得太过小气。

    白湛见她不语,便向她伸出手,不由分说,“过来。”

    她就乖顺地坐到他面前,“那你到底做什么吓到了她?”

    “……,不说也罢,免得将你也吓跑了。”

    白湛的手指在她背后的几处大穴上一一掠过,“你这一身乱七八糟的,终于快要到崩塌之日了,临走之前,就再送你个顺水人情,免得日后哭着鼻子来求本君。”

    说话间一把将人拉过来摁倒在腿上,手指用力,在她周身大穴一一点过,殷九璃便嗷嗷地叫出声来。

    “痛死了!”她现在都快要哭了。

    “忍着!”

    接着又是一阵哀嚎!

    白湛的手指每通过一处经络关卡,助她将淤塞的灵力化开、吸收,那一处便酸痛无比。

    于是那巨大的轿撵中便惨叫声连连,听在耳中,却是令人浮想联翩。

    “你若是再不闭嘴,便真的让你知道什么是痛!”

    “我已经尽力忍着了!”

    可是越是忍着,那种极力克制后的惨叫就更加让人想入非非。

    白湛的手指终于停了下来,等着趴在自己腿上的人哼唧个够。

    殷九璃刚刚有了喘口气的机会,白湛那几根手指就有按在了下一处大穴上,于是又是一声措不及防的惨叫!

    等到周身大穴基本走完一遍,殷九璃已经全身湿透,黑发贴在脸颊上,有气无力地趴在白湛的腿上,骂道:“白湛!我恨你……”

    “不学无术,专修邪术,咎由自取!”白湛口中冷酷无情,可也并未怎样,依然由着这个汗渍渍的人趴在自己腿上休息,一边哼唧,一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轿撵四周一层厚厚的锦缎幔帐缓缓落下,彻底挡住了内外的视线,也遮蔽了半数的光。

    “你要干嘛?”

    殷九璃警惕地爬起来想跑,却被白湛随手摁住,“别动!还剩下最后一处,不想被反噬就乖乖听话!”

    现在周身大穴只有哪里没通,殷九璃稍加体会便心中了然,自然是与头顶百会穴遥遥相对的那一处会阴穴!

    她两眼圆瞪,“白湛!你是故意的!”

    耳边便送来暗哑的声音和情动的呼吸声,“夫人十里相送,总要有点诚意。”

    “你别!撵子会晃!”

    “谁说的?”

    “……”

    十指相扣之间,她手腕上的凤镯便滑落到白湛的腕上,整个人便随他缓缓飘起,悬于半空,唯有乌黑的发梢和凌乱的裙角偶在在轿撵的地面上撩过,如此缠绵悱恻,若隐入云端。

    之后紧接着就是一声响彻天地的惨叫!

    ……

    “白湛……,我恨你!”她将脸埋进他雪白的长发中,深深嗅着他那致命的气息。

    “分别在即,叫一声夫君会死?”

    “你来看我,不是眨眨眼,瞬息之间的事?搞得生离死别一样!”

    没情调,扫兴!

    白湛一颗玻璃心便出现了裂痕,“心里还有什么想问的,就快问吧。”

    “我身上这神隐灵根,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灵根重生了,骗鬼!”

    “并未重生,而是应了那句‘此消彼长’,借自温莲而已。”

    “温莲?”

    “你腹中的小乖,因温莲籽而绝处逢生,本君为她取名温莲。”

    “很好听。”

    “你且将它当成自己的灵根,勤加修炼养护,也算是送给温莲有朝一日出世时的一份大礼。”

    “那她出生了,我怎么办?我岂不是又变成了废物?”

    于是额头上又挨了一下,“旁人的娘亲为了儿女舍生忘死,你这个娘亲,让你替女儿养一株灵根居然还觉得亏了?”

    “我……”殷九璃那两片花瓣一样的嘴就嘟了起来。

    “好了,你要先有本事供养得起她才行。以后的事,本君自有办法,断然不会将你送上九天再生生抛下去。”他用力捏了捏她的下巴,“本君可是在等着你重登那深渊中猩红皇位,再去拆了弥天宫的!”

    于是那脖子立刻就被搂得更紧了,“白湛,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你这抢来的灵光,不足以飞升天道,我刚才帮你将一身乱七八糟的散尽,免去了被反噬的后顾之忧。如今既然已经蕴养了神隐灵根,便当重新踏踏实实重头修炼,不可再走邪门歪道,唯有仙元纯正,方可飞升九重天,你可记住了?”

    “哦哦哦!”

    “尚翠和素青就留在你身边,每日一碗温莲粥记得按时服用。”

    “不要尚翠,她整天逼着我学些没用的东西。”

    “这世间没有无用之事,你在江秋树那个破地方,所学终究有限,早晚要跟本君回天风十二宫,青云榜上第一名的位置,本君给你留着,世间万法之通神大道,本君要亲自一样一样授你。”

    当然包括要落帐褪衫的那种!

    “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我只要会打架就行了。”

    “不学无术,专修邪术!”

    脑门上啪的挨了一下。

    “……,疼啊!”

    她还没来得及撒娇,被弹了的地方就落下一个深深地吻。

    于是整个人就又忘了疼,眉开眼笑地扑了上去!

    待到仪仗临近天地间一处巨大的传送阵时,白湛起身来到轿撵外,仰头望天,那天上层云翻滚,似是有什么东西在其中涌动。

    “你看什么呢?”殷九璃也从轿撵中钻出来,跟着他朝天上看。

    “给你捉个好东西。”白湛挥袖向天,喝道:“出来!”

    霎时间那层云翻滚地更加汹涌澎湃,之后有一样纯白的事物在其中呼之欲出。

    这是一阵猎猎天风荡过,那厚厚的云层被天风吹开,便听见一声长嘶,一匹雪白的神驹从云中挣脱而出,扬开四蹄直接从天上奔了下来。

    “风之骓,送你玩。”

    那白马比起之前替她驾车的神驹不知神俊多少倍,脖颈上雪白的鬃毛逆风飞扬,一旦落地便直接扬起前蹄,又是一声长嘶,算是向白湛拜了大礼。

    殷九璃纵身跃起,跳上风之骓,原地小跑了一圈,再抬头,却发现原本立在轿撵上的人已经不知何时回了撵中,只留给她一个依稀可见的背影。

    他怕再多缠绵一会儿,就再也顾不得她想要去哪儿,想要做什么,直接抓回去永永远远囚禁在身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