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战天行重新走向自己在明月堂前的那只椅子,“一般的魔魇,依魔族怨气而生,吞噬生魂恐惧而壮大,虽然难缠,却并不难以剿灭诛杀。”

    他话中自带一种无形的冷厉,回身缓缓坐下,俯视着下方众人,“但是这一只,目前来看,却是依神之怨念而生,以修仙之人的法力为食,眼前的光景,只怕才是个开始。”

    他说着,抬眼望向头顶那片空荡荡的倒置的天宫幻像,“除非有人能在里面将它灭了,否则,整个空山宗用不了多久,就都会在它的阴影笼罩之下,你等法力也会渐渐被它吞噬,最后化作一堆枯骨。”

    他虽辈分不高,人又年轻,可当前的情形下,众人慌乱,唯独他沉着淡定,独座高位,说出这样一番话,倒是没人觉得危言耸听,只有肖书慎满脸的不乐意,“哎呀,我说天行,你的徒儿也丢了,你怎么不着急?还有,你说话这么难听呢!怎么就我们会被它吞噬法力,化作枯骨,怎么就不包括你呢?你怎么就知道这魔魇是神之怨念所化,又怎么知道它以法力为食?”

    江秋树痛苦地揉了揉眉心,“肖宗主,冷静,冷静,天行是受过封的神君,自然知道的比我们多!”

    肖书慎更加不乐意了,“他才受封几天,就跟咱们平起平坐,我都没说什么,这会儿又在这里危言……”

    轰!

    一道银光从高处轰然劈下,肖书慎一句话还没说完,整个人直挺挺栽倒,一动不动了。

    江秋树慌了,忙哄着上面发怒的那位,“君……,啊……,天行啊,息怒息怒!肖宗主一向快人快语,你也知道的!”

    他抹了把头上的汗,看了一眼肖书慎,见还没死,只是晕了,便知道君上只是嫌他烦,还没动杀心。

    他眼下简直焦头烂额,女儿被困在上面,君上又因为丢了小媳妇而震怒,整个空山宗都岌岌可危,而那魔魇,若是真的如君上所言,是神之怨念而生,那必是他妻子柳明月的怨念啊!

    明月她难道一直在什么地方受苦,而他竟然不知道?!

    他已经没有时间想太多,毕竟铲除魔魇,救回里面的人才是第一位的!

    这时,下面有弟子来报,“禀告掌门,下山的传送门不知何故突然关闭了。”

    紧接着,司战长老的弟子也高呼,“启禀掌门,光幕上的名字都看不见了!”

    ……!

    全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战天行轻轻叹了口气,抬手将自己桌前的酒菜全部推到地上,之后手中一化,桌上便出现了一把玉色的古琴。

    他抬手拨动琴弦,只是一声,夜色之中,悠远缭绕之音便直指人心。

    接着,流水般的空灵之音从他的十指尖缓缓流淌而出,那声音安宁沉稳,该是在安抚着谁,随着琴音而动的,是一股轻薄如烟的灵力,缭缭绕绕,直上夜空。

    玲珑天梯中,顾北鸢带着走众女弟子等了许久,都没见易阑珊回来,便知事情有变,立时更加警惕,对殷无双道:“无双,只怕今日之事没这么容易了结,师尊既然没有回来,定是下面生了变故,你且带修为不高的姐妹们先行下去,我去前面查看一番。”

    殷无双没听出她言语中的加护之意,却是觉得她嫌自己修为不高,认为她堂堂绿灵根的天才在这里不值一提,于是十分不悦道:“大师姐,难道你觉得无双是个不中用的吗?”

    顾北鸢向着虚浮石阵中查探,根本没心情与她咬文嚼字,“你若是不愿下去,就留下来,只是等会儿遇到什么很难说,你要多加小心。”

    殷无双这才稍加满意,又道:“可是总要有人带着修为尚浅的弟子们回去,我看,不如就请江小姐走一趟吧,毕竟她是江宗主的千金,这上面危险,江宗主必是十分挂念。”

    她本是极为隐晦的这样一说,却没想到江墨染是个直肠子,向来最厌烦女子之间的明枪暗箭,直接朗声道:“殷无双,你少拿欺负小九的那一套来对付我,上次打你的耳刮子有多少个,难道还没数清吗?”

    殷无双立时向顾北鸢身后一躲,“师姐你看她,这还没跟魔物对上呢,自己人就要先打起来了!”

    她毕竟是自家的师妹,顾北鸢没理由胳膊肘往外拐,只好礼貌地拦了一下江墨染,“大事为重。”

    江墨染哼了一声,甩了下衣袖,懒得再理。

    最后还是顾北鸢另选了个修为稍高的师妹,准备带着几个小师妹从刚才易阑珊留下的传送阵中离去。

    可是几个人站在上面,却半天没有任何动静,个个莫名其妙。

    楚云深抱着肩膀冷笑,“你们再站上一百年也没用了,这传送阵早就被人给封了。”

    顾北鸢虽然也看得出来,却不愿让弟子们觉得被师尊抛弃了,“帝姬,说话慎重,莫要吓到她们。”

    “我吓她们做什么,明摆着的事,只怕现在整个空山宗都已经被那东西给控制了也未可知呢。”

    她这样一句话,直接将几个胆小的小丫头给吓哭了。

    楚云深十分嫌弃,“哎呀,哭什么,烦死了,好了好了,虚浮石阵过不去,就换个方向,绕过石阵。”

    殷无双却不赞同,“出口都被封了,绕过去有什么用?难不成还有别的出口?”

    “愚蠢!”江墨染清喝,“绕过去,自然是将失踪的人找回来,然后除了魔魇,破了魔障,拯救世界!”说着看了一眼楚云深,两人居然难得地相视一笑。

    殷无双哼道:“拯救世界!江小姐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将这份功劳夸到了天上去!”

    江墨染从她面前飞过,口中悠悠道:“错了,第一,这份功劳,本来就在天上,第二,我一点都没夸张!”

    楚云深也随着江墨染飞过殷无双身前,摇摇头,“蠢啊!”

    殷无双被她们两个说的莫名其妙,看向顾北鸢,顾北鸢轻叹,“师妹,如果下面的空山宗都已经被这魔魇控制了,我们若是失败,整个云渊恐怕都要陷入一场真正的梦魇了!”

    殷无双看着人一个一个从自己身前飞过,顿时明白了其中巨大的契机!

    如果她能在这次除魔行动中铲除魔魇,那么……

    她赶紧提了衣裙,飞身跟上众人,忙不迭地追到顾北鸢身后,紧紧相随,生怕落后半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