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12章 无妄之灾
    九公主见他不说话,只当他不服气,心中更不是滋味,想她连秋叶都没有去找,一念之间救他回来,居然是救了这么个不知感恩的东西,当下也没有了好脸色:“那你赶快回去吧,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知道该怎么说吧?反正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如果那些对付你的人转头来对付我,我可没有什么招架能力的!”

    宁辞又是一笑,这个笑容灿烂无比,像是绽放的烟花,又像是向大人邀宠的孩子:“撇的可真干净呀!九皇姐——”

    九公主看见这样的笑容呆了呆,少顷,扁扁嘴道:“明哲保身而已。”

    “可本皇子现在站不起来。”

    莫非还赖上她了不成:“那也得站起来,等会人寻来了,我要怎么办!你可是皇子!”万一那些人说她伤了皇子,她就算是有九条命也抵不了的。

    宁辞冷笑:“皇子——呵……”小小的年纪,神态间全是疲惫。

    九公主再次蹙眉:当这个皇子是有多累?他的很多都是自己向往的,比如地位,比如可以见到父皇和母妃,还有一个亲姐姐……随即又想到三公主对他的态度,有些愕然,姐姐就算了!再比如可以不愁吃穿用度等等……

    “九皇姐,你的名字叫什么呢?怎么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宁辞出声打断她的思绪。

    九公主哪里知道自己的名字,只听有的公主会“宁九”、“宁九”地唤她。

    她常常在想,也许她父皇根本就没有给她取名字,只等她刚满了十岁才给封的定城公主!

    不过她喜欢‘定城’这个词,很喜欢。她娘亲就来自那里,娘亲说那里有繁华的街道,不输盛都;

    那里有参天的古树几人都合抱不下;

    还有俊秀和雄伟相结合的山峰;

    更有林间奔跑的马匹……

    “九皇姐,你们那么早去梅林做什么?”

    九公主也不想瞒他,开口道:“我那宫侍从昨天下午就不见了,我出去便是去寻她,你赶快走吧,我还要去找她。”

    宁辞瞬间想到了那两个小太监,他浅浅一笑:“九皇姐知道本皇子这身上的伤势是怎么来的吗?”他见九公主果然拿好奇的眼神问自己,忍不住又是一笑继续道,“九皇姐刚才说本皇子欠了你,你又可知对于本皇子来说这是无妄之灾……”

    九公主莫名其妙的望着他。

    “本皇子在梅林练剑,凌晨看见两个小太监从西边的冷宫处过来,你可以让人去那边寻寻,听说那边有一个林子极大又黑,是宫中专门处理这类……的地方。”

    九公主心中一冷,那不染纤尘的眸子里露出满满的惶恐:莫非是乱葬岗?那秋叶……

    不、不会是她!

    宁辞看见她眼里的惊恐和慌乱,心有奇怪:“也许……不是你找的那人。”

    说完后,更加奇怪了:自己怎么说那样的话!

    似乎是安慰她的话。

    九公主已经奔出了院子,向着冷宫的方向跑去。

    宁辞望着虚开的门和那抹翠绿,挑眉:这么迫切的出去,是去确认吗,没有想到是她亲自去!这样体恤下人的主子,可真是难得一见,可能这满宫中就出了这么一个奇葩!

    他撑起自己的身子,一步三晃的走出破落的屋子,眼眸中一簇簇幽暗的火苗窜起又落下再窜起:虽然是无妄之灾,可他的那些个宫人呢?

    死了吗?

    呵……

    眸子不经意扫到旁边的那一株海棠,茂密繁盛,独处一隅,至简、静默。

    他驻足,眼里又生出浓浓的迷茫之色。

    赵德在梅花林中找到了自家主子,他趴在梅花林里的石桌上,身上还落着几片脆生生的叶子,树上挂着的灯笼早已经熄灭。

    他飞奔过去,轻声唤道:“殿下,您这是去哪里了?让奴才一顿好找。”凌晨他见殿下在舞剑,他不过是走远了一点,出个恭的功夫,回来便不见了殿下,连带着护卫也不知道,气得他真想把这些个护卫全部杀了。

    宁辞抬起头,轻轻扫了眼他的眼睛,里面却是真诚又焦急。

    “今晨起来过早,有些头昏脑热,快扶本皇子回去吧。”

    赵德骇了一大跳,赶紧伸手摸了摸宁辞的额头,果然烧得厉害,他急声道:“殿下,您先等奴才一会儿,这就让人抬软轿来。”

    宁辞也不逞强,微微点头。

    九公主直奔冷宫的后山,后山离她住的地方不算很远,规模不小,刚一走进便看见周边是跟她一样高的杂草,里面便是密密匝匝的树木,把初升的阳光遮了个严严实实,九公主沿着一块淡淡的路痕走进去,一股森冷的寒意袭来。

    不知名的鸟儿从树上惊飞,反倒吓了九公主一大跳。

    大着胆子又走了一阵,杂草慢慢减少,林中会出现一些散乱的布袋子,破了的布袋里露出点点白骨,后来白骨渐渐变多,隐隐还有恶臭传来。

    想来有野狗常在这一带出没。

    九公主用帕子掩了口鼻,四处张望着唤道:“秋叶——秋叶——”

    “嗡——”又惊起了林中的一群鸟。

    九公主找了许久,林子也转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秋叶,有些心灰意冷,正准备从来处再寻一遍。

    突然从头顶上砸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下来。

    九公主眼明脚快的赶紧跳开,往地上一瞧:原来是一个紫玉酒壶。

    她正准备抬步走开,看到旁边的一具白骨,突然间觉得毛骨悚然!

    该不会——

    上面有、有、有尸首吧!

    九公主胆寒地抬头快速地瞥了眼上面,只恍惚瞧见了一个白晃晃的身影。

    “鬼呀——”她惊呼出声,没命地往前跑去,哪知——才不过一步的功夫,又被刚才掉落的葫芦绊倒在地,她顾不得疼痛,龇牙咧嘴地睁开眼睛,便看见面前的骷髅头,空洞洞的眼窝豁然正对着她,让她险些晕过去。

    “吵什么吵!”从头上发出不满的声音,如甘泉流淌般清脆又如冰雪般冷冽无情。

    九公主一顿,打了一个冷战,接着便从地上爬起来,仰着头向上望去:茂密的大树枝丫上躺着一人,穿着洁白的长衫,黝黑如墨的头发披随意散着,没有任何的装饰,更衬得脖子和手上的皮肤如透明般,俏挺的鼻子,因有一丝阳光从上面漏了下来,他用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所以看不见他的双眼。

    整个动作随意慵懒却带着一股天然的清媚。

    ------题外话------

    猜猜这美男是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