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扶着墙摇头叹息,君子归君子,这酒后倒也是真性情啊!

    于是提步继续向前,却听见女子一声轻哼。

    傅娉婷!

    殷九璃骤然间酒醒了透彻,回身几步,一脚踹开房门,闯了进去,一把扯开轻纱慢摇的纱帐。

    傅娉婷一声尖叫,“你干什么!”

    “杀你!”

    说话间,横空红芒骤出!

    之前连马都不会下的傅娉婷居然轻飘飘避过那一剑,随手拉了一旁的衣裳在身上一裹,“坏老娘好事!”

    说着一阵浓烟四起,满屋的臭味。

    红光闪过,一声惨叫,接着便是窗户被撞破之声,扑通一声,有人落入舱外的水中。

    ……

    直到殷九璃将全然失了神志的慕容长浪从浴房的水中拎了出来,两人满身的臭味才勉强淡去了。

    慕容长浪被傅娉婷扒了个精光,又被殷九璃随便裹了衣裳,拎着跑了好几个舱房才找到浴房,却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

    殷九璃也刚刚和衣在水中泡了一会儿,才去了一身的臭味,此时又将慕容长浪拎过来,凑在鼻子底下嗅了嗅。

    夺仙!

    她竟然给他用了夺仙!

    果然不是什么好人,竟然趁他酒醉,企图用这脏东西将这一世英名之人控制在股掌之间!

    还好她来得及时,这人还没醒,药力该是还没发作,那傅娉婷还真是个急色鬼!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么个烂摊子该怎么收拾?

    就这样将他扔在这里,万一被哪个阿猫阿狗捡去,沾了便宜,他这青云榜上第一人,只怕就从此毁了!如此身手,成了别人手中的刀却不自知,该是何等悲哀!

    可是她跟他继续站在这水中早晚出事,这可如何是好!她殷九璃向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啊!

    正犹豫之间,面前那人便缓缓睁开了眼睛,两眼空茫地看着她。

    完了!

    “内个,长浪君,给你下药的可不是我!”

    啪!两只大手将她的脸给捧了起来,“小璃,你来了?”说着便离得更近。

    啪!一个巨大的耳光,慕容长浪便整个人被扇飞了出去。

    殷九璃仓惶从水中逃了出来,一转眼,那人又贴在了身后,拦腰将她抱住,“小璃,你去哪儿,你不要我了?”

    她死命将那两只手掰开,从湿漉漉的怀抱中逃了出来,“长浪君,你饶了我吧,我现在就走!”

    殷九璃说着就往门口逃去,结果眼前又被一个胸膛给堵住了,这次推都推不动了。

    她一身抢来的修为早就在那轿撵中被白湛给散了,此时哪里还是慕容长浪的对手,到底谁来告诉她,这吃了夺仙、衣冠不整又湿着身子送上门来的绝世高手到底该怎么处置?

    “慕容长浪,你醒醒,你被人用了夺仙,神志不清,我求你镇定点,咱们天亮之后还能继续做朋友!”

    Duang!她一头被人给塞进一个胸膛!

    “小璃,我从第一眼见了你,就注定不能与你做朋友,即便在梦中,你都不愿与我在一起吗?”

    “……”殷九璃心头如被重拳猛击一记,他此时以为自己在梦中,虽然做着荒唐事,大概说的话都是发自真心。

    她抬头看着梦游般的慕容长浪,那棱角分明的俊脸带着醉意,额间垂下稍稍凌乱的发丝,灯光烛影下分外迷人。

    殷九璃使劲摇了摇头,对不起了长浪君!之后运了全力的一掌,将全未设防的人给重重击飞了出去!

    慕容长浪口中沁出鲜血,摇摇晃晃重新站了起来,将刚要夺门而逃的殷九璃又给堵了回来,“小璃,如果打我能让你开心,那便随你的意,我不还手。”

    到底有完没完!

    再一脚踹飞!

    又扑了回来!

    她连太虚步都用上了,也在他手底下逃不出这道门!

    殷九璃唰的招出横空,挡在自己面前,“长浪君,拜托你饶了我吧,我欣赏你、敬重你,可你是这世间难得的君子,我可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坑你!”

    咚!

    持着横空的手被人握住,整个人又被咚在墙角!

    “小璃,长浪别无所求,你若无心,我便只愿静静看着你一切安好,可在梦中,你不要拒我千里之外好吗?”

    那一双唇越来越近,竟然无比诱惑,再不动手,犯了大错,今后就再也没法收拾了!

    殷九璃两眼一闭,将心一横,一记魔道天罡杀轰然而出!

