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六十九)白泽
    小公狐狸对我笑得那叫一个春花秋月风流倜傥,转手就在我腰间掐了一把。

    流氓气质顿显。

    我怕痒,随即打了个激灵,差点没叫出声,而后又咬牙切齿地瞪向他,报复性地也伸出手摸向那只禄山之爪,手上蓄力一掐。

    欸,太硬了,整个手臂硬邦邦的蓄满力量。

    我拧着手酸,气呼呼收回去。

    哼,看在你帮衬我爬墙的情面上,本帝姬不跟你计较。

    便也只得静下心来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努力在园中搜寻。

    花园庭院里头并无声响,且到处花红柳绿的不好觅人。

    骤然小公狐狸又掐了一下我腰上的嫩肉,我心里一突。

    嘿呀我这暴脾气!

    当真以为我没你撑着就不行了是吗?

    我正想恼他,梵色却将箍紧我腰部,眼珠凝神看着庭院一处,面朝我轻轻“嘘”了一声。

    我不解,皱着眉头看向梵色,梵色拿他那线条流畅弧形优美的下巴往右侧方向挑了挑。

    那姿势,不经意间带出些许冷艳,忒会勾搭。

    欸!明明是一个寻常动作,怎么今儿中邪了,觉得小公狐狸咋就做得那么好看呐。

    显然我垂涎得太赤裸裸了,回神之际察觉梵色那双狐狸眼中明晃晃带着揶揄得色,嘴角染上调笑意味。

    咳,我顿时窘然,差点暴露自身气息,结果小公狐狸的禄山之爪果断又一掐。

    我忙稳住气场,索性打定主意将脸皮再蹦厚点。

    不就搂个小细腰嘛,反正再大尺度的也都做过了,本帝姬就且让你搂着。

    我再拿眼神看他,却见梵色又将勾搭着下巴,我这才反应过来梵色时要让我看向园子右侧的一个角落。

    那处搭着一竹架,上头绿油油长满了葛藤,现下未到花季,藤上零零散散挂了几串嫩紫色的葛藤花,倒显得春意盎然,尤其清新。

    我眼力好,打量见葛藤包裹的竹架下方空地出,放置着一套是石桌凳,且里头闪着两道人影。

    正是白泽同亮亮君。

    我精神一振,果然小年轻儿眼力见就是好哇。

    我看白泽脸上常年挂着的笑脸竟然没了,面无表情地抿着唇,亮亮君更是满面的拧巴憋闷,两人那气场,明晃晃的剑拔弩张,定有好戏。

    还好我赶得及时,没叫错过了。

    于是乎赶紧示意他无论听到什么都要稳住啊稳住,须知八卦最忌讳的就是听到半路被卡住。

    然而我多虑了,梵色明显比我淡定得多,双眼凝神,一眨不眨地注视葛藤下方的两位,似乎若有所思一般。

    我便也不管他,安心锁定八卦。

    “你躲了老子五万多年还不过是吗?”

    哟哟,果然有一方先按捺不住开口了。

    那声音色尤其春花秋月清脆销魂,却以一嗓子豪迈粗犷的势头给吼了出来,不难猜出其始作俑者,正是本帝姬我的发小亮亮君。

    我生出惊吓,缓过来之后又暗自称奇,兔崽子今儿这门嗓子吼得很了不得,竟是对着白泽开的腔。

    话说亮亮跟白泽之所以相识,还是因着我的缘由。

    洪荒时,白泽最开始只当我的灵宠兼带奶妈子,再过个几百年,阿娘又交待了白泽一则新任务,便是充当我的教习先生。

    后来我结识了亮亮,与他简直一拍即合臭味相投狼亲狈友。

    但那时白泽看管得严,我便三五时的趁他将我关在书房里默书时,偷偷溜达出去找亮亮君。

    我自以为瞒得很成功,想着亮亮的老窝里丹穴山这般远,而且四周还布有结界阵法,就算瞒不成了让他发现我偷跑出来,也晾他寻不着我。

    但是,我年幼无知,低估了白泽,给他抓了个正型。

    那时亮亮君还栖身在那银杏树下修习参悟,银杏树上常年挂着杏果,我甚眼馋。

    不过却很难从亮亮手里抠出一颗来,兔崽子说是什么树周围的这块地是难得的万灵汇聚之所在,将养出来的这棵杏树灵气纯净绝佳,树上的杏果尤其珍贵稀罕,可不是随随便便拿来给我这等小丫头片子当零嘴的。

    这话在我以为甚不中听,琢磨着他既然不肯给我,我就自个儿想法子偷偷顺几颗。

    于是乎有一天,我趁着亮亮在打瞌睡,细手细脚爬溜上树。

    结果才刚摸到杏果,亮亮君就醒了。

    不得了了不得,亮亮君当即大叫一声“青阿瑶!”,音色虽然一如既往的清脆纯透且豪迈粗犷,但不难品出其中的护犊心切。

    结局不可避免是兔崽子跟炸毛似的同我缠在一处,两人上蹿下跳,毫无形象的扭成一团滚在地上掐架。

    白泽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