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六十七) 吃醋
    重止惊愕道:“这才不过一炷香的时辰,你就赢了。”

    我得意地抬头,“那可不是,我都说了我棋艺精湛了,你还不信,嘿嘿!”

    重止连连感慨,方才的沉重情绪一扫而空,“玄仙儿,你的棋艺何止是精湛,你不过区区千余年的仙龄,便能有如此造诣,只怕再过数千年,三界无人能是你的对手。”

    呃,你误会了,其实本帝姬对于下棋对弈一窍不通,要不是因为从洪荒开始勾陈逼着我跟他下棋,在他惨无人道的磨砺之下,不才在下的棋艺也不可能这般好。

    实在是勤能朴拙,然而我又不能对重止言明,只好谦虚道:“没有没有,一般厉害,三界能者那般多,岂能是我区区一名弱女子可以比拟的。”

    “玄仙儿你过谦了啊。”

    “方才那是你分神了,不然我也不可能那么快赢了,你的棋艺才真是不错。”

    “哈,惭愧惭愧,我的棋艺被我祖父给磨砺出来的,我祖父十分热枕棋艺,我从小到大都被我祖父拖去跟他对弈了,这不,日子久了棋艺便也好了,然而我小时候可抗拒下棋了,每一局皆是惨败,我祖父下棋都不给人留情面的。”

    我吧嗒一声放下手中把玩的棋子伸手过去拿住重止的,差点没泪流满面。

    重止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热泪盈眶,“咱俩当真是难兄难弟呀呀呀,我也是从小被逼着下棋的。”

    重止顿时摆出一同病相怜的神情来,“你也是欸!这么巧啊。”

    “咳!”

    我正待再要说话批判批判勾陈,结果梵色却适时出声清咳,生生破坏了气氛,我顿住,扭头去看梵色,刚好梵色也轻飘飘扭头将看过来,眼神最后停留在我与重止相互握住的手。

    欸,狐狸这是又醋了?

    我还未有动静,重止便先行我一步松开手,清俊面皮骤然染上浅红。

    哎呀,重止小青年这么害羞呀。

    我看看梵色,又看看重止,嘴巴一下子卡壳了一般,顿时不知如何说才好,索性假装没看见,低头又回去把玩棋子。

    然而小公狐狸的视线太灼人,我忍不住偷偷侧脸转动眼珠去打量狐狸,结果正好不偏不倚对上梵色的眸子,眸色凉凉。

    本帝姬心虚地转回去了。

    欸?我心虚做什么,不就是摸个小手嘛,本帝姬摸过很多美人的小手的,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出格的呀。

    不行,气氛太尴尬了,我扭了扭腰,正在纠结于要说点什么话缓解氛围,然而重止骤然道:“唔,那什么,时辰不早了,我在此闲坐许久,也该打道回府去了。”

    我愣了一愣,“都快中午了,不若留下来用和午膳再离开。”

    重止却摇头,站立起来,拱手道:“不了,族中还有些事需要我回去处理,便不留了,告辞。”

    话音刚落,梵色随即道:“本君送你出去。”

    重止楞了一愣,“好。”

    我顿时闭着嘴不说话了,梵色柔声嘱咐我,“你且坐着等我,我送完重三出门,很快便回来。”

    我咽了口唾沫,“好。”

    梵色果然很快就回来。

    本帝姬这回十分听话,真就乖乖坐着不动了,远远看见梵色回来,还特示好地朝梵色笑了一笑。

    梵色一眼不眨,不为所动,不紧不慢将走过来凉亭,面色沉着,倒丝毫未见有其他颜色。

    冷静自若地坐回原来的位置,又抄起经书看着,竟然傲娇起来,不理我了。

    我转身面朝向他,背靠棋盘,开始没话找话,“嘿嘿,那什么,今天中午吃什么。”

    梵色末了扭头,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把你吃了!”

    我缩了缩脖子,“你别激动,我不好吃。”

    梵色意味深长地冷哼了一句,刚要张嘴说话,却忽然又不说话了,翻了一页纸,低头将注意力放在佛书上,不理我了。

    我不死心,开始耍无赖,拿手捞住梵色劲瘦的腰,而后灵巧将身形一转,横躺在梵色大腿上,摆出一个自以为风情万种的姿势,上身缩在梵色怀中,打算色诱狐狸。

    娇憨道:“阿梵,我可比你手上的佛经好看多了,你看我就好,别看佛书了。”

