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六十九) 夜行
    不才在下看着小公狐狸闪闪亮的狐狸眼,两手撑着下巴作风情万种状,娇憨道:“嘿嘿,本帝姬当然是在家负责貌美如花呀,难道不是吗?”

    小公狐狸听完,眸眼随即上移对上我的,剔透且深邃,仿佛要将我一眼望穿一般。

    本帝姬回赠给狐狸一张大大的笑脸,还顺带抛了一记媚眼过去。

    梵色忍俊不禁,拿左手握拳抵着唇,低低笑道:“咳,是是,娘子最好看了。”

    被美人夸赞总是件身心愉悦的事,我得意洋洋,“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去。”

    “我去,我今晚就去。”

    欸,狐狸真是一开心什么好说话了。

    然而到了晚上,差不多要到梵色夜出的时辰,临行前我正在房里嘱咐梵色,对付亮亮君迷幻咒术的注意事项,却有一不长眼的不速之客敲响了檀柘居门前的铜铃。

    我跟梵色对视。

    奇了,梵色不是早早便曾有言谢绝访客了么?再者这么晚谁这么没眼见力敲门,还赶在梵色要出门的时候?

    基于做贼心虚的原理,本帝姬决定按兵不动,先行探查清楚门前是哪位仁兄。

    我指尖轻动,化出一团灵光,随即飞向大门处。

    同时一手凭空一扫,幻出一道水棱镜,镜中闪过一道白光,续而又变成暗色,映入画面是一只青铜门铃,旁边还有一只大红灯笼倒映在门铃后面。

    这枚大铜铃正好是前天几天重止送过来的,我跟梵色也不见其他人,就见重止,于是特地在门前设了道禁制,每次重止过来,注入灵气,敲七下铜铃,檀柘居的大门便可打开,也免了我还得三天两头跑去给他开门。

    水棱镜倒映出的正是檀柘居门前景象,然立在门前的人却不一样了,此刻一只纤细无暇的玉手正拽住铃芯的绳索,只来回轻盈拉拽了三下,铜铃随之发出声响。

    紧接着棱镜中闪过来一道灵光,碰撞在铜铃上面,转化成一行字体。

    “何人深夜来访?”

    那只玉手的主人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声。

    唔,听着声色,看来不是“仁兄”,乃是位女娇娥。

    嗯?声音很耳熟呀。

    我眸子一转,手下两指来回翻转,水棱镜缓缓转移景象,果然露出一张面容妍丽成熟的面孔来。

    是重华?

    我看了一眼梵色,疑道:“她不是闭关修习了么?怎么这会子出现在这里?”

    梵色无辜地耸了耸肩膀。

    就听镜中传来重华开腔,音色柔和得几将叫掐出水来,成功惊起本帝姬一身鸡皮疙瘩。

    “君上,奴家重华,前几天承君上赐药弥补奴家的不足之症,今日奴家功成出关,特来向君上致谢。”

    喔,我顿时懂了。

    感情这半夜到访,是要报恩的呀,怎么着这架势是要以身相许不成?

    我眸色凉凉睨了一眼小公狐狸。

    好哇你,怎么着昨儿个儿刚给我立规矩不准我跟美人们接触,一转眼你也给我招了朵烂桃花,而且人桃花还亲自送上门来了。

    小公狐狸假装不知道,清咳了一声,起身去摸木架上挂着的夜行衣了,只留我一人面对水棱镜。

    镜中随即又传来动静,重华在门前喊道:“君上,您在听吗?”

    我挑眉,转身坐下来,背靠着檀木桌,抬手悠悠摸了杯茶,眸子骨碌碌转了一圈,转而指尖又一轻挑,铜铃旁又出现了一行文字。

    “灵药见效便好,谢自不必,夜深,回罢。”

    打完这段字便就回头,歪着脑袋支颐下巴欣赏小公狐狸换衣服。

    梵色这会子已经在脱完了外衣,正在剥中衣。十指骨节分明修长,犹如玉骨一般,细心解开右肩上的系带,动作优雅而自得,悠悠褪下中衣,复又开始在里衫的系带上摸索。

    全程半点未受不才在下直勾勾赤裸裸的眼神干扰。

    我不由惬意地舒了口气,再而吸气时还顺带吸了吸口水。

    狐狸呐,你换衣服就换嘛,做什么换个衣服都这般赏心悦事,得亏本帝姬是个稳重自持的堂堂上神,要是换成了外面那些个没阅历的年轻小仙女,还不得把你活剥了。

    “君上如此厚德大恩岂能不报。”

    重华却不死心,复又开腔。

    我皱了皱眉,正嫌重华嘈杂碍事打算挥手收了水棱镜,随她自己一人晾在门口。

    然而冷不防梵色唰的一下就将着里衣给剥下来来了,白花花赤裸着上身。

    本帝姬被这一下看得简直眼睛都要直了,顿时忘了手上的动作。

    娘欸,梵色的上身修长而健硕,却不过分魁梧,肌理分布匀称,隐约可见其起伏线条附在上身,显得优雅清俊,而又带出些许侵略意味。

    看得不才在下脸红心跳,眼神直了一会儿,又胡乱打飘。

    忍不住去看狐狸的脸面,却见他一双狐狸眼正一眼不眨地盯着我这边。

    我心虚,双手忍不住捧了捧脸,嘟哝道:“你换衣服就换嘛,又不是要洗澡,做什么连里衫都要脱了?”

