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三) 所谓八卦
    我记得有一年西海水君身边一个靠笔杆子吃饭的颇受青睐的文臣曾赠了几株枣树苗给在伽婆山修行的一只小鹿蜀,那小鹿蜀很开心地承诺等种出大红枣来就亲自摘一篮子给他。

    然这小鹿蜀是个缺根经的,长出的枣果并着山上其它一起种出来的果子赠了伽婆山大大小小的神仙灵精,愣是忘了去趟西海。

    那位靠笔杆子吃饭的文臣不乐意了,悲切动情地分二篇六卷一十五章书了一部名为“小鹿蜀不送我枣果”的文章来。

    修仙的日子说来挺乏味,一丁点八卦都能传个热火,消息一下子传开了。

    所有的神仙见着小鹿蜀都在问,“你为什么没有送枣果。”,连着对小鹿蜀的称呼都变成“噫……那个没有送枣果的小鹿蜀”。

    那叫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若我要反悔这桩事,且不说天谴,这一个不慎被传了八卦,那当真好看了。

    平日在亲近的家人好友面前丢丢人也就算了,万万是不能在一干小辈神仙面前丢了我那已神魂化归天地的阿爹阿娘的脸面。

    现在只能自个儿去找那位小帝君,同他图个折衷的法子圆满这桩事,想来如今他脑筋也该长齐全,不会再抽掉要娶我这个够辈分年纪做他祖宗的上古神女。

    只是到底他忒本事地做成了本帝姬的条件,得理在前。

    如今特地请我下来只怕是有事要求于我,以便将那桩旧事两清掉,算一算我就算是不成才背后还有阿哥白泽两大靠山,求我做事也是很靠谱稳当的,且以他现在的身份能求得上的我必定是大事。

    唔,我想了想,觉得身为堂堂上神,也万不得被一小辈拿捏得太死。

    于是乎本帝姬作了一个机智的决定,先不表明身份乔装进去探一探这青丘小帝君。

    我平日里穿得朴素,只要蒙住脸,再将周身气泽隐住,一般小辈决计看不出我的身份。

    四梵宫的宫门前有许多小仙童,招待往来的仙友,我走过去时,一个瞧着挺灵巧的蓝衣小仙迎面过来,笑盈盈地作着揖问我:“仙子气度不凡,敢问是何尊号,打哪来的哟。”

    我面上隔着帕子,声音也跟着含糊了点,清了下喉咙道:“我乃是九重天容夙殿下跟前的一名宫娥,殿下前日同尤央帝君吃酒,至今还有些醉意,不便来此,特命我来亲自向帝君请个罪。”

    那小童忙摆摆手道:“太子殿下客气了,我自向帝君禀明便可,仙子一路辛苦,还请入席吃杯酒水稍作歇息。”

    我假意推辞一番,也就矜持地笑纳了美意。

    那蓝衣小仙童看架势还是一干众小童的管事,指使另一名小童领我入座,我被带入一桌皆是女仙的席上。

    桌上不少佳肴,众女仙们瞧着都很雀跃,但是个个都矜持着不动筷,我大抵能猜出原因,难得她们装扮了那么鲜亮的布料头饰,脸上盖着顶厚的那么一层脂粉,要是稍有不慎被菜汁弄花了可没处哭去。

    脂粉太杂乱,呛得我好没胃口,好在有女人的地方必有八卦,索性就安然就坐在位上把玩手上的琉璃酒杯听着女仙们的八卦。

    女仙甲道:“这次宴会真真热闹,听闻青丘的君上把叫得上号的神仙都请了个通透,连着我们这些小仙也有荣幸进这四梵宫。”

    女仙乙道:“那不知,不知九重天的太子殿下肯否移驾四梵宫,上回天君寿宴有幸窥得太子殿下真容,让我等好生倾慕。”