    梵色身前多出本帝姬这么大一人,自然再放不下佛经了,遂面露出无可奈何的模样,随手将经书扔在桌上。

    右手从外往内环抱住我,以防我摔下去,左手却坏心眼地摸过来掐住我面颊。

    哎呀!本帝姬的面皮哪里你掐得起的,于是我反口一咬,尖牙不亲不重将咬住梵色作恶的左手手指。

    梵色顿时勾了勾唇角,却不挣脱,狐狸眼中闪烁着异样光泽,饶有兴致地盯着我,唔,总算不生气了。

    我得逞一般,内心窃笑,索性手也不咬了,两只手往上一捞,搂上梵色的肩膀,作势要向上拱,梵色会意,搂住我的腰向上提起。

    本帝姬借力坐在梵色腿上,然而梵色凭借身高优势,犹自高出我大半个头,我一边仰头一边拿手勾住梵色后颈,毫不费力便将梵色的脸面往下勾与我直视。

    吧眨吧眨眼皮打量了一瞬梵色的面皮,却见梵色勾着唇角似笑非笑,我心口突突跳得厉害,快速闭上眼皮把嘴唇凑过去。

    唔,吵架闹不和什么的,亲一亲就好了嘛。

    小公狐狸还不好哄了?

    前两天重绾过来探望,因为梵色知会过不予接待外客,我就跟重绾在檀柘居门前闲扯了一会儿,后来东窗事发,让梵色知晓了,一直冷着脸不理我,本帝姬怎么示好都没用,最后没辙了直接扑上去一顿猛亲。

    咳,虽然不才在下技术不怎么样,但好歹不才在下生得貌美如花绝世独立不是,美人投怀送抱这项方法无论何时都行得通,小公狐狸还钟意不才在下,啧!色诱什么的,忒便利。

    果然刚一亲上去梵色立马软化,前一刻周身还团着一团冰雾似的,下一瞬便就春暖花开了。

    触感柔和,毫无意外地泛着凉意,我没怎么有过亲人的经验,便只一味胡乱亲吻啃咬。

    梵色忍了一会儿,任凭不才在下自由发挥,但果然没一会儿就反客为主了,一手环抱住我的腰,一手从背部向上摸索,最后扣住我的后脑勺,开始加深这个吻。

    话说小公狐狸果然不是一般狐狸,堂堂上古青丘九尾一族,调情手段那绝非是寻常之辈所能比拟的,明明刚开始跟他有亲密举动时,他还跟个愣头青似的,一味只顾追逐自己的感官。

    欸,刚开始跟狐狸亲时本帝姬忒辛苦,每每有个什么亲密举动,自己一定会搞得十分狼狈,嘴唇红肿破皮,下巴脖颈琵琶骨被咬得没一块好肉,腰都差点没被他掐断了,反观梵色,神清气爽意气风发,看得我十分牙痒痒,给记仇了,报复性地在他背上大挠特挠。

    后来梵色总算学乖。

    唔,越亲越深得我心,本帝姬觉得,很喜欢小公狐狸的亲吻。

    唇齿交融,相濡以沫,仿佛这一刻便是地老天荒。

    梵色舌尖抵在我门齿之上,轻而易举撬开我的上下颚,舌头长驱直入,勾缠住我的,追逐交缠,两唇紧密与我的贴合在一起,不时辗转调换姿势,吸允啃咬,不轻不重,却又恰如其分。

    吻得情深且虔诚,跟以往我俩还未定情时完全不一样。

    唔,以前小公狐狸可不这般。

    娘的,我这一想,他那时简直是变着法的耍流氓耍无赖,那叫一登徒浪子偷香窃玉好么,忒不正经,怎么着这几天倒是正人君子起来了?

    我一走神,便就吻得不怎么上心,梵色停住动作,末了在我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我回神,梵色脸面微微拿开些许,双手捧着我的,将拖起我的下巴。

    “在想什么?”

    我摸摸下唇,“没什么。”

    梵色的手指轻轻在我脸颊上来回抚摸,续而又往下搂紧我的腰,刚刚只顾着去亲梵色了,坐过来梵色身上时他注意姿势,遂配合梵色的手势调了个舒服的姿势。

    梵色嘴角毫无遮掩地向上勾着,整个人如沐春风。

    止不住地打量我,半响若有所思,道:“以后就算再有脸皮生得顺眼的,在你面前晃悠,你也不许跟他们有接触。”

    “拒绝!”我一脸不能接受,“凭什么不能接触,怎么可以因为他们长得好看就对他们区别待遇,抵制他们呢?”

    梵色顿时又冷下脸,抿着唇道:“不行,就是不能有肢体接触。”

    我伸出一指巍巍颤颤地控诉他,“我这才刚跟你好了多久呀,你就开始给我立规矩了。”

    “阿瑶,我不是要给你立规矩,只是唯独这项你得答应我。”梵色不为所动,“就例如今天你与重止这等肢体接触的,以后除了我,不能再有其他男人,唔,女人也不行。”

    我看梵色一副坚决模样,便知晓说不通他,顿时委委屈屈地塌下肩膀,再赌气将头扭至一旁,不肯说话了。

    “阿瑶,你听我这一回……”

    我猛地双手捂住耳朵,边摇头边撒泼。

    “我不听我不听!”

    话刚一脱口本帝姬就打了个冷颤。

    欸!本帝姬刚刚说了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