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七十七) 小白狐狸
    我记得那会儿内心忐忑又忧伤。

    白泽那好醋的要是看到了小白狐狸,会不会生气呐,要是让他知道了小白的存在,小白会不会被赶出丹穴山呢?

    嗯……可是我要是很坚持的要留下小白的话,白泽最后应该会屈服吧,可是那样子白泽又会很受伤……

    我纠结了一晚,最后决定不作为,隐瞒事实,将小白藏起来不让其他人发现,打算先探一探白泽的口风,到时有必要的话,拉上阿哥当说客。

    我这头千算万算的,却算不到小白狐狸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自个儿跑了。

    我仔细找了小白好一阵,却怎么也寻不回它。

    没曾想我养了小白这么久,它竟然丝毫未曾对我有所留念,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

    本帝姬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那段时日整个人怏怏的,因为这事伤神了许久。

    我的神识在梦魇中翻翻滚滚,那厢梦境也如同我如预料的,走马观花一般翻滚而过,但却在临了出了岔子。

    梦境中的小青瑶正一心一意将藏好了小白狐狸,然一个转身却撞见白泽正好在门前走过,惊悚的是,白泽手里提溜着一团毛茸茸的活物。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小白狐狸!

    白泽似乎没见着小青瑶一般,径直向前走着,口中念念有词:“赶紧把你仍了才成,不若又要去迷惑阿瑶。”

    小青瑶急得边叫边追赶,奈何白泽不理不睬,明明步伐一如往常不紧不慢,但脚下生风似的,无论小青瑶如何卖力划拉着小短腿,也追赶不上。

    我茫茫观悟的神识也不由为她着急,下意识着眼瞧住白泽。

    眼前此番景象,乃是意属我的梦境,我一直以旁观者的姿态去窥似其间影像,无人察觉。

    但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白泽忽然有意识一般,骤地停下脚步抬头,一双璀璨如同满空星辰的眸眼不偏不倚正对向我。

    白玉似的面皮依旧挂着三分笑意,此刻瞧着尤其意味深长,阴测测地捏着小白向我来回摇晃。

    我的神识终于因为这一番惊吓回归清明,双眼骤然睁开,身子板将将要跳起。

    唔,入眼的是熟悉的藕荷色纱幔,层层叠叠披散在床沿四周,正是遗桑谷青殿里屋。

    我长舒了口气,续而反复做着吞吐,拿手顺了顺胸腔。

    果然是这两日吸收了太多信息量,把脑袋瓜挤爆了,竟然做了这么一个离奇的梦。

    我将反应过来,梦中那只缩小版的青瑶,一颦一笑皆入灵台,其中细节竟然记得十分清晰。

    我自觉好笑地摇了摇头,顺势朝窗外望去,外头天色已然全数黑下。

    咦?梵色不是说今晚便要去往魔宫,怎么天都黑了,还没有人来叫我起床。

    我疑惑,伸手拂开床幔翻身下榻,着眼扫了四周,并未见着半分人影,心下越发诧异,只得将自己打理整齐,推门出去寻人。

    木门前立着两座青石灯,然而都没有点燃,好在今晚月圆,铺撒下的光华甚足。

    我就着月色看路,打算走去正殿。

    然而刚走到前庭处的九重葛木架下方,耳尖听及一阵由近及远的脚步声,不紧不慢踱向我这处来。

    唔,梵色的脚步声。

    我绕出藤架,瞧见前方一位白衣青年身披月华缓缓向我踱近。

    青年一身冷艳清华,一举一动洒脱又淡然,细致透露出优雅精致。

    两摆广袖随着步伐鼓动飘忽,袖口边沿用银丝线平绣出的祥云,刺绣纹理在月色的照拂下隐隐泛出光泽,一头鸦发四处披散,有几缕发丝被九重葛叶脉勾缠起来,又随着步伐滑溜垂下,犹如窥夜而出的靡靡妖孽,袭来一身浓厚的夜色冷华。

    我心里默念一切美色虚空皆幻象呐皆幻象。

    稳了稳灵台,边眯眼打量他边向前凑近,见他还有两三缕鸦发缠绕在枝蔓上,顺手帮忙捋下,道:“你都不看路的,这处藤蔓茂密,你怎么不绕开呐?还硬要往里钻。”

    梵色一如既往地笑得春花秋月,“我看到你在这儿,便就径直走向你了,倒忘了看路。”

    这情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尤其稀松平常。

    我微有窘意,忙扯开话题,“诶诶,亮亮不是说今晚就可以去往魔族了,怎么不见尃机?”

    “哦,我方才就是去见的尃机。”

    我跟他距离不过两尺,挨得较近,然梵色身高多了我一个头不止,月色柔和自他头顶上打下来,加之凌乱浓密的鸦发遮掩,却不是能很瞧得清楚他隐藏在月华下的细微表情。

    倒见他微一欠身,边说话边施施然从怀里掏出一条布帛。

    “这是月牙帕?怎么会在你这儿?”我定睛看清梵色手里的布帛,“这也是亮亮临走时托你交给我的,那尃机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