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07章 到底是哪个公主?
    这一幕都落在不远处的秦陌眼里,他瞧见那还在嚎哭的小丫头和旁边两个正在地上捡“宝贝”的丫鬟,忍不住面容愉悦:这是有多穷呀,堂堂一国公主,说出去都让人不敢相信!

    想着想着,他桀然一笑,霎时间如月升中天,天地为之一亮。

    跟着的护卫瞧见自家的爷笑成这样,疑惑地开口:“爷,您笑什么呢?”

    秦陌抽回目光,一双狐狸般的眼睛落在面前的这个护卫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阵,才悠悠地开口:“我觉得好笑就笑了,笑什么却不能与你说,说了你也不懂,何必浪费我口舌。”

    护卫满头黑线,他们家爷又开始说胡话了:“爷,我们快走吧,等会太后娘娘等急了,又该抱着你哭一场。”

    而且一堆小女孩打闹有什么看头!见秦太后才是正理。

    他们家爷是秦府的嫡子,秦老爷是当朝丞相,也是太后的亲弟弟,据说当年太后未出阁时,秦老爷可以说是由太后一手带大,太后自来把幼弟的儿子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何况,当今圣上不是太后的亲子,秦陌在各方面都出类拔萃,她对秦陌也就越发看中和喜爱,因有着这层关系,圣上也极其看中秦陌。

    秦陌抬步和护卫向养心殿走去,少顷,他驻足回眸望向那已经看不真切的人影问道:“那是排行第几的公主?”刚才他只瞧见她故意撞人的那幕,至于她们的争吵内容倒是没有听清楚。

    护卫顺着目光回头瞧了一眼,那小女孩看着只有十来岁的样子,他略微思索才开口道:“六到十一公主,年龄不过相差两岁,往公主殿中走去,还没有仪仗,估计是生母地位不高的,多半是十公主或者是十一公主,要不我抓个太监问问?刚才嚷那么大声,随便一个太监都知道。”

    秦陌白了他一眼:“爷怎么有你这么个愚笨的护卫。”十公主和十一公主?是哪个公主,没有封号吗?

    要不要让太后娘娘照拂一二,可到底是哪个公主才是这个丫头呀!

    算了,等会给太后说说看!

    该护卫不为言语所激:“爷,我是您的护卫,不是随从!”而且打听这些个八卦小事需要他吗?

    专业不对口吧!

    ……

    三公主因这几天的疑惑,中午下学后连膳食也未进,便去了她母妃的景仁宫,因她母妃生了宁辞,便晋封为贵妃。

    景仁宫里守卫森严,个个屏声敛息,不出十米就有人来往查看。

    在大殿的不远处,她身后的众侍从便被母妃的嬷嬷引着去旁边的偏殿饮茶,只让她一人进去。

    三公主怀着疑惑,一路畅行下,在漪澜殿见到了多日不曾相见的王贵妃,漪澜殿清凉舒适,让人不觉是夏天,没有往日那淡淡的熏香之气,周围装扮的均是精品,看着便觉得可喜。

    王贵妃歪在软塌上,后背上垫着软软的靠枕,矮桌上摆着几盘消暑的水果和粥,穿着凉薄浅色的对襟襦裙,一头青丝只随便挽了一个发髻,头上没有任何的饰品,她本就长相清新脱俗,带着一股江南女子的秀气婉约,这么毫无装扮的样子,看着就如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哪里有贵妃娘娘的半点威仪。

    三公主见她是这幅装扮,脸色又惨白憔悴,一副倦懒疲惫的样子,当即骇了一跳,她疾步奔上前。

    还没有靠近便被王贵妃身边的两个嬷嬷拦了下来。

    “母妃?”三公主不明所以的望着她,不满地唤道。

    “宁奚勿怪,她们也是为本宫好。”说完递了眼色。

    三公主心中七上八下,看着殿中的宫人安静有序地退下。

    一会儿的功夫,殿中只余刚才的那两名嬷嬷,其余的人都悉数退下。

    “你有何事?”

    三公主被她母妃的口气惊得一跳,要知道她母妃就是这样冷淡的性子,从来不喜他们亲近,而且一直不让她和皇弟过多的相处,最近更是不召见皇弟,这几天连她也不见。

    是不是,母妃要远离自己了?

    就像远离皇弟那样?

    三公主一慌,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袖摆。

    王贵妃瞧见女儿脸上过于“明白”的神色,叹息一声:“你每日的听课读书,竟一丝长进都没有,你心中的思绪在你脸上写得明明白白,一清二楚,以后可该怎么办?”

    三公主抬起头,不解地望着王贵妃,一双星眼里带着水汽,清丽的鹅蛋脸上写着楚楚可怜。

    王贵妃想到女儿还有一年半就及笄,有些事情该让她知晓,特别是宫里的孩子,都应该早点知事明理,是她一直太过溺宠她,也不屑早让女儿知道这里的龌龊。

    想至此,她伸出纤长的手指轻柔地抚摸着肚子又是一叹:“宁奚,本宫怀孕了,这是你的弟弟。”

    “……”三公主呆愣片刻,目光直直地望向王贵妃尚微平坦的小肚子。

    什么意思?这段时间反常的原因吗?

    可为什么说这是自己的弟弟?

    有了弟弟就不要她和皇弟了吗?

    王贵妃呵气如兰:“你也知道本宫的年庚,生你时又伤了身子,怀上这孩子很不容易,本宫以后的指望可全在你弟弟身上。”

    这些三公主都知道,但是——

    许久,三公主一脸惶恐,轻声问道:“那皇弟……宁辞?”还有我就被你舍弃了吗?

    后面的话三公主没有问,一脸泫然欲泣地望着王贵妃的肚子。

    王贵妃有些心烦气躁。

    旁边的嬷嬷端了一碗酸梅汤过来,递给王贵妃身边的另一个嬷嬷,从贵妃那美丽若少女的脸庞轻轻划过,落在旁边梳着凌云髻的三公主身上,笑嘻嘻地开口:“公主只管好好的学习本领,其他的自有娘娘为您打算。”她只感觉贵妃和三公主如姐妹一般,看着真不像是一对母女。

    三公主悬着的心微微一落。

    王贵妃被嬷嬷搀扶着从紫檀软榻上起身喝了两口,压了压心底的恶心感,继续道:“你以后只管离他远远的,男儿和女子当不一样,你不要过多接触也不要太过冷漠,本宫有身孕的消息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三公主还是没有回过神,小声道:“这是为何?”

    她一直以为母妃不喜皇弟,是因为皇弟和她们打小就不亲近,虽然有母妃的嘱咐在里面,但多半是怕他养成如女孩子般的性格,于帝王霸业无益,这才这般嘱咐!

    可到底是为了什么?

    宁愿把指望放在未出生的孩子上面也不愿意放在已经养大的皇子身上呢!

    那如果是怀的公主,那她也跟皇弟一样吗?

    ------题外话------

    节后忙成狗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