    唔,不大可能。

    容夙每每同我阿哥喝酒,两人定要醉个几回天的,不若我这遭怎会有现成的借口光明正大地打他的名号进来。

    女仙丙道:“妹妹还不知吗?太子殿下同凤族的小公主……两人可是有牵扯。”

    女仙乙道:“姐姐可是探得些什么。”

    女仙丙道:“万年前凤族公主诞世时,九重天太子殿下正好在凤族做客。赶巧的是公主破壳时不知何故第一眼瞧得的是太子殿下,自此公主便认着殿下,对其万分依赖亲近,凤族那边将闹了好一会儿,小公主愣是不肯与太子分开的。凤皇心疼小女儿,只好打了同殿下几万年的交情,请殿下让小公主跟在殿下身边。”

    女仙乙不死心道:“那公主年纪甚小,殿下把小公主当小辈疼爱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女仙丙道:“听闻太子殿下十分宠着那凤族公主,那小公主小小年纪就已见得日后的倾城国色。只怕是……”

    哟,想不到我蛰居不过五万年,出了这么多新鲜事儿。

    恩,突然有点兴趣去探望探望容殿那只面瘫了。

    众女仙们心有灵犀地扼腕叹息了一番。

    女仙丙又道:“诶,我听闻这次还有向三十三天处递了帖子,销魂殿内那位青女娘娘长年避世该是不出这宴席的,不过那尤央帝君同白泽上神许是有几分机缘,令我等有幸睹得真身。”

    不赶巧了,来的是本帝姬。

    又一名女仙丁道:“人人都道那白泽上神待人温厚有礼,却也是刻意存了几些距离,叫人亲近不得。且,且那尤央帝君,听闻似是早早就养了位美人在侧。”

    女仙甲道:“可不是,话说这天上人间要出挑几个绝色美人也非难事,不过听闻尤央帝君的这个美人可不是一般的绝色美人,那顶顶是绝色中的绝色。将尤央帝君勾得世事不问夜夜芙蓉帐春宵的,都不正一眼那些一般的绝色美人了。”

    哟,听白泽说外头在传阿哥的一桩八卦,说阿哥秘密养着一个美人,没想到今日还真让我撞着了。

    我听得唏嘘,如今这世道果不似洪荒时那般遍地杀戮,战火横生,天界闲适得慌,将八卦养得忒滋润了。

    阿哥倒真是养了个不一般的美人,这原由便要扯到我阿娘初怀阿哥那会儿。

    那时候正赶上那历来兄友弟恭的帝俊太一反目,十二诅巫看准时势将其逐个杀害,帝俊毙命而太一重伤。

    太一求我阿娘救助,我阿娘悯其功德出手挽救然则也只留了一年。这一年里太一因受其双生兄长帝俊之死而在心中种了魔障,生生自伐于我阿娘面前。

    这些话是当时还在元阳宫给钧鸿道主当学徒的太上老君同我透露的,老君当时并不老,面上还是个青壮年的形容,但八卦的资质那叫一深厚。

    “啧啧,盘古右眼衍生出来的双生三足金乌,就这么湮灭了。”

    老君一副凡界七姑八婆的嘴脸拉着我。

    “话说那东皇太一自伐,真灵弥散殆尽于你母神面前,被你母神吸取了许些三足金乌的纯阳灵气,那时你母神正怀中你阿哥,那日之后你母神身体一直有异,生你阿哥时足足阵痛了百日才产下,便出了这洪荒的第一只凤凰。话说那日洪荒四极霞光广布,一派祥和,百禽飞舞,齐齐朝着你初生的阿哥参拜。连着那自太一湮了之后便消失了百年的伴生灵器东皇钟,都盾着瑞气寻到你阿哥身旁为你阿哥护法。实实风光得紧,风光得紧。”

    阿哥降世的风头出得忒大了,自然免不得被寄予厚望,于是我爹娘操练起我阿哥来那叫一个狠得呀,阿哥确实不负厚望,但少年扬名,性子不免冲动,三五十的打架惹事。

    我阿爹为了将阿哥性子磨得沉稳些,剑走偏锋支出一招,语重心长地对阿哥说:“你脾性这么暴躁不羁,以后要是有了媳妇,这日子不是得要憋屈。”

    需知洪荒时期族氏地位还有段母系的形容,男人在媳妇跟前比起现今的都活得忒有些娘娘腔腔。

    阿哥当即瞪圆了眼珠:“就如同阿爹你这样的?”

