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八十四)重睛宗祠
    “那妖人当时盘坐在石台上,跟前置着一缸墨色石莲,那缸石莲看起来并无生气,然只要族长一运功,便会生出浩瀚灵气不断涌动。”重妧面色微有凝重,“以奴所见,只怕他正是借由石莲修炼功法,抢夺他人躯体寿命,也不知那石莲是什么来历。”

    重止拍桌,“既然问题出在那株石莲身上,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地宫一探虚实。”

    “不。”梵色抬眼,“去重睛宗祠。”

    重止重妧面面相觑,“宗祠?”

    我道,“那座地宫保不住秘密了,先后被重妧跟阿梵发现,重喻那般谨慎细微之人,自然会迁移老窝,你俩猜他会挪到哪里去?”

    “你是说族长将石莲藏在了宗祠内。”重止顿悟,“是了,宗祠里供奉着重睛历代长者,外围戒备森严,非得我重睛族族长首肯不得入内,那妖人一时半刻也找不出比那处更好的地方了。”

    我点头,“阿梵那晚去地宫探查,发现一条密道,出口通往宗祠,唔,若只有重妧一人发现地宫便也罢了,可是连阿梵也发现了,他不得不移。”

    重妧拧着眉头,一脸恨意,“哼……妖人忌惮君上,若只有奴一人,只怕早被他灭口了。”

    梵色眸眼闪了闪,“他只怕没少灭过口,度厄谷内他一人独大,做什么不行。”

    我转而弹了弹衣襟,“成了,先这么着。你俩且回罢,晚上再来檀柘居找我俩,记得回去别乱跑,别落单,相互照应着点,重喻就算估计着阿梵轻易不会对你俩动手,但也难保个万一。”

    重止重妧对视了一眼,双双起身行礼,“拜谢二位恩人。”

    “事成之后再谢。”我转念一想,又不忘嘱咐,“欸,记得晚上都吃饱点,打架呢。”

    ……

    早饭只囵囤吃了几口凉茶,响午时分特地叫梵色辛苦点,煮了一大桌。

    狐狸只笑我,“你这哪里有半分是要去打架的阵仗。”

    我一边往碗里添米饭,嘴里飞快到:“那不然你觉得打架前要做什么?”

    梵色愣住,“似乎也没有要做什么。”

    转而又道,“只是棋逢劲敌,难免兴奋。”

    “喔?你同重喻交过手,他不是还没有成神么?”

    梵色摇头,“依重喻的修为也该到成神的阶段了,然则重喻修的虽为正道,法子却属妖邪之术,明明只差临界一角,却始终难以成事。唔,料他再这么下去,迟早堕魔。”

    “魔界?”我不由摸了摸左手腕上素卿送我的那环玉髓镯,“哟,他真入魔便好了,烂摊子直接丢给素卿变态,反正他能打,最近又闲得无聊,刚好能给他解闷。”

    梵色眼皮一抬,清凉扫了我一眼,“你若懒得动手,到时站在我身后便成了。”

    我顿时心虚,“嘿嘿,那不成,我都答应重止他们了。”

    “再者说了,我阿爹阿娘一生心血皆为造化这三界四极,爹娘羽化神无,余生混沌灵气全数倾身于天地,这万物间每一处慧根之所皆蕴含着我爹娘的恩泽。”

    说到这里,我捧着碗,蓦然生出些许悲壮意味,一只手伸向半空,五指虚拢着日光。

    “阿梵呐,我爹娘神寂了,但我和阿哥由始至终都不难过,因为我们随处皆可感受得到爹娘的灵泽。他们以人身过活了好久好久,最终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可以永远守护他们心念挂怀的苍生,这天地万物,须臾草木,都存着他们的灵气。”

    “所以啊,今儿遇事的就算是我那平素不爱管闲事儿的阿哥也一样,甭管我阿哥是不是跟重睛族有旧怨,他定然会出手。”

    “哦……”梵色眸眼泛着琉璃光泽,浅浅勾着唇角复而倾身夹了一着水晶饺到我碗里,“那成啊,今次这遭让你先来打头阵。”

    本帝姬正义感满满,壮志踌躇,“那好!”

    入夜不过戌时,重止重妧便又找上门了。

    未至深夜,重睛族街道上声色犬马,犹自热闹十分,浑然不知今夜巨变。

    一行四人隐蔽身形遁至宗祠前,宗祠的门前有重睛族人把守,重止锁着眉头作势要冲上前去将人撂倒,我伸手制住,转而冲狐狸使了个眼色。

    狐狸会意,五指一拢,扫了道玄光过去,门前那群人顿时倒了一地,狐狸利索一挥,那群人顿时不见了。

    梵色开口,“将人移走了,进去罢。”

    不才在下边走边拍了拍重止的肩膀,“年轻人,瞧见没,这种方式最简单粗暴了,做什么去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力气干架呢?放松放松,别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就算断头也不过碗大的疤,再说最后疤也不会长在你身上。”

    重止苦笑,“玄仙儿,事成与否关乎到整个度厄谷的运数,我如何不仓皇。”

    “安心,你待会儿只管看护好重妧……喔,再有,稍后会有你族子民听闻声响赶来插手,你须得阻止善后,其余的交予我和阿梵便可,重喻虽棘手,但有我二人在,问题应是不大的。”

    重止惊愕,“怎可!玄仙儿你一弱女子如何同那妖人对招?”

    呃,差点忘了重睛族上下无人知晓不才在下的真正身份,只道我是宁兮座下一名凡人女弟子。

    我懒得解释,索性将黑锅盖到狐狸身上,“这是阿梵定的策略,照做便成了,他自有打算。”

    重止还想说什么,然而梵色开嗓,音色清冷地说了一声,“到了。”

    重止悻悻闭嘴,末了将一只手护在重妧之前,开始打量四周。

    偌大的空间充斥着香烛燃烧的味道,正对方整整齐齐罗列着重睛历任族长的排位,屋里并无任何活人气息。

    重妧疑道:“感受不到那妖人的气息呀,他……”

    我与梵色对视,默契地向对方靠拢,直接屏息探察四周灵识。

    重喻重妧见状,也一齐噤声。

    最后将目光盯向正前方,梵色左手捏诀蓄力,劈过去一道玄光,霎时香案木桌被绞成碎块,贡品连同灵牌在空中炸开。

    我眯着眼,顺手在四人周围划出一道界层,与此同时急匆匆指向一处,“梵色,左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