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殷九璃歪着头,两眼空茫地望着前方,似是听见了,却什么都没听懂。

    那人白腻的脸阴惨惨一笑,“不过长老院那些人,都有些与众不同的怪癖,看你这一身皮肉吹弹可破,也不知余生还有多长。”

    殷九璃依然乖乖地立在原地,对周遭一切茫然无知。

    “好了,脱衣服吧。”那人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两枚细如牛毛的长针,“咱们一样一样来,等你诸般苦楚都受过一圈,踏踏实实地认了我这主人,我这里的罪就到头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开始了。”

    殷九璃两只手在衣带上磨磨蹭蹭,忽然微微皱眉,“嗯?”

    那人发现她表情的异常,冷哼道:“果然是个心性强硬的,用了十倍的药居然还有抗争之心!”他手中鞭子又是啪地一响,殷九璃立刻浑身一个激灵,蹲下身子,极为害怕地缩在地上。

    “你不要妄想挣扎或者逃走,这世间从来无人能在夺仙之下逃出生天!况且送你来的人已经被就地处决,现在就连上面发话那人,只怕此时也不知道你到底在哪里了!加上你身上被高人设下了禁制,这世间已再也没人能找得到你!不管你过去是谁、从哪儿来,从此刻开始,你只能是这圣女司中的一名女奴!”

    那人说话间,俯身贴近她的脸颊,“而我,将是你这一生唯一效忠的主宰!”

    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紧接着一声男人的惨嚎!

    那惨嚎只发出一瞬间,又立刻被殷九璃布了天幕障,隐了起来。

    她从地上悠悠起身,看着地上被她一掌碎了腰椎的人,灿然一笑,“不好意思,我的主宰告诉我,此生不得与旁的男子同处一室,他那个人小气得很,所以我就不得不心狠手辣来表忠心了!”

    那人摊在地上,惨嚎着挣扎,“你……,明明给你用了十倍的药!”

    殷九璃抬腿勾了只一旁的圆凳坐了下来,翘了二郎腿,“不好意思,把我扔给你们的人是不是出的钱不够多?我第一次被人用这玩意,大概熏了一百倍,你这十倍对我来说,实在太寒酸了!”

    她说着,一脚狠狠踩在那人头上,将那张白腻地生面团一般的脸深深踩进地上的红毯中,“说吧,知道多少说多少,不然你那一桌子的好东西,本尊也可以一样一样给你招呼回去!不过,本尊定会比你慈悲许多,必不会要你的命,只是今日怎么招呼你的,都会让你这辈子踏踏实实地牢牢记住,分分钟后悔曾经活在这个世上!”

    话音一落,那男子便又是一声惨叫,刚刚原本在他手中的牛毛细针直接从颈后没了进去!

    那男子顿时再也没了脾气,便竹筒倒豆子般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吐了出来!

    原来此时殷九璃身处永都的一处圣女教坊。

    说是圣女教坊,实际上就是将好人家的女儿用了夺仙,严加调教后,再送入大楚长老院圣女司的魔窟。

    那帝国长老院所辖的圣女司中,全是年轻美貌的女子,平日里穿素净的白衣,面上蒙着白纱,表面上是一群纯洁的圣女,专门为长老们打理日常事务,高阶圣女甚至可代长老出面,安抚民众,答疑解惑,做一些简单的文书工作。

    但这帝国之中凡是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所谓圣女司实际上就是长老院的官妓所,那些圣女一旦褪去一身的白纱,便都是香艳地无以复加的尤物!

    这些女子中只有少数是被父母因生活所困,自幼卖进圣女教坊的,而大多数则是来自异国他乡的女子,个个来历不明,稀里糊涂地来了,又稀里糊涂地在此了结一生。总之不管她们从前是谁,来自哪里,一旦入了圣女司,便再也休想做回从前的自己。

    眼前这个生面团只是教坊中的一个“调香师”,自幼净身后,便开始学习这个黑暗肮脏的行当,负责用最残忍的方法将女子彻底驯服,令女子终生只认他为主,之后再送去长老院待价而沽。他这种人一生对女人可望而不可得,故而也都极为阴暗变态,可以说毫无怜悯之心。

    夺仙的本质就在于征服,一个仙奴若要更换主人,要么新的主人更强势残忍,强行令她改认新主,要么就是原本的主人亲口命令自己的仙奴易主。

    所以,第一种方法通常是官宦贵族之间互赠礼物时使用的方法,从而增加征服的乐趣。

    而第二种方法则常用于买卖仙奴。

    由于调香的过程太过残忍,所以经过调香师调教的仙奴,若是再转手于他人,除非调香师点头同意,否则那仙奴只怕就算是被折磨致死,也依然不会改认他人为主。

    “夺仙!可真是你们大楚想出来的好东西啊!”