    阿爹咳了两下道:“那是我尊敬你阿娘,今天不讲这个,主要是解决你娶今后娶媳妇如何能不尊敬媳妇反让媳妇尊敬你。”

    阿哥忧伤且期待地看着阿爹。

    阿爹又咳了两下直了直腰板,摸了粒种子出来:“这是我从东荒一处山丘拾得的一粒莲子,你拿去种着,将来养出来当媳妇,你想啊,自个儿养出来的媳妇总不好忤逆你吧?”

    阿哥很开心,乐颠颠地将其种在屋前的小池塘,这下子果然收敛性子,得空就搬个小木墩,坐在池塘边将盼着他的媳妇。

    有一日阿哥回来发现他好容易萌芽生长成小幼苗的媳妇,被一只闲晃来的重精鸟给啄伤了灵根,阿哥急了眼,便将小幼苗移到东皇钟,用东皇钟的灵气养着。

    这株小幼苗是个忒懂得养尊处优的有志向的小幼苗,这一养便直接在里头扎了根,阿哥就直接将东皇钟当花盆。

    阿哥宠这般护那湘地奶着小幼苗,终于成功奶出了一株亭亭玉立的五茎白莲,又成功地将白莲花奶成了个惊天动地的绝世美人。

    不过这老天的恶趣味向来清新脱俗,这美人倒是给阿哥奶成个眉目如画肤胜如雪清媚可人的形容,然则却是个呃……带把的。

    阿哥如雷轰顶,轰得整个灵台都不灵光了,忧伤地萎成一团。

    那美人觉得自己好容易化成人形了,养育自己的主人却面色郁郁,美人觉得忐忑,是不是自己无意忤逆了他。

    遂期期艾艾地凑过去,委委屈屈地将望着阿哥。又期期艾艾委委屈屈可怜巴巴:“主人。”

    阿哥恍恍惚惚听得这一声将将要掐出水的音色,勾着声转头,撞到美人无辜水灵的眼珠子,原本不灵光的灵台顷刻又给轰成酥麻状。

    顿时色了迷心窍地觉得我媳妇多好看呀,还是株五茎白莲,忒给我长脸了,其实就算是株公莲花也不大要紧的。

    为着美人拟名花苏,欢欢喜喜地继续奶着他。

    这桩事除了阿爹阿娘痛心疾首欲罢不能之外,也无甚波折。

    我家人大抵都觉得只要不触及些个原则,活着就要欢喜畅意,倒不必为俗礼左右。

    然则我私以为,阿哥拿着上古神器去养花,委实还是挺不像样的。

    在我走神的间隙,众女仙又暗自伤情扼腕叹息了一阵,顺带又八卦了两三位青年才俊,之后终于聊到了青丘的小帝君。

    本帝姬回起神听着。

    最前的那女仙甲道:“这青丘的君上真真风光,年纪轻轻的便有如此成就,我等小辈好生仰慕。”

    女仙乙道:“是呢,听闻君上降生时,东方无尽意菩萨就曾亲自为其预言,道是君上深具慧根,大有可为,日后必定不凡。前任青丘帝君子嗣单薄,夫妇俩人得了这么个资质奇佳的独子,欢喜厚爱得很。连着君上的称谓也是嵌了其青丘始祖名讳中的一梵字,以表夫妇两人对其的厚泽与期望,一降世便享了如此恩泽,到现今如斯荣耀,当真丝毫不负青丘国那尊上古神抵的名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