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零五) 醉酒
    纱幔里头岑柩语气犹如和风,再之后便见梵色也从厨房里出来了,手上还端着一个食盘,显然里头置着的,正是饭菜。

    我眼皮一跳,定了定心神再望过去,那两人身上的衣袍色调都偏向清冷颜色,然因为我与宁兮皆在内堂,这般透过纱幔再看向他俩,皆为倒映上妖异绯色。

    我摸了摸下唇,道:“唔,我饿了宁兮,先吃饭再说?”

    宁兮还未答话,便听梵色开腔,“母妃,阿瑶。趁现在饭菜正热着呢,还请先赏脸来品用。”

    宁兮答应,“成,就来了。”

    唔,这几天顾念梵色初学,都没刁难他做工序繁琐的菜品,所以吃的都是家常小菜,今天难得有岑柩主厨,简直大餐呐。

    我二话没说,一坐下来便摸筷着开吃,宁兮直笑骂我贪吃,我也不管,这顿我吃得甚满足。

    饭后忒起兴致,建议看茶吃点心做后续。

    但是宁兮不满意了,她以为吃茶这等情趣淡泊雅致,衬不起她身为堂堂媚色无边威武显赫的九尾白狐的尊位,便唤岑柩梵色俩搬了几坛子酒。

    宁兮吃酒喜欢人多,岑柩梵色搬完酒便被宁兮拖过来凑人数了。

    岑柩梵色在倚着湖,在竹栏边上搭了一方竹木桌,一人围坐一脚将包住小方桌,人手一坛子酒,开始扯七扯八谈天论地,竟也聊得很融洽,难得无半分尴尬窘意,中途岑柩还抽空去弄了几碟小菜下酒。

    一坐便是一下午,我跟宁兮便打定主意直接过掉晚膳,吃酒吃个尽兴。

    夜色逐渐浓起,大家伙都在兴头上,也无人起来点灯,好在今晚月光甚足,并无妨碍。

    我们几人倚靠在竹栏边上,抬头便能瞧见圆月,月华一半洒在湖面上,一半顺着卷起的竹帘滑入内堂,内堂光线很足。

    在月下饮酒,倒反而生出几分诗情画意来。

    圆月升至月梢头之时,我的酒量总算也抵达瓶颈了。

    湖面有细风拂着,惊扰出的波澜被月光层层反射出晶亮颜色,四周骤显清明幽静。

    我半歪着身子,一只手耷拉在桌面做支撑,仰头将坛子里的酒吃空,而后将空坛甩至一旁,醉意朦脓地瞥了一眼桌上的其余三人,显然他们比我要好多了。

    宁兮还有心思说教他儿子呢。

    “你个混账小子,你娘我平日里没怎么管你,你心思就野起来了不是,竟然敢打主意打到我家阿瑶身上了,还有胆子跑去销魂殿,把阿瑶带回来青丘也不跟我……哼,既然今儿个让我逮着了,你也别想如意,我告诉你啊,明儿个我就带阿瑶回我那儿去……”

    “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小心思,你呀……”

    “娘子,你吃上头了。”

    宁兮正说得起劲,岑柩在旁将手搭在她肩上,一把搂入怀中,细声哄着。

    我嫌嘈杂,摇摇晃晃起身,眼珠子四下扫描,最后定在碧水湖上,打定主意要去码头上坐一会儿,醒醒酒意。

    于是乎也不管其他,自顾迈着腿就跨出竹栏。

    前几日下雨的缘由,湖水往上涨了不少,码头是由竹子排铺筑成的,尽头那块偏低斜,所以被湖水浅浅覆盖了一半,眼下我只能站在码头前方,要是走到最末端,裙摆肯定就浸湿了。

    我歪着头看了一眼,然后打着晃摆两三下晃至码头尾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