    殷九璃脚下将那头颅一踢,又在肩头一踩,咔嚓一声,生面团的右肩又立时碎了,于是再也没空招供什么,只顾着不停地惨嚎。

    她还想再问些问题,忽然发觉外间有异,立时放出神识去查探,竟然见一袭劲装,手持长戟之人正一路荡开教坊中的护院武师,直接向她这边闯了过来!

    慕容长浪!

    只是几个瞬间,房门便被踢开,那人立在门口,逆着阳光,满身光华,看到殷九璃正脚翘着二郎腿,脚边还趴着一个不停哀嚎的人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长浪君,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慕容长浪淡淡一笑,“殷姑娘,既然没事,就尽快离开吧!”

    殷九璃忽然想起这一屋子的夺仙香气,连忙道:“你快闭气!”

    慕容长浪一愣,之后道:“无妨,快走吧!”

    殷九璃见他似乎真的没事,又踹了脚底下那个生面团一脚,起身便走。

    却没想到那生面团趴在地上忽然惨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殷姑娘!你当来救你的这个是什么好人?他只怕是事先熏了绿烛有备而来!不要说永都,就算整个云渊之中,所有的世家公子、皇亲贵胄,又有哪个没尝到过夺仙的好处!谁手底下没有几个仙奴!谁的床头不藏着一两只绿烛?这世间早就没有干净的人了!哈哈哈哈!”

    殷九璃赫然感觉到慕容长浪周身气息一变,全然没了平日里温润谦恭,他动了杀机!

    于是她挥手一招,红芒闪过,先于他出了一击魔道杀,那生面团立时身首异处,那张嘴还在一开一合地想要说着什么,却再也发不出声音。

    “走吧,长浪君!”

    “殷姑娘,”慕容长浪叫住她,“这人所言其实并没有错。”

    殷九璃笑眯眯道:“是啊,这世间早就没有干净的人了,所以谁还有资格要求你长浪君从里到外都干干净净呢?”

    说着手中化出横空,便向外走去。

    那外间已经围上来不知多少人,修为都不算高,大多数又都带了伤。

    殷九璃看得明白,慕容长浪闯进来只是为了救人,并未杀害一人性命。

    于是她眼中猩红一闪,“长浪君,你这样洁身自好之人,却愿意闯进这粪坑来救我。我殷九璃无以为报,今日便只能带你干干净净地出去,保证教你周身衣袍不沾半点污浊!”

    她长剑舞出,化作浴血苍龙,剑光所到之处,尽是残肢断臂,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不肖片刻,整座教坊中重归一片寂静。

    死一般地寂静。

    她肆意杀戮,他便静静地立在她身后看着她猩红的身影飞舞。

    横空饮血过后,发出畅快的龙吟,之后红芒闪过,被收入龙镯。

    “长浪君,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恰好路过,见到有人在宫中布了传送阵,将殷姑娘你送了出去。于是及时探查那传送阵的余烬,才捕捉到蛛丝马迹,跟了过来。”

    “哦……”殷九璃也不再追问,“那我们快走吧!”

    世间哪里有那么多巧合,只怕是他一直在默默地随着她而已。

    “殷姑娘,长浪还要带一个人出去,你稍等。”慕容长浪说着,飞身进了一侧的偏院,再回来时,便带着一个满脸惊惶却双目明亮的女子。

    “这位是傅娉婷姑娘,长浪来时,多亏傅姑娘提点,才能顺利寻得到里面,如今这处教坊被毁,很快就会有圣女司的人过来接管,我们快走吧。”

    殷九璃却多了几分戒备,长剑唰的抵在傅娉婷的脖子上,“为什么别的仙奴都双目黯淡,而你却两眼冒光?”

    傅娉婷被她泛着血腥的长剑吓得两腿一软,登时栽倒在慕容长浪身上,“我……”

    慕容长浪伸手轻轻将殷九璃的横空一抬,“殷姑娘,傅姑娘的体质天生耐受夺仙,所以不受控制。今日长浪赶到之时,她正要被送去长老院的药剂司用来作试药的活尸。”

    “原来如此,那便一起走吧!”

    她收了剑走在前面,再有零星的前来阻挠之人,全部随手砍了。

    待行至门口,再回头望去,身后已是一片血河,殷九璃丢出一只杀人放火的法阵,整座宅院很快便落入一片火海之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