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三十三) 小公狐狸
    就前几日,连老君都胆肥地亲自登上三十三天,意图打探虚实,来时随身还握着小本子,满脸写着八卦二字。

    我直接将他堵在殿门口,双手着力将门阖上,末了将一句话甩出门外,阴测测道:“你若是胆敢拿我跟梵色的谣言去乱编排那些劳什子戏本小册,我定一根根将你的眉毛胡子全数拔了去!”

    我这正杵在水深火热中,身边的一个个却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本帝姬觉得心很塞。

    然倒也不是真没个贴心肝的安慰与我。可叹的是最最窝心的花苏自伽婆山一回来之后,便又一头缩进东皇钟里沉眠;而善解人意的白泽,近来也是不大对付。

    话说白泽最近总摆着一个不阴不阳的脸面,连平日里打理家务都有些游神,情绪很是不稳。

    不过我体恤他身为上古唯一的一只白泽神兽,贴心想到他可能是到了甚特殊期,但是又不好同异族言语,只能自个儿憋着,于是厚道地没叨扰他。

    当下只得自顾做着自我疏通。

    今晚月色甚好,我捧了杯茶只身俯靠在窗前,遥遥对着圆月举杯吃茶,冷不防头顶上方忽然垂下一个重物,将本帝姬的脑袋给砸个正着。

    我吃疼,摸着头向上瞧向那物什,竟是个酒囊。

    壶口处被一条白绫吊着,我顺着布条望去,白绫末端被一只修长精致的手拽着,再往上一瞧,在顶层七楼的屋顶窥着了一只活色生香的脑袋。

    我握住酒囊将扯了两下,用眼神询问了脑袋的主人,意欲何为。

    梵色附身向下,鸦发零零散散地跟着垂下些许,瞧不清神色,我却隐隐察得他面上带着盈盈笑意。

    “你独自杵在那儿也无甚意思,今儿月色这般好,我这儿又有好酒,阿瑶肯否上来同我对酌一杯?”

    我回了他一个笑脸,表示赞同。

    径直向窗外探出身形,手脚并用踩稳在窗台上,一只手绕着白绫缠了几圈。

    梵色拉紧布条,着手向后用力,作势要将我拉上屋顶,我配合着他的力气凭空上跃。

    屋顶上瓦砾一片堆着一片,我初落脚时甚有些不平稳,梵色伸手揽住我的腰部,我一头撞进他怀里,胸脯直接就贴上他的,姿势十分暧昧,一时间鼻腔里满是他身上的馥苦清香,幽幽泛着清冷意味。

    我老脸一红,当即弹开。

    我摸摸下唇,没话找话,“唔……坐哪儿呢?”

    梵色笑得狡黠,好在尚有眼色,并无说破刚刚的微妙,只勾着唇角,熟门熟路地在屋顶挑拣了块位置,招呼我坐稳。

    我暗自深呼吸,给自己打气,青瑶啊青瑶,你好歹乃堂堂上古神女,不过一场小意外,不过区区小公狐狸,稳住,稳住。

    我道:“白泽给你挑了个真真好的位置,你宿在顶层,平日里若闲来无事,正好方便爬上屋头赏赏月色,吃吃凉风。”

    梵色摸出两只酒杯,悠悠倒上九分,递给我一杯,道:“也是前阵子才发现这里的,这次连累你招惹流言,我借这杯酒向你赔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