    梵色微微侧头,一脸无辜,“穿了一天了,打算换一件。”

    “那你倒是换啊,楞着不动浪费时间。”

    梵色嘴角挑起揶揄,“觉得你看得挺开心的,打算给你多欣赏一会儿。”

    娘欸!我跳脚,猛地把头一扭,连连往背后摆手,“穿衣服穿衣服!赶紧地把衣服给我穿整齐喽,不穿我跟你急,磨磨蹭蹭!”

    梵色不急不慢地调笑了一句,“听娘子的。”

    我腹诽,娘子你妹的,你聘礼都没下呢,我阿哥都还没同意我嫁你呢,瞎叫唤什么,成天就知道调戏本帝姬,没个正形。

    早知道刚刚梵色换衣服时就不该去看。

    “君上……”

    呃,重华还在门口叫唤。

    幸好刚刚没将水棱镜给撤了,这会子刚好能拿来排解氛围,我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镜子里。

    伸手又敲了两字,“何事?”

    重华见有回应,面露喜色,见她一双秋眸似剪影,细声软语,“重华想见君上。”

    话音刚一落,梵色摸腰带的手顿时就停在木架上面,氛围一下子变得微妙了。

    唔,想见小公狐狸,在这三更半夜……

    本帝姬皮笑肉不笑地睨向小公狐狸,后者连忙表白。

    “阿瑶你知道我只钟意你一人,旁人如何与我绝无干系。”

    “哼哼,别介呀,人家也就是想见你一面,谢谢你这位大恩人嘛,那么着急表示忠心做什么?”

    我这边尾音未落,重华便又开始说话了。

    “君上,奴……自从在那日宴会上有幸见得君上一面,奴家日思夜想,害上相思,恨不能日日伴与君上左右,奈何家父言说灵药难求,要奴抓紧闭关,辅修灵根,今日才得以出关。”

    重华说着说着似乎要哭出来一般,本帝姬面无表情地听着,随带搓了一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梵色这会儿已经决定装死装到底了,也跟着面无表情地在穿梭腰带,快手快脚整理行头。

    房间里诡异地飘荡着重二小姐情意绵绵的声音。

    “奴家出关,第一时间便来往檀柘居。奴自知清苦凋零之身攀不得君上,君上风华正茂,天地同寿,奴却为朝花夕颜,转瞬即逝,亦不敢妄求长久,但求君上在度厄谷的日子,奴家能服侍君上,以报君上赐药再生恩德。”

    “啧啧!”我感慨,“梵色欸。”

    “何事?”

    “你说何事?瞧瞧,有美人这么为你奉献,你也不表态表态,别都是我在说呀,多没诚意。”

    梵色面无表情,音色淡然,“与我有何干系?”

    “哎哟哎哟,你太绝情了。”我摇头叹息,续而又道,“那我来回她。”

    唔,本帝姬觉得,重华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明显今晚来献身的呀,哼哼,不才在下善妒,对于这等觊觎我男人的人,从来不肯心慈手软,就算你皮相还拿得出手也不行。

    但是,本帝姬一直自持乃是位心善怜悯的神抵,所以决定再给重二小姐一次机会。

    我指尖轻弹出几字,棱镜之中,门前铜铃随之绽出光泽,浮现字体。

    “美人恩难消,请回。”

    居然你话说得这般明了,我也挑明了讲,没兴趣跟你搞什么露水姻缘,回你家去罢。

    重华却骤然往前一步。

    犹自不死心,“君上如此绝情,是否心中另有良人?”

    哟,我歪了歪头,绝情?对你?

    高攀了,对你哪里用得到绝情二字,我家狐狸跟你可绝无半点情分瓜葛。

    重华一字一顿道:“君上钟意玄仙子?”

    唔,有点眼见力呀,难不成听说了那日我与梵色在狩猎场上发生的事?

    不对,梵色众目睽睽之下亲了本帝姬,还说我是他童养媳来着,如果重华知晓这件事,今日来便不会是这般作态。

    她今天刚出关,应该还没来得及听说。

    重华眼珠死死盯着铜铃,仿佛怕那铜铃又冒出字来,自己会漏看一般,“君上那日宴会之上,便见君上对那位玄仙百般呵护,君上她……”

    临到末了差点失态,面色几将扭曲起来,欲言又止,最后消声,显然未说出口的话,必定污秽不堪入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