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七十二) 地宫
    “喔对!地宫,后来怎么样了,你怎么要变做原身回来?”

    梵色道:“我发现有异,设法收手,却也因此生出动静,地宫设有禁制,一旦异动,其主必有感应,然那会子主人显然不在地宫里,我见还有时间,便又搜查了地宫的其他房间。房间奇多,然大部分都是空房,后来我进入一间石室,里面遍布皆摆着古籍心法,那些书的年份,大部分皆为上古洪荒所遗。”

    我看向梵色,“这么说来,你怀疑地宫已存在上十万余年?”

    “不是怀疑,那就是。”梵色笃定道,“我的感觉错不了,那地方定是从洪荒便存留下来的。”

    “那后来呢,你又是如何拖了一晚上才回来?”

    “唔,不见地宫主人,我不甘心空手而归,便打算在地宫内等,地宫一步一禁制,我不方便多做走动,就干脆在石室里翻阅古籍,等其主人回来。”

    娘欸,白担心了,“哟,你还挺悠闲的,看起书来了,当是去那里做客呢,连累我瞎盼了你一晚。”

    梵色做讨好状与我续茶,“阿瑶勿怪。”

    我问,“那之后呢?”

    “等到卯时,地宫内终于另起声响,我捏了隐身诀,再收敛周身气息,将起身探寻。”梵色说这话时眼神转向我这边来,微带着沉凝,“那是一名青年男子,模样我倒未见过,然依面相绝非和善之辈,且……”

    我着急道:“且什么?”

    “那名青年男子是为重睛族人。”

    我张着嘴巴,“重睛族人?”

    “不止如此,还有一件事更为诡谲,那名男子修为不浅,已修至临界成神,只差一道契机。”

    “不可能。”我摇头,“重睛族人寿命有限,命理本就无缘神位,那人如何能修炼及如此位阶?”

    “我当时也如现今这般念头,然我反复确认过许多遍,那青年身上的气息,确时是重睛族人无误,那会他一进到地宫便发觉地宫另有生人气息,面露狠意,分明动了杀念,身上的煞气如何也掩不住。”

    “煞气重?”我凝眉,“哟,这可成不了神。”

    “我料想他是临到界点,急于攻破。然起自身邪煞之气过重且无法清除,反而徒劳无功。”

    “你既说那人是重睛族人,能逆天改命让自己活这么久的,其手段定然不光明。”我挑眉,“我估摸他是成不了神了,再这样下去迟早堕魔。”

    “他猜测到我就在地宫里,试图逼我现身。”梵色眸色泛凉,“事情还未搞清楚,我不欲着急与他动手,便专注遮掩自己的气息,想法子转移到另一个房间,最后找到一条密道,从密道离开了。”

    我恍然,若有所思地点着头,骤然又问:“那你刚刚怎么回事?怎么变成原身从水池子里冒出来了?”

    “唔,地宫那人也不是傻子,料定我找到密道脱身,布了一道杀诀从密道追赶而来,我索性化为原身甩脱麻烦,出了密道发觉自己在重睛族祠堂内。唔,祠堂外面全天皆有族人巡逻守卫,我便一股潜行回了檀柘居。”

    我眯着眼,“这不是重点,我问你怎么溜进来的?”

    梵色狐狸眼晶晶亮,抿着唇忒无辜,“唔,现下夜深,我料想你该歇下了,就没出声。”

    我面色不善,咬牙道:“那你做什么躲在水里?”

    梵色一副假装没听到的模样,装模作样地吃着茶。

    我催促,“问你话呢?”

    骤然一双狐狸眸子滑溜溜地滚过来,来来回回在我身上扫视,梵色回眸,笑得特流氓,“阿瑶,你说我要做什么?”

    尾音挑出暧昧,我顿起一阵汗毛,生出警惕。

    窦然眯着眼身形往后仰,双手拉拢身上的衣服。

    哎哟喂,刚刚着急听梵色讲话,就没正经去穿衣服,身上只胡乱裹着几件衣布裳,不甚安全。

    我瞪着狐狸,“成了,话也说得差不多了。”

    说完同时站立起来,转手又扯出一件披风裹上,“我得回去睡了。”

    梵色身形慵懒地侧卧在地上,一手支颐着下颚,一手悠悠吃着茶,看着我的眸色分外销魂,“阿瑶,夜色这般深了,依我看今晚便不回房了罢,不妨在我这儿歇下?”

    见我不答,继续勾搭道:“唔,你的东厢房我睡过,可没有我的房间来得舒服。”

    本帝姬叹了口气,“阿梵呐。”

    “阿瑶?”

