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江山计之大国公主 > 第019章 初见之下
    长公主已经走至七公主宁欣的旁边,看见七公主整张脸都涨红,一时欣慰得有些热泪盈眶:没有想到自己这翻“谆谆教诲”终于被这顽固的人听见去了?

    她又瞟了眼,微微蹙眉:总觉得不对。

    想至此,她抬起宁欣的下巴,细细地看起来。

    七公主被她的动作弄得懵了。

    众人听得有些激动和伤感,突然没有了声音,都向着长公主的方向望来,便看见了这香艳骇人的一幕:一个锦衣玉袍的翩翩“公子”,用手抬起一张艳丽动人的佳人下巴,两人正碰若无人的深情凝视着,佳人的脸羞得一片绯红……

    众人都觉得刚才那升起的“伤感”都有种见鬼了的错觉,均被这一幕弄得恶寒不已。

    七公主反应过来,眉心跳了跳,极不耐烦地挥开捏着她下巴的手:真是、真是——简直岂有此理!这个姑姑也太不正经了吧!穿一身男袍便以为自己是男人了吗?

    长公主有些着急,寻着旁边七公主的宫女问道:“你们家殿下这个脸,是不是有点问题?”

    众人一听都望向那张脸:果然是红得极其不正常。

    七公主也慌了,厉目扫向旁边的宫女。

    她的宫女哆哆嗦嗦地开口:“好、好像……”

    “镜子给我拿来!”七公主不等她说完,怒声道。

    长公主跺跺脚,看着旁边的宫女佯装骂道:“还不去叫太医过来看看,愣着干什么!”

    那宫女得了指示,感激地看了长公主一眼,然后飞快地跑出去请太医。

    长公主问道:“有没有哪里不适?”

    七公主摇摇头,心中有些恐慌,瞬间便想到了症结,她怒目扫向后面的宁九,“嚯”地一下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向着宁九的位子走过去,带着无边的戾气,气势迫人:“是你——那个该死的蝉上面有东西!绝对放了什么药粉,一定是你心怀不满,故意为之,宁九,本公主告诉你,你今天若毁去本公主的容貌,本公主定要你的性命!”

    九公主赶紧站起来,飞快地从另一边走到长公主身边,瑟缩地躲在她身后,文珠也赶紧走过去护着。

    大公主蹙眉:宁欣简直是无法无天!

    其他的公主也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威严婉转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宁欣,不得胡说!这蝉我们也摸了都没有事,且等太医给你瞧瞧。”

    七公主丝毫不在意大公主的地位,嗤笑不已:“这番模样的不是大皇姐,当然这般事不关心!”

    大公主正待说话,太医和七公主身边的宫女已经从旁边的休息殿赶了过来,太医擦擦额头上的汗,一下便看见了中间站着的七公主,她一张小脸到脖子都是红的,太医走过去,观望了一阵,坐下来又搭了纱把脉。

    片刻后,他询问:“七殿下中午可是有用花瓣沐浴?”

    “嗯?”七公主有些紧张。

    太医缕缕胡须笑道:“不打紧,想来公主是对一些花粉过敏,风把那些容易引起过敏的花粉吹落在沐浴用的花瓣上,公主用了便会这样。”

    “什么时候可好。”

    太医笑道:“半个月方可好,只这半个月公主要饮食清淡,也不可涂脂抹粉还不可再用花瓣沐浴,有风的时候少去御花园,这段时间也可戴着面纱,臣给七殿下拿些药,这多半是杂花才会让公主殿下过敏,殿下可……”

    太医还待说话,瞅见了七公主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当下噤声。

    “你给本公主说要半个月才好?莫非要本公主这半个月顶着一张红脸见人吗?”

    “可……”

    太医无语:这已经算很好的结果了好嘛,她难道不知道花粉过敏会出现眼痒、打喷嚏、咳嗽、胸闷、喘息等吗?有哮喘病史的还可能致命!

    长公主笑道:“太医去开药吧,本宫等会让宫女去取。”

    太医得了长公主的吩咐,急忙背着自己的药箱快速地溜了。

    送走了太医,七公主也带着自己的仪仗回到了公主殿中的欣容轩,公主们接着上课,只是都有些悻悻然,那些国家的事情也没有再被提起。

    九公主心中无不遗憾。

    当晚便传出,那为七公主采花瓣的宫女被七公主赏了几十大板的消息。

    没有过两天,那被打的宫女便去了,宫中又多了一抹冤魂。

    九公主久伫在院中的海棠树下,神情悲伤,一张小脸仰望着头上的条条枝丫,阳光从上面洒下来,在她身上投下点点斑驳。

    文珠走过来,为她遮了投在她脸上的细碎阳光,轻轻地扇着风。

    “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呢?”九公主喃喃道。

    文珠当然知道她问什么,那花粉自然是两人寻的野花偷偷采集的,那是无意中看见九公主母亲留下一本植物杂记上的记载,九公主乘蝉乱飞的时候全部都洒在了宁欣的身上。

    只要是当天不沾水也没有什么,九公主料定宁欣中午会回去沐浴,没有想到的是,宁欣体质还是很好,她以为宁欣最少脸上会出现麻疹之类的,而且每年都会反复……

    那些蝉也是两人想尽了办法捕的,大家都以为九公主那天偷了懒,怕被先生责罚,便重新捕的,对她后面的捕蝉行为倒是没有多在意,只在心中私下笑话了一阵。

    文珠敛神,心一疼,轻声道:“公主没有错。”

    “终究是连累了无辜之人……”

    “那是她残暴,不关公主的事。”

    “是吗?”宁九心情低落,她起身,向着院外走去。

    “公主去哪里?”

    “你不必跟着,我去去就回……”说完已经推开了斑驳的朱红色宫门。

    她没有错吗?可心中为什么这般难受,她为了报复宁欣,便想了这么一出,虽然不是她杀的,到底也是因为这件事丢的性命。

    这算不算是因果。

    她径直走到乱葬林,直到两节课的功夫,才提着一包东西往回走。

    心中还想着之前的事情,正想得出神,身后一陌生的男声笑道:“好久不见!”

    九公主回眸看向出声的男人,这人十五六岁的年纪,皮肤不似宫中之人的白皙,却细致健康,挺翘的鼻梁,细长的双眸优雅极致,里面带着狡黠的光芒,如细碎的阳光流转,连嘴角都荡着温和的笑意。

    初见之下,九公主只觉得这人如剧本里那修炼了千年的狐妖,妖却不媚,让人惊艳无比……

    ------题外话------

    这文文的大纲实际上都是章回形式的,我贴一个出来,大家看看,嘻嘻……

    偷兰花初遇俊秦陌,

    宫映雪见花起杀心;

    不知道古代花粉过敏被称作什么,我没有找到资料,只有用这个‘过敏’代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