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03章 朝不保夕的主子
    下午的课业结束,众公主安静有礼的起身,等着大公主宁梦和三公主宁奚带着侍从离开后,才相继走出勤学殿。

    当看见殿外正在捕蝉的九公主,均互相用眼神示意,掩唇轻笑。

    “你看九皇姐真有意思。”十公主眨巴着眼睛望着树下那跳跃的身影有些出神,轻声对着十一公主道,眼眸里顾盼神飞。

    她和十一公主同岁,生母在宫中的地位一样,两人平时走得也近。

    “是呢!大公主她们都走了,我们也赶紧回去吧。”她是真的不想多呆在这里,热死了。

    “可是我……也好想去玩……”十公主怯怯地开口。

    十一公主白了她一眼,这个姐姐到底有没有脑子:“这是宫中连粗鄙之人都不屑做的事情,怎么能说玩!走吧!”

    “……”

    宁辞跟在三公主身后,直跟着她们走过大殿外的走廊口。

    傍晚,日头收起白天的跋扈,显得温和了许多,天空澄净如洗,几丝云彩虚无缥缈地浮动,余晖照射在两队人的身上,把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三公主听见后面的脚步声,再也忍不住瞪了眼跟着自己的皇弟,他虽然年纪小,在恬静的光芒中却显得尊贵不可逼视。

    可再尊贵母妃也不喜他……

    宁辞瞧见三公主眸子里的神色,呼吸一滞,忽地驻足:那样的目光——

    他不明所以的望着三公主和随侍走远的身影,一双美丽妖娆的眼里渐渐冷凝。

    这段时间,一母同胞的三姐对他态度暧昧,甚至有隐隐的嫌弃,就连母妃那里也不让他拜见靠近。

    虽然以前也不见得是如何的母慈子孝、感情深厚,至少不如这段时间……

    片刻后,他低下头,眸中蓄满了浓浓的雾气:是他哪里没有做好吗?

    赵德公公赶紧上前,看着自家如玉又似仙童一般的主子低声道:“殿下,咱们也走吧。”

    宁辞微不可查的点头,和自己内侍向居住的重华宫走去。

    太阳渐渐地隐没,宫墙吞噬了最后一抹余晖,天空暗了下来,轻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树上的蝉鸣声小了不少。

    秋叶先回了所住的宫殿安排晚上的膳食。

    九公主没有捕到几只蝉,也就放弃了晚上要吃野味的想法。

    九公主感觉自己的双手似废了一般,手中粗重的竹竿也一下滑落在地,文珠赶紧用一只手扶着九公主,伸出另一只手帮她按着酸痛的手臂。

    文珠比九公主大了四五岁,自然要比九公主高些,单手扶着她毫不费力。

    旁边的小太监见竹竿掉地,利索地开口:“九公主,明天这要是还有蝉鸣,奴才可该怎么给七公主殿下交代呢?”

    九公主被文珠搀扶着,平静地望着说话的太监:这称呼……到七公主就是“殿下”了!

    文珠嗤笑:“公公可是瞧见了,我们公主捕了一下午的蝉呢,这受罚也该够了,何况嬷嬷并没有说要罚多久。”

    “可七殿下说了,明日还这般鸣叫,会要了奴才等小命,九公主心慈定然不会让这等事情发生,是么?”

    “哦?”九公主笑了,渐渐地从文珠身上直起身体,她靠近小太监身边,低声道,“你的小命要是没了,那本公主可就该乐呵乐呵……”

    婉转的声音和呼出的热气传进小太监的耳朵里,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他怎么能忘记,九公主是正儿八经的主子,而自己是一个奴才,他的小命关这个公主什么事情呢,再说那跟粗、长的竹竿还是自己给寻的……

    再没有地位的公主也轮不到他这个最低贱的太监来管教。

    且这离他的住处偏远,宫中素来是各种命案发生的场所,这里秀木森森……

    想至这,他甚至能感觉到周围的风吹得更大了。

    九公主说完又靠回在文珠的肩膀上,她的肩膀不宽,却让人安心,在如此热的夏天,也能传出女儿家的馨香。

    文珠盯着面前不为所动的奴才,呵斥出声:“还不快滚!”

    说完扶着九公主向寝殿方向走去,不在瞧面前这奴才。

    两个瘦弱的身影渐渐的隐没在夜里,慢慢地看不真切。

    小太监也赶紧往自己的住处跑去。

    九公主和文珠摸索着走向御花园的道路上。

    荣国的京都位子偏北,只要太阳落下后,便黑得极快,这时候月亮还没有出来,整个宫廷如一片沉寂的海水。

    御花园的大道平坦宽阔,路边偶有灯笼照明指路,远处有忽闪忽闪的灯火在黑暗中摇曳,豆大一点的光辉,如深海中发光的明珠。

    两人走出御花园的大道,转身往小路上走去,在暗无灯火的小道上,周围的一切都看着极为可怖,两旁幽幽的花香袭来,草间流萤偶尔飞闪。

    吓得文珠心肝一颤。

    文珠试图说些什么打破这沉静,可身边的人年龄虽小,却毫无怯怕之意,她沉了沉心思,专注地扶着九公主向前走去。

    直走了半个时辰才看见她们的寝宫,称不上寝宫,只是一个比较破败的院子,经年累月不见修缮。

    偏远、冷清,犹如冷宫,也离冷宫不远,有时在夜里,还时不时能听见冷宫中传出凄凉的笑声或苍白的叫声……

    白天还能看见墙角的斑驳和蜘蛛网。

    无法想象这是一国公主的住所,跟那些居住在公主殿、侍从奴仆成群的公主们相比,九公主更像是一个宫女,被人远远地遗忘在这角落。

    她们的院落对面是一个老太监和他徒儿的住所,也不知道在宫中从何职,平日里总是闭门不出,大有井水不犯河水的味道。

    文珠扶着九公主,推开院落的大门。

    这时,对面传出尖细的声音:“……丫头,只要你从了咱家,这不必你跟着那朝不保夕的主子强?至少在这里还能吃香的、喝辣的、穿绸的……”

    “公公……您别……”秋叶如黄鹂般的声音传来,在这样的夜里听着如动物的悲鸣。

    九公主怒:这是挖她的墙脚?她哪里朝不保夕了!

    虽然,她只是排名较中间的一个公主,没有大公主的尊贵非凡;又没有四公主的国色天香;也没有七公主那般会讨人欢心,受尽父皇的宠爱;还没有三公主的福分,和唯一的皇子一母同胞……

    但是,她好歹是堂堂的一国公主,他一个半截身子都快入土的老太监还能比自己有前途?!

    欺人太甚!

    ------题外话------

    关于文中的诗词引用,就不一一标记出处了,都是些大家熟悉的经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