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六十) 美人香泽
    小公狐狸在男人堆里跟重止他们聊天,美人儿全是我的,我觉得这种分配简直极好。

    然而,就在本帝姬左拥右抱,享受暖玉温香的时候,梵色忽然来了一句。

    “重三公子,现下天色尚早,离夜晚野炊尚有段时间,干等着未免枯燥,不若我们另寻乐子。”

    这会子重绾正羞着脸给本帝姬喂酒呢,本帝姬含笑吃着,闻言差点没喷出来。

    嘛玩意,本帝姬并不觉得无聊。

    就听见重止问道:“行啊,现在不过申时,在下刚好也在寻思要如何消遣度日,就是不知要寻什么乐子才好,不知帝君有何高见。”

    我顿时两眼“咻”地瞪向小公狐狸。

    梵色感受到我的敌意,却没有往我这边扭头显然并不想招人瞩目,然眼尾余光却瞥向我,不温不火,却蓄出得色,眼尾的朱砂泪痣分外挑衅。

    我暗自磨牙,果然下一瞬就听梵色沉吟。

    “方才比赛狩猎,都是在林子中比的,未能亲眼见识到诸位的骑射之术,不若甚这会子空档,在这里比试一场骑马射箭,诸位觉得如何?”

    显然刚刚林中狩猎意犹未尽,在场诸位当机立断,纷纷赞同。

    重止赞许道:“唔,那可要再设一项奖品?”

    梵色顿了一顿,眼底却若有所思一般瞟向我这边来,我顿时警觉。

    小公狐狸那记眼神,绝对不怀好意。

    然后在我虎视眈眈的目光下,梵色眼神游离散漫,嘴角难得蓄出玩味之意,若有似无地盯向我这边来,我都能感觉我身边的美人们全数沸腾起来一般,又要强自矜持,个个娇羞着脸。

    “唔,有什么奖项,要比美人香泽来得鼓动人心呢?”

    话一出口,周围静默了一瞬,续而又都沸腾起来。

    我整个人都要僵住了,小公狐狸你在说什么,怎么可以说出这般轻佻的话,你平日私下里流氓无赖就算了,怎么能在外面这般不正经,顾忌着点你青丘狐君的位份好么,一点都不符合你高贵冷艳的气质。

    重止最先反应过来,在一片窃窃私语之中率先开口,疑问道:“唔,帝君莫不是在开玩笑,这可不像是帝君的作风呀。”

    “本君不开玩笑。”

    梵色唇角蓦然勾起一道笑意,杀伤力忒足,身旁已经有几位没顶住发出惊呼声了,我挑着眉听下文,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本君钟意之人就在这其中,今儿个本君要拔得头筹,赢得美人归,不知各位小姐可否同意本君这次不情之请,同意本君所言之奖项,圆满我这道心愿。”

    娘欸,小公狐狸说得忒深情了,说到最后直接就用了平语,美人们被他迷的呀,个个齐刷刷点头答应。

    梵色当机立断,抱拳道:“谢过各位成全配合。”

    重止笑盈盈插了一句嘴,“倒不知,帝君心仪何人。”

    “稍后便就揭晓。”

    梵色打着太极,我却分明能感受到他的气场十分不善地指向我这边来。

    重亦道:“看来帝君很有把握赢?然在座的诸位皆为重睛族新一辈之中的翘楚,可不好打发,能赢再说其他罢。”

    梵色一眼不眨,语气淡然却带出运筹帷幄之意,“是非赢不可。”

    重亦被他呛声一堵,脸色甚有些难看,重止却哈笑,“那要比一比才知道了。”

    我当机立断,“我也要参赛。”

    重止看向我,正要说话,梵色先声夺人,“准了。”

    重止:“……”

    或许梵色胸有成竹的模样招引起众人的求胜心,顿时大家伙摩拳擦掌斗志昂扬,马场上就有一块空地专门空出来供以骑射用,重止命人布置场地,一群人齐刷刷奔赴赛场而去。

    比赛分为两局,第一局比试隔空射物,第一局便会淘汰掉一批人,第二局决赛,纯射箭靶。

    比试之中不可用术法,单用招式取胜。

    所有人全数骑马上阵,重止高声喝道:“诸位,外围的猎物已然备好架在膏火之上,就等比赛完之后,大家一齐去往膏火晚宴,大家伙都打起刚刚狩猎的冲劲来。”

    大家伙随之欢呼,第一局开始,有专门的仆役在马场上空抛掷沙袋,比赛众人在马场之中射击,每人的箭羽上都有标志,前三名进入第二轮决赛。

    射箭主要考验射手的眼力、反应、和果断,洪荒时有一段时间阿哥和白泽都喜欢上射箭,经常拖上素卿素问兄妹俩外出骑射狩猎,我见他们都去,便也吵要跟着去,后来耳语目染自己也喜欢上了。

    不才在下反应慢,跟他们出去总拖后腿,后来花苏也跟着去了,本帝姬刚开始欢喜得不得了,心想总算有个人来垫底了,还信誓旦旦地跟花苏担保,“本帝姬罩着你啊”,呃……结果没几次,连花苏都超过我了。

    然后就被阿哥和素卿揶揄了,不才在下跳脚了,难得激发出斗智,全心全意去学射箭,后来技术总算学成。

    那会子大家都还在,我跟素问阿姊女扮男装,同阿哥白泽素卿组成一队,时不时会跟其他仙门的人去野外狩猎比赛,那时总算没给他们丢脸。

    这么多年没有碰过弓箭,手法倒是生疏了许多,而且身边还有个烦人的重亦阻挠。

    娘的,我急忙着要射箭呢,重亦却一直挨在我身边,十分累赘,而且似乎有意表现,一直在抢我所瞄中的目标。

    我心里直翻白眼,又不好直说出来。

    最后还是忍不住发威,既然有胆子抢我靶子,那本帝姬也不跟你客气。

    本帝姬一鼓作气,下手又快又准不留情面,重亦脸色一变,发现抢不过我,自己又没射中几个,连忙调转马头不再缠着我,自己重寻目标。

    我轻嗤,晚了。

    我反将一军,将重亦的目标也一齐拦下射中,归为己有。

    到最后比赛结束,重亦憋得满脸通红。

    赛场上的人全数到离开,有仆役清点沙袋,收拾场地。

    不才在下落了个第三名,还是险胜,只多了第四名六个沙袋。

    娘的,果然对重亦太心慈手软了,刚刚一发现就应该要假装不小心射伤他,省得他碍眼的,差点就坏了我的事。

    我面色不善地扫视向重亦所在的方向,却发现他既然溜到人群中去了,啧,果然。

    梵色是第一名,重止则居第二,我们三人进入了第二局决赛。

    倒是重止,亲眼见识到我的技术之后,满眼讶然,开口语气满打满的钦佩,“玄仙儿,你这箭术可是你师尊教的你,当真厉害,方才惭愧,竟然不放心你进林中狩猎。”

    不才在下语气豪爽,哥俩好地拿手肘往重止身上顶,“好说好说,你等着哈,决赛我一定赢!”

    说完满面挑衅地瞪了一眼梵色,脸颊鼓得圆圆,意气风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