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八十二) 重妧
    狐狸意味深长地眯着眼皮,眼尾扫过胸膛的可疑痕迹,掩不住的揶揄笑意,“唔……确实是饿了。”

    哎哟!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的脸皮腾地一下烧起来,顿时躺不住了,直接起身跳下床,“哈,难得这么早起来,度厄谷早上灵气不错,我出去晨练!”

    说完头也不回,捞上外衫就直往外溜,出门前还听见梵色懒洋洋的叮嘱声。

    “那也别太晚,我现在去备早饭,你数着点时间回来用膳。”

    话说不才在下从小到大没少干过缺德事,更没少出糗,之所以能活蹦乱跳一派乐天地活到今天,主要靠脸皮厚。

    于是乎,等到本帝姬翻墙外出溜达一圈回程之后,俨然已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正经模样。

    我溜达一趟不过几刻钟,回来却发觉檀柘居里来了外人,小庭院处有女子的说话声。

    嗯?这一大早的是谁上门来了,莫不是小公狐狸招的烂桃花。

    度厄谷民风开放,女子求起爱来豪放程度不亚于魔界,可不同九重天的姑娘们,含蓄羞涩送意中人一件丝帕扇子就欢喜得不像话。

    要不是我俩人深居简出,不才在下又盯得紧,就小公狐狸这副皮相,多的是美人自荐枕席。

    唔,本帝姬入门前特地捋了捋发型,又拉正衣领,转手捏出一把梅花团扇,最后轻移莲步,仪态万千地踱进门。

    “阿梵,今儿是哪位尊客上门呐?”

    阿哥教育我,输人不输阵,每一个成功的英雄必然皆有架势。本帝姬生得如花似玉举世无双,比不过身边那群男人便也罢了,还怕弄不过你们这群小鱼小虾。

    梵色声音穿透绿叶,自凉亭处传来,“阿玄,到我这儿来。”

    拐了两处弯,正见小亭子里杵着三个人,本帝姬娉娉婷婷踏上亭台,最后止步站在梵色身边,这才慢悠悠抬眼看清来客。

    来者竟是重止和一名未曾谋面的妙龄女子。

    重止首先向我拱手作揖,“玄仙儿,你今儿倒是好兴致。”

    “唔,好说,难得今儿早晨谷中灵气较之以往纯净许多,便特地外出透透气。”我抬眼轻扫一眼重止身边,“这位是?”

    重止带来的姑娘有点特别,穿着鹅黄色的流云裳,面上覆着薄纱,隐约可见面纱之下的容貌,秀丽端庄却不失柔媚,一派大家闺秀的打扮。

    重止连忙道:“这位是重妧。”

    又向那姑娘示意,“妧儿,这便是我与你说的青玄仙子。”

    重妧姑娘目光盈盈地向重止点头,末了又转过来我这边,“见过仙子。”

    声色温婉,倒也悦耳。

    我报以微笑,“重妧姑娘好,妧姑娘既是重三带过来的朋友,必定他已然事先向你交代了我与君上的性情如何,姑娘自不必拘束才好。”

    “仙子果真是爽快之人。”重妧掩嘴做忍俊不禁的模样,“久闻二位大名,自打二位尊客来到度厄谷,重妧便一直想要拜见,今遭总算得偿所愿,嗯……”

    重妧意有所指地顿了顿尾音,瑞凤眼定定在我面上打量,我不自觉摸了摸脸,脱口问道:“怎么?”

    重妧轻笑,缓缓收回打量的眼神,露出羞赧之意,“刚刚是重妧失态了,妧儿觉得三公子说得半点不错,仙子的当真生得玉面昭华,貌如姣花。”

    等等,我将愣了一愣,重妧讲话忒讲究,咬文爵字得本帝姬一时听不灵敏了,末了反应过来,“重妧小姐端庄秀丽,怎还须另夸他人貌美,过谦了。”

    难得在梵色面前,还有人有能把持得住九尾狐族的天性魅色,转移目标夸不才在下貌美如花的,有眼力见呐。对方还是个顺眼舒服的美人,本帝姬顿时对重妧很有好感。

    “咳!”梵色一边开口招呼,“既然都来了,诸位便坐下聊吧。”

    “欸,阿梵说的是,重妧小姐坐过来我这边,我们好好聊聊。”

    “仙子直唤我妧儿便可了。”重妧依言坐在身边,面露微妙,续而又道,“仙子与君上青梅竹马,瞧着二位亲密默契,感情当真深厚。”

    深厚的是奸情,不是感情。我干笑,莫名生出点窘意,“重三倒是什么都没瞒你。”

    顿时又将话头转移至重止身上,“重三你忒不够意思,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你有这么个朋友,今儿才带上门来。”

    重止一脸羞赧,面皮居然染上浅粉:“其实,我也是昨晚才结识的妧儿姑娘。”

    “昨天是花朝节,你不是跟我们在一起……”我顿时想起另一件,瞪圆眼珠,“你是说昨天送红丝帕给你的那位姑娘……她是?”

    重妧是重止昨晚遇到的那朵桃花!

    本帝姬一脸后生可畏地拍了拍重止,好家伙,深藏不露啊,这么快就将人领出门了。

    重妧抿着嘴,还未表示什么,重止自个儿倒连话都说不顺了,连连摆手,“诶诶……玄仙儿,你别误会了。”

    哟哟,我误会什么了?

    “来,说说你们昨晚……唔!”

    本帝姬正想套点八卦,冷不防梵色直接递过来一只茶盅往我嘴上堵,另一手揽过我的肩膀,将我制住,以防我反抗,面上却笑得如沐春风,“你一早起来滴水未进,先吃口茶润润嗓。”

    娘的我这刚起兴致,你捣乱作甚?

    我碍着还有外人在,便没忤逆他,只得悄悄在狐狸腰上掐了一把以作反抗。

    重妧以为我俩在打情骂俏呢,掩着面细语道:“青丘君上时刻眷注着仙子,真叫人羡慕。”

    重妧这话是面对梵色说的,显然想找由头跟梵色搭上话。

    然而小公狐狸显然是不屑消受美人笑面,声色一如既往淡然冷漠,“重妧小姐借由重三引荐到此,想必是另有他事图之,不妨直言,本君若能帮上忙,自当出手。”

    话音未落,重妧脸色“唰”地一下就变了。

    不止重妧,连重止也是,见他一贯从容俊秀的脸面闪过惊愕,长着嘴,却不知如何说,最后只道:“帝君……你怎么知道?”

    梵色却不回话,眸色浅浅,一时间周围顿时变得微妙,只有不才在下一人置身事外一脸茫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