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十四) 所谓道场
    无论梵色的各种条件如何好,身为年长了他十余万岁月的上古神女不才在下,怎么着也与他搭配不了。

    我定然不会嫁与他,按照梵色前些日子提的法子来看,他入住销魂殿与我相处相知,试试两人合不合适,那么只要到时候本帝姬态度坚决,梵色必定强求不了。

    然而我好赖也算是梵色长辈,经得这么些天的相处,我亦不忍令他无功而返,到时候有伏羲琴作与他相伴,大抵能充当补偿。

    梵色双手接过伏羲琴,一手抱着琴身,另一只手的五指微微并拢,抚摸琴弦,伏羲琴身隐隐发出柔和玄光,显然是示意接纳新主。

    我顿时释宽了心,阿爹弥世时的唯一心愿,今日总算了结了。

    抬头瞧着日头渐渐高起,我俩算起时辰。

    唔,是时候回殿里头用早膳了,然而翻了翻地上横七竖八的酒坛子,还剩下两坛酒没开封。

    我同梵色互将对面看着对方,吃酒讲究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情趣,现下我同梵色显然谁都没有这番好情趣吃酒。

    我便提议将酒带回殿里给我阿哥吃。

    两人定好主意便径直提酒回殿,刚好阿哥坐在殿里头。

    我将梵色手头的两坛酒拿来传给阿哥,道:“今早去梨树林散步,即兴挖了酒来吃,特地给你留了两坛,拿去吃。”

    阿哥向来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抱着酒轻飘飘扫了我一眼,道:“你会给我留酒,你确然这不是吃剩的?”

    我一派正义凛然地反驳他:“当然不是,你怎么能质疑我。”

    耳畔随即传来梵色的轻笑声,我莫名面色一燥,摸了下唇含糊道:“话说回来你怎么坐在这儿,花苏呢?”

    “哦,他还在房里睡着呢。”阿哥快手快脚拍了坛口,摸出一只尖底阔口的酒碗,慢悠悠倒满九分,“我坐这儿自然是在等你们。”

    我稀奇道:“什么事儿让你舍得从被窝里钻出来?”

    “还不就是花苏的事。”

    阿哥悠悠灌了口酒。

    “近日三清合聚在伽婆山顶开道场,引四方仙家道友齐聚听道,阵仗鼓捣得不小。我昨晚跟花苏闲话,提了此事,他便吵着要去伽婆山,还说大家伙一块儿去,这样才热闹,缠得我没法子了,这不,便过来问你们去不去。”

    我将听明白过来:“花苏想要大家一起去伽婆山听道?”

    “唔,不错。”

    “我倒是肯一起去凑凑热闹,只是梵色……”我犹豫看向梵色,我记得他喜好清静,“你喜欢凑热闹吗?”

    梵色眼尾上挑:“阿瑶去我自然也去。”

    我有些不好意思:“那好,明儿一起去往伽婆山。”

    阿哥满意地点了头,两三下解决完酒就要站立起身,拿手从背后摸出一把折扇来,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眯了眯,一派风流姿态,装模作样地晃摆了两下折扇,勾着唇道:“唔,便这般定了,我回房看看花苏醒了没有,回见啊。”

    说完起身拍了两下原就平整的衣袖,施施然扭头踱步走了。

    我歪头叹了口气深刻地嫌弃了一番阿哥,若不是因为花苏,我定然不去这劳什子道场。

    洪荒时阿爹阿娘为了我兄妹俩的修为术法能更加精进,下了个狠招。

    将我兄妹俩的修为封住,关进鸿钧道人当时的元阳宫藏书阁里,要我们默完里头所有的道书佛经,令我俩从其深讳梵语中辨得真理,好在修为上能有更多的体悟。

    爹娘逼得狠了,不背完不给吃的不叫放出来,我兄妹俩便真的就没日没夜地默读完所有的书籍,将各中深意体悟得那叫个融会贯通。

    爹娘放我兄妹俩出来考察那日,我跟阿哥辨答如流,全身上下塞满道书佛经里头的慧语梵意,简直要变得神经质了。

    放我二人出来那日刚好赶上三清的初开道场释析道法,阿爹阿娘觉得我们学习得不错,便再接再厉地将我俩送去道场参与辩道。

    我兄妹俩得见天日的第一件事竟是去参加一个劳什子道法?可想而知那七天的道场结束之后我兄妹俩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自此对此类法场敬谢不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