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江墨染正暗自伤神,忽然传来敲门声,之后进来的是江秋树。

    “小染,君夫人要见你。”

    江墨染猛地抬头,她还记得她?

    “她找我做什么?”

    “她说她只有你这样一个姐妹,不管到底有什么误会,希望出嫁之前有你相陪。”

    江墨染一双灿如星子的眼睛立刻闪闪发亮,“好,我这就去!”

    “小染!”江秋树在后面叫住她,“君夫人终非常人,你上去之后,万事小心,为父只希望你能全身而退。”

    “我知道了!”江墨染从窗子跃下,飞奔过海芋花田,直奔明月堂下。

    待到江墨染进了玲珑天梯的结界,后面的结界之门又重新封了个严严实实。

    她走进去没多远,便看见重华与浮生两位魔尊分立两侧,而在他们身后,正是那一袭红衣。

    “墨染。”

    “小九,我,我没想到你还会愿意见我。”

    “我找你来,是想引你见一个人。”

    “谁?”

    “柳明月。”

    江墨染顿时一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我娘亲?她在哪儿?”

    “她擅离职守,被镜尊降了天谴,后来勉强靠玲珑天梯聚拢了魂魄,可惜却成了魔魇,而且……”殷九璃有些为难,“而且,你见了她,该是会后悔当初扇了殷无双那么多耳光……的……”

    “……”

    江墨染母女重逢,抱头痛哭,殷九璃从旁安慰。

    重华和浮生便离得远远地躲清静。

    女人就是女人,不管活了多少万年,修为到了什么境界,都是婆婆妈妈没完没了。

    直到江墨染哭哭啼啼地出了结界,生着殷无双模样的柳明月还在挥着手绢泪流满面。

    转眼三日期限已至。

    果然天上地下,万里红妆!

    那天,艳红得灼眼,那地,灿烂得晃眼。

    三十二头云渊战象的轿撵停在明月山脚下,弥天宫迎亲的队伍一眼看不到头。

    本以为是一场血流成河、骸骨成山的浩劫,却变成了一场天地间的盛事。

    重华冷峻的面容上,难得一见的满意的笑容,打开了玲珑天梯的结界之门,门外漫天诸神簇拥着一身红袍的白湛。

    浮生用小扇子掩面偷笑,明明是喜事,这新郎官却冷着一张脸,满面的不高兴,好像谁欠他新娘子一样。

    白湛一脚踏入玲珑天梯,整个结界便是一晃。

    因为这玲珑天梯向来只有女子可入内,重华和浮生虽是男子,却生为魔道,以魔物的身份进入其中,故而出入没有限制,但是白湛却是实打实的男的,神仙,而且是个最大的,所以这一脚,整个结界根本受不住,便剧烈地颤动起来。

    于是重华和浮生也只好放出所有法力来维持结界的平衡,至少让这位祖宗将那位祖宗接出去再说。

    偏偏那新娘子坐着的花床,被柳明月设在了玲珑天梯的最深处,白湛这样一路走过去,每踏出一步,脚下便是一朵团凤神印绽开,于是重华和浮生便撑得更加吃力。

    直到他来到花床前,见殷九璃穿着一身的喜服,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蒙着盖头,却浑身瑟瑟发抖,便更加不高兴。

    耐着性子道:“小龙,本君于世万万载,从不为任何人退让半步,如今第一次披红便是为你,为的只是与你共赴白头,你何必畏我如虎,怕成这个样子?”

    盖头吓得人也不说话,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浑身发抖,两只手藏在衣袖里,十根手指绞成一团。

    “小龙,跟本君走吧,带你回弥天宫去。”

    白湛伸出手去,等了半晌,殷九璃也一动不动,依然是不停地抖,他不耐烦,伸手去抓了她的手,索性直接将人抢了完事,免得身后那只黑龙和那只狐狸还在看热闹。

    可那白软的小手一握在手中,白湛立时两眼一立,将新娘整个人掀飞出去,盖头落下,竟然是江墨染。

    她被人下了禁制,不能动,不能言,只是不停地抖。

    又!跑!了!

    白湛看向重华和浮生,那两只也傻了!什么时候跑的!居然没发现!

    浮生在遇到危险时,始终比重华反映快上一步,拉了重华便一头冲出玲珑天梯,之后身后一重巨大的银光荡开,整个玲珑天梯中所有的魔物瞬间化作齑粉,结界疯狂的晃动,失了两个魔尊的法力支撑,在白湛的无差别攻击下瞬间脆弱不堪,立时之间彻底塌陷了。

    江墨染和柳明月身上一早被殷九璃下了传送符,此事受到致命一击,便被送到了明月堂前。

    明月山乱成一团。

    浮生拉着重华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重华气不过,“你就那么怕他!”

    “该怕还是要怕啊!要是不怕,这弥天宫上的帝位早就换我坐了!他这回什么面子都没了,你那条龙宝宝真的摊上大事了。”

    重华倒是突然笑了,“阿璃不愧是我养大的孩子,果然像我!关键时刻,就是要让这个鸟人吃吃苦头,不然他还以为这九天十地之间,他真的说什么是什么!”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开心,骤然身后一凉,齐刷刷回头,就看见一身大红喜袍的白湛,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俩。

    他身后立着无极生,正拼命地眨眼睛,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好。

    “再给你们三日,把她翻出来,送上弥天宫,否则,不要怪本君亲自动手掀了你们那猩红深渊!”

    白湛说完,周身衣袍褪去红色,化作银光呼啸而去。

    无极生立在原地目送他远去,深深做了个一揖,之后用那只翠玉笛子指了指重华和浮生,“你们两个,自家的姑娘平时爱躲在哪里,还不赶紧去找,鸟人这两天突然脾气大得离谱,我老人家都快伺候不住了,小心到时候被打的家都回不去,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

    重华一见到无极生,浑身就都是刺,“靠,老子亲手养大的丫头,心甘情愿白给他,他自己弄丢了,还赖到老子头上,妈蛋,老子不干了,这丫头,我们不嫁了!”

    说着拉上浮生就走。

    “喂!”无极生见他们两个居然临阵撂挑子,忽然慌了,怎么办?三天后,去哪儿给他的白帝爷爷找个媳妇送上去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