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瑶眸眼一亮,按耐住雀跃拱手道:“请君上的安。”

    洪荒列位神魔皆知,青丘笼统有三位正主。

    然自国立,岑柩宁兮不履国务成日外出游乐,全权由着白梵打理,是以正好抬出白梵充当门面,对外宣称为青丘师祖。

    青丘宫祗乃至外界,依旧尊九尾夫妇一声岑柩帝君、宁兮娘娘。

    岑柩打趣道:“阿玄,你这是请哪位君上的安。”

    青瑶咧着小虎牙,映衬着左腮的梨涡别样俏皮,“自然是白梵君上。”

    白梵冲青瑶招手,“过来。”

    青瑶眸色一亮,蹭蹭跑到白梵跟前,“君上作何吩咐?”

    “再靠前点。”

    青瑶不可置信一般,慢慢向前将挪着碎步,白梵一把揽过其肩膀,青瑶猝不及防抬起头,迎面正见白梵左手食指中指并拢,指诀往其眉心一点。

    青瑶霎时失去意识,身体一软,白梵应势揽过腰身,打横抱起转身进入屋内,将其放置在卧榻上。

    岑柩奇道:“你这是作甚?”

    “燃灯佛道,我近期有一情劫,此劫是为偿还过去种的因果。”

    岑柩眉梢一挑,上下打量青瑶,“哟,你说这孩子还跟你搭上情劫了?”

    “还不确定,然我恍惚觉得,以往见过青瑶。”

    白梵双掌变幻结印,嘴唇嗡动,灵气探入其混沌神识,意图引导而出,岑柩见状顺势搭了把手,将着里屋的温泉水抽出,幻化成水镜。

    少顷,幻象逐渐清晰。

    镜中出现一位赤袍女童,盘腿坐于案桌前,桌面摆着许多书简,四周亦有成排的书架,显然是间书房。

    女童鸦发浓密黑亮,绑着垂髫,后颈露出的肤色红润白皙,正一副埋头勤学的架势。

    然而不过眨眼间,那女童形容鬼祟地抬起头,四处张望,小圆脸俏生生的,眉眼间正是幼年模样的青瑶。

    紧接小青瑶便起身,悄声离开屋子,熟门熟路摸进一扇门,屋内摆设温馨,有不少趣玩物什,正是她的闺房。

    青瑶爬上牙床,从靠里的被窝里掏出一白色绒毛的活物。

    “呀!”

    岑柩刚一看清那活物的模样,喉腔不可抑制地发出惊呼,指着小青瑶手里拎的家伙问白梵:“这白毛狐狸不是你么……你何时落魄成这模样?你尾巴呢!”

    “我……”

    白梵呢喃,见镜中的小青瑶正抱着白狐狸,嘴里絮絮叨叨在跟狐狸谈话,顿时没了尾音,只继续盯着水镜。

    “阿白啊,你可别怪我一直藏着你,实在是白泽好醋,不许我豢养除他之外的灵宠,你这会儿要是见光,保准被他扔出丹穴山,再忍忍啊,等我阿哥打怪回来,他给我撑腰,到时候一定能留下你。”

    白狐狸显然被闷懵了,连打了几个喷嚏,身上雪白剔透的皮毛跟抖三抖,三角狐耳耷拉着,看起来似乎精气不足,然一双狐狸眼显露出锐利之色,犹如黑曜石一般,黝黑明亮。

    “哎呦呦,这几个月没白照料你,伤竟好得这般快,嘿嘿,还长大了,小白变成大白,我都要抱不动你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