    “要么你滚去我的东厢房睡,正房留着我,要就别再给我吱声。”

    小公狐狸表情特无辜,“我不过就问你一声要不要跟我睡而已,又不做什么。”

    哼!再装,别以为本帝姬看不穿你这等小花花肠子。

    狐狸这等蹩脚骗术是骗不了本帝姬我的,话说早十几万年前本帝姬就见识过了好么。

    那会子花苏刚化成型,跟我阿哥的那点子关系还不是那么明朗,正暧昧不清混搅着。

    但另一方面,家里突然之间多出这么一个大活人,总得要给他安置个房间罢。

    然后我阿哥那个厚脸皮的风骚老流氓第一次发扬精神,对花苏豪迈道:“欸,你这刚来,暂时也没适合的房间给你住,不过放心,不就是个睡觉的地方么,我房里的床够大,勉强还是睡得下俩人的,你就先行过来跟我挤一挤罢。”

    我当时年幼无知,险些拆了我阿哥的台,大声嚷道:“胡说!家里明明有很多空房子!”

    但是话还未说全,白泽就伸过手来,默默将我的嘴给捂严实了。

    然后花苏就被骗了。

    前车之鉴啊!

    “我要是信你说的我跟你姓!”我龇了龇小虎牙,恶狠狠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结果刚跨出去两步左手腕就被人按住了,再而后往后一扯,顿时整身一顿翻转,梵色从身后打横将抱起我来。

    我一阵悬空,双手连忙揽住梵色的脖颈,稳住之后太眼看他,正好撞上他似笑非笑的面色。

    我一眼瞪过去,嗔怒道:“做什么?”

    梵色不置可否,倒是唇角的笑意十分明显,径直跨步向床榻走过去,末了轻柔将我放下。

    我后脑勺一触到软枕,顿时卡壳了,嘴里磕磕巴巴道:“狐狸啊,那什么,不是我不愿意,但你也不能这么着急不是,这主要是……这要是让我阿哥他知道了,他他……他那关可不好过,他可不会让你好过……”

    梵色自顾扯了一段锦被将我盖上,然后双手往后一扬,床幔顿时就飘忽下来,将整张床包裹住,我顿时心底一阵打鼓,反而不知如何做了。

    梵色做完之后爬上床倾身而下,侧躺在我身边,一手将我揽过去,我脑门啪地一下撞在他弧形优美的下巴,顿时心脏鼓噪起来。

    我张了张嘴,“狐狸……。”

    “唔……”脖颈处传来梵色浓重的低笑声,“阿瑶,我说话算数。”

    “嗯?”

    梵色一手揽着我的肩,又将我搂紧了三分,深吸了口气,喟叹道:“我就想抱着你睡。你放心,我比你还想要得到尤央帝君的首肯,自然不会去做任何忤逆他的事来,起码目前不会。”

    耳际传来梵色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有感染力似的,将缓缓平复我的,我吧眨着眼皮,想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要回答他的话。

    “哦。”

    唔,然后不才在下也被骗了,稀里糊涂陪着狐狸睡了一晚。

    第二天睁眼时梵色却不在床畔。

    我摸了摸身边的枕头,唔,是凉的。

    梵色这么早就起床了么,正疑狐间,就听见门口处传来吱哑声,我着眼瞧去,就见梵色抱着一推衣布跨门而入。

    我诧异道:“你做什么?”

    梵色朝我笑道:“阿瑶,今儿个起得可早了。”

    我没理他,眼尖认出梵色怀里抱着的那一堆衣布正是本帝姬的。

    讶然道:“欸,你做什么动我的衣裳?”

    梵色面色坦然,“唔,你都不住在东厢房了,这些自然要搬过来的。”

    本帝姬抓了抓头发,重复了一句道:“什么我都……不住在东厢房了?”

    “唔,自然,你昨晚不都答应我了,今日起来宿在正房。”梵色自顾将我的衣服一件一件叠放在木柜子里,“喔,东厢房还有一些胭脂,我得再过去搬一趟,唔,我瞧那架梳妆台不错,不若连台子一起搬来罢,你觉得呢?”

    “什么玩意?”

    梵色开始环顾四周,“唔,就放在窗台左侧边的位置好了。”

    “欸。”我张了张嘴,顿时没撤了,梵色这是铁了心要我住在正房了。

    本帝姬开始回想,昨晚什么时候说答应梵色搬过来了。

    “狐狸呀,你这……我昨晚什么时候答应的你……”

    “喔。”梵色不假思索,“我问你时那会儿你睡着了,回了我句梦话说好。”

    嘛玩意?梦话!我一下子蹦跶起来。

    “怎么?”梵色神色奕奕地看着我,“唔,醒了就赶紧起来梳洗,我煮了红豆羹,你理完自个儿我也差不多整好了,正好可以一齐用早膳。”

    ……

    呃,这个,小公狐狸言下之意,不搬过来住的话就不给做饭?

    我咬了咬牙,弱弱地又坐下去了,左思右想,最后妥协道:“我床头有一个木柜子也给我搬过来,里面是重止送的杏脯。”

    “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