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七十五) 梦魇
    本帝姬觉得自己快完了,跟前有这么一位绝世美人在跟你深情告白,那张冷艳妖冶的皮囊灼灼示意情深不寿。

    笃定又情深地告诉你,你是他的命数,昭昭将要柔化我的九曲玲珑心。

    娘欸,他爹娘就没教过他么?他梵色身为一媚骨天成的九尾狐狸,是不能随便调情的。

    这情调得本帝姬心肝直颤,可如何是好哟。

    我不知如何应对,缓缓做了一个深呼吸,只又张口叫道:“梵色……”

    “阿瑶,你答不上来便就不答了,我不急。”

    梵色眸眼弯弯,伸出左手来,抚顺我耳边发丝。

    “你就在我身边,我急什么呢?我们来日方长。”

    梵色难得给台阶下,不才在下决定要识相一点,就着乖乖坐着让他摸好了。

    “你这次缩在榻上近一日也不见你睡下,倒真难得。”

    我顾着理通思绪,倒叫忘了时辰,下意识歪头问他,“欸!是哦,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辰时刚过。”

    “嗯?”我疑惑,“怎么我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就不止辰时了?”

    梵色摸上瘾似的,左手将抚顺我满头杂乱无章的青丝,“阿瑶你已经躺了整整一日了过去了。”

    我讶然,我居然就这么干趟着过来一日,竟未得察觉屋外的昼夜变换,真真难得。

    哟,若我将这份忘我心境用在参禅悟道上,定当不会好拖歹拖地拖至一十三万的高龄才修及上神,然而饶是我如此不上进,也把我阿哥给乐的,他特满足我这榆木脑袋能修成圆满,连我历劫把钟郢山轰成渣渣了都没怪我。

    我暗自感慨,紧着想起正事:“白泽呢,我得去找他捯饬捯饬,清明这事儿。”

    “哦,他走了。”

    我惊讶道:“啥?”

    梵色好容易将顺溜完事我一头鸦发,左手在我头上停顿了一会儿,又抽风似的在我头上一通乱挠,然后满意地看着我一头乱发,面不改色的又开始着手梳理。

    “我进屋看你就是为了告知你此事,白泽昨晚离开了遗桑谷,似乎是因为与银灵子发生口角,为此银灵子也追了出去,现下也不知两人去往何处了。”

    我缓了一会儿神,都没理会梵色那只作孽的爪子,自顾咋舌道,“你看,我就说他俩有奸情吧,白泽为了他都将我一人撇下了。”

    “哦。”

    梵色含糊地应付了一声,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势,爪子已经开始袭上脸面,撩情似的来回在我眉眼处勾搭。

    我挑了挑眉,睨着他道:“我乏了,要睡一会儿。”

    小公狐狸悻悻然收回左爪。

    唔,做了这么久的脑力活,现下松懈了,倒真心觉得困乏,我打了个呵欠,摆手道:“你可以从我床上滚下去了,记得帮我带上门。”

    小公狐狸点头,“也好,银灵子临走时便有交代,今晚戌时去往魔宫,接回骊姬,甚天色尤早,你先歇息会儿。”

    转而双手扶住我的肩膀,弯腰将我推倒在塌上,发泽顺势拂过我的面颊,沾染些许痒意。

    我服帖躺在榻上,着眼望去,梵色脸面穿透过缕缕青丝,隐约泛起模糊,倒不知是我真的袭上睡意还是被他发泽遮掩的缘故。

    梵色这回很规矩,见我躺好之后,转身就下床离开了。

    我后知觉地感到面颊泛着痒意,伸手挠了挠,阖上双眼,顺利去会了周公。

    这一觉睡得不甚踏实,竟着了梦魇,还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一只白毛灵狐。

    唔,梦境中的那只小狐狸伤得不轻,浑身粘着血,没粘血的地方毛发皆是一根根竖着,周遭处处堆积着石块,十分狼藉。

    看样子应该是刚遭历过雷劫,模样奄奄一息,勉强瞧得出是只白狐狸。

    我看着它,骤然迈开腿跑向狐狸。

    蹦跶蹦跶跑了几步,又骤然停下。

    欸我奔跑的节凑不对劲呀?欸这脚程很不着紧呐?

    低头一瞧,乖乖,发现自己全身艳色,竟穿着一身红绯色的小襦裙,而裙裾里边,分明裹着一双小短腿。

    惊吓只余下意识拿手就要去捂嘴,结果衣袖里又伸出一截肉滚滚的手臂来。

    且不说本帝姬我现如今胖瘦几何,我眼下这般身量,分明跟凡界的总角小童无异。

    浑浑中察得不对劲,灵台翻滚,隐隐生出意识,此番景象该是着了梦魇。

    我不解,本帝姬我十几万年如一日的一觉到天亮,从来不会有梦魇侵身,这遭是怎么一回事。

    我歪了歪头,打定主意走一步看一步,继续蹦跶蹦跶迈动小短腿跑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