    慕容长浪整个人便如纸片一样,从浴池上方飞过,直接远远地摔落在浴房对面的墙角。

    殷九璃周身红芒一敛,正色道:“长浪君,虽然我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也向来没什么节操,甚至比那傅娉婷坏得多了去了!可我已有白湛那个鸟人在先,心中眼中就再也无法落入旁人。况且他禽鸟钟情,一生眷侣唯一,非生死不可更改!我若是不死,他此生便只有我一人。而我若四处留情,便是置他的一颗心于万劫不复之地!你这一番心意,我感动至深,但是实在无法领受!”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哦,还有啊,这件事要是被那只鸟知道了,他发起脾气来,咱们俩都会被捏成灰,怎么算都不合适,所以你还是就此打住吧!”

    如今终于可以抽身,掉头便要溜走,可到了门口,屋内依然没有动静。

    坏了,出手太重给打死了?

    殷九璃终于还是没忍住,退了回来。

    摔落在墙角的人颓然靠在壁上,两眼黯然,竟然似有泪光。

    殷九璃在心里暗暗喊了一声“妈呀!”,她竟然把声名煊赫整个云渊的慕容长浪给打哭了!

    正在犹豫不觉之间,慕容长浪开口哽咽道:“小璃,既然如此,长浪只求在你身边,静静地看着你,护着你,再无非分之想,即便是梦中,也再没有……”

    说着,竟然泣不成声!

    他本是风轻云淡的绝世君子,如今被这脏东西害得,居然沦落到如此不堪境地。当初无论她殷九璃如何被那夺仙折磨,可始终有白湛回护着她,终究未受过多少求而不得、肝肠寸断之苦的折磨。

    可如今这人,即便曾经心智如山海般高远,意志如精钢般坚定,若是日夜遭受这种折磨,只怕无论是谁都会彻底废掉!

    殷九璃走到慕容长浪身边,静静地俯视着他。

    他果然如之前所言,再没有对她有分毫擅动。

    即便入梦,也是如此心智非常,默默抵制着药力的摧折和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渴望。

    殷九璃下了一番决心,终于抬手,将手掌覆在慕容长浪的额上,“长浪君,本尊所来之处,并非你该去之处。你应早早飞升九天,位列神君,受封弥天宫。可若是随了我的脚步,前方便是无底深渊,终将辱没你一身的光华。”

    慕容长浪蓦然仰起头,似是得了一线希望,“小璃……?”

    “可如今你被这脏东西缠身,本尊实在无法弃你不顾,也不放心将你托与他人,既然如此,那便暂且竭尽所能护你一段时日,带到将来你寻到了与你真心相对之人,再将你完完整整交出去,也算不负你那日守护本尊的一番心意。”

    慕容长浪闻言,脸上竟然浮起了笑意,张开双臂将她双腿紧紧抱住,一张脸在她衣裙上摩挲,极为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

    殷九璃却是心头更加无法抑制的阵痛,长浪君,我该拿你怎么办?你若是看到自己此时的模样,会不会有求死之心?我受过夺仙之苦,我知道那东西会让人多么的不堪,你这样的人,不该受这种侮辱!

    所以,所有与夺仙有关的人,都要死!

    她就这样笔挺地立在原地,双拳攥得越来越紧,殷红的指甲便嵌进肉里,滴出血来。

    直到慕容长浪抱着她的双腿安然睡着,那眼中的猩红之色依然不停地闪烁。

    天风十二宫中,白湛靠在软塌上,纯白的羽衣蔓延开去,天人之姿一时无两。

    他一手撑着头,缓缓合了眼,眉头微蹙,似睡非睡,右掌之中,是一艘小船的幻像。

    只要这白玉般的手掌稍动,那船上的人便有灭顶之灾。

    良久,那一对覆着霜染睫毛的凤眸终于重新睁开,右掌五指轻弹,小船的幻像便烟消云散了。

    江上,一夜风平浪静,殷九璃被日光晃得睁开眼,宿醉袭来,便是好一阵头痛。

    “殷姑娘,你醒了?”头顶上是慕容长浪温和的声音。

    她双眼登时睁得老大,蹭地坐了起来!

    明明昨晚后来是她站累了,又见这人睡得昏沉,就坐下来,让他枕在自己腿上接着睡,想要陪着他熬到天光一现,这一夜的夺仙煎熬之苦便算是过去了,可是这什么时候反过来了?

    “啊?内个,我怎么会在这里?”

    赶快装傻啊!不装傻怎么办?

    慕容长浪淡然笑道,“长浪也不知何故,大概是昨夜实在是喝得太多了。”

    他不知何时早已衣衫整齐,头发纹丝不乱,腰身笔直地席地而坐,将自己的腿借给殷九璃睡。

    倒是殷九璃,不但钗横发乱,妆也都花了,不但像个醉鬼,而且分外形迹可疑。

    这时门口一声咆哮,“你们两个!居然在这里!”江墨染从门口跳了进来,见两人还坐在地上,“好啊!满船找不到你们俩,居然躲在澡堂子里双宿双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